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诸天雷帝  >  第四十章 血州风波

第四十章 血州风波

3185 2018-03-31 08:25:06
“吴兄,你说昨晚斗元场之人究竟是将那挑泄之人怎么做的,毕竟那人可是号称来自雷州炎雷宗的弟子,斗元场的人敢动手嘛?”此时,一道声音瞬间吸引了江烈的注意,毕竟在这里能够听到有人讨论炎雷宗,还是令他非常好奇的。“肯定是灭了啊,他是炎雷宗的弟子又何妨,只要敢来到血州,哪怕他炎雷宗的林萧只要得罪了斗元场依旧会被杀死,毕竟即便是炎雷宗主都不敢来血州放肆。”“嘿嘿,吴兄果然不亏是老江湖,小弟刚刚来血州不久,便能认识你,还真是人生中的一大运气,希望以后吴兄能够多多照顾自己一番,以免我不开眼,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是有劲有些上头了,隐约在炫耀自己的见识。而在其他人听到两人的谈话,却不禁摇头,在这血州,最怕的估计便是酒劲上头,说了不该说的话。“两个小丑。”一道冷漠且唐突的声音从楼道上传来,三道身影慢慢的走了上来,为首之人是一名女子,身上乃是紧身衣,手中拿着一把女士剑,眉宇之间有着几分秀气,而她的身后,还有着两名侍卫静静的跟着。“两个自以为是的小丑,还敢这般大声炫耀,可笑,若炎雷宗真这么不堪,他就不是南域的霸主,而是斗元场了。”女子毫不客气的说话,令那被称作吴兄之人脸色一僵,对面可是他新收的小弟,岂能弱了威风,怒道:“年轻女孩说错话,我可以原谅你,但是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还是要自己掂量掂量。”“找死。”冷漠语气再次从女子身上传出,瞬移之间,她的身子冲了出去,幻化出一道道残影,随即众人便听到了一道响亮的声音,刚才那顶撞女子的家伙,被一巴掌狠狠的打在脸上,嘴角还有着鲜血流出。“斗元场,杀得只是炎雷宗小小的外门弟子,即便如此,依旧得到了不少的资源,因为他们明白,外门弟子,炎雷宗不在乎,若是内门弟子来此灭杀,斗元场随手便会灭门。”女子的目光看向另一个人,那人脸色难看,刚刚来到这里,他可以说什么都不懂,但是看到女子出行身后还跟着两人,便明白此人的身份绝对不一般。“看样子即便是混乱地带的血州,也有不少炎雷宗的势力,而且发展绝对深刻,看来炎雷宗主,想要统一南域,已经策划了很久,估计只要修为一突破,那么整个南域之中属于炎雷宗的势力,将会在一瞬间出手。”“不错,不过即便如此,炎雷宗依旧要付出不少的代价,当然,若是南域统一,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到时候南域只有炎雷宗,其他势力,都会臣服,而那时候,炎雷宗一定会在强大的十倍。”江烈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他明白这个女子绝对是炎雷宗之人,毕竟她的每一句话都是向着炎雷宗来说的,很明显就是炎雷宗安插在血州的势力。“既然炎雷宗主已经南域第一,为何还要等突破?还要用那么多手段,直接将那些宗门势力灭掉不就可以了?”此刻,一道声音响起,正是刚才问吴兄的家伙,很明显可以看出对方是真的初入江湖,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语气之中有着强烈的顶撞之一,让不少人摇头,看样子今天又会死一些人。“散播谣言,炎雷宗从未有过这般说法,但是你却这样说道,知不知道你的命,将会丢失。”女子看向江烈,眼神冷漠,话音落下,便冲出,手中之剑刺杀而出,如同毒蛇一般,向着江烈的喉咙而去,极为毒辣。江烈看向了女子的动作,眼神之中有过杀机涌动,一言不合就出手,而且还直接想要击杀自己,未免有些太过霸道无礼。化掌为拳,想要将此女子击杀,可是看到李山摇头,虽不是为何,却明白对方定有自己的权利,伸出两指,将长剑夹在了手中,冷漠说道:“你似乎有些过分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难道你不清楚,实力不够,说了,便要付出代言。”女子冷漠盯着江烈,冷言道:“而你,实力不够,所以……该死!”江烈听到这句话,眼神之中却流露出了杀机,他从不认为说话还需要跟实力挂钩。但是眼前这个少女,口口声声的说别人没有实力,连话都不该说,可是她呢?来便动手伤人,她就有实力了?女子手中一用力,细剑立马从江烈手指之中抽出,随即再次向着江烈杀去,手腕做出小弧度的动作,细剑在空中抖动,有着剑气射出,向着江烈杀去。“果真是最毒美人心,即便长得漂亮,依旧令人讨人,”江烈声音冰冷,杀机不断,他和对方无冤无仇,可是仅仅只是说了几句,她便要用细剑,要了自己的命,还扬言,自己没有资格。而江烈,当场就想要将对方击杀,可是李山嘴中传出了口型,别杀,有用。但是江烈心中不爽,即便如此,他也绝对给对方一个教育,不然还让人觉得他好欺负。“你给我死去。”少女怒吼,一剑接着一剑向着江烈杀去。少女怒喝一声,长鞭呼啸,无比尖锐。“百脉境九重天而已,就敢如此目中无人?”江烈心中颇为不屑,背手而立,坐在椅子上,轻轻松松躲开对方的攻击,随后两指再次夹住对方的细剑,令对方无法抽回,随即一掌打出,即便力量不及自己的巅峰,也绝对不是对方能够抵挡的。恐怖的力量破体而出,势不可挡,那道掌印的强大,超越了女子的想象,细剑根本不敢触碰半分,瞬间向着后方倒去。“小姐小心!”两名侍卫心中一紧,女子若是出事他们可会受到不小的惩罚,随即向前一步,同时一掌打出,强大的力量让周围的人也都远远躲开。“看样子,那少年身份不一般,年纪不大,但是实力绝对已经到达了万象境。”众人看到江烈的实力强大,心中都有些震惊,虽说这里只是血州,但仅仅是边缘,但是万象境的实力绝对算得上强者,女子先不说,那两名侍卫年纪都已经有三十岁左右,万象境实力也不算差,而江烈不一样,最多不过十七八岁,天赋可想而知。“你竟然敢打伤我?!”女子被江烈的掌印打伤,脸色苍白,感觉有一些不可思议,毕竟这个城市之中敢打伤他的人可不多,眼神冷漠的看向江烈。江烈不知为何,觉得这个女子有几分搞笑,即便是再好的脾气也不能忍受,站起身来,向着对方压迫而去,顿时,一股恐怖的气息在酒楼之中蔓延而出。“你是在质疑我?不敢杀你!”江烈的声音冷漠,且带着杀机,难道这些人真的认为只要出生好了就可以随意侮辱打骂他人,而其他人都不允许对她出手,任由她侮辱打骂?两名侍卫目光看向江烈,那股气息太过强大,一时间让他们都感觉到了威胁,顿时气息爆发,想要跟江烈分庭对抗。“如果想要活命,就自费修为,然后滚出这里。”女子脸色气愤,在这血州边缘,她可从来没有受过这等侮辱,尤其是在身后还有着人撑腰的这一刻,胆子立马大了起来。“不知天高地厚。”江烈冷声说道,竟然敢让自己自费修为,身为武修,那一个不是宁可战死,不可苟活,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血州,连这种可笑之人都有,难怪一直没有被统一,随即脚步向着女子跨去,一股雷意在空中飘荡,向着女子压迫而下。“你说我没实力说话,那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实力嘛?就这种修为竟然还敢让我自费修为?”江烈语气杀机不断,一掌打向女子的丹田,气息可不,如同猛龙过江,势不可挡。“小子,你敢!”侍卫脸色大变,气息更是直接到达巅峰,向着江烈冲去,迎接江烈的掌印。恐怖的碰撞声响起,向着四周弥漫而去,酒楼中的人目光看向江烈,暗道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女子很明显乃是城中大势力之人,可是他不顾后果,直接出手,难道他认为他这头强龙,压得住地头蛇。 “滚。”江烈怒吼,根本看不起另外两人,脚步继续前进,身上的力量提升了一成,顿时拳印铺天盖地,如同杀入羊群的狼,所想匹敌。 轰轰!!砰砰!!两道轻响传出,只见女子的侍卫身体向着后方飞去,重重的摔在了第一层,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这名少年,真的只有十八岁左右,为何修为如此强大,这等修为,即便是在这座城市中,也算得上高手了,血州,果然名不虚传,吸引了无数高手聚集,即便是毫不起眼的家伙,可能是霸道无比的强者。女子的脸色凝固了起来,看着自己的侍卫被击飞,明白对方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大,怎能不害怕。“你……你要干什么?”女子向着后面退着,眼神之中带着害怕,想要威胁江烈,可是江烈的目光让他把想要威胁的话,咽了下去。“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刚刚要对我干的事。”江烈声音冰冷,目光杀机不断,他知道不能杀人,毕竟李山刚才已经说了此人还有些用,但是他绝对不会容忍对方欺负到他的头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