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诸天雷帝  >  第五十二章 合作一曲

第五十二章 合作一曲

3140 2018-04-04 08:37:07
“入梦?!还是催眠?”江烈目光涌动,心中却在开始思考,这个曲子,竟然让他想要入睡,若不是刚才体内的龙鸣声响起,或许自己已经跟旁人一样,睡了过去。“好厉害,这也是武道真意?可若是自己用真元屏蔽了听力也就没用了吧。”江烈在心中暗想道,其中有一些好奇,他想要看看,这没有丝毫力量波动的琴音,究竟有和厉害之处。随即江烈将真元运行在耳中,想要屏蔽琴音的侵蚀,可是这琴音实在太过厉害,一瞬间江烈再次进入了曲子之中。很快,江烈感觉自己回到了炎雷宗,整个宗门竟然只有他一人,站在中央。倒流在此刻,刀剑碰撞的声音响起,天地间弥漫着一股血煞之气,整个天地仿佛化作地狱。诸多炎雷宗弟子向着他厮杀而来,而他的身后出现了自己的人,两拨人马费尽全力的厮杀着。他看到苏晶莹被人一刀斩中,鲜血溅到他的脸上,四处都是尸体,落在自己眼前,甚至直接撞在他的身上。甚至江烈之人,被人杀得只剩下头颅,向着他飞来,眼神之中带着不甘,怨恨,似乎在责怪他为何要惹炎雷宗主。很快,鲜血越来越多,尸体似乎推车成了山,鲜血顺着尸体向着下方流动而去,血直接打湿了他的脚边。他听到了母亲的哭声,却找不到人在哪里,血海越来越高,甚至淹没了尸体,将他整个人弥漫在血液之中,染红了发。月光洒落在身上,妖艳无比,周围全部都是冤魂,尸体,向着他杀来,在诉说着自己的不满。此刻,广场之中,诸多弟子睁开了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身上被冷汗打湿,可是依旧有着人嘴角带着笑容,仿佛进入了温柔乡,殊不知那是危险一步步的向着他们逼近。醒来的人不敢在刻意去听琴音,向着一旁退去,不敢过多逗留,而留下来的弟子,基本上都是老学员了,他们沉迷在曲中,嘴角还带着笑容。而江烈同样不好受,他不清楚对方看到的是什么,但是那种眼睁睁看着自己爱人被杀,母亲哭泣,周围不停的有着熟人在向着自己述说,那种感觉太真实,也太可怕。那种被整个世界抛弃的感觉,甚至让江烈有了自杀的念头。“那是梦还是幻境!”江烈有些分不清楚,你究竟是做了一场梦还是陷入了幻境,因为他感觉自己陷入了沉睡,整个人陷入在梦中,他想要醒来,可是又做不到,无论身上出现何等伤势,他都感觉不到丝毫疼痛,可是他又清醒的感觉到,自己只是在听琴,一个没有丝毫力量波动的琴音。很难想象,若是这弹琴之人,用上真元,令诸人沉睡,然后一一斩杀,有谁能够抵抗,或者说真的有人能够抗衡?江烈目光看向两侧,他发现红月的嘴角带着哭泣的笑容,竟然有些泪水在眼角慢慢的流动,那种感觉是幸福的,仿佛红月根本不愿意睁开眼睛,因为她明白,只要睁开了眼睛,一切都结束了。只有李山一个人颇为奇怪,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茶具,开始一个人品茶,书香味急重,仿佛他从来就没有沉睡,一直清醒着。而其他人,醒来之后都是感觉到背后一阵冷汗,有害怕,有不舍,甚至不少人尝试着再次进入睡眠,可是都再次失败了。“这种琴音,真的有人能够听完嘛。”江烈嘴角暗道,不过心中却有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笑容,因为在刚才的琴音当中,哪怕他失败了,似乎也值得了,因为对于武道他有了更清晰的认可,他的剑心与雷骨,竟然初成,境界也突破到三重天,实力至少翻了一倍,他自信,万象境九重天也不是自己的对手。而在琴音弹到一半,人群之中没有人能够在坚持下去,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诸人叹息,似乎不舍。而弹琴之人看了人群一眼,含笑说道:“琴音是锻炼你们的心志,和承受能力,让你们能够分清楚虚于实,在这种试练之中,每个人可能都看到了自己的心魔,这也是你们修行路上的一道难关,要想成为如意境,必须看破心魔,所以自己好好体会,争取下次走的更远。”“心魔!”江烈嘴角露出了一丝惊讶,他明白想要踏入如意境,必须突破心魔,可是每一次他在承受的时候,总有一道龙鸣声响起,让他只能用旁观的方式去经历,即便如此都有些冷汗流出,由此可想他的心魔有多强大。而周围许多人的眼眸之中露出了失望,大多数都是万象境九重天的存在,因为他们明白,自己究竟差在哪里,若是胡乱突破,可能会因为心魔永远也无法突破如意境。而弹琴之人目光慢慢的转动,最后落在了江烈身上,说道:“你剑心初成,从此大道入体,下个月可以不必来此。”“嗯?”周围的人都看向了江烈,似乎在好奇,江烈究竟怎么得罪了老师,竟然让老师亲自赶人。就连红月也露出了好奇,剑心初成,除了在天阶武技中有过细微的解散,大多数人根本不清楚何为剑心,难道说江烈竟然已经到达这种地步?早知道由剑意化势这辈子都无法在领悟剑心,哪怕是闻名南域的剑神似乎也没有领悟剑心,难道江烈真就这般妖孽?“老师,那我呢?”李山喝了一口清茶,说出声,诸多人都感觉有些好奇,老师亲自赶人,而你似乎巴不得被赶,而且什么时候听琴这般潇洒,你以为酒楼啊,还喝茶。“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吧。”弹琴之人语气平和,但是在众人看来这是老师根本不认可李山,毕竟好好的一场试练,你到好,还喝起了清茶。“想来便来嘛?”李山沉默片刻,皱眉,随后再次看向了弹琴之人。“老师,可以在谈一首嘛?”李山那认真的模样,仿佛有一种曲终意未尽的感觉。“这人好不要脸,老师随没有明说,但是都已经放弃他了,他竟然还好意思让老师在弹一首。”一道道粗口直接爆发,令李山神色一僵,有些不解,周围的人竟然对他指指点点,似乎要不是老师还在场,都能够直接对他大大出手。李山摇摇头,直接忽略了周围的所有人,看向了弹琴之人,再次开口说道:“或许我们可以共同合作一首。”那人看着李山的眼睛,其中的激动只有两人知道,哪怕是江烈都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弹琴之人低声激动说道:“好。”武道众人,尤其是年轻一辈,都极为在意脸面,江烈被直接点名不要再来,没有说什么,反而有些窃喜在其中,而李山一个被老师已经放弃的人,却想要合作演绎一首。而老师眼中的激动,可以看得出来,刚才一定发生了什么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情,或许这个李山和江烈,是真正触碰了什么不凡之事。而且在众人异样的眼神之中,依旧如此淡定,而且直接要求合作,眼神之中的坚定,仿佛一切都在证明着李山的不凡之处。而弹琴之人说那句话或许是有着怒意在其中,但是这只是众人的猜测。而当老师答应的那一刻,他们才推翻了这个理会,或许从一开始,这位学院中最神秘的老师就将李山当做为同辈中人了。“谢谢老师。”李山对着老师点头,同时两个人竟然伸出了惺惺相惜的感觉,两个人身上都是翩翩公子,在共同追求一名女孩子,又仿佛是千里马遇到了伯乐,两人气息是那般相似,却又毫不相同。“我开始演绎了,这一次,所有人都可以听,圈子之中的人可以再次感悟一次。”老师淡淡的说道,随后,古筝那悠扬飘荡的声音再次传来,正如老师所说的那样,这一次离开圈子的人都可以欣赏琴音,但是在圈子之中的人却得再次感悟一次心魔。此刻,江烈感觉到琴音中的玄妙,再次进入了体内,让他再次感悟自己的心魔,可是龙鸣声再次响起,他依旧睁开了眼睛。“依旧是旁观,仿佛心魔是心魔,我是我,我能分的清现实,也能从中感悟,好玄妙的意境。”江烈心中暗暗想到,随后开始继续感悟自身的剑心,希望能够更近一步。李山动了,不知何时,他的手中多了一个古笛,他的为人是那般干净,开始吹起那空灵的笛音,众人的心思竟然随着李山的笛音开始陷入了空灵,仿佛自己所有感悟一般。“嗯?”老师看着李山有些诧异,似乎感觉到了自己在令周围的学员入梦,而李山实在造梦,琴音与笛音的完美融合,让人着迷,那种感觉仿佛就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而江烈那原本清澈的眼睛之中,竟然开始陷入了沉睡,那怕龙鸣声响起也不能再次将他惊喜,保持原状。琴音更急,更快,只见老师的手指在琴弦上弹奏,仿佛已经陷入了高潮。而周围的弟子都没有醒来,无论是谁,都陷入了美梦,嘴角露出了笑容,不愿意醒来。李山的笛音一直存在,与琴音融合,仿佛本就是一人弹奏出来,令人惊叹,令人陶醉,此曲之因天上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