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闪婚蜜令:总裁用心不良  >  第019章 畅畅要见妈妈

第019章 畅畅要见妈妈

4294 2018-04-09 12:08:36
封聿景脸上有一层薄霜轻拢起,边上的畅畅已经着急的扯着封聿景的胳膊,“爸爸,我要去看妈妈,现在就去看。”看到苏清柔脚上的伤,畅畅急得都要哭了。平时医生给他打针,他都觉得很痛。他妈妈的脚都出血了,一定很疼很疼的。畅畅这么一想,包子脸马上皱了起来。又见封聿景没有要带他去见苏清柔的意思,他干脆将被子一掀,自己要跳下床去找苏清柔。“你现在得在医院好好治病。”封聿景将他重新按回病床,“别胡闹,不然我让你以后都见不到她!”封聿景这么一威胁,畅畅一张脸就直接垮了下去。他知道的,他的爹地不喜欢妈妈,也不想让他多去见妈妈。他这次要是真的不听爹地的话,他爹地可能真的就不带他去见妈妈了。畅畅马上就不哭不闹了,只软着音调央求着封聿景,“爸爸,那我乖乖呆在医院,你去接妈妈。妈妈的脚流血了。人要是流太多的血会死的……妈妈不能出事。”儿子眼巴巴的眼神让封聿景心一软,“那你就乖乖听红姨的话。”说完,他便离开了病房。大概十多分钟后,封聿景开车到了CGC国际名模比赛的现场。后台里,现在已经乱成一团。封聿景在后台走了几步就看到了杨佳丽。他抿抿唇正要上前,就看到杨佳丽用手指着苏清柔,“你们也不能怪我们,你要是在比赛前肯留下,就不会走错你的定点位置了。现在事情闹成这样……哼哼……”杨佳丽双手抱胸,面上满是不悦,“苏清柔,怎么每次轮到你比赛了就会出事。现在外头一大堆的观众打电话来投诉你。”林茵虽是帮苏清柔受伤的脚做了简单的处理,但她的脚还在不停的流血。林茵听杨佳丽这样奚落苏清柔,心中自然愤懑不已。“杨佳丽,你是这次组办方的负责人,你们一个这么大的比赛,T台上竟然还有一个窟窿没有被填上。你们这是怎么办事的。”杨佳丽并不理会林茵的抱怨,她继续刺激苏清柔,“观众们都说你是个很没有职业素养的模特,整天只会给自己加戏,炒作自己。要是我们让你这样的选手入了决赛,只会拉低我们比赛的档次。”“临时更改定点位置,这就是你们这次比赛的档次?”苏清柔目光直视向杨佳丽,她并不惧怕失败,可刚才她明明做得很好。她没有输,那她凭什么要接受杨佳丽的讥嘲。苏清柔眼里的无畏刺的杨佳丽目光一闪。如果实话实说的话,刚才的比赛,苏清柔完成的非常好。她的实力远在宋问词之上。但那又怎么样?宋问词什么身份,苏清柔不自量力敢跟宋硬杠,她杨佳丽在社会上浸淫了这么多年,可是知道好歹的。“苏清柔,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心思。比赛前封总来过后台了,你后面又跟封总离开。像你这样的女人,当时是不是觉得只要攀上封总,你就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了?真是下三滥的女人,也不照照镜子,就你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封总会搭理你吗?”杨佳丽听说封聿景来过后台,至于封聿景找苏清柔到底是什么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以封聿景的身份,想来一定是苏清柔又用了什么手段来勾引封聿景了。但宋问词刚才偷偷跟她泄露了,他的舅舅是绝对不会被苏清柔给勾引的。提到封聿景,苏清柔脑海里快速的闪过畅畅那张可爱的小脸。她从医院离开前,畅畅还说会看她比赛的电视直播。也不知道畅畅看到她受伤的画面会不会被吓到。等下她一定要打个电话给畅畅。“杨小姐,封总英俊、多金。这样的男子是个女人都会被他吸引的。我也是个女人,我有心想攀附上他,这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难道杨小姐你就没有幻想过有天能被封总给赏识?”其实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离封聿景远远的。这个男人冷漠、危险。每个靠近他的女人都有可能会被他的魅力所吞噬。而女人们一旦把心交给哪个男人了,那剩下的就只有毁灭了。就像她对纪宸。心交出去了,人就只能被纪宸肆意践踏了。杨佳丽挑了挑眉,如果能让她当上封夫人,她就是把祖宗十八代卖了都愿意。关键是封聿景连正眼看她一眼都不肯啊。“苏清柔,你还真是不要脸的在肖想着当封夫人。我告诉你,封总是有妻子的,他的妻子现在在M国,他和妻子可是还没有离婚呢,你连封夫人一根脚指头都比不上。”杨佳丽将从宋问词那里知道的消息说出来讽刺苏清柔。没离婚?那真是奇怪了。既然封聿景跟他的妻子没有离婚,那为什么封夫人不自己照顾畅畅。以至于让畅畅一直误会她是他的妈妈。苏清柔脑海里闪过一个疑惑。她刚想继续回击杨佳丽,一个场务这时走过来通知她们,说马上就要宣布比赛结果了,她们必须上场了。苏清柔这才没有继续和杨佳丽纠缠下去。等她们离开后,一直躲在暗处的封聿景走了出来。他一只手斜插在西装的口袋上,眼神阴鸷。苏清柔这个女人果然是抱着攀附他的心思接近他的。这个女人太有心机了。可恶,老天爷怎么就让她长了那样的一张脸。封聿景转身,冷酷的离开了后台。而此时的台上,主持人已经宣布了下次比赛的入选模特名单。“第一名,宋问词宋小姐……第五名,林小婉林小姐……第八名张俪灵张小姐。好了,入选下次比赛的模特名单已经全部宣读完毕。恭喜以上八位选手,我们期待着她们在以后的比赛里会给我们贡献更多的精彩赛况。”八位入选人的名单宣读完毕,却根本没有苏清柔。接收到宋问词、林小婉她们投射过来的得意目光,苏清柔意识到这次又被宋问词她们给算计了。这场比赛临时改变定点位置什么的,完全就是想让她落选。【019】比赛结束后,所有的参赛选手们都聚集在后台。“今天晚上我请客,大家给点面子都要到场啊。”宋问词说完,场上立刻想起一阵欢呼声。而被欢呼声包围着的宋问词目光很快的瞥向了人群之外的苏清柔。她走到苏清柔的面前,温柔的笑着,“清柔,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以后说不定咱们就没有机会再这样一起出去玩了。”她说的很诚挚,一改往日嚣张跋扈的形象。杨佳丽之前跟她暗自提点了,背地里她怎么打压嘲笑苏清柔都没关系,但在公众面前,她得对苏清柔保持友善的姿态,这样才能赢得舆论的好评。舆论只要能站在她这边,就会将苏清柔反踩得更加厉害。宋问词虽然将话说的很温柔,林茵还是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什么叫做“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这样一起出去玩了”?这不是分明在嘲笑她家清柔在这次比赛中落选以后都不可能再有机会能和她们一起上场比赛。林茵怒了,刚想为苏清柔争辩。却被苏清柔给制止了。苏清柔挺直了脊背,目光清朗,面上无波无澜,“不用了。我的脚受伤了,等下还要去医院让医生包扎下。”见识过宋问词张牙舞爪真面目的她,才不会被宋问词当众玩的这个小把戏给糊弄了。宋问词表现的越亲民,她也要表现不卑不亢。林小婉这次进了决赛,洋洋得意的她看苏清柔越发的不爽,“问词,你真是太好心了。可是某人这次在比赛现场丢了脸,现在说不定正急着想回去找她的金主抱大腿,想着怎么继续能在模特圈这一行混下去呢。她哪里有时间来搭理我们啊。”林小婉的话惹来了场上其他模特对苏清柔的嘲笑。苏清柔深吸了一口气,她不甘心,明明实力一点都不逊色于人的她也的确是想着怎么样可以卷土重来。“林小姐,借你吉言了,哪天我找到了一个给力的金主,我一定请你吃饭。”苏清柔淡漠的说着,转身由着林茵的搀扶走出后台。林茵听着身后传来的无数针对苏清柔的诋毁声,急得眼眶都红了。比赛落选,脚又受伤。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的这位好朋友了。觉察到林茵情绪的变化,苏清柔轻拍了拍她的手,反过来问道,“我刚才走秀走得好吗?”好!简直好到她一个女人都要拜倒在她石榴裙下了。林茵用力地点头。苏清柔粲然一笑,眨了眨灵动的眼眸,“那不就好了,观众们又不是傻子,只要我有实力,就不怕吃不了模特这碗饭。”“可是……”林茵还是有些担心。苏清柔一只手臂干脆往她的脖子处一勾,“好了,没有什么可是。咱们先去医院吧,等从医院出来后,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呢。”林茵仰头看她,她一脸的风轻云淡,似乎并没有被之前的挫折给打败。这就是苏清柔。一个或许暂时会被挫折打败,但永远不会屈服于挫折的女人。林茵相信苏清柔,两人一路相挟去了医院。医院里,医生给苏清柔包扎好伤口后,叮嘱她这些天都不能碰水。等再从医诊室走出来时,林茵又忍不住愤然的说道,“清柔,你也听医生怎么说了。只差一点,你的脚腕就粉碎性骨折了。这样你就永远不能登台走秀了。这件事情一定是宋问词她们在搞得鬼,她们嫉妒你……”苏清柔默然,她何尝不知道是宋问词联合杨佳丽她们搞得鬼啊。不过以她现在的能力,想要对付宋问词她们还是有些困难。但她也不能就这样让她们这群人给成功算计到了。她一定要回到CGC的比赛现场的。“林茵,反正我的脚现在已经这样了,这几天也不能练台步了。不如咱们这样吧……”苏清柔附在林茵的耳畔边,低声的说了一番。林茵紧揪着的眉心也一下子舒展开了。两人心里有了主意,便一起离开了医院。当天夜里,微博上就出现了两个关于模特比赛的声音。一种声音说苏清柔能在脚腕受伤的情况下,以超完美的姿态走完T台,她的能力完全不逊色于国际名模。还有一种声音却是说苏清柔这个参赛选手,她每次上台比赛都会出状况,最后都会让整场的焦点转移到她一个人的身上。这是对其他参赛选手的侮辱。如果继续让她参加比赛,恐怕整个比赛流程下来,最后人们只会记住苏清柔一个人了。两种声音争论不休,到最后还是第二种声音占了上风。苏清柔吃完晚饭就躺在床上,心里担心畅畅,她便给畅畅打了个电话。电话几乎是秒被接通。“妈妈,你的脚怎么样了?”畅畅在电话那头焦急地问道。听出他话里的关心,苏清柔心下涌起一阵暖流。“已经没事了,畅畅不用担心。倒是畅畅你,你现在怎么样了?还怕打针吗?要是觉得打针疼,就打电话给我。我这几天暂时可以不用去练习。”听到苏清柔关心的话语,畅畅一张包子脸马上笑得比向日葵还要灿烂。恰好这时,封聿景推门走进了病房。畅畅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封聿景后,随即的将被子一卷,把他自己卷成了一个蚕宝宝。“妈妈,那我明天能去找你吗?医生叔叔说了……只要我能按时来医院打针吃药就可以了。”缩在被子里的畅畅可怜巴巴的说着。他跟妈妈分开这么久,他是一时半刻都不想离开妈妈了。苏清柔怕他又自己一个人从医院乱跑出来,“你乖乖在医院里待着,阿姨明天去看你吧。”畅畅说要来医院看他?那就说明妈妈也很想见他。既然妈妈想见他,他干嘛不“亲自送货”上门给妈妈看?畅畅高兴地又卷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好几圈,“妈妈,那咱们明天见了。”“明天见!”挂掉电话后的苏清柔一颗心也变得温柔无比。畅畅真是个可爱讨人喜欢的乖乖宝。某个“蚕宝宝”在挂完电话后,将一颗头从被子里探出来,“爸爸,我明天后天大后天,反正在接下来的一个礼拜里,我都会乖乖让医生叔叔给我打针,也会按时吃药。不过你得先给我安排一个骨科医生、一个外科医生,还有补药……红姨说了脚受伤要吃补药才能好得快……”畅畅说着话便自豪地从贴身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单据。单据上罗列了大概二三十种的补药名称。封聿景眼皮轻掀,淡漠地看了一眼那张单据。这哪里只是要送礼,这架势分明是要让苏清柔开补药铺的节奏。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