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齐一品嫡女  >  第十五章 夜访

第十五章 夜访

2020 2018-01-29 16:47:49
宋安看着自己女儿这个样子,轻声安慰道:“槿儿不要害怕,为父说的不是你。” 宋槿低着头一言不发,宋安有些无奈,自己这个女儿自小就软弱可欺,不然的话,那个张氏也不会如此欺负她,当然宋安绝对不会认为这里面有自己的事情。 看着慈祥的宋安,宋槿只觉得异常的讽刺,现在知道安慰自己了,当初张氏持家的时候去哪了。 不过她其中一个目的也算是达成了,毕竟自己的手下没有一个心腹也是不行的,不过小桃现在绝对不能死,自己日后还指望利用她对付宋嫣和张氏。 “父亲,女儿并不害怕,只是女儿斗胆请求你,不要伤害小桃,毕竟她也是听从张姨娘的安排。”说完宋槿抬起了头,一双眸子带着许些的不忍。 宋安闻言倒是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女儿会这么善良,竟然会以德报怨,不过只是一个丫鬟罢了,宋安也没有扶了她的面子,毕竟以后她是要嫁到国师府的人。 心中虽是已经盘算了下来,可是面上却还是装作十分的愤怒,“槿儿也就是你心善,不然的话为父定然处死她。” 听着宋安的话宋槿只是柔弱的嗯了一声,一副全听父亲的乖女儿样子。 宋安见此很是满意,不过又想到今日上午的事情,出口问道:“国师可说什么时候再来了么?” 宋槿闻言摇了摇头,俏脸一红小声的说道:“国师大人并没有说,不过女儿想,国师毕竟出手救了女儿,今日虽是请国师来府上了,可是到底没有请他坐下吃顿饭,所以女儿想问问父亲,是不是抽个时间,再请国师来一趟。” 宋安点了点头,心中很是满意自己这个女儿对国师如此上心,对着宋槿慈祥的笑道:“这是自然。” 父女二人又说了许久的话之后,宋槿这才起身离开。 回到自己房间的宋槿并没有立刻休息,而是闭着眼睛坐在茶几边思考着,她今日找宋安一是打消宋安的顾虑,让他觉得自己跟国师已经搭上了线,二是能让自己亲手挑选下人,三是看看宋安到底对宋嫣张氏是什么态度。 结果倒是出乎意料的好。 看宋安对张氏和宋嫣态度,想来是一时半会不会放过她们了。 这倒是让宋槿暂时松了一口气,只要她们母女暂时不出来作妖,自己就能更多的来帮助孟景淮和萧徵。 至于今日留下小桃,也不过是为了日后能给张氏留下一个管理不当的名声,就算是自己日后不在丞相府待着了,这丞相府的掌权人也不会是张氏,要是有可能的话,或许宋槿还会想尽办法给宋安续弦,张氏不是想成为丞相夫人么,她就偏偏不让她如意,就让宋嫣当一辈子的庶女好了。 前世自己死了之后,这嫡女的身份一定会落到宋嫣的头上,她想当嫡女早就想疯了,可是现在她就偏偏不如她意。 她要这辈子永远压在宋嫣的头上。 宋槿睁开了眼睛,眼中带着冷意和坚定,今生她再不会犯上一世的错误。 就在宋槿这么思考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己的房门前闪过一人,宋槿一惊,起身开了门,却看到一白衣青年站在门外,嘴角含笑说不出来的风流。 此人却是齐国当今太子萧徵。 当宋槿刚要说一声太子的时候,又看到萧徵的身后走出来一人,长眉若柳,身姿如松,温和儒雅,不失风度,没有早上在客厅见到的那样慵懒和邪魅,此时的他当用一句话可以形容,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而他自然就是齐国国师孟景淮。 宋槿完全没有想到二人晚上回来找自己,不过仔细一想之后,却能明白二人前来的目的,让开身子让二人进入到自己的闺房,随后又四围看了一眼,发现并没有人看到,这才关了门。 一回身又看到二人像是在自家一样,旁若无人的喝起了茶,宋槿突然气不打一处来,“齐国的君子之礼上可没有能半夜闯入女人闺阁这一条。” 听着宋槿的话,萧徵微微一笑,熟练的把玩着折扇温和的说道:“我们可没有硬闯,是刚刚宋小姐你让我们进来的,是吧,景淮。” 说着萧徵还碰了碰孟景淮的胳膊。 可是孟景淮却只是抿着嘴一眼不发,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 萧徵有些尴尬,到底是习惯了,又看向宋槿等待她的回话。 萧徵的话说的也不错,确实是自己开门让他们进来的,不过自己知道是一回事,别人说出来又是一回事,宋槿瞥了一眼萧徵,虽是短短一句话,却让宋槿大概明白了这个家伙的一小部分的性格。 绝对的笑面虎。 能把握好一切可利用的,从而让自己处于不到的位置。 宋槿下意识的又想到了前世,就算是没有孟景淮,只凭萧徵一人或许也能做到那个九五之尊位置。 当然前提是丞相府没有鼎力相助的三皇子。 宋槿坐到了二人的对面,也给自己到了一杯茶,也没有再纠结刚刚的问题,毕竟这所谓的礼仪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既然她现在要跟太子合作,说不定日后还要偷偷溜出丞相府,前往太子府,现在权当练习了。 这么一想之后,宋槿本来还有些愤怒的小脸,完全平静了下来。 坐在宋槿对面的太子见此,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有意思。 又想到今日在孟景淮府上看到的对联,萧徵的折扇一开,嘴角带了许些不知名的弧度,或许这宋丞相的女儿真的巾帼不让须眉。 毕竟但从这迅速调整好心情就不是一般女子可以有的。 而且这世上也没有哪个女子能面不改色,大半夜接待两个男人,还能平静的坐在对面喝茶,有意思当真是有意思啊。 歪头看了一眼孟景淮,见他从开始到现在一句话也没有说,心中暗暗的惊奇,他虽是沉默寡言,可一句话不说,不像是他的作风。 难道他们二人之间有什么事情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