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齐一品嫡女  >  第四章 宋嫣受罚

第四章 宋嫣受罚

2749 2018-01-23 16:06:33
  国师在未央湖救下宋槿一事,宋安已经听下人说了,见到他们这般你来我往,心里甚是欢喜。   虽说几位皇子中最受宠爱的并非是太子,但皇上既然立了太子,轻易便不会废掉。   孟景淮又是太子一派的人,若能与他们结上关系,那也是好事一桩啊!   “宋小姐,这只耳坠想必是在水中你不小心蹭下来的,如今将它归还原主。”孟景淮伸出手,宽大的手掌里赫然躺着一只翠绿色的耳坠,闪耀着光泽。   宋槿下意识地摸了摸耳朵,果然掉了一只,方才回来的急,她也未曾注意到这些小事。   接过耳环,她又是福身行礼,随后轻声道:“国师大人,小女子身体抱恙,便不打扰国师大人与父亲交谈,先行回屋了。”   她也是刚刚回到府上,身上的衣服还是冰凉的,这个时节若是不及时换下来,只怕会感染风寒。   孟景淮没有多说,应了一句“好”,便目送她离开大堂,又跟着宋安去了书房。   一直站在一旁的宋嫣与张氏脸色犹如吃了苦瓜,十分难看,就连平日里伺候在一旁的丫鬟小厮,也都不敢上前。   宋嫣没想到,爹爹居然会从头到尾都无视她,反倒是宋槿,既和国师有了交集,还博得了爹爹的好感!   感受到了一阵的难堪,宋嫣恨不能宋槿溺死在湖中才好!   张氏也察觉到了女儿的阴沉,拍了拍她的手低声道:“嫣儿放心,有娘亲在,一定不会让那个宋槿得逞的!”   她的女儿才是最优秀的,那个宋槿凭什么得到国师大人的青眼?   先是对嫣儿冷嘲热讽,接着又敢讥讽她身份低微,宋槿的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   她转头望向宋槿离去的方向,眼神狠厉——如果她还是不听话,那自己也不介意彻底毁掉她!   才换上中衣的宋槿只觉得鼻尖一阵酸痒,下一刻便就打了个喷嚏,想来是真的感冒了。   见到她这个模样,小桃赶忙拿着大氅走到她身边,替她披上道:“小姐小心着凉,奴婢先去给你熬点姜茶过来。”   “多放糖,我怕辣,去吧。”无视掉小桃眼中的难以置信,宋槿紧了紧身上的大氅,随口吩咐道。   余光看着她一点点消失在房间里,宋槿才起身站在了窗边,透过窗户看着槿南阁的一草一木,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草木不曾变,此心非彼心。   她曾经幻想过,等到萧赫登基后,他就在回来这槿南阁瞧瞧,却没想到登基是登成了,她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好在老天开眼,给了她第二次的机会,才能再回到这个地方。   绣着红梅的大氅包裹住她纤细的身躯,也仿佛把她和这个世界也隔了开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桃端着姜茶回来的时候,她还是这样呆愣楞地站在窗边,目光不知落在了何方。   “小姐,姜茶已经好了。奴婢特意将姜茶凉了一会儿,现在正合适。”小桃献殷勤一般地走到她的身后,看不清她的神色。   殊不知,听到她的声音时,宋槿的嘴角掀起几许讥讽。   她还记得小桃在马车上是如何抢夺她的口脂,现在却装出一副这般关切的模样,倒真是会做戏。   身形定了一会儿,宋槿暂时也无意对付她,没有多加言语,转身便喝了那姜茶。   这厢才让小桃将姜茶送走,宋安屋里的下人就小跑着进了她的槿南阁,通知她前去宋安的书房。   看来孟景淮应该是已经走了,眼下还去处理方才宋嫣与她的事儿了。   没有等小桃回来,宋槿只身一人去了宋安的院子,她也想知道,宋安究竟舍不舍得惩罚他的宝贝女儿。   宋安的正阳院视野开阔,所见之处皆种植着竹子,此刻凉风飒飒,竹叶大多也都已经黄了。   走在这条小径上,宋槿更加觉得讽刺,宋安为了攀附权贵,将女儿当做筹码,又怎么对得起这一片竹林?   当她到了书房的时候宋嫣已经在了,脸上的泪痕还没有抹干,眼睛红的仿佛是只兔子。   瞧见这一幕,宋槿不禁心生烦闷,宋嫣这般凄惨,宋安此事必然会作罢,那她的这一巴掌岂不是白挨了吗?   她不甘心!   见到她姗姗来迟,宋安却破天荒地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槿儿身子可还好?”   一声槿儿唤得她浑身难受,自打有记忆里,宋安可就没有唤过她这个称呼,而今怎地变性子了?   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的福身回道:“多谢父亲关切,女儿一切都好。”   语气中的疏离毫不遮掩,宋安登时面上难堪,身形也顿了一下。   他知道自己许久没有关心过这个嫡出的女儿,可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疏远,甚至不愿意叫他爹爹。   “槿儿,是为父亏欠了你,往后为父一定多陪陪你,槿儿莫要责怪为父了,可好?”宋安用恳切的目光望着女儿,希望能够从她的眼中看见温情。   即便是重生,宋槿也还是比不过宋安这个老狐狸,想起自从娘亲去世以后,他的所作所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原谅他。   若是让他发现自己存了二心,往后在丞相府的日子必然不会好过。   为了逼着自己哭出来,宋槿无法,只能回忆起前世被宋嫣陷害,又遭人侮辱,更是害得娘亲死后也不得安宁,一时泪如雨下,眼眸里潋滟波光,视线一片模糊,泣不成声。   宋安没想到宋槿会如此伤心,又了解这个小女儿并非精明强干之人,没做他想,走到她的面前,也是涕泪横流。   从宋槿进门开始就被晾在一旁的宋嫣与张氏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却又不得不看着他们父女情深,险些咬碎一口银牙。   张氏大着胆子上前劝说道:“相爷莫再伤心了,槿儿身子弱,哭伤着了可不好。”俨然一副将她当做亲生女儿的模样。   听到她的声音,宋安才拍了拍宋槿的肩膀,转身拭去眼泪。   瞥见宋嫣神色如常地站在一旁,宋安又想起方才的一幕,心里又爱又恨。   “嫣儿,今日的事情,你给为父解释解释!”   若不是宋槿给了他台阶下,他便要当着孟景淮的面断这家务事了!他这张脸以后往哪儿放?   本以为发妻去世了,让张氏掌管丞相府,虽不能完完全全的一视同仁,但看在槿儿是嫡出的面子上也不敢太过分,却没想到她竟然把嫣儿宠得不知天高地厚了!   宋安怒极,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震得宋槿的耳朵嗡嗡作响,接着便听见宋安斥责张氏的声音。   “还有你,张氏!我将丞相府放心地交在你的手里,我这般信任你,你看看你把嫣儿宠到什么地步了?若不是槿儿识大体,给了我一个台阶下,我在孟景淮国师面前的面子往哪儿放?”   掌管相府也有十多年了,张氏还从没有见过他发过这么大的火,便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吓得立刻跪伏在地上,直呼冤枉。   宋嫣没想到父亲会这般生气,瘫软在地上,红彤彤的眼眶再次湿润:“爹爹!嫣儿的为人爹爹难道还不了解吗?为何爹爹只相信妹妹的片面之词?”   而事实上,她的心里却并非看上去这般痛苦,反而充斥着慌乱。   那一巴掌的确不是一般的重,宋槿的脸至今还肿着。   她心里也很清楚,父亲之所以这么生气,不过是因为她在国师大人面前让他丢了脸面。   可当时的情况,她要怎么解释……   没来得及让她想好对策,宋安又开口教训道:“为父何曾不相信你,可是你呢?当着国师的面,教训丞相府的嫡女,届时传出去,说我宋安宠庶灭嫡,世人如何看我?”   宋嫣猜的没错,可宋安这一次也是铁了心的要追究到底,还未等她解释,宋安再三想着这件事,怒不可遏斥责道:“你既如此桀骜不驯,就罚你紧闭半月,好好反省反省!”说罢更是气的直接拂袖而去。   看着地上哭天抢地的母女二人,宋槿敛唇无声地轻笑几许,她倒是高估了宋安对这二人的宠爱。   他最在乎的人,果然还是他自己!   没有去心上那二人不可思议的嚎啕,她捻着帕子,跟着宋安一同离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