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齐一品嫡女  >  第二十章 立威

第二十章 立威

2525 2018-01-31 11:19:17
宋槿闻言倒是没有惊讶,毕竟还未带他们回来的时候,她就觉得他们的关系不一般,宋槿一脸玩味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若瑾,却见她直接羞红了脸,一双清澈的眸子娇嗔的瞪了一眼苏莫,有些结巴的说道:“你,你别乱说。” “我什么时候乱说了。”苏莫的神色极为认真,倒是无视了一边在看好戏的宋槿,上前抓着若瑾的手,柔声说道:“若瑾你爹已经把你交给我了,那么你就是我的未婚妻,我会护着你一辈子的。” 若瑾听着苏莫的话,脸更红了,清澈的眼睛四处的打量,就是不看苏莫,当目光又看到宋槿含笑的脸的时候,猛然间起身后退了一步,再然后就跑了出去。 宋槿见此有些哭笑不得,又看着站在原地突然无措的苏莫,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你还不去追,她不过是害羞了。” 苏莫闻言僵硬的回头看了一眼宋槿,然后嗯了一声,再然后宋槿就感觉到耳边像是吹过了一阵风一样,苏莫就这样不见了。 显然是用了轻功。 宋槿嘴角微微一抽,想着自己今日带来的这一对小夫妻,怎么感觉像是一对活宝,不过宋槿倒是没有觉得不满意。 他们两个身上明显带着什么仇恨,可却没有被仇恨蒙蔽双眼,身上还有着该有的纯真,这是最让宋槿看中的。 那摇光区的奴隶无数,虽然被调教的很好,却少了许些的灵气,她不想要一个没有灵魂的玩偶,她需要的是能陪自己说说话,也能陪自己出谋划策的人,他们两个这样正好。 宋槿低头轻笑了一声,看着自己还没有喝完的茶水,仰头一饮而尽,目光又看着已经敞开门的外面,嘴角带了几分温和的笑意。 有这么一对活宝在这槿南阁的话,日后这里也不会冷清了。 宋槿还没有收回笑容,小桃突然就走了进来,宋槿一瞬间脸上又带上了冷意,不过却掩饰的很好,脸上带着几分柔弱,像是平时那样,宋槿也不问她为什么进来,只是给自己到了一杯茶轻轻的抿着。 总归她现在还有些用处,自己现在还没有完全的能力扳倒张氏和宋嫣,这小桃现在只能留着用来迷惑对方,让对方觉得自己还是那个柔弱可欺的二小姐。 果然小桃进来之后看着熟悉的宋槿并没有怀疑什么,熟练的坐在了宋槿的身边,然后说道:“小姐你就由着他们在你的院子里面放浪么,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听着小桃的话,宋槿只是不紧不慢的看了她一眼,把玩着茶杯,却是不语。 小桃看着不说话的宋槿,以为她是同意自己的话了,然后又说道:“所以小姐啊,这样的人还是赶快赶出去得了,你有我不就可以了么。” 听完小桃的话,宋槿这才放下手中的茶杯,一双清澈的眸子带了许些的嘲讽,她突然不想装作懦弱的二小姐了,冷哼一声之后,宋槿猛地一拍桌子沉声说道:“小桃你在用什么身份跟本小姐说话。” 小桃吓了一跳,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严厉的宋槿,只是还没有惊吓完,又听到宋槿冷声说道:“本小姐是丞相府的嫡女,想让谁在身边就让谁在身边,你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奴才罢了,竟然还妄图指手画脚主子的事情,而且我让你坐在凳子上了么!” 小桃闻言赶快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只是脸上却没有带几分的恐惧,却是有些好奇自家这个懦弱的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凶了? 宋槿看着她依旧不恭敬的眼神,眼中的神情越发冷厉,看来这小桃完全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地位啊,既然她作死那么就不要怪自己无情了。 宋槿朱唇微启,对着外面叫道:“苏莫,把这个恶奴给我拖下去重大十五大板,让她知道一下什么是主仆关系。” 苏莫本来在外面跟若瑾说着什么,一听到宋槿的话,立刻跑了进来,看了一眼小桃,嗯了一声,也不管小桃要不要挣扎,抓着小桃的领子就把她拉到了外面。 宋槿却没有想让苏莫一个人执行,莲步慢慢移动,也出去看看热闹,心中暗暗想到要是让张氏好宋嫣知道了,也不知道她们会不会气的跳脚。 毕竟小桃可以说是她们的脸面,自己这毫不客气的就一巴掌打了过去,想想就觉得爽。 苏莫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两个小厮,左右按住小桃,而他自己则是高举木板,在小桃的吵闹中打了下去,随后便听到木板接触屁股的声音,再然后就是小桃惊天的哭吵,“混蛋,你可知道我是谁么,我可是张......” 小桃话还没说完,苏莫又是一板子打了下去,小桃又是一声惊天哭吵,就在这个时候,宋槿搬了一个板凳手里端着一杯茶水,眼神阴冷的看着小桃,也不管她的哭声,优雅的看着苏莫一板子一板子打着。 当听到小桃声音渐渐弱下去后,宋槿起身把手中的茶水放在了凳子上,上前一步来到了小桃的身边,制止了苏莫再打下来的板子,站在小桃的眼前,纤细的手指轻轻捏起小桃的脸,看着已经哭肿的眼睛,宋槿勾出一丝冷漠的笑容,“记住谁是你的主子了么。” 小桃此时已经虚弱的说不话出来了,她向来养尊处优惯了,况且宋槿一直都是懦弱的,向来都是自己欺负她,哪里会让她打过自己,这一次简直要了自己一条命,又听到宋槿冷漠的声音,小桃只觉得眼前的小姐,已经不是以前柔弱可欺的兔子,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迫于无奈之下,小桃最终点了点头,眼中带了往日不曾有过的惧意。 宋槿见此松开了捏着小桃的下巴,一双眸子又盯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看热闹的一行人,嘴角勾勒了一丝往日不曾有过的狠意。 “本小姐今日就在这里放下一句话,莫要觉得我是一个人人可欺的主,不管你们背后是被谁指使的,但是都跟本小姐记住,本小姐父亲是这里的主子,本小姐身为丞相府唯一的嫡小姐,我自然也是这里的主子,以后你们要是像小桃一样,踩在主子的脸上,可就不会有小桃今日的好运气了,倒时候不管是谁给你们求情,本小姐都会一视同仁,直接杖毙,都听到了么。” 许是此时宋槿的样子太过骇人,又或者眼前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场所有人的背后都升腾起一丝冷汗,随后异口同声的回道:“奴婢‘小的’知道了。” 宋槿见此很是满意。 今日自己就是要立威,这一招杀鸡儆猴看来不错,张氏不是的人缘么,那么她就用强硬的手段把她的人缘都给灭杀。 何况她被禁足一个月。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她来清理部分人了。 不知道等张氏出来之后,看到那些以前的仆人一个个都不见了,会是怎样的反应,想来那个场面很是精彩。 宋槿嗤笑一声,目光又看着突然从人群中走来的宋安,眼中带了许些的嘲讽,随后像是十分惊讶一样看着宋安,柔声说道:“父亲你怎么来了?” 听着宋槿的话,宋安微微一笑,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过要说不对劲的地方,那就是他的目光里面多了许些的安慰。 “我刚刚听下人说你在随意仗罚下人,这才过来看看,没有想到竟然是下人冤枉了我的女儿。 槿儿你今日做的很对,你是主子,就应该在他们的面前立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