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齐一品嫡女  >  第二十一章 不能坐以待毙

第二十一章 不能坐以待毙

3031 2018-02-01 11:13:48
听着宋安的话,宋槿像是有些不好意一样,低着头温和的说道:“这都是父亲教的好,况且要不是父亲给了我力量,我也不会在她犯错的时候处罚她,毕竟......”宋槿话没有说完,幽幽一叹,看着宋安的眼神欲言又止。 宋安见此有些好奇,只觉得眼前的女儿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不由得开口问道:“毕竟什么?”不过话一出口,宋安就明白了宋槿的意思,毕竟昨日他们刚说了小桃的事情,装作咳嗽了一声,宋安拍了拍宋槿的肩膀,一脸慈爱的说道:“为父明白了,是为父亏欠了你,槿儿你尽管放手去做吧,张氏那里为父管着,你只要好好持家就可以了。” 宋槿闻言福了福身子,“女儿知道了。” 宋安满意的看了一眼宋槿,随后就拂袖离开了,只是在临走之前,让人抓走了一个小厮,看样子不像是轻易放过了。 宋槿见此也明白过来,这也是宋安的一个手法,既然他现在给了宋槿信任,那么就一定会做到。 宋槿也不知道这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了,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对自己很有利。 微微眯了眯眼睛,宋槿又看着还站在两边的小厮和婢女,淡淡的说了一句还不各忙各的去,随后就看到众人一哄而散。 不过那个一直押着小桃的小厮却没有走,宋槿看了她一眼,让人把她带走给他看个大夫,自己则是叫着苏莫回到了槿南阁。 等回到槿南阁之后,宋槿这才松了一口气,瞥了一眼苏莫,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得感觉到好笑,“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不要憋着了。” 苏莫闻言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这么对待一个姑娘,这不是存心侮辱她么,你要说仗罚的话,私下里仗罚就可以了,竟然还小声提醒我,让我把人带到前院,她不应该是你的心腹么,你这么对她也不怕她离了心?” 听着苏莫的话,宋槿嗤笑了一声,“你什么时候看出来她是我的心腹了?她的心一直都不在我这里,我又怎么会害怕她离心呢?苏莫,你要记住你现在看的可能你最后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就像我现在可能跟我父亲关系很好,可能在未来你会看到我会手刃他的人头,所以什么事情不要擅自下结论。” 说完宋槿淡淡的笑了笑,觉得自己的话可能对于他有些严重了,毕竟这亲手杀父这句话就算是比较骇人了。 苏莫目光微微闪烁,看着眼前的女子,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这才说道:“宋小姐你很奇怪。” 宋槿耸了耸自己的肩膀,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或许吧。” 二人谈话之间,若瑾也走了过来,苏莫见此,迅速上前把她拥在了怀里,像是把她拴在裤腰带上才行,宋槿见此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她倒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痴情的男人。 宋槿又看了一眼苏莫怀中的若瑾,觉得他们挺般配的,反正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了,宋槿也开明的很,嘱咐了两个人一句之后,她则是回到了房间。 而宋槿不知道的是,远在丞相府的两个男人也关注宋槿今日的事情,听完手下人的汇报,萧徵的脸上带了许些的不可思议,随后啧啧了两声,折扇一开,遮住自己的半张脸淡淡的笑道:“都说最毒妇人心,果然如此啊,这宋槿可算是毁了那个小丫头的名声了,景淮你说日后这小丫头还有人敢娶么。” 孟景淮听完手下的汇报之后,并没有像是萧徵那样立刻出声,而是闭着眼睛思考着,眼前似乎出现了宋槿的身影,仿佛看到她如何的坐在那里谈笑风生之间处罚了一个婢女,只是孟景淮却不觉得有什么恶毒,若是有人要害你的性命,而你却还想着她的好,迟迟不下决定,那么你就是活该找死。 而那个小丫头倒是做的很好。 若是以后她进了国师府,有这么厉害女主人的话,自己可能不会受到别人的欺负吧。 只是孟景淮忘记了,自己身为国师,哪里会有人敢轻易欺负自己,每个人都恨不得来巴结他。 孟景淮又胡思乱想了一会,越发觉得这小丫头不错。 只是他心中也暗暗的有些惊讶,竟然会对一个不过见了几次面的小丫头起了感情,这有些怪异啊。 又听到自己好友说的话,难得孟景淮出声为一人辩解道:“生在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里,心狠一点不算什么,况且她不是没有杀了那个婢女么,也是她心善,若是你我的话,或许直接拖出去杀了。 况且她会不会嫁又如何,世人若是看不到她的好,那么就有我采走这朵花好了。” 听着孟景淮的话,萧徵的扇子差点掉在了地上,一脸惊奇的看着孟景淮,像是看一个怪物一样。 孟景淮被盯得有些不舒服,冷声说道:“怎么了?” 萧徵捡起来扇子,拍了拍上面沾染的灰尘,颇有些惊讶的说道:“景淮这还是你第一次这么欣赏一个女人。” “是么?”孟景淮的目光微微闪烁,突然邪魅一笑,单手支撑在桌子上,三分邪魅,三分清冷,极为诱人,“那是我们的眼光好。” 萧徵见此笑了一声,又看着转换的孟景淮,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突然又听到孟景淮冷声说道:“别随便出来。” 萧徵闻言倒是早就见怪不怪了。 却看到孟景淮突然握着自己的衣裳上面心脏的位置,一脸痛苦的趴在桌子上,萧徵已经,连忙叫人,国师府一时之间慌乱起来。 比起国师府的慌乱,丞相府倒是显得极为平静,前院的那些小厮和婢女像是忘记上午的事情一样,认真的做着自己手里面的事情,不过要是有心人在这里看的话,定然会发现,不管是小厮还是婢女都会下意识离着槿南阁远一点,仿佛这槿南阁里面住的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毕竟以前的二小姐十分的懦弱,从来没有见过她打骂过下人,今日这一幕,绝对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若是她平时就是一个娇蛮的人,他们或许还不会那么惊恐,可是今日的一幕,却让他们觉得,自家的二小姐竟然还有如此一面,而且还让人感觉深不可测。 有的小厮又把目光放到了西园的同心园,也不知道里面那人知道外面的事情了么?只是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来,要知道西园那位从来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主。 正如这些小厮想的那样,张氏确实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今日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自然有人前来告诉她了,她倒是没有想到,不过两天,这宋槿竟然敢打自己的人。 况且她也不相信宋槿不知道小桃是自己的人。 既然她知道还敢打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宋槿在自己的脸上深深打了一巴掌,而且是当着全府的面打了一巴掌,若不是自己现在被老爷禁足了,自己一定会亲自上前撕了这个贱蹄子。 张氏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向来养尊处优惯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却是让她觉得自己还是势力不够,不然的话,就算是自己禁足,外面的那些人也应该会帮着自己教训宋槿。 况且宋槿以为她是谁啊,一个贱蹄子罢了。 张氏心里一遍遍骂着宋槿,却忘记了她这个身份要是放在外面让人都看不上,毕竟她只是一个姨娘,而宋槿呢,那可是丞相府正儿八经的嫡小姐。 搁在别人家,说的好听点称张氏一声张姨娘,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一个妾,只要宋槿愿意,甚至能打罚她。 不过谁让张氏这么多年都得宋安的宠爱,让她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现在又被宋安禁足,心里早就不满了。 张氏握着自己的手帕,仿佛自己手中的手帕就是宋槿,恨不得直接把她撕成碎片。 不过到底是有心计的人,张氏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平静下来,开始思考怎么样才能对付宋槿。 一直站在张氏身边的小月见到自家主子这个样子,岂不明白是为什么,上前一步,小月在张氏的身边说道:“夫人你莫要着急,宋槿现在不过是风光一时罢了,只要夫人出去定然能处罚了那个宋槿,一个宋槿而已还不是夫人的对手。” 听着小月的话,张氏的心里很是舒服,可是却也知道这不过是小月在安慰自己罢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呢。 她虽然生气,心里不停的骂宋槿是贱蹄子,可是她也明白这宋槿并不简单,仅从这两日的事情上她就能看出来。 这丞相府的嫡小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也有心计了,若不是自己还停留在她以前的形象上,也不会吃了那么多的亏。 张氏的目光微微闪烁,随后坚定了下来,不行,她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