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齐一品嫡女  >  第三章 撞见

第三章 撞见

2303 2018-01-22 14:31:22
  沿着京城最繁华的街道行了一路,马车在宋槿最熟悉的地方停了下来。   “小姐,您小心。”方才还气势汹汹地与她抢口脂的婢女,此刻却温顺得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低眉顺眼地将宋槿扶下马车。   宋槿没有拆穿她,只是轻扶着她的手,踩着车夫放置在脚下的木桩,悠然地走下来,全然没有曾经落水的狼狈。   这厢还未站稳,便听到了身后的马车姗姗来迟的声音,随着车夫的一声训斥,马车登时便停了下来。   在婢女的搀扶下,宋嫣也施施然走了下来,脸上还挂着温婉的笑容,一副身为长姐的端庄模样。   下车后宋嫣没有停留,瞥了一眼站在原地等她的宋槿,却向着她身边的婢女道:“小桃,你可将妹妹扶好了,莫要让她有半点闪失。”   这话里的闪失二字,宋槿却并未听懂,但心下也有了提防。   倒是小桃,嘴角不易察觉地笑了笑,微微福身道:“是,奴婢一定会照顾好小姐的。”   看来是当着她的面给她下绊子了,宋槿转身对上宋嫣的目光,随后又移开到别处。   只可惜她的目的注定不会达到!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当年任人宰割,不愿惹是生非的宋槿了!   没有看到想象中宋槿惊慌失措的模样,宋嫣不免多看了她一眼,心里也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自落水被救上来开始,这宋槿就有些不对劲,若是放在从前,这番话也得叫她变了脸色,今日……着实不对劲!   将这种变化收入眼底,宋嫣微微昂起头,挑衅似的从她的面前走过,先一步进了府中。   宋嫣莲步轻移向大堂走去,柳眉下眼眸含春,朱唇弯起的弧度带着说不出的娇媚,但凭她在众人面前如此驳自己的面子,她就不应该再回到府上!   跟在她的身后,宋槿总觉得心里惴惴不安,前世的记忆里并没有落水这一事,只怕因为她的重生,有些事情会暗中改变。纵然有前世的一些记忆为依托,却也万万要小心。   她才转过影壁,还未踏入大堂的门槛儿,就听到了尖锐的女人声音,没记错的话,这个声音就是宋嫣的亲生娘亲,张氏。   宋槿忽然感到脚下一阵加快,才发觉小桃扶着她的步伐快了许多。   既然这母女、主仆一个个都是情深似海,忠心耿耿的,她也不能让这些个人白白浪费一片感情吧!   跟着小桃的步伐,宋槿小跑着进了大堂,目光掠过大堂,只看见了张氏和宋嫣二人。   倒不知道,这次宋嫣给她安下来的罪名,又会是什么。   宋槿眼角的讥诮一闪而过,宋嫣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并未放在心上。   她也相信宋槿无论如何,也没有到敢讽刺她的地步,否则自己也不会压着她这么多年了。   “宋槿,为娘心疼你落水受苦,你却为何要回你姐姐冷嘲热讽?”张氏满脸的心痛与委屈,若不是眼中的精光太过凌厉,宋槿差点也就相信了,只是张氏现在果真是越发的无法无天了!就凭她也敢称做是她的娘?   这一次她没有掩饰脸上的不屑,鄙夷地看着眼前这个藏青色华服的中年女人,虽然保养得当,却也无法掩盖眼角的皱纹一点点爬上她的脸。   不过是靠着宋安的宠爱爬上姨娘之位的伶人,竟没有半点的自知之明!着实可笑!   “为娘?”宋槿讽刺地一笑,直勾勾地盯着她,“张氏,我且问你,父亲是几时昭告天下,说你张氏是这丞相府夫人的?”   才说了一句话,张氏便气的脸色煞白,指向宋槿的手也抖动得厉害。   见状宋嫣急忙上前扶住娘亲,张氏正欲发作又被宋槿抢了先,“张姨娘这么做,就不怕父亲背上宠妾灭妻的骂名吗?堂堂齐国丞相竟然如此忘恩负义,抛弃糟糠,宠妾灭妻,传出去的话,朝堂上父亲的脸面往哪儿放?”   张氏最忌讳别人叫他张姨娘,可偏偏这个人是丞相府的嫡出小姐,而相爷也并未说要将她扶正,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宋嫣看着娘亲的脸色一阵一阵的,心下也难受的紧,想也没想抬手便给了宋槿一个重重的巴掌。   “……国师大人差人送过来便是,这样劳烦大人,真是折煞老夫了……”   这一巴掌才刚刚抬起来,影壁后面便传来了一阵对话的声音,听见国师二字,宋嫣脸色一变,手却已经落在了宋槿的脸上。   挨了一巴掌的宋槿此刻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眼前漆黑一片,她甚至能感受到左边的脸颊正在一点点地肿起来。   脑袋晕眩万分,若不是小桃扶着她,这一巴掌下来她非得倒在地上不可。   方才她也已经听到了一些些脚步声,此刻又听到了宋安的声音,便将全部重量都压在了小桃的身上,虚弱地踉跄了几步,才将将站稳。   小桃也听到了宋安的声音,又听见了国师二字,心里知道这一劫是躲不过了,届时主子的事情必然要推在她的身上。   可若是替主子担了罪责,万一看着追究下来,主子们没事儿,她却不一定能继续在丞相府待下去,这……   “嫣儿,你在做什么!”宋安正见到宝贝女儿的巴掌落在宋槿的脸上,正要质问,碍于有外人在场才压下了怒火。   虽然他宠爱张氏,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坏了这嫡庶尊卑,她虽为长姐,却也是庶出,怎么能出手伤害宋槿?   没想到才刚刚进丞相府就见到了这一幕,孟景淮扫视了一圈儿,最终将目光放在了正由婢女搀扶着,虚弱不堪的宋槿身上。   虽说她努力地扮演着一副虚弱的模样,可在孟景淮看来,脚步稳健,手指有力,并不像她看上去这般虚弱。   孟景淮的眼中忽然多了一丝玩味,国师府上大都是男仆,只有三三两两的丫鬟。再加上他总是孤身一人,因此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   这丞相府的嫡出小姐,可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无害啊!   宋嫣瞧见孟景淮在盯着宋槿看,心中的怒火更甚,却又不得不收敛起眼中的神色,慌忙踩着碎花步,走到宋安与孟景淮的面前解释:“爹爹,您听女儿解释……”   她还没来得及说完,便就被宋槿的声音打断,孟景淮才发现,她的声音犹如山涧泉水,清脆朗润,叫人听着舒服极了。   “父亲,方才是个误会,让国师大人见笑了。”说罢,她稍稍福身行礼道谢,“今日多亏国师大人出手相救,否则宋槿便要命丧湖中了,救命之恩,宋槿无以为报!”   她现在一无所有,即便想要报答,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未曾想,孟景淮指尖虚扶将她扶起,淡淡回道:“这等小事,宋小姐不必放在心上。”   看向她头顶的目光中,又是一阵复杂的神色。   宋槿……的确有趣!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