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齐一品嫡女  >  第二章 重生三年前

第二章 重生三年前

2304 2018-01-22 13:53:40
  痛……脑袋快要炸裂一般的痛!   宋槿记得自己是咬舌自尽,为何现在却好似脑袋要炸开一样疼痛不已?   窒息的感觉犹如洪水涌上脑中,她用力地扑腾了一番,隐隐约约听到了有人落水的声音。   趁着还可以呼吸的时候,她对着岸上叫到:“救……救命!救我!”   每每这么叫着,口中都要灌上好大一片水,渐渐地快要失去意识。   忽然腰身被一双手揽住,带着她向某个方向游过去,她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紧紧地抱住那人的胳膊,过了许久终于到了岸上。   下一刻耳边多出了许多嘈杂的声音,她却清楚地听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对着她道:“姑娘,快醒醒!”   她还没有来得及分辨这个声音究竟是谁,就听到了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另一个声音:“快让开!妹妹,你没事儿吧?你快要吓死姐姐了!”   胸口一阵疼痛过后,她勉强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那张厌恶的脸。 这是哪儿?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她怎么会落水? 难道是自己重生了,难道是上天也知道自己的冤情不让自己轻易死去,宋槿心里不禁想到。   一连串的问题涌上心头,她却没有时间思索,就被宋嫣的声音吸引了:“妹妹!你怎么如此不小心?我早就告诉过你,那张家公子已经有了婚约,你又何必为他寻死觅活,如今落水叫人将你身子看了去……”   张家公子?呵!她扯谎的技术比如低劣,当初她怎么没有发现呢?   宋嫣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周遭衣着华丽的小姐们便以扇遮面,议论纷纷,生怕她瞧见她们的脸。   她嗤笑一声,想败坏她的名声?宋嫣这点计量,还不够!她盯着宋嫣冷冷道:“姐姐此话何意?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会认识所谓的张家公子?虽说姐姐是庶出,却也是我丞相府的小姐,难道姐姐想落了丞相府的面子?”   在场的公子小姐非富即贵,对于她们来说家族才是一切,像宋嫣这般不顾家族颜面的人才是最叫人厌恶的。   宋嫣没想到平日里柔柔弱弱的宋槿会突然严肃起来,还当众提及她的庶出身份,害她出丑,当下便气的咬牙切齿!恨不能将她撕碎了扔进河里去。   正想要发作时,丞相府的护卫才姗姗来迟,为首的年轻男子见到浑身湿漉漉的宋槿,移开目光请罪道:“属下该死!没能保护好小姐,请小姐责罚!”   这些护卫理应跟在自家小姐的身后,怎么会这么久才来?若真是他们的原因的确该罚,可若是有人故意拖住了他们那就另当别论了。   宋槿状似无意地看向宋嫣,捕捉到了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得意之色,心下了然,随口将此事压下:“待本小姐回府查清事情之后再责罚不迟。”   若是她急于苛责宋嫣也好借此发难,但现在她这般宽容,宋嫣也只能就此作罢。   想到了宋槿方才的问题,宋嫣忙不迭地解释道:“之前我见着妹妹看向张家公子,想着前几日妹妹心神不宁,还以为妹妹是中意……”   “姐姐平日里还是少出府为好,丞相府不算大却也待得下一个姐姐,莫要坏了自己的名声。”宋槿任由婢女将她扶起,替她系上遮挡的披风,冷眼打断了宋嫣的话。   周遭的这些人又将目光放在了宋嫣的身上,虽然努力掩饰,却还是能看出他们眼中的鄙夷。   宋嫣是庶出,最在意的便是别人瞧不起她,如今宋槿一句话便将她推到了众人的目光之中,她又怎能不记恨?   可当着众人的面,她再生气也只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喏喏地应了下来。   见到了自己想要的场景,宋槿便不再与她多费口舌,略带威严道:“姐姐还不回府?是想在这儿等谁吗?”   这话虽是她无心所说,却看到宋嫣下意识转头望向不远处的画舫。   宋槿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一眼便认出来那艘画舫是萧赫的所有物。   他竟然也在?宋槿眼眸微横,视线掠过宋嫣落在了画舫上,画舫前面站了三个人,年纪皆不算太大,其中一个与她一样披着披风,披风上还绣着一只展翅的仙鹤。   这人应该就是方才救了她的人吧!   仙鹤……宋槿似乎想到了什么,没记错的话,齐国上下只有国师孟景淮有一件御赐的仙鹤展翅苏绣披风。   可是想起前世,孟景淮是太子萧徵的人,怎么会和萧赫同在一条画舫上?   再定睛细看,宋槿才发现在孟景淮的身侧,站着的那位高大威严之人,便是当朝太子萧徵。   今日究竟是什么日子?皇帝最疼爱的皇子当朝太子,以及齐国国师大人竟然一同出游?   感受到萧赫看向自己的目光,宋槿迅速地转过身收起眼中的憎恨抿唇不语,在婢女的搀扶下离开了人群。   这一世,她不会再重蹈覆辙!若是可以,她还要顺水推舟成全那对狗男女才好!   坐进马车,宋槿瞥了一眼身边的婢女随口问道:“今天倒是隆重,连太子殿下也出来了,你们可玩儿了什么?”   那婢女似乎是平日里欺负她惯了,斜了她一眼道:“还能玩儿什么?今儿是千秋节,民间那些个能玩儿的都玩儿腻了,我倒是瞧见郑家的小姐送了您一盒口脂,小姐您也用不着,就让奴婢替您代劳吧!”   说着更是作势要到她的怀里抢似的,欺身上来在她身上翻找。   宋槿心下一动,装着样子反抗了一下,便轻巧地让她将口脂夺了过去,眼中流转的神色深不可测。   那婢女见轻而易举就拿到了想要的东西,也并未察觉不对,脸上挂着得意的笑,肆意张狂。   无暇理会她,宋槿低头思索着眼下的境况。   先皇……不,皇上因着不想劳民伤财,因此这齐国的千秋节每五年才一次,瞧着宋嫣与自己的年岁,应该是萧赫登基的三年前了!   而今,太子萧徵还没有与萧赫撕破脸面,孟景淮也没有死,宋嫣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   在她低下的眼眸里,忽然闪过一抹沉重——前世,自己利用宋家帮着萧赫登上了皇位,却被宋嫣与萧赫合谋害死!   而那父亲宋安也枉顾父女之情,更辜负了娘亲对他的一片深情,为了保存颜面,将娘亲与自己从族谱上除名!   这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宋槿捏着帕子,在那婢女看不到的角落握紧了拳头,修剪干净的指甲在掌心留下了深深的凹陷。   她咬牙沉默,眼中早已是漆黑如墨,没有半点温情。   前世是她看错了人,性格软弱,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又信了那萧赫的胡话,才给了那对奸夫淫妇可乘之机。   老天有眼!老天爷给了她重新再来机会,这一世就算赔上一切,她也要报了这血海深仇!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