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狼情妾意  >  第十二章 前往王宫

第十二章 前往王宫

2008 2018-01-26 08:01:00
后来,她找赤云又问了一些关于围场狩猎的事情。   别看赤云只有十四来岁,但四面八方的消息他都灵通的很。   “据说啊,这个围场是先祖留下来的,狩猎也是先祖定下的规矩,当时炎霾大陆正值战乱时分,数个小国分裂,炎安城这边,就以这种方式招揽武学人才,之后,也就兵力强盛,统一了整个大陆呢。虽然我们现在被狼族给统领了,但是规矩依旧没变,只是不如以前那样盛大了。”   别苑后方的花园处,白翩翩躺在秋千上,听赤云描述着。   “那怎么样,才能拿到那颗明珠呢?”   “比试呗!看谁在狩猎上表现的最出色。其实是这么说,倒也不是说谁抓的野兔野鸟多,而是每年都有一些新鲜的花样,至于到底是什么,还要真正去了之后才知道。姐,你问这个干嘛?”   白翩翩双手环胸,坐在秋千上明朗的笑道:“我打算,下去和那些人比拼比拼啊。”   赤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姐姐你可别开玩笑了,你又不会武功,爹爹都不会下去参加,更不会让你去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看着就好!”   “哼……看着,我可不得看好了吗。”   这颗明珠,必然会是她的囊中之物!   夜晚的梦里。   白翩翩的心已经飞去了灵境那方。   灵境燃着火,四方都在崩塌,她从重重火焰之中逃出,被那些趁着灾害想造反的尊者给刺伤,危在旦夕。   她一身红衣立在山峰之上,满目苍凉,眼看着家乡被毁尽,血流成河,就连她养得那只凤凰鸟,都已经飞往不知何处的地方了。   第二天公鸡打鸣,即将日出之时。   白翩翩如梦游一般从床榻上翻身飞起,做了个刺剑的姿势。把端着洗脸水进来的白千千给吓得差点泼了自己一身水。   白翩翩这才梦醒,发觉自己还是在这个小屋子里,心中失望。   “姐,你又做噩梦啦?”   “恩,没事儿。”   千千将洗脸水放好,又给她拿来了一套新衣裳,“赤云早就已经起床了,今儿进宫要赶早呢!马车已经候着了,爹爹想必也快准备好了。姐,这衣服是娘亲让我拿来的,女眷的宫装,很是得体,一会儿啊,你也赶紧梳妆打扮吧!”   “哦。”   白翩翩打了个哈欠,完全没听进去白千千交代的话。她摸索着床边准备穿鞋子,一弯腰,发现自己的肚子怎么好像又大了一些。   她上手摸摸,难道是昨天东西吃多了?那也不应该大两圈啊。   难不成这么瘦小的身子骨,以后还是减肥不成?   她接过白千千递来的衣服,索性这衣裳宽大,倒也看不出她这肚子。白翩翩一心想着明珠的事情,没细想这个肚子的缘由。   坐在铜镜前,千千给白翩翩上了个精致的妆容,梳了个凌云髻,髻上点缀一些小小的、素雅的珠花,倒显得白翩翩这张脸很是娇嫩。   “姐姐果真是倾国倾城之貌,只是平时疏于打扮,倒也不惹人注意了,此番进宫,必定能让公子们青睐。姐,你可别输给长姐啊!”   不一会,赤云已经穿着精神的衣裳前来找白翩翩,“姐,不早了,我们去府门口等着爹吧!”   进宫的时辰不能耽误,最后帮白翩翩戴上耳环,也算是准备完毕了。   白千千目送白翩翩和赤云出了门,交代说一定要万事小心。   然后,她自个儿便回到了屋子里,坐在铜镜前,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久久发着呆。   “同父同母,我却比不上姐姐的半分美貌。”   每每想到这儿,她心里总是连连叹息。   早知道昨天,也应该鼓起勇气向爹爹说,她也想去围场的,那里一定有风华正茂的权贵公子,多么让人羡慕啊。   倘若姐姐真被人给看重,那也算是能飞黄腾达了。   可是她呢,她这个幺女,何时才能熬出头啊。    ……   白胜今天的心情算不上差,但也算不上好。   马车行驶向王宫的一路上,车里的三人一言未发,白胜偶尔闭目休息,三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话题。   赤云乖乖坐在马车角落,撩开车帘向外去,太阳已经升起了,路过琳琅满目的街道,他看得还乐呵。   透过赤云撩开的缝隙,白翩翩无意中看见炎安城的那条‘分界线’。   那条隔开了人和狼族的巷口,就像是一条阴森森的黄泉口,即便是大白天,也没有人敢涉足。足以见得,人们是该有多怕狼族。   而原主呢,一个瘦弱无助的姑娘,她那时候被狼群围攻时,被亲人抛弃时,该有多痛苦啊。   如若不是她的出现,如若不是她占有了这个身体,那当找到白翩翩的尸首时,不晓得有没有人替她伸张正义,这个爹,会不会为她痛哭不已。   白翩翩看向白胜,眼中很是冷漠。   白胜合上的眼睛下,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不同寻常,还带着寒意的眼神,他是习武之人,一向感觉敏锐。   睁眼,看到的却是这个女儿在用一种极为古怪的目光盯着他。   蔑视、冷淡、鄙夷。   “翩翩,你在想什么。”白胜问道。   白翩翩收回目光,继续看向街边的光景,“没想什么,只是期待围场狩猎罢了。”   马车颠簸了一会,到了宫门口,来人一看是白府的马车,开了宫门准备放行。   与此同时,旁边也传来了另一个马车的轱辘声,还伴有清脆的铃铛响。   这个铃铛布置的很是讲究,共有四个,代表炎安城皇家人。   白胜撩开车帘向外看去,然后对翩翩和赤云道:“是襄阳王的马车,我们下去拜个礼。”   三人下了马车,站在旁边装饰华丽的马车旁。   白翩翩低声问道赤云,“襄阳王?谁呀?”   “襄阳王夏长笙啊,君主的弟弟,一直住在宫外,人们都叫他‘闲云野鹤’,不怎么过问政事,不过倒是宫里有好玩的,他一定会来。我也没见过他。”赤云解释着,这方面的事情,他总是知道的很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