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狼情妾意  >  第八章 衣袍图腾

第八章 衣袍图腾

2026 2018-01-22 17:58:12
 一想到这儿,白翩翩的牙关就收紧,气恼地满床打滚。   白千千一进门就看见白翩翩驴打滚的样子,惊讶道:“姐姐,你干嘛呢?水已经烧好了,你过来洗澡吧。”   “哦。”白翩翩立刻坐起,朝着热腾腾的浴桶走去。   两三下把衣服解开,扔到地上。   这一脱,可是让白千千目瞪口呆,“姐、姐姐姐!你身上!”   她指的,是白翩翩身上遍布的点点红印,都是昨晚被那只银狼留下的。   “嘘,别大惊小怪。这事儿,可别让娘亲知道了。”   白翩翩异常淡定,跳进浴桶,身上的伤口接触到水的一瞬间,又疼又舒服。她肚子上也有一道被匕首刺过的口子,倒是无妨,待过几天,便都会痊愈的。   “姐!这怎么能叫大惊小怪呢?你是不是昨晚被人……被男人……”白千千趴在浴桶边伸长了脖子问道。   白翩翩点点头,“是。”   见回答的这个干脆,白千千更加震惊了,“那那、那怎么办啊!是谁啊?是那个郑公子吗?”   “不是。”   区区凡人,怎么可能近得了她的身。   “姐!那你以后怎么嫁人啊!娘亲一定会伤心死的,而且……如果爹爹知道了,你会被打死的!”   “打死我?只怕他没哪个能耐。”白翩翩翻着眼皮,把脖子以下都埋在了热水里,露出舒服的表情,“我说千千啊,你也不是个小姑娘了,别整天怕这个怕那个,白簌簌要是打了你,你就打回去。以后我不在了啊,娘亲和弟弟你就要照顾好了。”   白千千的小脸变了色,眼里泪水汪汪起来,“姐……姐你说什呢,为什么会不在……”   “我就是打个比方,你刚不也说了么,我也有要嫁人的一天啊。好了好了,别在我眼前晃悠,出去吧,顺便把我那个衣服给丢了,丢的越远越好,别让我再看见。”   只要一看见,一闻见那衣服上的银狼的味道,她就怒火中烧。   “哦。”   白千千应声,想再问些什么,但感觉今日这个姐姐有点凶,便也没再多言。   她捡起了地上的衣袍向屋外走去,忽地发觉这衣服味道怪得很。   左右翻了几下,没什么特别的。但是衣裳里头的一排刺绣倒是很扎眼,像是什么图腾。   白千千走到院子里,对着阳光看了看,这个刺绣的样式,她似乎见过一次。   细想想,大约是两年前,陪着父亲进宫时,在君主献给狼族的那一批特质布料上见过。   想到这里,白千千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回头瞧着屋子的方向,“难道姐姐,昨晚在狼族那里?……”   ……   白翩翩以为,早上大闹了堂屋之后,那个暴脾气的老爹会过来找她算账。   所以吃过东西之后,她就一直在屋子打坐,恢复自己的体力,做好防卫姿态。   谁想,却是风平浪静的过了一整天,直到夜幕降临,都没人来打扰她。   然后听赤云说,白胜的确是发了通火,但是炎安城的王宫那边传来了君主的命令,说是让他赶紧进宫一趟。   这个白胜,虽说现在年纪大了,不能征战沙场,但是君主还颇为信任,遇到一些政见上的问题,都会请白胜去宫里商量,闲时下棋对弈,也能去上一下午。   白翩翩无语,这个炎霾大陆的君主,看来连个像样的谋臣都没有,居然去问一个固执又暴躁、连家都管不好的武将,难怪炎霾大陆会被狼族统治。   “听说这次,宫里好像动静不小,狼族那边去了人,在宫里翻东找西的。惊着了好多人,连朝会都没开。”   白赤云说着自己打听来的小道消息。   “找什么?”   “狼王说,昨天他那里闯入了一个女刺客,于是就开始大肆搜捕。”   正在喝水的白翩翩呛了一口,本来不关心这件事,但一听见狼王二字,她好像记得,昨天那只银狼,侍从也是称他为狼王殿下的。   难道是一个人?   白千千在旁边也插了嘴,“不会吧,狼王的势力那么大,我们看都不敢多看一眼,怎么会有人敢行刺他呢?”   “谁知道呢。”   白翩翩咬着手指,看来,她昨晚上招惹了一个麻烦的狼。如果真是狼族的统领,那她就更不明白,狼族如此厌恶人,为何昨晚会占她的便宜?难道真的是饥不择食?   啊不对,她怎么能这么形容自己,分明是那只银狼色胆包天!   千千和赤云看着白翩翩一个人在那里表情夸张的抓耳挠腮。   “姐,没事儿吧?”   白翩翩瞅着这两个弟妹,摆摆手,“滚滚滚,我要睡觉了,别在我耳朵边吵吵。”   千千和赤云互看一眼,只好离开房屋。   夜色渐晚,月明星稀。   白翩翩独自躺在屋里,打开了侧面的小窗,能看见安宁的夜空。   然后困意袭来,纵然有再多的烦恼,也闭上双目睡着了。   夜的另一边。   炎安城西面,狼族寝宫。   班若一身黑衣,如风中一缕青烟一般降临在寝屋里。   越千苍正饶有兴趣地研究书法,面前摆着一摞摞竹简,他低头认真看着,临摹着。   “主子,王宫那边已经乱成一团了。听说君主还把白府的那个白胜将军给请了去,好像生怕,我们会对他们做什么似的。”   越千苍手下的笔停止,将竹简整齐卷好,“那是自然的,这么多年他活得够小心翼翼了。那个白胜一把老骨头,没什么可忌惮的,听说他家里,也是一团乱。”   “不过主子,我们今天在王宫搜了一圈,主子还是没有找到,会不会那女人不会王宫里的。”   越千苍悠悠点头,“很有可能。原也是我大意了,根本不该轻易将她放走。”   “那还找吗?”   “不找了。等过二三日,她自然就会‘浮出水面’的。肚子里有了我的灵胎,要逃走简直是妄想。”   “那主子,等那个女人生下之后,是不是要杀了……”   越千苍黝黑的眸子冷冷看他一眼,“班若,你有些多嘴。”   “属下不敢。”   是生是死,他都要见过才决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