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非凡高手  >  第四十七章:找村长谈谈

第四十七章:找村长谈谈

2092 2018-03-22 11:24:23
虽然和王柏军相处的时间不长,但陈枫很清楚,这兄弟绝对是值得他深交的好兄弟,他出事了,作为兄弟就要伸出援手才是。耐心听着女子的哭诉,陈枫脸色不断变得难看起来。眉头紧皱,轻声说道:“嫂子事情我都了解了,这就过去!”看到老同学脸色难变得难看,有些酒醉的董力关心的问道:“出了什么事”?陈枫满脸担忧,“哥们被打了”!听到这话,董力急忙问道:“你哥们就是我兄弟,要不咱们去看看”?说着两人结了账,起身离去。“疯子,你知道他家在哪么”?陈枫一愣,刚才光顾听女子倾诉,忘了询问地址。“忘问了,不过我记得好像公司档案里都有大家的身份证复印件,以及家庭住址,我回去找找,明天下乡,去老王家里看看”!随即又问道董力,“明天跟我下乡,有车不”?枫哥只知道王柏军家住乡下,具体在哪不知道。乡下距离这里肯定不进,自己总不能骑着二八大梁去吧,只好求助董力。董力说:“没问题,明天有车坐便是,小区门口接你”!说完分头行动起来。两道身影出现在陈枫身后,走了几十米,目标再次不见,刚想掏出电话,只感觉到脖颈处一疼,便昏倒过去,解决了尾巴,快步离去。..............这几天何亮愁坏了,配枪不见,自己当然知道是什么后果。虽然派人监视陈枫,根本不起作用。办公室内烟雾缭绕,郁闷的何亮一颗接一颗的抽着。身穿警服的漂亮女子推门而入,直接被呛了出来。咳咳咳咳.......女子咳嗽不止。何亮眉头紧锁,看向门口处,冷声问:“为何不敲门”!女子扇动烟雾,关切的走上前来说:“亮哥你怎么了,最近闷闷不乐,下班我们喝一杯,怎样”?声音是那样的勾人魂魄,可惜何亮毫无兴趣。抽了扣烟,冷声说:“下次进来记得敲门,没什么事,你先出去”!闭上眼睛不在搭理女子。漂亮女警察,咬了咬红唇,“砰”!狠劲的甩门而出。女子爱慕陈亮依旧,虽然两人平日里眉来眼去,但她知道,何亮并不是真心喜欢自己,只是玩玩罢了。...................第二天一早,董力开了一辆丰田RV4,不到六点来到滨江小区门口,等待着陈枫。陈枫昨晚回到办公室,经过翻腾,拿到了王柏军的身份证复印件,二人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直奔三省屯而去。出发前,陈枫左顾右盼,观察周围是否有尾巴跟随,旋即又掏出手机,讲了几句,这才满意的放下电话。“疯子,你看谁呢”?董力一脸好奇。“没什么,昨晚没睡,我躺下歇歇”!陈枫很自然的打着哈哈。丰田RV4加满了汽油,向市区的西北角处驶去。出了市区三十多公里处,宽阔的水泥路面终于是开到了尽头,随之而来的是漫长坑洼不堪的砂石路。道路变得破败不堪,坑坑洼洼的路面导致车行缓慢,前面的小轿车已然放慢了前进的速度,在这种道路上行驶,显得是那样的吃力。脾气暴躁的董力,狠劲的按动喇叭,不过于事无补。这时候就显示出SUV的好处,董力猛打放线盘,丰田RV4直接冲进一旁的田地里,沿着地垄沟向前开了几十米,看准时机一把舵回到路上,闪转腾挪,不到十分钟时间逃离这片阵地。董力刚准备吹嘘自己的车技,前方又堵住了,一辆大货车与一辆小轿车,迎面相撞,前面的车辆几乎处于停滞的状态,半天都挪动不了一步。再次秀气自己的车技,猛打方向盘,骑着一旁的壕沟,一路疾驰而去。看着那些轿车车主们,不免羡慕起来SUV的作用,悔恨自己当初不该买轿子。沿着坑坑洼洼的土路继续向前开着。前方的路况倒是不堵了,不过路面却变得越来越不像话。为了躲避前方的大坑,石头,董力不得不不急刹车。“能慢点不?还没到地方,我这把老骨头就得被你撞散架”!副驾驶的枫哥抱怨着。董力嘿嘿一笑,“路不好不能怨我啊”!方面了车速,规避着前方的障碍。和破败的马路相比,三省屯倒是整齐划一,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大路两旁种植着高挺的法国梧桐。陈枫有些狐疑,江北市明明属于寒带地区,怎么可能养活梧桐,仔细观看才发现其中的端倪。原来这高大的梧桐树,都是枯树配着假叶而已。三省屯原名叫福双县,之所以有这么个外号,是因为早期住在这里居民家家户户都有三个节省的地方。省水,省煤,省电。这里以煤矿出名,靠煤发家的人不在少数,同时民风彪悍,当地收水费居民根本不交,为了省电,家家户户基本都用煤油灯,因此得名三省屯。两个人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董力尖叫,指了指不远处的铁塔,“妈呀,那不是爱抚而铁塔么”?顺着手指看向不远处,枫哥也有些惊异,没想到小小的三省屯竟然会有世界级的建筑。两人感慨着一个小小的县城建筑竟如此豪华。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两人继续前行,通往煤窑村的道路相比之前可要平整的不少。来到村口出,拨通号码,询问老王家的地址。停好车,两人向院子内走去。。董力打趣着说:“老王家境不错嘛,三家瓦房,绝对地主老财”!陈枫不可否之的点点头,按照自己的观察,王柏军的家境没有他说的那么糟糕。推门而入,只见王柏军脸上几处深深的划痕,面色苍白双眼紧闭,胸前也缠了厚厚一层纱布,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床边坐着哭哭啼啼的女子。火炕之上坐着一对年迈的夫妇。见到有人进来,三人齐齐站起身来。枫哥急忙搀扶老人,让其坐下,关切的说:“叔叔我们是老王的朋友,他这是怎么了”!老人口打唉声,讲诉了大致的经过。听了老人讲述,枫哥有些发怒,“老人家您别担心,村长家住哪?我去找他谈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