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风灵五人组  >  第十三章 特殊灵能体质

第十三章 特殊灵能体质

2000 2018-02-02 11:15:28
“是无效,”靳言摸着下巴点点头,眼光却一直没有从暮霭身上挪开,“可是,他的身体表层却是有一层神经毒素的,人类如果正面吸入,轻则昏迷数月,重则当场死亡,你刚刚明明都亲了它了,怎么会没有事呢?”暮霭:……说话不大喘气会死吗?“咳咳,咳咳,”被靳言的话吓了一跳,暮霭连忙原地跺跺脚,咳嗽几声,仔细感受一下。十秒钟过去,暮霭眼带疑惑地朝他们望了过去。“你们确定,不是又在耍我?”靳言:……原非:……“呵,你还真是个神奇的存在。”原非微微一笑,靳言跟着点点头,摸着下巴上下打量暮霭,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我算是明白为什么明知道你是人类,江岸还是违背原则,把你带过来了,你应该就是……”“什么?”暮霭的眼神斜了斜,这话说的,好像她不是人似的。“特殊灵能体质!”暮霭:……那是个什么东西?“啧啧,啧啧,”摸着下巴绕着暮霭开始转圈,靳言跟个蒙了眼睛的驴子似的,时不时发出两声诡异的笑声,“我懂了我懂了,江岸肯定是发现了你亲近风灵的体质,这才带你过来,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原非:……“闭嘴!”果断一下封住靳言的嘴,原非又看了一眼暮霭,这才慢慢道:“别听他瞎说,江岸带你过来应该有他自己的用意,你也别想太多,早点睡,明天早起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暮霭听得一愣一愣的,但总结来看,她目前应该没事,而且应该还拥有相当占便宜的体质。这么一想,暮霭也不担心,眉眼都弯了起来,看了眼嘴巴被原非不知道用什么封住的靳言一眼,笑眯眯地提着包裹跳进了帐篷里。“睡觉喽!”……林深鸟静,微薄的天光刚从东边渗出一缕,鸟儿都还将脑袋藏在羽毛里,东南角却在一阵诡异的安静之后,猛然爆发出一个声震长空的大吼:“天亮了!起床了!”“碰碰啪啪!”“噼里啪啦!”“个神经病,滚!”“打鼾打飞帐篷的混蛋,滚!”“吵死了,死开!”……齐刷刷的一大堆臭袜子臭鞋子,在江岸吼完的一瞬间,跟利箭似的朝他飞去,原来,昨夜众人都收拾好进帐篷睡觉之后,江岸如同鸣笛般的鼾声,也几乎是在众人睡意来袭的瞬间,排山倒海地袭来。“呜……桀桀桀桀桀!”最开始大家也只是忍忍,到后来,声音大得越来越可怕,几乎跟轮船到岗的声音似的,江岸还在做梦,时不时发出几声阴森森的鬼笑。几人实在是受不了了,纷纷跑到他的帐篷里,又是摇晃叫名、又是打脸捏鼻子的,奈何睡着了的江岸就跟只死猪似的,不论怎么推都一点反应也没有。到最后,几人被逼到没办法,靳言直接脱下自己的臭袜子塞到了江岸嘴里,才算让江岸真正“闭嘴”。只是,经过这么一折腾,众人的睡意也跑得差不多,时间也走到了后半夜,数着星星酝酿睡意到一个小时后。很好。“呜呜……桀桀桀桀桀……”催命一般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啊啊啊!我受不了,谁来把他的嘴给老娘封上!”惊起乌鸦无数!……“切,一群懒家伙!”狼狈地躲开一大堆带着异味的臭袜子,江岸“呸呸呸”朝地上吐了好几下,这才觉得嘴巴里的味道好了一点。“真是,又没丢中我嘴里,这都什么味儿啊,啊呸呸!”嫌弃地又吐了好几口,江岸瞅了一眼跟死了一般安静的营地之后,这才慢吞吞地朝一边的溪流走去。……“诶,你们还睡着吗?”万籁俱寂十秒之后,最东边的帐篷传来了一声低低的询问,有些尴尬,又有些小心。很快,左边那个就传来声音。“……没,被吵醒了,睡不着了……”暮霭闭着眼睛地在睡袋里转了个身,又转了个身,再转了个身。“啊啊啊!我受不了的,我的瞌睡,全被弄跑了!”……“阿嚏,我怎么感觉有人在叫我?”正带着龙龙探路的江岸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随即将挖完鼻孔的手指朝头顶上的龙龙揩去,被早有防备的龙龙嫌弃地躲开。“啾啾啾!”“切,小气鬼,不就擦擦,你变个抹布自己去河里洗洗就好了!”“啾啾、啾啾啾!”“嘿!不能变抹布?唉,真是,那你功能真是太不实用了,竟然连最常用的抹布都变不了,可惜可惜!”“啾啾啾啾啾啾……”“江岸去哪儿了?这么久没回来?”郁闷地起床后,暮霭昏昏沉沉地转悠了几圈,倒也恢复了清醒,四处看了看这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了,东边的太阳明晃晃的刺眼睛,鸟儿踩着光晕反射在露珠晶莹剔透的世界里。“不用管他,他肯定又一个人跑去探路了,你赶紧收拾一下准备准备,等一会儿他回来,我们估计也得出发了。”原非还是一身猎猎红衣,跟暮霭说完,遍将披散的头发高高地绑了起来,右手一张一合,将昨日战斗时才出现的鞭子显形,挂在腰间。“嗯,小暮你确实得准备一下,今天肯定是场硬仗,你最好叫你的小宠物贴身保护,不要一个人分散,不然……诶,不对,你的那个,叫……撒……小龙人呢?”暮霭:……不过。“龙龙呢?”有些疑惑地四处看了看,暮霭又专门叫了几声,在面对某个放心发了会儿呆后,随即黑脸走了回来,重重一脚,塌在靳言刚刚垒好的灶台上。“死江岸,还我龙龙!”“轰……”伴随着暮霭惊走飞鸟的怒吼,靳言盯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灶台,在这一声之后,终于不堪重负地——塌了。一声悲鸣,靳言连忙拉开暮霭。“小暮,我做了半个多小时的,你……”“安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