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学院派  >  职场  >  我的营养师  >  第12章 他要回来

第12章 他要回来

2373 2018-01-18 16:12:00
乔楠西这个下午过的浑浑噩噩,根本不知道干了些什么。唯独让她清醒一点的,就是老旧手机再次响起的熟悉音乐。收到短信:我已在国外,跟陈林已断,靠你那边了。回复:收到。下班时间一到,乔楠西提起背包就走。跟往常一样,她先去了菜市场买菜,再去水果店买水果,最后回家。今天不同的是,她身后一直都跟着一条尾巴。嗯,开着一辆黑色迈巴赫的尾巴。这辆豪车出现在中产阶级小区,顿时引来阵阵惊叹。乔楠西刚把食材处理完,手机响了……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在屏幕上闪烁,熟悉到她倒背如流。她浑身一僵,愣住了。尖锐刺耳的铃音,响了一遍又一遍。她纠结,犹豫,脸色复杂。最后,还是抖着手,接通了。“喂?”她努力表现得镇定。“楠西!”电话那头,一道惊喜的男音响起,他熟稔而温柔地说:“是我。”乔楠西茫然的看着窗外,“嗯,有什么事吗?”两人同时沉默片刻。透过电话筒,能听见对方努力平复的呼吸声。“……楠西”对方开口,语气轻快:“我要回来了,最快下个月月底,我会到S市。”“……哦。”乔楠西深吸一口气,不在意的说。对方沉默片刻,期待的问,“楠西,来接机吗?”那熟悉的,低沉而优雅的嗓音,让乔楠西陷入回忆。曾经的,美好的。只是……回忆。“我上班很忙。”她笑了笑,平铺直叙,“最近升职了,一大堆事等着我处理,抱歉,应该没有时间来接机。”又是一阵沉默。“没事我就挂了。”乔楠西突然觉得很累很累,不想再聊下去:“对了,欢迎你回国。”她不知道该称呼他什么,索性不叫。“楠西!我……”她挂断了电话。两腮紧咬,撑着桌子的手,软绵绵的,最后,她整个人都软了下去。滑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乔楠西就像没有灵魂的布娃娃,茫然,惶惶然,不知何时,已经眼泪纵横。“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为什么还要找我!”“贺智博!你哪里来的勇气!谁给你的资格!”……不甘低吼,愤怒低喊,她毫无知觉,整个人跪趴在地板上,头颅死死埋在双臂下,鼻涕眼泪,横流一地。“叮咚……叮咚……”门铃响起。乔楠西一动不动。“叮咚叮咚叮咚……”按门声,显然急促了。乔楠西仿若未觉,腿麻了,她条件反射的侧翻,然后侧躺在地板上,闭着眼,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再没有如果了,真的,再也没有了。”她原本以为,贺智博对自己的影响,已经随着时间流逝,可今天,她才发现,有些感情、有些沉痛,不是想当然抹去,就能够抹去的。她蜷缩成一团,安然不动,任门铃疯狂,任手机铃声也疯狂。不知道过了多久。乔楠西抽噎一下,抹了把脸,缓缓坐起来,茫然的环视黑漆漆的屋内,张口,喉咙就跟火烧似的。她站起来,打开灯,不停闪烁的电话显示收到无数条短信,还有无数个未接电话。瞥了一眼,她就愣住了。给我开门!乔楠西你胆子不小,敢把我晾在门外!我知道你回家了,给我开门!乔楠西!我生气了!……未接电话:10个。全部来自……易峥。“砰砰砰!”顿时门被砸的震天响。“乔楠西!给我开门!”易峥恼怒的声音响起,“别装了!我听到了屋里有动静!”她浑身一抖,赶紧打开门。易峥那张黑得能滴墨的脸,吓得她肝儿颤。“我足足按了十多分钟的门铃!”易峥气的眼珠子外凸,“我明明听见你的手机在屋里响,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不给我开门!”“我……我……”乔楠西咽了咽口水,“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她苦笑,难道要解释她在缅怀逝去的刻骨铭心的爱情吗?还是告诉他自己还在为曾经深爱的爱人而悲伤?“你什么你!”易峥抓着她胳膊,推着她进门,一点儿没做客的样子:“你是不是还在担心下午的事情?”他声音放低了些,带着一抹别扭的愧疚,“我、咳咳,对不起,我不该强迫你的。你应该更喜欢两厢情愿的吻。”乔楠西盯着他,愣住了,这是……专门来道歉?易峥会道歉?她一脸怀疑,狠狠戳刺着易峥的自尊心。“喂!”易峥窘迫又恼怒:“你还嫌弃我?你凭什么嫌弃!”乔楠西嘴角一抽,幽幽瞅着他,果然,道歉都是形式主义么……乔楠西吐了口气,淡淡地说:“易总,今天的事,我不会当真,也不会因此缠着你。公是公,私是私,我会继续为您提供膳食,本职工作也会尽心尽力。之前那件事,咱们就当是误会,就此揭过,OK?”易峥突然感觉,心脏仿佛中了几只箭,射箭的人还无辜的把箭拔出去,再射击几下……“哦!对了”乔楠西想到什么,一拍头:“惨了,我忘记带您的保温盒回来了。”话题成功转移。“我带来了。”易峥低声说,觉得闷闷的,就像缺氧似的,透不过气。乔楠西朝他空落落的两手看,这才觉得,视线模糊,月光透进来的微弱光亮,提醒她,她忘记开灯了。“啪”的打开灯。易峥脱口而出,“你刚才在哭?嗯……脸都花了,丑死了。”乔楠西翻白眼,怨念的瞪了他一眼……莫名觉得被他怼的心情好了一些。“易总,保温盒在哪儿?放下您就回家吧,时间不早了,好好休息。”说着,她朝洗手间走去。“我要在你这儿吃晚饭。”易峥走到沙发上坐下,摸出手机给司机打电话:“把保温盒拿上来。”乔楠西脚步一顿,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反驳有效吗?卸完妆,乔楠西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白嫩嫩的脸,水润清透,光滑而富有弹性。她不由自主的,抬手抚摸小脸……“小西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小西西,我已经预定你了,你就是我贺智博的新娘!”“西西,我很担心,你整天顶着这张白嫩嫩的脸,人家见了就想捏一捏、揉一揉,太招人了!”“你以后出门要化得丑一点,知道吗?这张脸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碰!”……“楠西……对不起,我不能遵守我们的誓言了。”“楠西,不用等我。我爱你,但是我做出了另外的选择。”“我走了。”乔楠西猛地埋首,捧起一碰水,扑打在脸上,模糊了脸上的泪珠。她把水龙头开到最大,将头埋进洗脸池,冰冷的水,刺激着她的感官。她想借冷静下来。然而,水池里,似乎也印上了贺智博的脸,近在咫尺……她惊慌抬起头,急促喘息,下意识后退,撞上了一具瘦削却宽大的胸膛。“你怎么了?”易峥顺手,将她圈在怀里,笨拙的安慰:“别哭,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