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进击的主妇  >  第六十四章 痕迹

第六十四章 痕迹

3037 2018-02-26 13:08:01
陆雯雯忙说了一所大学的名字,果然曾楷意外了下,“你上这种学,也没进司法机关吗?当初没想过考公务员?” “没有,一毕业就结婚了,要孩子也早,哪里有那些时间……”本来她是想考司法考试的,架不住刚结婚就有了小宇,怀孕期间妊娠那么严重,她吐的人都要晕过去了,等小宇出生手忙脚乱的,又没有父母帮忙,婆婆又离得远…… 别说上进的心了,能好好的熬出来,她都觉着不容易了。 再后来,高雨泽收入增多,她在家也待惯了,就再也没想过出去工作的事情。 说完陆雯雯苦笑了下,“后来我的事情,曾先生应该多少知道一点,被老公抛弃,在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情况下,又跑出来工作,跟那些年轻的小姑娘一起竞争。” “工作经验是慢慢来的。”曾楷淡淡说道:“好在你还能拼。” 陆雯雯笑着说:“是啊,只是早知道这样的话,当年真不应该太早的结婚要孩子,原本我在家全职带孩子便是想着给孩子好的环境,没想到最后反倒给了孩子一个破碎的家庭。” 这种心酸,是别的都没办法弥补的。 两个人从酒店往外走的时候,曾楷问司机拿了钥匙,三亚这边开车还不错,上高速很容易,而且有些地方可以看到树林跟海岸。 两个人进到车内,陆雯雯看着曾楷要亲自开车的样子,她也便陪在副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陆雯雯打开车窗。 有风从外面吹过来,等车子开上高速的时候,还能看到远处波光粼粼的海面。 陆雯雯忙把墨镜戴上,同时扭头看向曾楷,问他:“需要帮你戴上墨镜吗?” “不用,这样挺好的。” 曾楷继续开着车,他有点沉默。 陆雯雯怀疑是自己刚才的话触动了什么。 哦,对了…… 李德福…… 她怎么这么迟钝,忘记曾楷有那么一个亲生父亲了。 自己刚才还在说不能给孩子一个健康的环境,可不管怎么样高小宇都是婚内生子,可曾楷不同,曾楷是三十多年前的非婚生子,还有那样的一个父亲。 陆雯雯正想着呢,倒是曾楷的手机响了,只是曾楷正在开车呢,又是在高速上开车,停车不是很方便。 曾楷果然很快说道:“帮我接一下。” 陆雯雯听了这话,很快拿起手机,按了接通键,那边有一个上岁数的女声传过来,“楷楷啊,你这周还回家吗?” 陆雯雯立刻郁闷了,还以为是工作上的电话呢,那种电话接就接了,没料到到曾楷的妈妈打来的。 陆雯雯忙客气的回道:“不好意思,曾楷在开车内,我帮忙代接下电话,等一会儿下了车道,我让他打给您怎么样?” 那边楞了一下,随后纳闷的问道:“哎,你是谁啊?” 陆雯雯为难的看向曾楷那,也不知道曾楷是在全神贯注的开车,还是怎么的,竟然没理她求助的样子。 陆雯雯无奈的说道:“我是曾先生的生活助理。” “生活助理……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有啊……”那边不是很高兴的说:“算了,你别让他打过来了,就说他奶奶要过生日,全家都想他过去,问你肯不肯赏光,要是不肯赏光就当我没说。” 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陆雯雯忙把手机收好,措辞说道:“曾先生,那边问你要不要回去参加你奶奶的生日宴会,说要是参加的话给她去个电话。” 曾楷依旧没有出声,只沉默着开车。 陆雯雯明显能感觉到空气安静下来了,甚至有点僵持,便是再迟钝也知道,曾楷所谓的家人都该是什么样的。 算起来自己在曾楷身边工作了一段时间了,但是完全没感觉曾楷身边有什么亲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有点像是自己,只有在她父母需要她的时候,她才会接到父母的电话,似乎从出生的那天起,作为女儿她便是有罪的,是不被希望的存在。 也不能说是被虐待如何,只是忽视,似乎有没有自己,那个家都是正常运转的,便是想起回娘家看看,自己所能得到的也只是客气的几句话,所谓的娘家便是连一个小小的床都不会给自己留。 她刚生下高小宇的时候,她妈看着高小宇的表情也都是一脸,那似乎别人家孩子的表情。 是的,就连自己又何尝不是嫁出去的女儿,只是如今自己离婚要自己过了,这样难的日子,她父母也没有说给她打什么电话,便是打了也都是埋怨她不管家里,埋怨她为什么受不住男人,为什么要离婚丢陆家的人…… 陆雯雯心有所感,下意识的说道:“每次听人说父母都是为子女好的,就觉着那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世界上那么多父母,什么样的父母没有……” 曾楷淡淡说道:“在为我打抱不平?” 陆雯雯笑了,“没有,我在说我自己,我离婚后我父母一次关心都没有,唯一打的那几个电话,也似乎问我要钱……” 曾楷不自觉的皱了下眉头:“问你要钱?” “嗯。”陆雯雯笑着点头道:“我弟弟,我有个弟弟陆家宝,对了,上次在公司,我弟弟过来闹的时候,你还在呢,你忘记了?” 曾楷这才想起来,忙说:“我想起来了,那是你弟弟,亲弟弟?” “不是亲的还不敢闹呢!”陆雯雯无奈的说:“我娘家重男轻女的可怕,我从小就好像是……” 她想了个措辞,“就好像是家里的客人一样,就是早晚都要嫁出去的,对我太好的话,他们就亏了。我学习成绩还好,当初高考的时候,班主任巴望着我能考个全市第一第二的,上个很牛的学校……” “清华北大?”曾楷有点意外,“不过你后来上的学校也不错。” 陆雯雯无奈的笑了笑,“是啊,不过高考那天我闹肚子……我爸压根不知道那几天我高考,我妈虽然知道但是没太留心,那时候天热,我本来身体就不舒服,加上天热喝了凉水,也不知道是吃坏了肚子还是压力太大,反正最后一科考试……发挥的不好,后来成绩下来后,我大哭了一场……” 想起之前的事情,陆雯雯心里还有隐隐的懊悔,那时候太小了,就连父母为什么那么对自己都不知道,只以为是自己不够乖不够好。 直到上了大学后,陆续接触到身边的女孩,渐渐的被人点醒,她才明白,一直以来不是自己不够乖巧,只是因为自己是女儿。 “不过也不能说他们不好,他们总归供我上了大学,我也算是一直上学到大……所以毕业结婚后,我也想着给家里做点什么……” 陆雯雯很少跟人说家里的事情,主要是不管怎么说都没啥用,这种事情又不像是别的,跟人抱怨抱怨,大家商量个主意,这种怎么说? 难道重新投胎吗? “你能怎么照顾家里?”曾楷倒是思维清晰,“难道你结婚后用你老公的钱帮你娘家?” “是做过几次,最初的时候还会跟我前夫商量,第一次还好说好商量,到后面几次我前夫的脸色就很不好看了,家里的钱都是他赚的,他爱怎么花都是他的自由,到后面他直接跟我说,你要贴你父母你就自己挣去……” 陆雯雯苦笑了下,“那滋味真难受,但是又不能真的出去工作,孩子还小,我父母要钱是很痛快的,但是帮忙带孩子哪怕只是看一天,都会跟我喊累。” 曾楷竟然很有耐心的一直听着。 陆雯雯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又跟你抱怨我家里的事情,我一直怕别人当我是怨妇,所以见了朋友都不敢太提这些……” “你说不说在别人眼里都是怨妇。”曾楷实话实说,“三十岁的女人,上小学的儿子,被丈夫抛弃,再过几天还会失业。” 陆雯雯听到失业两个字,忙看向曾楷,小心翼翼的问道:“不是说给我调职位吗?我还回去继续工作?” 曾楷笑了下,“放心,不会食言的。不过那种工作能有什么前途,不过是看人脸色,使劲推销东西,就是做的再好也就那样,你的人生已经被定位了,就是个离婚有孩的女人。” 陆雯雯倒是没恼,知道曾楷只是实话实说,她无所谓的:“那又怎么样,我就算是没离婚,也不过是个过气黄脸婆,你以为我前夫还会对我跟初恋情人一样嘛,还不是要看他的脸色,而且我家里还有个超级难伺候的婆婆呢,每天光是唠叨都不知道要听多少句。说真的,加在一起比你难伺候多了,钱还没你给的薪水一半多,更主要的是什么保险都没有,退休也没不管退休金的,随时可能失业……” 陆雯雯笑着说:“出来工作,不管挣多挣少,总归是钱是归自己的,还有各种福利保险,做到退休还能正常退休,那边朝不保夕的,我倒是庆幸自己起码三十岁总还有机会重头再来,真到四十岁离婚才是叫天天不应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