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做杀手的日子  >  第69章 再见,我的爱人

第69章 再见,我的爱人

3160 2018-04-06 20:06:00
秦苏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大卫,他也很清楚大卫和丁小白之间的“传奇故事”。  此外,从秦苏和李管家的对话中我们很容易就能猜出来秦苏根本就没想着在今天举行成人礼,而他之所以没有拒绝顾砚之校长的请求,一方面是因为夏月节舞会由来已久,二来,当然是因为爱情。  舞会现场,一曲渐渐走向尾声,银白色的光束也已经礼貌性的绕场一圈,那些女孩儿们也更加紧张起来。  今晚,到底谁会是那个幸运儿?  角落处,从灯光落在丁小白身上那一刻,大卫的视线就再没有挪开半分。  “原来这就是你回来的目的。”看着那道纤瘦而倔强的身影,大卫忽然就释然了。  “叔叔,很抱歉。”大卫扭头看着旁边的那位叔叔,歉然道:“恐怕我要食言了。”  那位叔叔依旧笑眯眯的,“我认为她对你的爱情是真实的。”  “谁又在乎呢?”大卫耸了耸肩,温暖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我不喜欢被利用,从来都不!”  说完最后一个字,他饮尽杯中的香槟,起身准备离开。  然而在大卫起身的那一瞬间,之前还仍在舞池中央盘旋的银白色灯光瞬息间到了他的身前,与此同时,舞曲也划上了最后一个音符,于是乎,大卫就这样出人意料的被“标”了出来!  众人哗然,甚至有女生因为太过惊讶而晕了过去。  灯光下的大卫双眉紧蹙,他知道这是秦苏做的,也很快就想明白了他的目的。若在今天之前,大卫会非常感谢秦苏的安排,但是现在,他没有任何心情配合任何人表演!  所以,即便被灯光笼罩,大卫依然毫不停留的往场外走去。  大卫的动作让众人更惊讶了,那可是三禾基金啊!难道那个年轻的男学生要拒绝三禾基金的继承人么?要知道这时候已经有不少男生在后悔了,早知道三禾基金的继承人喜欢的是男人,他们早就挤进舞池去了!  而西河大学的校长顾砚之同样惊诧不已,他完全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戏剧性的一幕,这要是传出去,不止是西河大学,秦苏的名声也就完了!  顾砚之只觉得脑子发懵,呼吸也有些艰难起来,可以想见,这一幕是必然会传出去的,以秦家那传承近四千年的底蕴,谁能承受秦家的愤怒?  这一刻,顾砚之校长是真的有点后悔了,如果不是他想着和一院打擂,又怎么会有今天的事?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同样惊呆了的还有丁小白,她怔怔的看着那个灯光下的身影,心情无比复杂,原来自己费尽心机要接近的目标离她居然如此近!那她之前放弃的爱情和人生又算什么?笑话么?  今天的一幕在梅寒的眼里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她终于知道自己的太子哥哥根本就没有重视过今天的成人礼,可笑自己之前花费那么多心思,甚至把今天当成是自己年轻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梅寒抬头看向二楼,嘲讽地想着:“太子哥哥,你可真是演了一出好戏!这件事恐怕就连夫人都不知道吧?”  但……夫人知不知道又有什么用?  从今以后,自己的人生难道还能和太子哥哥有任何交集?  想到这里,梅寒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她神色凛然的整理了一下鲜红似血的衣裙,傲然离开了舞会会场。  在梅寒悄悄从舞会会场离开的时候,一个一直游离于人群之外的身影也跟了过去……  大卫走的并不慢,奈何会场实在太大,因为秦苏的原因,今天参加舞会的人又特别多,一时半会儿,大卫还真不能在短时间内走出会场。  而那道灯光也很固执,大卫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非常尽职的向众人传达了它的主人的意思。  实在无法忍受周围异样的目光和惊叹,大卫终于恼了,他转身冲二楼吼道:“秦苏,你他妈闹够了没有!”  ……  今天西河大学夏月节舞会的惊奇已然太多,然而当所有人听到大卫这一句话的时候,仍旧难掩脸上的惊色。  这个年轻的学生居然直呼三禾基金继承人的名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刚才……是在骂三禾基金的继承人?  所有人在听清楚那句话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那家伙绝对疯了!  他居然当众骂三禾基金的继承人,他不是疯了是什么?  二楼光屏前的秦苏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尽管这些日子他已经习惯了大卫的“没上没下”(在S区对战的时候大卫什么样的脏话没骂过?),但这并不代表他能接受那个家伙在这种公开的场合中说这样的话。  但同时,秦苏也意识到大卫这时候心情非常不好。  鉴于大卫是自己不可多得的朋友,秦苏决定给他一个机会,于是他开口道:“你想死么?”  一个平静却又充满威压的声音响彻全场,所有人都能分辨出来这声音非常年轻,他们也很清楚这声音出自何人。几乎是瞬息之间,场内的惊呼声和议论声就消失不见,整个会场安静的落针可闻。  而原本愤怒非常的大卫在听到秦苏这一句话后忽然间所有的怒气就全都烟消云散了。  毕竟秦苏的安排是为了自己重新追求丁小白,尤其是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居然能放下身段安排这样的桥段,这份友情着实难能可贵。  也难怪秦苏会如此生气,换做是自己精心安排了一场惊喜,可是不但不被接受反而还要当众挨骂,恐怕自己杀了对方的心都有了吧?难得秦苏还能沉得住气,不愧是传承最古老的家族子弟,只是这气度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啊。  “好吧好吧,我的错,我向你道歉。”大卫摊开手,对着依然黑暗的二楼诚恳地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但抱歉,我并不喜欢这份惊喜。”  在场的人都以为大卫说的惊喜指的是他被选中这件事,只有丁小白心里清楚大卫的意思。她紧紧抿着嘴唇,倔强的看着那个身影,心情异常的复杂和怪异。  在大卫道歉之后,秦苏的声音也紧跟着响起,“不是惊喜,我只是想让你知道,爱情,不能在误会中结束。”  听到秦苏这么说,舞会上的人们几乎都要站不住了,这算是当场认爱了么?  但下一刻,他们知道他们显然是误会了秦苏的意思。  在秦苏说完之后,原本笼罩在大卫身上的灯光分出了一束划向舞池——最后落在了丁小白的身上。  故事进行到这里,人们终于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放弃自己的成人礼而帮助朋友挽回爱情,三禾基金的继承人果然是个很好很暖心的人啊。  事实上,大卫和丁小白在西河大学都很出名,他们一个顶着天才光环而又不近人情的门房,一个则是从寒山学归来的富家女。  寒门和贵族,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却因为那一个雨夜,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传遍整个西河大学。  尽管有不少男生都在暗地里笑话大卫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同样也有很多女生都因为大卫的痴情而对他另眼相看。  和他们的爱情同样出名的是丁小白无情拒绝大卫的结局,在今天之前,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大卫永远都不可能和丁小白重写他们的爱情结局,但……今天之后,不,此时之后呢?  甚至,现在到底谁是天鹅?谁又是癞蛤蟆?  看着灯光下那个蓝衣女孩儿,大卫的脑海里像是过电影片段似的闪过自己和她认识以来发生的一切——吃错的饼干,吐在地上的口香糖,黑色的汽车,恶魔发箍,瓢泼的大雨……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一丝苦笑浮上大卫的嘴角,他想了想,缓慢而坚定的朝丁小白走去。  丁小白沉默的低着头,没有人能看清她的表情,也没有人能猜出来她此时在想什么。  直到大卫走到她的身前,丁小白才缓缓抬起头来,不知是灯光的原因还是因为太过紧张,丁小白那吹弹可破的脸颊格外的苍白,她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如同精灵一样的眸子里写满了复杂,她低声问道:“那个人叫秦苏?”  大卫没想到丁小白第一句话居然会是这个,至此,他心中所有对丁小白再无半点愤怒,同样,也再无丝毫眷恋。  他看着丁小白,眼神清冷,“你想去二楼么?我带你去。”  听到大卫这句话,丁小白的双唇陡然失去了血色,她神色凄然:“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么?”  大卫的眉头皱了起来,回答道:“这该问你自己。”  丁小白的眼神暗淡了不少,知道是自己伤大卫太深了,她深深吸了口气,说道:“对不起。”  “没关系。”大卫伸出手轻轻将丁小白散在一边的发丝拢在她的耳后,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你曾经喜欢过我,凑巧我也喜欢过你,而已。”  丁小白心里一颤,抬头直视着大卫的眼睛:“我有我的不得已。”  “我明白。”大卫俯身在丁小白的额头上轻轻一吻,“算是给我们的爱情一个正式的告别。如果需要我帮忙,随时联系我,你知道我的电话。”  丁小白怔怔的看着大卫,忽然笑了起来,她轻轻拥抱了一下大卫,用最低的声音说道:“再见,我的爱人。”  说完,丁小白很干净利落的转身朝着会场门口走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