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做杀手的日子  >  第6章 野外生存训练

第6章 野外生存训练

2998 2017-11-28 11:54:06
凌晨六点,换班的瑞贝卡要脚踢醒了熟睡中的大卫。被毫不客气的嘲讽了之后,大卫回到了自己帐篷里睡了个回笼觉。今天的课程对于这些学员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从今天开始,他们必须自己动手,通过采摘和捕猎获得食物。从早餐开始,卡特就给他们分了队,按照生存手册采集菌类和可吃的野果。坦白说,这一顿还真是大卫最近一段时间里最饱的一顿。虽然食材简单,但菌类都是新鲜采摘,水是山泉水,盐是海盐。这种组合不要烹调手法,只要放在一起煮就一定会好吃。不仅让大卫满意,也征服了所有学员的口和胃。纯天然菌汤虽然美味,却不能只靠这个过日子。碳水化合物和脂肪才是最重要的能量来源。早餐之后,他们收起了露营装备,开始向树林深处前进。卡特的找了一个小树,演示了最简单的绳套陷阱。就是利用小树的枝干的弹性,为绳套提供挑起收紧的动力。这种陷阱一般都是为了小型猎物准备。这之后是进阶般的,用削尖的树枝和木桩,用石头和更大的树做动力来源。绳结是一个很关键的部分。有十几种常用绳结,是他们必须掌握的。据说要想从童子军毕业,至少要学会十四种绳结。显然,他们这里并没有人入过伍。或许是运气好,或许因为这里的动物太少遭遇猎人,以至于根本就没有什么警觉性。一上午时间,他们还真捉到了两只兔子。在卡特教官的命令下,所有人全程观摩了兔子被杀,然后剥皮,去除内脏,清洗,分块的全过程。按照卡特的说法,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次演示。以后的猎物,都要由学员自己动手宰杀和处理。对这些富家少爷公主来说,这才是最难的部分。所谓文明人最大的虚伪,就是认为不是自己杀死的就与自己无关。购买是一种毫无责任的行为。亲手杀死一个动物,目的是为了吃掉它。在文明的圣母心中,这是一种很野蛮的做法。但只为吃而杀死其他生物,才是人类最大自然和生命最大的敬畏。相比那些把打猎当做乐趣,相比那些那虐杀动物,相比那些吃鹅肝、鱼翅、鱼子酱的人。这种看法才是真正的高尚。听完卡特演说,大卫都忍不住要给他拍拍手。人类的虚伪的确是与文明程度成正比的。但对于这个孩子来说,现在不是讨论人性的时候。亲手结束一个有温度的生命,不比拍死一只臭虫或是蚊子。大男孩们最喜欢的还是弓箭。男人天生就喜欢射这个动作。四个男孩中郝瑞克因为有基础,所以射的最准。霍顿对弓箭上手的也很快。所以两幅弓箭的就被正式的分配给了他么。为什么是四个男孩?鉴于大卫把箭射到距离自己脚趾二十公分的土里。他从一开始就被排除在候选之外。到了第二个宿营地之后,卡特带着两个的新手猎人去猎鹿。大卫就和其他人一起搭帐篷,捡柴火,取水,设置陷阱,采集菌类和野果。大卫没有继续抵触卡特给他分配的工作。而且主动要求的最累和最远的部分。他给自己设定并不算突兀,他保持着与其他人同步。这些孩子年龄差不多,家里又都很有钱。不是普通有钱,是非常有钱。这些孩子从懂事起,物质上就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但几乎相同的是,他们都认为自己没有得到父母的爱。青春期的荷尔蒙把他们推到了叛逆那边。而掌握的大量资源的他们,通常都能弄出更大的动静来。但大卫见过那种真正的人渣,虽然不记得什么时候见的。和那些根本没有发育出人性的渣滓相比,这些孩子还真的有那么一丝抢救的可能。这也包括他自己,这个大卫在内。一个内心懦弱且毫无责任感的少年,不能一下就变成四有青年。这需要一个逻辑上说得过去的过程。从身心逆反,到只有语言上对抗,到话也逐渐变少。从一个叛逆少年变成一个沉默少年。这在逻辑上是说得过去的。至于以后的发展大卫还没有去想过。他估计这里的课程应该不会那么长。野外生存训练第二天,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晚饭之后大卫依然主动申请了凌晨三点的班。并在瑞贝卡的揭发之后,保证这次绝对不会再睡着。对于他和瑞贝卡的关系,大卫并没有试图去修复。她的的存在,给了大卫非常好的掩护。也给他的变化,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借口。从另一方面讲,她也能让大卫时刻保持警惕。总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背后的感觉,让大卫感觉很熟悉。野外生存训练第三天,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当然这个小只是对大卫而言。卡特带着两个新手猎人去猎鹿,竟然真的成功射中一头。也不知道真的是他们箭法好,还是这个小岛上的鹿蠢。总之,他们成功的射中了一头几十磅重的大猎物,一群人兴奋的不行。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这头鹿还没有死透。一支没有射中要害的箭,短时间内不会杀死这头鹿。这就需要猎人亲自动手,结束猎物的痛苦。这是猎人必须做的事,是一个猎人的底线。这几天来,卡特已经很严肃的强调过很多次。但当这群孩子真的面对一头像鹿这么大的动物时,全都变得手足无措了。大卫感觉得到,他们的这种反应都还在卡特的意料之中。所以大卫也就配合着不出声的藏在人群中。但没想到是的是,这些孩子竟然在几句话的工夫里就达成了默契。这两天越发沉默的大卫,被他们共同推举出来,完成这份必须的责任。更让大卫意料之外的是,卡特竟然认同了他们。把那支猎刀交到了大卫的手里,用手指在鹿的脖颈上比划:“从这里割到这里。不能太轻,会无法割断血管和气管。也不能太重,刀会卡在骨头里。”其实最正统的做法,应该是从鹿的肋骨缝隙插入猎刀。直接刺破心脏,才会让它最快死亡。但显然这种操作对新手来说,难度稍微高了一点。所以大卫只能跨坐在鹿的身上,一手抬起鹿头,一手抓紧猎刀。象征性的磨蹭了一下后,大卫就割了下去。这一刀割的很完美。刀刃顺利的割断了动脉和气管,毫厘之间与颈椎擦身而过,血液喷出之前,刀身就离开了身体。只有刀刃上沾上了少量的血渍。哇哦!大卫虽然不太想承认,但这种感觉真的好极了。好到他整个人都是愣在那里,不断的回味刀刃与毛皮,脂肪,肌肉,血管摩擦的触感。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刀刃在切入不同组织时微妙的变化。大卫直愣愣的看着手里的刀刃,心中感叹:原来这才是自己最熟悉的东西。大卫的异样立刻就被归类为,被刺激之后的“正常”表现。他甚至受到了大家的安慰。这个晚上他们吃了一顿迄今为止气氛最好的晚餐。就像每一次新生开学一样,度过了最初的大家都端着的陌生期之后,大多数人很快就会变成朋友。比如拥有皇室血统的菲尔德和黑人孤儿马萨克。比如嗜赌的郝瑞克和迷恋飙车的霍顿。生命中只有三大主题,购物,party,嘲讽继母or继父的帕萝马纳瓦和瑞贝卡。就连和大卫一样沉默且不合群的就是押本惠子。也在篝火旁边,手拿着鹿肉说出了自己的志向。建立一个比山口组更强大的黑帮,并成为女头目。必须说,这个志向让大卫真的对她刮目相看。至少她有一个目标,而且看得出她也为之努力着。她的体能仅次于高中时打四分卫的郝瑞克。刚刚杀鹿的时候,她也是减持看最久的。这个晚上没有酒精,更没有安非他命。但他们每一个人兴致都非常高。他们甩掉了周围人和他们自己,强加于身的那些枷锁,尽情施放自己的情绪。他们是十八九岁,最大也不过二十岁的少年。这才是他们本来应该的样子。第三个晚上,在大卫的反复坚持下,他才获得了继续守后半夜的班。连续三天的恢复性训练,效果要比大卫自己预计的好。大卫现在的情况是,有一个非常强大的软件系统,但硬件配置跟不上。现在他有了可以基本运行的配置,至少有了保护自己的基本能力。而接下来升级硬件不止是肌肉力量和柔韧性,最重要的还是控制力。力量是一切基本,但使用力量的技巧比力量本身更重要。所以举重或是大力士比赛冠军,都很难成为搏击高手。大卫闭着眼睛都知道,不远处岗哨的人员正在偷偷睡觉。于是背对着篝火,大卫放松身心,开始慢慢的打起了太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