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做杀手的日子  >  第54章 喻清海的担忧

第54章 喻清海的担忧

3201 2018-03-29 17:24:03
“我只是拜托你查一个人的电话而已,有这么难么?”大卫挥舞着拳头,恨不得一拳砸在坐在自己对面正在悠哉悠哉地喝着酒的喻清海的鼻子上。尽管秦苏给他做出了分析,但大卫心底却更相信喻清海这个流氓,毕竟这个家伙就好像是在女人堆里长大一样,不管多大年纪的女人,他都能够非常清楚的知道她们在想什么。但让大卫几乎绝望的是,喻清海和秦苏的观点基本雷同,唯一不同之处是秦苏鼓励他鼓起勇气去找丁小白道歉,如果挽回不成,大不了重新追求就是了,而喻清海则直接一棍子给打死,劝大卫看开的点儿,不就是个女人么,哪儿还没有?干嘛这么一根筋!大卫没理会喻清海那些不着调的话,而是拜托他帮忙查一下丁小白的电话。没错,是查丁小白的电话!虽然大卫已经和丁小白有了实际性的关系,但当丁小白突然行为异常的时候,大卫忽然悲催的发现他居然没有丁小白的电话!这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想起自己因为梅家兄妹的事情远离丁小白,想起自己因为沉迷与S区研究战甲而忽略丁小白,大卫就觉得秦苏说的没错,自己简直愚蠢到了极点!同时,他的心底隐隐的有些不安,一种不详的感觉在他心头正在渐渐诞生。“你不是很厉害么?你不是第一狗仔么?你不是想查到什么就能查到什么吗?”大卫愤怒地对喻清海低吼着:“为什么我拜托你帮忙查丁小白的电话你就这么推三阻四?你真的把我当兄弟了么!”喻清海没有理会大卫的愤怒,他他们俩现在正在距离西河大学不远的一家酒吧里,因为是白天,所以并没有什么客人。喻清海一边慢慢的喝着杯中清冽而劲头十足的酒,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自己身边的这头因为愤怒而即将失去理智的公牛。饮尽杯中酒,喻清海皱着眉问道:“你以为我这个狗仔是在调查局工作么?想查到什么就查到什么?你可真高看我!还有,你我是不是兄弟这个问题你该问的是你自己而不是我!另外,我最关心的是……你不会真的打算在丁小白那个女生身上吊死了吧?”“为什么不能?”大卫反问,然后说道:“小白是我女朋友!我关心她难道不是应该的么?她已经一天没有在学校出现了,我很担心她的安全。”“女朋友?”喻清海嗤笑:“说的可真轻巧!既然她是你女朋友,你怎么没有她的电话而跑来找我要?你如果真的担心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你们班的女生要?就算丁小白朋友再少,一两个朋友总还是有的吧?实在没办法,你可以去找你们老师要啊,学生档案上不是有联系方式么?干嘛非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不是你说的让我远离她的么!”大卫低吼道:“你说梅家兄妹可能会报复我们,我才会采取割裂方式和小白保持距离!”喻清海冷笑:“好啊,大卫,你居然为了女人往我身上甩锅,你可真够可以的!”大卫烦躁的灌了自己一口酒,解释道:“我不是甩锅给你,我只是气我自己!梅家兄妹有什么了不起!我怎么选择了那么蠢的方式!”“那你就去问你们班的女生呗。”喻清海重新拿了一支酒,喝了一口说道:“还有老师。”“都不行!”大卫更烦躁了,“小白、小白她有些特殊,除了我,她基本上不和其他同学来往,连她的闺蜜都不知道她电话号码,其他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了!另外,这件事太丢人,我也不好意思太张扬。至于学校老师,想都不要想,教授们怎么可能随意透露学生的隐私!”“那就没办法了。”喻清海耸耸肩,拍了拍大卫,道:“兄弟,对此我只能表示同情。”大卫甩开喻清海的手,苦恼道:“你为什么就不能帮我一下?你明明可以的!”看着大卫这个样子,喻清海沉默了。内心掀起了对丁小白滔天的愤怒!这个愚蠢的女人!因为自己的双重身份,喻清海比任何人都清楚此丁小白回西河大学的目的,也正因此,他才会对丁小白这种不够专业又特别任性的行为产生出离的愤怒。因为这个愚蠢的女人,大卫,他的兄弟,正在被动的被拖进一张危险的大网!喻清海甚至能从这里面感受到满满的恶意,那个该死的蠢女人不会是想把大卫拖进组织里去吧?不行,必须阻止!尽管喻清海信仰坚定,但这并不意味着和他同为寒山学社成员的丁小白就可以如此随意而任性的把大卫拽进组织里去!这是对信仰的亵渎!绝对不可以!沉默了许久之后,喻清海违反了组织的条例,他沉着脸的对大卫说道:“丁小白是寒山学社的人,而且她回来的时机太古怪了。”大卫摆摆手,不在乎道:“我关心的事没那么多,不管她曾经做过什么,她现在已经回到了学校,试图开始新的人生,而且她也在为此进行着努力,我们不能因为她曾经犯过一些错误而全盘否定了她的现在。”顿了顿,大卫又说道:“而且现在看来,小白曾经加入寒山学社不一定是错,现在政府和寒山学社不是已经和解了么,他们的副主席江鹏林还要参加下一届的元首选举不是么?政府都已经承认寒山学社是合法的了,为什么还要揪着一个小女生的过去不放?”喻清海被大卫这一番话气的三尸神跳,这个精明的男人怎么在碰到丁小白以后就跟她一样变得愚蠢起来?做了一次深呼吸,喻清海诚恳地说道:“相信我,我总比一些人知道的多一些。”“那你就把小白的电话告诉我。”大卫固执地说:“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对小白有这么大的偏见!我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学生,甚至需要当门房来维持我每天在学校的开销,而且我也不是什么有趣的人,完全不符合‘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话,小白从我这里能图谋到什么以至于让她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也对,”喻清海点点头,却微嘲道:“但她在这个时候还有闲情逸致和你谈恋爱,行为本身就透着怪异。”大卫眨眨眼,没有明白喻清海的意思。“好了!”喻清海取出钞票压在酒杯下面,点燃一根烟卷,随后拍了拍大卫的肩膀,叮嘱道:“梅凌虽然已经走了,但梅寒还在,而且据我所知,她已经进了你们学校,你小子还是小心点吧。”听到这句话,大卫脸色骤然苍白,本就明亮的眼睛这时候亮的吓人,“你说,小白会不会是被……”“打住!”喻清海简直要被大卫的“弱智”给逼疯了,他咧着嘴嘲讽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梅家那个小娘们儿就算脑子再不够用也不会蠢到这种办法!她要收拾你简直太容易了,为什么非要去动丁小白?你以为在她心里你已经重要到这种程度了么?”大卫跟着点点头,喃喃道:“是啊,我又没那么重要,可是小白到底去哪儿了?”看着心神不宁的大卫,喻清海颇为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决定暂时先不理会这头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蠢驴,转身向着酒吧外面走去。“喂,你去哪里!”喻清海头也不回,“找女人!”大卫气势一顿,嘟囔道:“我还要和小白一起参加夏月节舞会,我一定要和小白在一起!”他的话音刚落,原本即将一脚踩出大门的喻清海像个鬼似的又在大卫旁边冒出脑袋:“我祈祷着她一脚把你踢开!”看到大卫对自己怒目而视,喻清海推开他的手,大喇喇地说道:“不要生气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等你解开你的皮带,你就发现这个世上有太多比丁小白优秀的女孩儿!”大卫狠狠瞪着喻清海,气沉丹田,喝道:“滚!”喻清海非常配合的滚到门口,临走前对大卫大声说道:“对了,我也搞到了一张夏月节舞会的请柬,到时候一起喝酒。”说完,他夹着烟的右手朝大卫挥了挥,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离开酒吧之后,喻清海脸上的嬉笑便全然不见,他必须尽快弄清楚丁小白接近大卫的目的!在夏月节舞会即将到来的时刻,她有什么理由去和大卫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她以为自己是电视里的女主角么?在酒吧的时候喻清海并没有骗大卫,他虽然知道丁小白跟她有一样的任务,但他并没有和丁小白联系的权限,也没有权力调阅丁小白的资料,所以这时候他唯一能做到就是去找老师,把这个严重的违规事件上报过去。而喻清海离开没多久,大卫也回了西河大学。看到丁小白的身影在大门口出现,大卫脸上的欣喜之情毫不掩饰,而当他看到丁小白身旁的那个人时,大卫脸瞬间从夏天过度到了冬天。谢子墨,那个曾经在这里对着丁小白的背影吐了一口口香糖,然后被大卫递了个铲子屈辱的将地上的污渍铲干净的男生,这时候正站在丁小白的身旁,面带微笑的朝自己看过来。大卫感觉很刺眼,他直直盯着丁小白,需要一个解释。丁小白果然没有辜负大卫的期望,轻声说道:“我来是告诉你一声,子墨会在夏月节舞会那天当我的男伴。之前的邀请,请忘了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