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做杀手的日子  >  第2章 大卫的最后一次机会

第2章 大卫的最后一次机会

2385 2017-11-28 11:52:45
大卫只在医院里住了两天,一声刚刚确认他没有生命危险,以及不会留下后遗症的之后。他就被几个警察带到拘留所里。这是一个真的拘留所。这里有醉鬼,瘾君子,妓女以及其他警察认为应该来这里住上一两个晚上的人。被丢进这个大笼子之后,大卫就自觉的缩进靠近马桶的那个角落里。这个识相的表现,让他安静的度过了第一个晚上。头疼的程度并没有减弱,但要比昨天容易熬一些。因为大卫在某人送来的饭里,唱出了布洛芬和阿司匹林的味道。很显然,让他躺在这里的人还在关心他的健康。但问题是,大卫的脑子里现在只有模糊的名字和人影。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有....但...多了也不太好。瞄了一眼墙上的钟,大卫又睡了一个小时。下午三点半,距离警察换班时间还有十几分钟。一个暴走族带着一身未散的酒气,走到了马桶前小便。不要问一个暴走族为什么大白天也会宿醉。他们的生命中,有三样的东西绝对不可缺少。酒精,毒品还有性。一直非常安静的大卫,好像在梦里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突然从椅子上滚了下来。大卫狼狈的样子,立刻引发了周围一片嘲笑。当然笑的最大声的,就是离大卫最近的那个。最大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富兰克林,绿色的富兰克林。一张印着绿色富兰克林的纸币,从大卫的领口掉了出来。仿佛是感觉到了什么,大卫在爬起来之后也立刻发现了那张绿色的富兰克林。他立刻抓起来,塞进了口袋中。“嘿,黄皮猴子,你刚刚捡了我掉得钱。”“那....是我的。”“那是我的,有很多人都可以证明。”暴走族口中的很多,就是其他穿着一样马甲的同伴。他们熟练的包围了大卫,开始了专业的殴打和抢劫。警察出现的速度比平时慢,因为这个时间他们已经在准备下班了。不要指望任何一个在下班前接到新工作的人,会有任何一丁点好脾气。所有暴走族都被关到了更小的房间,大卫也被丢进了又黑又潮湿的单间。刚刚遭受了殴打和抢劫的大卫,艰难的挪到房间了角落里。像一个受害者人那样,背对着摄像头蜷缩起来。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一支智能手机。手机的主人叫杰米,是一名刚刚下班的警察。大卫在谷歌搜索里属于了王大卫的名字。再加入几条关键字之后,大卫锁定了自己。对于自己的生平事迹,大卫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基本上,该闯的祸基本都闯了,该败的家也基本都败了。和其他富二代熊孩子没有太大区别。大卫着重研究的是王大卫的其他社会关系,他的父亲王守信,乔治•王,他的母亲王守信的前妻肖如华等等。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又有人给他送饭。简单的快餐里,这次不仅有布洛芬还多了一些消炎药的味道。晚餐之后,重新蜷缩在角落里的大卫。开始耐心的将手机一点点掰碎。最后只剩一下一块完整的电池和一堆不超过指甲盖大的碎块。看着自己满是细小伤口的手指,还有布满裂痕的指甲。大卫在心里感叹,这幅身体的强度实在太低了。这个晚上,大卫去了很多次卫生间。除了电池之外,所有的碎片都冲入了下水道。之后的几天,大卫都在一个中号的拘留间里度过。最多的时候有一打邻居,少的时候只有他自己。住进拘留所的第七天,换了金手机的吉米警官站在门口喊道:“大卫王,出来,有人保释你。”大卫父亲的专属律师鲍勃•斯瓦特终于办好了全部保释文件。 一声酸臭的大卫跟在他的身后,低着头走出了警察局。按照王大卫的人设,这个时候他应该开始不断的抱怨了:“怎么才来保释我?你知道这七天差一点把我逼疯了吗?”这位穿着全身私人定制西装的律师没有回头,很随意的回答:“我们都认为你应该多住几天。”王大卫大声的吼道:“七天!!你知道里面都是什么人!我和一群XX犯,妓 女还有瘾君子关在一起。”律师依然不为所动:“如果不是我正好认识个有能量的法官,你还应该有很多个七天。”律师走到了自己车旁,一辆保时捷帕纳梅拉。他从副驾驶座上拿出一个袋子丢给王王大卫,然后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王大卫在袋子翻拣了片刻,抬头质问:“我的手机呢?”“你要去的地方不需要手机。”鲍勃把手机递给大卫:“你父亲的电话。”接过电话,王大卫听到一个似乎有些熟悉的声音:“你真的把那个女孩丢在那里等死吗!”犹豫的片刻,王大卫才回答:“我可以解释。”那个男人并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直接得出了结论:“所以,你是一个懦夫。”在王大卫的沉默中,电话听筒那段传来一声叹息。王大卫的父亲挂断了电话。从王大卫的手里取回手机之后,律师鲍勃说道:“你要去全封闭的疗养院,进行一段时间的疗养”沉默了片刻之后,大卫立刻喊道:“我哪儿都不去。”律师的脸上依然是职业性的淡然:“可以。那样你的父亲就会与你解除父子关系。”“不可能,你是在吓我。”“我已经准备好了脱离父子关系的法律文件。就在车里,你想看吗?”“这是你的意见。”律师不置可否的回答:“这是我们共同研究的结果”大卫上前一步,压低声音怒吼:“嘿,你是一条狗,你明白吗。我父亲的狗。当他利用完之后,就会把毫不客气的丢弃,就像其他人一样。”律师终于抬起头,认真的盯着大卫的眼睛说道:“如果你还想回去住几天,没为题,我立刻就可以办。如果你想与那位有钱的父亲脱离父子关系,没问题,我立刻就可以开始流程。或者,你原意给自己一个机会,去一个小岛上呆上一阵子,不给任何人找麻烦。”大卫被律师突然爆发的气势吓到。好半晌都说不出一个字。沉默了好一会,大卫说道:“打电话给我妈妈,我要去她那里。”“我建议你慎重的考虑之后再做决定。按照离婚协议,你母亲的赡养费明年就没有。你认为她养得起你吗?”少年的脸上写满了无助、彷徨和愤怒。最后他捂住了自己的脸,努力的做着深呼吸,来平复此时激动的情绪。、律师先生并没有打断他,更没有试图劝慰。他看大卫的眼神始终没有变过,那是一种看垃圾的眼神。王大卫突然抬起头,问道:“那个姑娘怎么样了,我是说瑞贝卡。”一直在摆弄手机的律师回答道:“你是说那个被你丢在山坡上等死的女孩吗?她没死。我已经和她签订了协议,她和她的家庭不会再起诉你。”王大卫完全泄气了,低着头钻进了车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