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英雄墨问来处  >  第五章 叶水墨的回忆

第五章 叶水墨的回忆

2399 2017-11-21 14:12:17
身体阵阵发冷,血液里像藏了无数细针,密密扎向流经的每处血肉。恍惚中,水墨似乎又回到了8年前那个充斥着尖叫践踏、鲜血尸体,触目皆是排挤混乱的黑暗年代。 2020年8月,一颗小彗星的撞击引来太平洋海啸,海拔仅5米的S市成为重灾区,6岁的水墨跟着父母在一大群幸存者中随部队向内陆撤离,专攻生物科研的爸爸和画家身份的妈妈一下没了“用武之地”,只能如普通人般开着家用小轿车在拥挤的道路上慢慢行驶,屋漏偏逢连夜雨,半路,水墨开始连日高烧,被众人怀疑感染了会变成怪物的病毒,于是水墨一家在各种排挤驱赶下只好吊在大部队的末尾,一天晚上,队伍突然受到大规模袭击,刺耳的尖叫,野兽的低吼,混乱的枪声,四周人形怪物逼近的黑影,死亡恐怖的笼罩下,人们纷纷打开车门尖叫着四散逃逸寻求一线生机,水墨被爸爸背着和妈妈夹杂在逃窜的人群中努力奔跑,身边时不时有摔倒的人被追来的怪物扑倒在地咬住脖子,撕扯血肉,人群的数量越来越少,在经过一片树林时,爸爸将水墨紧紧扎在妈妈背上,然后将她们推上了一株四五米高的梧桐树,自己则继续引开那些紧追不舍的怪物。水墨烧得糊里糊涂,最后在妈妈轻轻颤动的温暖肩背上睡着了。 等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紧紧扎在一根高高的粗大树枝上,妈妈却不见了,背上的小包里放着一些饼干和一瓶矿泉水,又饥又渴的水墨靠这些食物在树枝上又等了一天一夜,还是不见爸妈的身影,恐慌弥漫在水墨的心头,只好不断告诉自己,爸妈不会抛弃她的,饿了渴了就抓一把树叶塞嘴里努力咬碎吞下肚,就这样昏昏沉沉又度过了一天一夜,水墨终于看见一个矮小的身影出现在树林里。 那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身上的衣裤沾满灰土,还带着一点血迹,非常巧的,小男孩似乎跑累了,靠着水墨所在的树喘气。于是水墨忍不住叫唤了一声,当男孩抬头看见扎在树枝上的水墨时,圆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看见了外星人。 好不容易才把水墨安全弄到地面,小男孩摸着空空的肚子已经累得不行,充满愧疚的水墨想到了妈妈曾给她讲过的“画饼充饥”的故事,于是折了树枝在泥土上画了一只栩栩如生的大包子,正准备招呼小男孩“望包充饥”,就见平整的地面忽然鼓起了一个包,然后一只白胖胖的包子破土而出,安静地躺在了归于平整的地面上,惊得水墨下巴都差点掉在了地上,半天反应不过来,然后就见小男孩飞扑上前,连灰都不拍一下就将包子一口塞进嘴里努力咀嚼,直到吞下肚子才瞪着闪亮的圆眼睛崇拜地望着水墨:“好好吃的包子,你是神仙吗?” “……” 之后,在小男孩的热烈期盼下,水墨画了好几次,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画”出包子,即使“画”出了真包子,四五分钟后也会凭空消失,可见这包子是无法真正填饱肚子的,但水墨依然赢得了小男孩五体投地的膜拜和“以后就跟着你混了”的“誓言”。 小男孩就是萧萧,他的父母因感染病毒而去世,只剩他一个人跟着人群逃出生天,随波逐流,好在他过人的“直觉”总能帮助他趋利避害,除了饿,一路走来倒也没遇到特别危险的事。 两人决定结伴而行,走出小树林,水墨才真正看清楚这个世界的现状:街道空无一人,交通工具翻倒拥挤,路边各种广告牌随风飘荡,纸片布条飞散着,地上满布不明的血迹和残破腐烂的肢体,店门破碎,处处荒凉,风吹过时,嗖嗖的带着莫名的嚎叫。 不,并非空无一人。 远远的,若干衣衫褴褛的人形野兽在街上游荡,漫无目的,步履蹒跚。但水墨清晰地记得他们在追赶逃难人群时,是怎样凶狠地用尖锐的爪子划开猎物的血肉,用锋利的獠牙咬断猎物脖子的,不由瑟缩了一下,踮起脚尖,弓起身子,静悄悄跟着萧萧绕过这些恐怖的怪物,一路向西北行去。 ***** 一路行来,水墨不得不佩服萧萧的直觉,总能及时避开各种危险,还在一家被扫荡过的超市里发现了水笔和本子,从此水墨开始用笔在纸上画图,顿觉方便不少,在吃货萧萧的撺掇下,水墨开始在纸上画各种食物,除却成功率最高的包子外,烧麦生煎、大饼油条,蛋糕馒头、甚至苹果葡萄黄瓜都被一一尝试,在如影随形的饥饿驱使下,日以继夜的不断作画,不仅让水墨的成功率提高不少,画出的真实食物存在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当萧萧看着手上的包子1小时都没消失后,再也忍不住地一口塞进嘴里,兴高采烈地欢呼:“1小时,足够吞进肚子消化完啦,以后我们再也不怕饿肚子啦!” 虽然不知道自己这种类似“神笔马良”的画技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不得不说,这技能对当时的水墨二人组来说实在出现得太及时太实用了。 渐渐的,水墨开始掌握了自己画技的一些规律,比如越简单熟悉的,越容易成功,诸如筷子、杯子、牙刷等结构简单的常用器具也有一定几率成功画出,但结构复杂精细的,不要说汽车了,就连玩具电动车也因不了解内部结构而无能为力。 “看来爸妈常说的‘知识就是力量’真没错啊。”空荡荡的超市一角,水墨无奈地摆弄着一部玩具电动车,身旁躺着几张画着电动车的图纸。 “好可惜,不过我有个好主意,你可以先尝试画出这些零件,然后由我组装?”萧萧眼神闪亮地举着他那辆被拆了一地零件的玩具电动车,不死心地建议道。 “……有空可以试试。” 萧萧立即将零件仔细装袋,站起身来拍拍水墨的肩安慰她:“别泄气,咱们多累计经验值,等将来技能升级,你一定能成功画出汽车的,这样我们出行可就方便多啦!” 还经验值升级,你以为这是Rpg游戏吗?水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你可要快点学会开车才行啊!” “哈哈,包在我身上!”两人说说闹闹,做着美丽的白日梦,继续朝西北方向前进。 一路上,他们偶尔会看到七八人组成的逃难队,水墨一度想加入他们,却被萧萧阻止,他认为水墨的技能不能过早暴露,这样的两人即使加入也会被认为是队伍里的累赘或关键时刻可随意抛弃的对象,还不如维持现状更自由安全,没有食物的担心,路再长,慢慢走就是了。 他们就这样走走躲躲,一路逃到首州,进入一家专门收留孤儿的福利院暂时安顿下来,萧萧寸步不离地跟着水墨,并时常提醒她不要暴露画技。现在回想起来,看似大大咧咧的萧萧其实非常谨慎小心,而自己往往会因疏忽、轻信之类陷入危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