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龙血剑圣  >  第四章 十里剑楼

第四章 十里剑楼

2105 2017-11-27 15:28:19
曹炀原本还不知道,晋升炼气士四层后,自己的肉身强横到了什么地步,现在看来,至少比炼气士五层要强大。 曹炀的步步紧逼,终于让前面的唐依心感觉到了压力。前四关都凭借各种法宝或漏洞轻松过关,但这一关她却无计可施,只得像王卓安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曹炀一步步赶上来。 唐依心如同火烧眉毛,明明再走五六步就能到终点,可脚步却硬是迈不开,而身后的曹炀距离自己也只有两三步的距离了。 “等等!帅哥,我、我跟你商量个事!”唐依心赶忙拉住了从自己身旁经过的曹炀,俏丽的小脸上满是哀求。 曹炀哭笑不得,道:“你放手,现在在闯关呢!” 唐依心不但没有放手,反而紧紧抱住了他的手臂,可怜兮兮道:“帅哥,你就让我拿第一好不好?事后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说话算话!” 曹炀感到一阵无语。目光顺着手臂看下去,只见自己的手臂紧贴着那微微发育的山脉。 唐依心注意到了曹炀的目光,低头一看,俏脸通红了起来,道:“呜呜,这个不行,我还太小,不能给你侍寝……” 曹炀和王卓安差点没咳出一口老血,这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女,还真是人小鬼大! 曹炀铁青着脸,道:“你别瞎想这些!我根本没这个意思。这是考核,就得注重公平,我是不会给你放水的!” 义正言辞的说完这一通话后,曹炀抬步便走。 “呜呜,不嘛不嘛!”唐依心见谈判不成,索性抱着曹炀的手臂不放,耍起了无赖。 “你放手!” “不放!” “放不放手!” “不放,就不放!” 两人一边争执,一边由曹炀拖拽着唐依心前进。在甬道后面的王卓安感到有些凌乱,忽然懊悔起来……别人会抱手臂,为什么我就不会抱大腿呢?! 在甬道的外面,便是终点,也就是机关地宫的出口。那些第一关就被淘汰了的杂役弟子,此刻都聚集在了出口,好奇的猜测这次考核谁能摘得桂冠。 “我觉得是王卓安!” “我觉得是‘单身剑痴’曹炀!” “我觉得都不行!应该是飞龙长老的玄孙女唐依心才对!”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无法想象的一幕。 曹炀率先走出了地宫,而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红衣少女,红衣少女紧紧抱住他的手臂,哭成了一个泪人。 “诶?!!那个红衣少女是飞龙长老的玄孙女唐依心吗?” “应该是啊,不过她为什么会哭得怎么凶呢?” “我猜她是太高兴了,喜极而泣嘛。” 曹炀眉头抖了抖,低声道:“该放手了!” 唐依心却置若罔闻,依旧抱着他的手臂哭个不停,道:“我……我惨了,没能拿下第一名,曾祖父非要打烂我的屁屁不可。呜呜呜……” 曹炀这才明白,唐依心为何如此在意这次考核的第一名。忍不住叹了口气,看来有个太白山长老做自己的曾祖父,也不一定是件好事。 这次考核前十名的名字将会被刻在一面金榜上,用以激励后人。然而金榜尚未完工,曹炀取得考核第一名的消息便已在杂役弟子中传开了。 无论是跟他认识的,还是素未谋面的,都跑来跟他贺喜、拉关系。一开始他还应付的过来,可随着名声的传播,来者不减反增,最后他不胜其烦,还未等金榜公布,便去了“十里剑楼”。 十里剑楼并非有十里那么高,相反,它并不高,只是十层楼的高度。之所以取名为十里剑楼,是以前有位剑仙名为十里剑仙,十里之内无人能敌。这栋剑楼,自然出自这位剑仙之手。 镇守十里剑楼的,是一位年老的金丹强者,慕容血寒。 曹炀不敢轻慢,拱手道:“在下曹炀,见过慕容长老。” 慕容血寒核实了曹炀的身份,确认他是这次考核第一名后,便为其放行。进入剑楼前,慕容血寒告诫曹炀: “第一次进入剑楼,千万不要好高骛远,要逐层往上,等承受不住剑楼里的剑意时,就不要再往上走了。” 曹炀道:“多谢慕容长老指点!”说完,便进入了十里剑楼。 尽管他能待在十里剑楼内的时间只有一天,但他谨记慕容长老的告诫,选择从第一层开始领悟,并未急功近利、好高骛远。 剑楼第一层里,布满了一堵堵石墙,石墙上是纵横交错的剑痕。曹炀听人说起过,这栋剑楼存在的时间超过了万年。万年之久,这石墙上的剑痕却依旧散发出强烈的剑意。他不禁拜服起那位十里剑仙。 曹炀在一堵石墙前盘腿坐下,开始感悟剑道。 能够进入十里剑楼感悟剑道是一件好事,却也未必所有人都能有所收获。一些人能从中感悟剑道境界;一些人能从中领悟绝妙剑法;一些人却只能空手而归。 曹炀坐了许久,未能领悟面前这面石墙上的剑意,也不再钻牛角尖,果断换了另一面石墙继续感悟。 十里剑楼里的任何动静,都能被楼外的慕容血寒察觉。对于曹炀的选择,他微微点头。他活了几百年,什么样的弟子都见过,不少人一条路子走到黑,自以为总有一天能够突破,却不知自己已陷入死局;而能像曹炀这般知难而退,善择大道者,却能另辟蹊径,成就前人所不能成之事。 换了一面石墙感悟后,曹炀迷迷糊糊,对于剑道境界似有所悟,而若要深入感悟,便要到剑楼第二层去,寻找相应的石墙。 曹炀来到了剑楼第二层,这里的布局与第一层并无太大差别,依旧是一堵堵石墙,石墙上面是纵横交错的剑痕。不同的是,这一层所散发出的剑意比第一层的要强大不少。 曹炀在第二层找到了相应的石墙,继续感悟剑道境界。 几个时辰后,曹炀再度起身,前往剑楼第三层寻找相应的石墙进行感悟。 楼外的慕容血寒感应到曹炀正向第三层走去,却有些担忧了起来,“能够感悟出石墙上暗藏的剑道境界确实值得称赞,但只花了几个时辰来感悟第二层的剑道境界,未免有些浮躁了。而且,第三层的剑意更为强大,炼气士四层的你,能抵挡得住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