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龙血剑圣  >  第七十一章 逐出族门

第七十一章 逐出族门

3034 2017-12-26 09:00:09
在掌门即将离开的时候,曹炀最终将杂役弟子处收保护费的事情说了出来,知道这番话后,掌门十分的恼火,直接从身上拿出一块令牌,丢给曹炀说道:“宗门最近事情比较多,我没办法亲自去处理!这是一名监管堂弟子的令牌,其在宗门的身份,在执法堂之上。除了六峰长老与核心弟子,其他内外门弟子都受监管堂管制,如若有处理不掉的问题,再来找我。” 曹炀原本不想接下这块令牌,可是想到那些毫无保障的杂役弟子,最终还是接了下来。 掌门在临走的时候,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传音道:“这小子身上的好东西,可比你这老爹多!特别是丹药方面……能不能得到就看你自己的了!” 想起那枚极品培元丹,让自己再次脱胎换骨,就连掌门心中都激动不已。说完这番话,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见到掌门离去,曹炀想着自己这番收获,心中还是有些激动的,不过他此时却有些疑惑,这个掌门的女儿竟然还站在这里!好像根本就没有离开的打算。 见对方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站在那里,玩弄着自己的衣角,有些不解的问道:“不知道师姐可有什么吩咐?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回外门弟子处了!” 听到这句话,妙龄女孩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一丝慌张的神色,开口说道:“师弟,我叫张婷婷……之前打你那一巴掌,我不是故意的……还请师弟不要往心里去。” 其实那天回去之后她就后悔了,不管如何这么给了对方一巴掌,始终是一件不对的事情,因为自己有错在先,人家只是自我防卫罢了。 而且刚才自己父亲说的那一番话,让她的心中有些激动。她处在筑基初期已经有一两年的时间了,至今还没有突破的迹象,这件事情一直是她最大的烦恼。 “张师姐,这件事情我已经忘记了!还有其他什么事情吗?” “嗯,还有……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求你……师弟……有没有什么丹药,可以让师姐突破修为的……” 求人开口的事情,毕竟是为难的,吐吐半天总算把话讲清楚了。曹炀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这丫头现在的表情,跟那天的表情完全就像两个人一样。 想了想便从怀中拿出那个绿色瓶子,然后对她说道:“我可以帮助你,但是你必须要帮助我保守这个秘密。” “咦?这个玉瓶……我当然愿意保守秘密!而且以后在内门当中,师姐保证好好的罩着你,没人敢欺负你!”张婷婷一脸肯定的说道。 曹炀暗自觉得有些好笑。不过想想也是,人家可是掌门大小姐。有哪个不长眼的人敢过来找他麻烦?想到这里他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想法倒是挺不错的,那这瓶子里的丹药,就当是我预交的保护费吧!” 他直接将手中的玉瓶递给了张婷婷,后者很兴奋的将玉瓶接到手中。 曹炀不知道的是,在内门当中,如果不是因为张婷婷罩着自己,自己根本就不会引来那么多的麻烦。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离开了掌门所在的地方,曹炀直接来到了自己的外门弟子住处,从炼丹大会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这几天他也给曹贞等人回了信息,说自己是在闭关修炼,让他们不用担心。 如今他的修为境界,依旧表现在炼气七层的样子,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掌门赏赐的那两件灵器法宝,直接滴血认主,再过两天就是华山论剑了! 而且他们也得到了通知,会提前一天出发。至于炼丹大赛最后的结果如何,他并不知晓。 拿出传讯玉简,给自己师姐和唐依心发了一条传音,刚刚发完,自己的传讯玉简就有人传来了一条消息,信息是刘欢发来的,说有事情要跟自己说。 没过多久,几人都陆续的来到了他的居住处,唐依心走到曹炀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有些惊讶的说道:“几天没见,你的气质好像发生了变化,可究竟在哪里又好像看不出来!” “看来师弟的修为又有所精进了……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到筑基期的修为了!”曹贞有些高兴的说道。 “唉!人比人真是气死人,这才多久的时间啊?曹师兄可真谓是不凡之人!”刘欢也是羡慕的说道。 想到以前这位曹师弟还叫自己师兄,如今也不得不改口,脸上有些惭愧,但同时又有些高兴。 看着自己眼前关心自己的这些人,曹炀的心中很是感动,对他们微笑的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这是我近期炼制几颗丹药,一个瓶子里边有两颗!但是一次只能服用一颗,要等药效全部吸收,才能服用第二颗,也许要不了多久,你们都能突破现在的修为!” 说完就将三个玉瓶放在了桌子上,这几人自然是都不好意思,想想自己,可从来都没有帮助他什么,可他却屡次的帮助自己等人。在曹炀的一番劝说下,这些人最终将瓶子给收了下来,因为只有自己修为提高了,以后才能够给他一些帮助。 “刘师弟,你怎么受伤了?”忙完这些事情后,曹炀这才仔细的观看了刘欢一眼说道。 “唉!这也是我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我知道你上次因为管杂役弟子处的事情,被那些人打过重伤!正好前几天我没事,到杂役弟子出去看了一下,遇到那些收保护费的外门弟子,我不服气,就与他们争吵了起来,结果最后就打斗了一番!虽然也受了伤,但是那些人也被我打退了!这些杂役弟子还真是够可怜的……!所以来找你,看能不能一起想一个办法?”刘欢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番。 曹炀的脸上露出怒意!想起之所以有如今这般成就,也要多亏了九龙鼎!自己也曾经答应过那些杂役弟子,可是因为一直事情缠身,也没有好好的报答他们。 如今自己已经是监管堂的人,自然不会再袖手旁观。他沉思了一番说道:“稍后我们就去把这件事情处理一下,要彻底杜绝这样的事情存在!” 只能看到曹炀一脸坚决的样子,就想要问问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他却摆了摆手,直接拿出了一块令牌,这块令牌上边有执法堂的传讯方式,直接在里边说了几句话。然后又将令牌收了起来。 众人都是有些好奇,他们也不明白曹炀在做什么,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曹霞。 “曹师弟,我这次来是专程向你道歉的!上次我的话有些严重了,当时我并不知道……你在杂役弟子当中吃了那么多的苦,而我这个做师姐的,却没有帮上你任何的忙,实在是有些惭愧!”曹霞一脸诚恳的说道。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曹师姐也不用太在意,而且这件事情我也没放在心上。都是一家人嘛!”曹炀微微一笑的说道。 曹贞听到曹炀这么说,她也是很高兴,急忙将自己的师姐拉到自己身旁坐了下来。这次之所以会过来,也是自己告诉师姐的,自从上次事情讲明白之后,他一直就想要找个机会给曹炀道歉。 然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来了一群弟子,这些人都是曹家的子弟,为首的正是大哥曹玄,他的嘴角上带着一丝得意的微笑。看着房间里的几人,笑着说道:“呦……没有想到我曹家的人今天都聚齐了,就连经常不怎么露面的师姐也来了。还有我这个吃里扒外的妹妹!” “曹玄!你怎么说话呢?他可是你亲妹妹,怎么就吃里扒外了?!”曹霞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恼怒的对曹玄说道。 “师姐!你恐怕有所不知,千万不要被屋子里那小子的表面给骗了!”曹玄不屑的说道。 “呵呵,不知道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曹炀已经习惯了外边这家伙的嘴脸,毫不在意的问道! “哼!你根本就没资格叫我大哥!我也不想在这里多与你这种人渣废话!这是父亲写来的信,你自己看吧!”曹玄话音一落,一张信封就飞了过来。 他稳稳地接住信封,不紧不慢的打开了信纸,当他看了里边内容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呆愣当场,脸上满是苦涩的表情。 曹贞感觉有些不对劲,赶紧接过信纸看了起来,她水灵的大眼睛,瞬间就被泪水朦胧了……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很快,其他人也都看到了信中的内容,大概的意思是这样的:“义子曹炀,在太白剑宗不思进取,不但没有给家族带来任何利益,而且还为家族到处招惹是非!竟然敢得罪司马世家,从今日起,逐出家门,以示惩戒!”信封的最下方,签着家族的署名,同时还有那些长老的签名。 “哈哈哈!跟我斗,你还嫩了点!”曹玄哈哈大笑的说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