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幻世局  >  第十一章 火了

第十一章 火了

4090 2017-12-28 18:41:00
战院火了!战院有古武传人现实的消息一天之内便传遍了整个江南学院!甚至有战院的学子看到不少的“大人物”在战院进进出出!“这个孩子可是古武传人,必须受到好的教育,小韩呀,你就让他做我的弟子吧。”“风老,并不是我不让他做您的弟子,但是那孩子说了他有师傅了,再说他很有可能是从古武世家出来的,怎么可能会没师傅呢?而且风老啊,您一直以来都很照顾我和小可,我也不瞒您,那个孩子的古武可是太极!您知道意味着什么对吧?说不定很有可能是帝族的子弟,只是出世历练而已。”韩戈陪着笑耐着性子对着面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解释道。本来依他的脾气,不管谁来了也不会给好脸色,可眼前的这位老人的关系却是非同一般,整个江南学院,除了五大院系之外,还有一小部分名宿,这些名宿大都是对江南学院做出过巨大贡献的存在,自身实力也是强悍无比。在整个学院中也是作为底蕴的存在,地位极高,甚至说是地位极其超然也不为过。但即便如此韩戈也还不至于如此小心翼翼,生怕让这位老人不开心。只因为这名白发苍苍的老人也是出自战院!换句话说!整个江南学院的名宿中有一大半都是出自战院!倘若不是他们在背后出了一把力,现在有没有战院的存在还尚未可知。而眼前的这位风老更是和自己的老师当年是一个班的同学,那时候战院还未没落,甚至可以说还是在巅峰时期!有多个班级!而这位风老能够和老师同一个班关系可想而知!“不可能,帝族也就那么多,如果有传人出世不可能悄无声息!一定会战遍八荒!于同代中伐敌!不可能如此隐藏身份!”白发苍苍的老人铿锵有力的说道。“呃...”韩戈无奈的挠了挠头,看着老人坚定的神色,不知道说些什么。“风老,这样吧,我帮您问问那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然后再回复您如何?”韩戈小心翼翼道。“不行!必须现在就给我个答案!还是说小韩,你看我年纪大了就想糊弄过去?我跟你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我要是走了!那群老头铁定会过来的!小韩呀,你看你风爷爷这么一把年纪了也没有把衣钵传下去,就让那小子做风爷爷的弟子吧。”老人时而嗔怒,时而悲伤。要不是韩戈知道这些老人都是成了精一样的人物,眼睫毛都是空的,甚至差点就要答应。不过眼珠子一转,心中顿时有个想法,不禁咧嘴一笑:“那个风老,这个事情咱们以后再谈,现在可有一个消息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旋即对着白发苍苍的老人说了一段话,只见被韩戈称作风老的白发老人表情时而凝重,时而悲哀,最后居然一脸惊喜的站了起来。“小韩,你可是说真的?那老东西的孙子真的也来了?”但旋即又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不对,那老东西怎么会舍得把自己的孙子放出来,一定有问题,不行,一定要和他们商量一下。”白发老人嘴里喃喃的说着,旋即一脚迈出,便凌空不见。而韩戈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耳边接着便又听到韩小可的传音:“哥,罗大人来了,赶快出来。”韩戈听到这句话,脸色无比的凝重,因为这位罗大人韩戈并不陌生。正是新生考核时,文院的那位存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一张长长的木桌摆在房间里,一群头发花白的老人围着桌子依次坐好。“咳咳,人都到齐了,那么有些事情也可以开始讲了。”说话的正是今天一直和韩戈争执的那位风老。“疯子你就说吧,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值得你这老家伙劳筋动骨的把大伙召集到一起。”坐在长桌头上的一个也是一头苍白的老人说道,只是令人惊奇,居然是一位女性!“嘿嘿,这次战院出了一个古武传人大家都知道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那个古武传人传承的是太极!”风老捋了捋了胡子,一脸得意的说道。“但就算是古武太极的传人也不至于让你把大家都召集过来吧?”其中一位宿老说道。风老摆了摆手:“其实也没什么,一个顶级古武的传人而已,这次是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风老顿了顿接着说道:“有他的消息了。”“什么!”风老话音未落,便见一众宿老大惊失色!一个人坐在长桌一端的那位女宿老更是拍桌而起,随即一股令人窒息的能量波动传出,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感到不适,显然这里的所有人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疯子,这件事情你给我老实说清楚!”女名宿厉声地说道。“咳咳,二姐你不要急,也没啥,就是他把他的孙子放出来了。”风老尴尬的一笑,但随即脸色便是凝重无比,“他把那块令牌也交给了韩戈。”说完便坐下不再言语。而在座的所有名宿脸色也各不相同,有担忧,有喜悦,有吃惊。而那位女名宿更是一脸惊喜:“你是说当年那个孩子?!”风老点了点头:“应该就是了。”“什么叫应该!”女名宿眼睛一瞪。而那个风老好像是有些害怕她一般,干笑着说道:“那个,小韩不告诉我。”“哦~?”女名宿摇了摇头,“这些年来也的确苦了小韩他们仨了,小韩还有没有说什么?”女名宿明显很了解韩戈的性情,接着问道。这一次风老也是一脸正色的环视着在座的诸多宿老。“小韩说他希望我们能够再出最后一把力。他说,战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我们了。”“唉~”其中一位老人沉重的叹息了一声,“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吗?”这一声叹息仿若一杆大锤锤在诸多宿老的心上,在座的或多或少的眼里浮现过一抹悲哀。“我不明白,为什么当年都认定机械院要比战院强!就连老大也被他们逼走了,这么多年都没回来!”“唉!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机械确实比单纯的修炼异能要强的多,同等级的天选者和机械能力者相比,机械能力往往要占有优势。”“但那也是指A级以下的异能者!你看A级以上的!有几个使用机械的能胜过同等级的异能者?”“可是机械对于抵抗妖族确实很有用啊!”“有用?那是因为决定胜负的存在都还没有交手!别的不说!但是我们这群老家伙如果出手!就凭那些机械又有多少能拦住我们!”“好了,别吵了。”女名宿淡淡的说了句。整个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可见女名宿在这群老人之中的地位。“唉~这么多年了,你们还是没明白他的用意。他走,并不是不愿意承认机械院的存在,对于低级的异能者来说,机械可以增强实力,和妖兽搏斗的胜算大大增加,有何乐而不为,这也是我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打压机械院的原因,相反,他这么多年离开一定是为了培养一个优秀的传人来,而现在的人类青黄不接,需要机械的发展来抵挡住妖兽,这样这一代人才能够成长起来啊!这一点,学院那边看得很明白,所以也任由战院没落,但是如果战院能过走出一批可以在这个大世去争天命的人,战院自然也就能够再度辉煌。唉~文院的那群人看得最是明白不过,不然你们以为光凭我们就能够让战院存在下去吗?“女名宿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其实道理大家都懂,只是你们很多人不愿意承认罢了。”“但是,大姐!我们就这么看着战院这么消亡下去吗!”一个老人站起来说道。女宿老淡淡一笑,“谁说我们就这么看着,既然小韩都已经开口了,我们也应该有所表示,这些年,他们仨也不容易,从今天起,你们想干嘛就干嘛吧。”旋即轻轻的挥了挥手。“散了吧。”。。。。。。机械院的议事大厅。也是一群人围着一张长桌坐在一起,不过脸色都不太好看。其中坐在首位的一个鹰钩鼻双眼阴翳的老人沉声道:“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战院出了一名古武传人,而且传承的还是顶级古武太极!并且根据别的情报,除了这个古武太极的传人,还有几个也是很优秀的存在。我想知道这几个人是怎么进了战院的!”“姬老师,这次招生时你负责的,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我还听说你和战院的那个韩戈发生了冲突,你把事情的经过解释一下。”声音虽然不重,但是却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而浓妆艳抹的姬姓女老师心里也不禁抖了抖。“那几个学生来的时候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特殊能力且根本不接受我们的建议,铁了心得要加入战院,想必可能是一些当年战院出去的那些人的后辈而已。”“后辈,而已?姬老师,你是近几年才进来的,或者说....”老人环顾四周,“或者说...你们都打心底有些看不起战院,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战院能够成功走出这所学院甚至存活下来,能够把后辈送进学院的就不是泛泛之辈,希望这件事之后,你们能够多去了解一下,这些年虽然我们把战院已经打压的几近于消散,可是学院却从来没有哪怕一次真正的下定决心的取缔,这不过是说说而已。”“好了,姬老师,关于你和那韩戈的冲突是怎么回事,我这边已经收到了裁判所的通告了。希望你如实所言。”老人不咸不淡的说着,但姬姓女老师却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脸颊不禁有汗水滑落,不敢隐瞒,只得一五一十的将那天自己的心思和布局都说了出来。“唉~愚蠢。”“姬老师,今年暂停你的所有资源供应,有问题吗?”老人问道。而姬姓女子脸色瞬间苍白无比,一年的资源供应!她现在可是B级教师,一年的所有资源已经可以当作一块B级的异能宝石了,甚至还略有超出。不过她却不敢发出任何一点质疑。她知道眼前这位看似在询问她,但其实只是在通知她而已。只得点了点头。“没有问题。”老人看着姬姓老师苍白的脸,摇了摇头,“你还是没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处罚你,战院没那么简单,那个叫韩戈的小子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他只有那种程度战院怎么可能撑到现在?如果不是战院的院长杳无音信,恐怕早就回来将位置传给他了。”姬姓女子用手捂着嘴,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因为她知道,不论战院没落到什么地步,但是能够做院长,那起码都要有A级的实力。也就是说!她居然和一个至少A级的存在发生冲突了!而且还想暗算对方!这...这简直是找死啊!“可是...可是他还那么年轻啊!难道就成了A级异能者了吗!”老人看到姬姓女子惊讶的样子,抬了抬眼皮:“这次,你就当买了个教训,哦,对了,姬老师,你可能还不知道吧,那小子在你没来之前,也就是上一届新生入学的时候,就已经是A级异能者了!你最好还是花点时间查查他的资料吧,这样你就会庆幸你现在还能够站在这儿。”随即老人好像说烦了一般,将眼睛闭上,淡淡的说了句,“散会吧。”于是众人接二连三的退去,姬姓女子也是魂不守舍的离开了。只是内心还被刚刚老人的那些话震撼着。几大院系分别上演了这一幕,就连向来神秘的文院也展开了一场会议。只是内容无从得知,只知道仿佛有一场无形的风波在酝酿,而此时的战院,却是和外人想象的场景不太一样。。。。。。。传承了千年的真理,也有被推翻的那一天,记录的历史,也有被颠覆的那一天。但毫无疑问的是,这其中,一定会有大量的代价,甚至是,大量的牺牲。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