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幻世局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3768 2018-01-13 19:09:00
叶晨站在血獾的尸体上,看着面目全非的村庄,心中百感陈杂,领会到为什么人类和妖兽要不死不休,这根本没有办法调解,妖兽以人类为血食,根本不把人类当做生灵对待,单凭这一点,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此时,叶晨抬头眺望,发现村庄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巍峨高大的城池耸立,像一只巨兽般,只是离的太远,以叶晨的目力看不清那座城池是什么样子。但是,在高大城池的对面,叶晨模糊的看到一片模糊的黑影,无边无际,穷极目力不可望之一角。叶晨心里一震,有了一个猜测,不过未到近前,还不能证明。叶晨略一沉吟,便不再犹豫,迈开步伐,向着那巍峨的城池奔去。黑铁矿浇筑而成的高大的城墙,闪烁着黝黑的光泽,城墙上更是随处安放着B级异能炮,城墙上面站立着全身配备机械的战士,但偶尔也有全身空荡荡的战士在上面来回着巡走。叶晨呆呆的站在这座城市下面,内心已经被震撼到无以复加。这...里,是御荒城。远处那一大片无边无际的黑影正是洪荒森林,叶晨睁大了双眼看着来来往往满身煞气的佣兵在御荒城门口来往的身影,时而也有几个人的佣兵小队出没。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他刚才居然就处在御荒城周围,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而战院其它学子遭遇也是有所不同,伍卫龙从遭受妖祸的村庄出来之后,踏上的是一块暗红色的土地,表情也是惊骇无比。伍卫龙双眼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但是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去看看。太极,最讲究的是顺心意,走了就走了,但来了也就来了,不必要去追寻这些根节。而另一处,小胖子王三典看着眼前繁华豪奢的不像话的庄园,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即便是了解自己所处在怎样的一个环境里,王三典还是感叹了一声,太真实了。真实的让人找不出一点漏洞所在,真实的让王三典也有些怀疑自己了。不过,假亦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王三典眸子浮现出一抹坚定的神色,旋即趾高气昂的来到了庄园门口。。。。。。。叶晨深深的看了一眼雄伟壮阔的御荒城,旋即毫不犹豫的转身,双脚用力一跃,像一只猿类妖兽一般,一头扎进了茫茫洪荒森林。叶晨的内心是复杂的,虽然才入世不久,但外面的世界和自己想象的并不太一样,虽然自己也认识了很多朋友,但是疑问却越来越多。叶晨觉得一个人的知识就像是一个圆,知道的越少,圆就越小,那么接触的也就越小,不知道的也就越少。知道的越多,圆就越大,接触的也就越大,不知道的也就更多。特别是对于妖兽,叶晨心里更是有着解不开的疑惑,例如小黑和小白,还有爷爷的身份,战院的存在,好多好多。特别是刚刚看见的血獾“妖祸”,叶晨对小黑和小白的存在就更加疑惑,被驯服的妖兽不是没有,可是,小黑和小白绝对没有被奴役精神的可能,没有那个必要,虽然叶晨不知道自己的爷爷到底有多强,可是敢在洪荒森林里安居这么多年就可见一斑。叶晨飞快的在洪荒森林里穿梭,但也是极其的掩盖自己的气息,早在很小的时候他就学会了这一点,不提妖兽的凶残,无论是哪个妖兽的领地都不能随意的触碰,否则会被视为挑衅。高大的树木在不断的倒退,叶晨对这一段路程太熟悉了,不一会儿就到了雾海缭绕的峡谷,纵身一跃,便跳了下去。熟悉的瀑布,熟悉的小木屋。“爷爷。”叶晨冲着小木屋喊道,飞快的跑了过去。吱呀一声,小木屋的门被拉开,走出一个满头白发苍苍的老人,一脸笑眯眯的模样。“小叶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老人和蔼的问道。叶晨看到老人出来,莫名的心酸,朝着老人扑了过去。“好孩子,来,告诉爷爷,怎么了?”老人抱着叶晨,用手轻轻的拍着叶晨的背,安慰的说道。只是叶晨没有发现,老人眼中闪过一抹晦暗的光芒。“爷爷,小白和小黑呢?”叶晨抬头问道,然而入眼处却是一张巨大的手。叶晨来不及反应,只得堪堪的用手护住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一只妖兽直接正面冲撞,叶晨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接砸向老远,在地上划出好长好长的痕迹。周围全是凌乱的花草。“爷爷,为什么...”叶晨不敢相信的看着老人,急切的问道。然而,不等他的话说完,老人动了,宛若九天雷霆,快到了极致,叶晨根本看不清老人的动作,只得强行提起一口气,调动异能,运起古武铁布衫,顿时整个人都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淡金色光芒。同时,一张干枯苍老的手轻飘飘的印在了叶晨的身上,叶晨感觉到一股无法抵挡的巨力袭来,横飞出去,喷出一大口鲜血。而这时候,叶晨也终于醒悟过来,面前的老人不可能是他的爷爷。“我爷爷呢!”叶晨怒吼道,心里突然充满了恐惧。他在害怕,害怕自己的爷爷已经死去,而他,却无能为力。“呵呵,你爷爷?不就是我吗?”老人仍然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但叶晨怎么看都觉得很阴冷,有一种嗜血的意味。叶晨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对面的老人,仿若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而老人毫不在意,轻轻的拍了拍手,只见小木屋里走出来几头面目狰狞的妖兽,而他的爷爷正被挟持着,嘴角有一丝血迹。叶晨见状,双眸一凝,内心不禁有些绝望,那几只妖兽是C级妖兽猛犼,是C级妖兽中的佼佼者,传闻猛犼的血脉源头可以追溯到一个妖族大帝,后代体内中更是流传着一丝帝血,即便很稀薄,但是帝血不容轻视,即便是一些D级妖兽面对这些猛犼也不得不重视。而这一纪元更是有真犼王这样的妖族巨擘,独霸一方,令人族举步维艰。而叶晨不过堪堪步入天选者行列,勉强算作D级异能者的水平,别说是眼前这个实力的深不可测冒充自己爷爷的老人,就连三个猛犼叶晨也是不可能力敌,内心不禁绝望,叶晨实在想象不到,自己和爷爷与世无争,从来没有树敌,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存在。叶晨抬头望向自己的爷爷,双眸一片灰暗,感到无力和无助。这时候,假冒叶晨爷爷的那人突然一声咆哮,整个脸部和身材开始变形,身形平地拔高,宛如一座小楼,如牛一般的头颅,铜铃般的巨眼,浑身长满了狰狞的紫色尖刺,两颗獠牙突兀的露出嘴外,一脚独立,宛如地狱而来的恶魔,浑身缭绕着黑色的火焰,散发着无比暴虐的气息,化为恶兽。周身更是爆发出恐怖至极的威严,叶晨感觉自身仿佛是汪洋中的一叶扁舟,又仿佛是茫茫风雨中的一盏孤灯,飘摇不定,随时都会陨灭。“愚蠢的人类,臣服于我,伟大的夔帝。”牛头恶兽低沉的说道。叶晨浑身一个激灵,不可思议的看到这个自称为夔帝的恶兽,脑海中思绪百转千回。夔,出生于妖族东海流破山,其形状如牛,无角,身形巨大,昏黑色,但只有一只脚支撑,是一种恶兽,哪怕在妖兽一族中也是臭名昭著,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一族的强大,只要有传人出示,在妖族中至少也能独霸一方,拥有不可撼动的地位,而这一族天赋也极其不简单,传言双目能放出如同日月般的光芒,毁灭万物。大嘴能发出雷鸣般的叫声,震慑四方。叶晨万万没想到这妖兽居然会是夔,但无论怎么细想,也和这只夔没有任何交集,怎么会...等等,叶晨好像想到了什么,思绪如电转,双眼闪烁。“它说自己是夔帝?”叶晨心里琢磨。然后双眼瞬间清明无比。是了!当初葬身在霸王手中的便是这位夔帝,不然异能量也不会那么狂暴!而且,那些一模一样的杂草应该就是夔草了!也就是说!假的!这是幻境!都是假的!这样一来,这些都能解释的清了,为什么自己刚一清醒就遇见“妖祸”的村庄,为什么会有东西在召唤自己,差点奴役自己的精神,为什么会出现在洪荒城,为什么回到峡谷会发生这一切,而且,小黑和小白也没有出现。可是...叶晨又有些惊疑看向自己粗布麻衫上的血迹,如果是幻觉,那也太真实了一点了吧。“人类,告诉我你的选择,要生,还是死。”夔帝说道,声音响彻整座山谷,让叶晨耳朵都有些发麻。不过,如果没想通也就罢了,经过刚才的推敲,叶晨几乎百分之百的肯定这就是一个幻境,那么那个被抓的所谓的自己的爷爷应该也就是一个假货了。而至于眼前这个所谓的“夔帝”,叶晨不屑的撇了撇嘴,如果是真正的妖帝在世,会和他说这么多废话?有没有他根本无所谓。“呵呵,那请伟大的夔帝让我死吧。”叶晨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姿态极为轻视,仿佛看穿了对面这个所谓夔帝的一切想法,完全不在乎的表达道。而此时的夔帝,仿若遭到了莫大的侮辱,两个硕大的鼻孔居然喷出两道手臂粗细的白气,双眼绽放出明灭不定的光芒,不过好像忌惮着什么,最后还是慢慢的黯淡了下去。见到这一幕,叶晨更是坚定了自己的猜测。旋即闭上双眼,三寸精神汇聚双眼,希冀看破虚妄,洞穿真实。叶晨缓缓的睁开了眸子,只见一个硕大无比的拳头突兀的出现在眼前,占据了叶晨整个世界一般,又仿佛是一个世界向他压迫而来,叶晨勉强运气铁布衫,然后被正面击中,横飞出去。叶晨喷出一大口鲜血,满脸的不可置信,再次调动三寸精神汇聚双目,然而还是毫无变化。还是那个山谷!还是那个夔帝!而自己的“爷爷”也仍然被两只猛犼架着。这一刻,叶晨也傻眼了,这...到底怎么一回事?难道是真的?不可能啊!但夔帝没有给叶晨思考的时间,只是冷笑一声;“既然冥顽不灵,那就先让你爷爷死吧。”夔帝双目飞快的凝聚两道红芒,然后直接扫视向被两只猛犼架着的老人,刹那间,鲜血横飞,老人的身子直接炸开,血肉碎骨漫天飞舞,溅得两只猛犼浑身鲜血,不过它们毫不介意,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显得狰狞且嗜血。“不要!”叶晨大吼,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心痛莫名,仿佛被一只巨手用力的握住了心脏。虽然没想通,但叶晨有八成的把握肯定这是一个幻境,但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爷爷尸骨无存,叶晨也无法接受。目眦欲裂,胸中有一股气在升腾,杀意滔天,叶晨已经无法保持清明。他恨!恨意滔天!这时候,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推测,甚至也有一点点怀疑自己了。难道,这里,都是真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