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幻世局  >  第七章

第七章

5764 2017-12-07 09:46:49
人类靠近洪荒森林的第一个城市,御荒城。高大的城墙是用坚固的黑铁矿石作为主料,掺杂着稀有矿石,城墙极为坚固,传言就是c级妖兽全力轰击在城墙上也只能留下浅浅的一道痕迹。城墙上更是随处安放着异能炮,就是B级妖兽一旦被正面命中也会重伤,只是可惜异能炮的造价太高,不能作为常备武器,也只有御荒城这样的战略城市才能够配备。上面站立着全身配备器械的战士,也偶尔有全身空荡荡不着装备的战士在上面来回着巡走。 御荒城属于人类国度四大国之中的M国,M国的科技力量是整个人类国度最前沿的,即便是防卫措施,从城墙的防卫上也能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而此时的御荒城内,车水马龙,店铺林立,热闹的声音此起彼伏,常常能看到一些满脸煞气的佣兵进出各种各样的店铺,但要说御荒城最热闹的莫过于佣兵工会。 佣兵工会建立在御荒城的中心,可见佣兵公会在整个人类世界的地位,当然,这里只是佣兵公会的一个分会,佣兵公会的总会建立在古国华夏的京城洛阳,原因无它,只因苦帝是华夏人。而佣兵公会,是苦帝一手创办的。当然,因为御荒城的战略位置,即便是分会,可是重要程度也不见得比总会差,这里因为最靠近洪荒森林,是各种妖兽的内核,还有妖兽身上材料在整个人类国度的最大产地,没有之一。 而此时,一个大约10岁的小男孩正站在佣兵公会门前,张着一双大眼睛四处打量,引得门前来来往往的行人总是不由的多看一眼,只是因为这个小男孩站在这个佣兵公会门口太格格不入了,来来往往的佣兵都是一身煞气,而小男孩却带着安静腼腆的笑容,眉清目秀,脸上皮肤是这个年纪的小孩应该有的白皙和红润,让人忍不住赞叹的是那双眼睛,太澄净了,像从未经过红尘烟火气的熏陶一般,只不过要不是小男孩身上穿着简陋的粗布麻衫,来往的行人都会把他当作是某个大家族未出世的公子了。这个小男孩正是小叶晨,叶晨把小白放在了洪荒森林的边缘,然后一个人躲过重重的岗哨暗哨,轻松的进入了御荒城,这对从小就在洪荒森林里长大的小叶晨来说实在太容易了。一进城小叶晨就马上赶往爷爷说的佣兵公会,打算借用传送阵直接到达爷爷说的那个地方,只是小叶晨看了半天也没看见爷爷说的传送阵在哪里。 只是小叶晨不知道的是,传送阵乃是人类发现空间系异能宝石后做出的一个跨时代的产物,可以无视空间距离,直接让人类从一处横跨到另一处,而且就算是在现在人类技术已经成熟的今天,传送阵每一次动用所用的能量都让人咋舌,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放在佣兵公会的外面。 “小弟弟,你在看什么呀?”看到小叶晨一直在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一名刚刚从佣兵公会处出来的女佣兵弯下腰对着小叶晨说道,这不弯还好。小叶晨还没回过神来,入眼处便是一片雪白的沟壑,不过他毕竟没有经历过这些,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而这时,那名女佣兵感觉到小叶晨视线停留的地方不由捂着嘴咯咯地笑,“小弟弟,没想到你年纪这么小,心思就这么坏了,”而这时候小叶晨才有空打量这个女佣兵,大约19、20岁的模样,凹凸有致的身材穿着火红色的皮甲,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蛮腰上缠着一根暗红色的长鞭,胸前的一对尤物随着主人的动作微微的颤抖着,体现出一种诱惑的野性美,精致的面孔,火红的小嘴,直挺的鼻梁,长长的睫毛弯弯的的搭在大大的眸子上,偶尔眨眨眼,风情万种。只是令人遗憾的是,有一道狭长的疤痕从女孩的左脸直接划向右脸,如果没有这道疤痕,这女佣兵肯定美艳的不可方物。而这个女佣兵在这一带也是出了名的荆棘之花。就是说她像荆棘花一样美艳,却也像荆棘花一样带着刺,她叫娜美,没有人知道她脸上的疤痕是怎样形成的,也没有人敢去触碰和询问,因为这朵花的手段太过残忍,这御荒城能和她作对的人不多,能和她作对的也不会去在意她脸上是否有疤痕,更在意的是这朵花的能力。而此刻进出佣兵公会的一些老佣兵也很是疑惑,心狠手辣的荆棘之花怎么会对一个小孩这么和善。 不过,当然,没人会上来问,也没人敢问。 小叶晨完全没有听懂女佣兵的调侃,只是疑惑的歪着头问道,“姐姐,你知不知道传送阵在哪儿啊?” 娜美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捂着肚子,问道,“小弟弟,你要用传送阵干嘛呀?传送阵就在这佣兵公会的深处哟。” “哦哦,谢谢姐姐,”说完小叶晨对着娜美点了点头,就要跑进佣兵公会。 就在小叶晨跑过娜美旁边的时候,一条雪白的藕臂拉住了小叶晨,小叶晨顺着手臂的方向望去,果然是娜美,只见娜美笑吟吟地拉住小叶晨,“小弟弟,你这样可是用不了传送阵的哟。” 小叶晨听到娜美这么说,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我用不到?” 娜美噗嗤一笑,胸前的那对凶器也跟着不住的乱颤,小叶晨不禁瞟了一眼,担心它们会掉下来,以娜美的实力,当然发现了小叶晨的眼神在往哪里看,但她心里却毫无芥蒂,只是心里觉得这个小孩人小鬼大,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只是看到这个小孩很傻的在佣兵公会门口四处张望很傻的样子,就想去逗弄一番。旋即娜美笑着对小叶晨说道,“小弟弟,你有钱吗?用传送阵可是要花钱的哦。” 小叶晨歪着头想了想,然后装模作样的在身上翻看,只是在摸兜的时候,手上凭空出现了一个金币,然后小叶晨举着那个金币对着娜美,“大姐姐,你说的是这个吗?一个够了吗?” 在人类国度,从来不存在哪个国家发行什么货币,金币是整个国度的通用货币,而妖界的妖兽,也大多喜欢金币宝石一类的,所以在传言中有些商会居然和妖兽私通,利用金币和妖兽购买一些珍稀材料,不过这种交易只能在地下进行,一旦被曝光,至少明面上,在整个人类国度再无一丝的生存之地。当然了,无论在哪个时代,这种阴暗的东西都不会少,而有时候,也不得不依赖这些阴暗。 娜美只是一个B级异能者,在御荒城虽然算是强大,可还察觉不到空间的波动,也不知道小叶晨居然有空间系的异能宝石,这也是小叶晨出门的时候,爷爷反复交代的,而在书上小叶晨也看到很多例子,匹夫无罪,怀壁其罪。 小叶晨也知道,金币是通用货币,1个金币等于100银币,1个银币等于100铜币,只是他也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这个年纪能够随便就摸出1个金币的样子,就已经能够让人犯罪了,只是幸好,娜美也不是这种看见一个金币就犯罪的人。 看着小叶晨随手就拿出一个金币,娜美也不禁微微诧异,不过到底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又是微微一笑,“小弟弟,一个可不够,使用一次传送阵可要100个金币呢。” “啊~?”小叶晨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自己的爷爷只给了自己几个金币,毕竟两爷孙一直生活在山谷里,平时要金币也没有用。再想一想要100个金币才能用传送阵,小叶晨的小脸不禁垮了下来。 看到小叶晨苦着个脸,娜美不禁有咯咯的笑起来了,“小弟弟,你用传送阵想去哪里呀?” 小叶晨歪着头想了想爷爷要自己去的那个地方,犹犹豫豫的说道,“江南。” 想到爷爷出门的时候让自己少和陌生人交流,小叶晨心里不禁想到,这个姐姐这么漂亮,应该不是坏人。 娜美听到小叶晨说的地方之后,一只手捏着下巴想了想,“哦~小弟弟是要去华夏啊,那么远的地方,家里人居然不陪着你呀。” 小叶晨摇了摇头,不说话。毕竟他告诉娜美的已经够多了。再多就不行了,自己也是第一次来到人类国度,得谨慎点。 娜美对这个小孩有些好奇了,对自己居然还有一点戒备之心,不过也仅此而已了,毕竟大家都不认识,也很正常,摇了摇头,娜美便扭着自己如水蛇一般的腰准备离开佣兵公会门口,虽然才在这儿站了一会儿,可已经有不少人在往这里看了。 而此刻的小叶晨仍然低着头苦着小脸在思考怎么去赚那100金币,旋即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抬头对已经走了那么一段的娜美喊道,“等一等,大姐姐。” 娜美听到小叶晨的声音,疑惑的回了回头,因为她也实在想不到这个小孩叫自己干嘛,总不会想让自己掏钱送他去吧,这怎么可能。不过出于刚才对这个小孩产生了一点好奇的份上,娜美还是停下了脚步,“小弟弟,还有事吗,姐姐可是很忙的哟,没空陪你玩呢~” 小叶晨看着娜美的脸,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跑到娜美耳边,示意娜美俯下身子来,然后在娜美耳边小声的嘀咕了什么。 只看见娜美眼神渐渐变冷,然后盯着小叶晨,“小弟弟,你可要想清楚了,姐姐的玩笑可不好开呢,至少,敢骗姐姐的人,好像,都死了。” 小叶晨却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心道爷爷说的真没错,这外面的人类说翻脸就翻脸。 “姐姐不信的话跟我来,然后很自信的走进了佣兵公会,找到在柜台的一个接待侍者,我要一个谈话的房间。”说完,在接待侍者疑惑的目光下放了一枚金币在柜台。 “好的先生,您稍等一下。”侍者看到金币,马上对小叶晨说道,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把金币收好,开玩笑,毕竟谈话的房间最高规格的也只要银币,剩下的可都归自己了,即便旁边的同伴看见了,那又怎样,大不了分他一点罢了,这可是差不多自己半个月薪水了。 而小叶晨,早在到佣兵公会之就已经了解到了很多关于佣兵公会的资料,这里只要你有钱,基本什么都可以帮你办到,就不要说只是一个谈话的房间。 跟着侍者,到了一个幽静的小屋,侍者将一只熏香点燃之后就退了出去,侍者临走之前小叶晨交待说有人找他带过来便可。 而此时,佣兵公会的柜台前,娜美阴沉着脸问道柜台前的侍者,“刚刚那个小孩到哪里去了。”语气冰冷无情。 而刚刚接待小叶晨的那个侍者颤颤巍巍的,“您这边请,是一楼最里面的那个包间。”然后走在前面带路,语气恭敬无比,毕竟娜美虽然不敢直接在公会拿他们怎么样,可是要对付他们两个也太容易了,甚至不需要娜美直接动手,只需要放出一点风声来便可以了。 刚到门口,娜美示意侍者离开,便换上一副风情万种甚至带着一点讨好似的笑吟吟的模样,倘若刚刚的侍者见到这一幕,一定要惊讶的掉出眼珠子,毕竟娜美的凶名在这御荒城可是早就传开了的,还从未见到她如此模样。 “哟,小弟弟,你这么相信姐姐会来啊,”娜美心中冰冷无比,已经有多久了,她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露出过这种神色了。 小叶晨感觉到娜美身上的气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他那副淡定的样子让娜美很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小孩一点也不害怕自己,难道一点也感受不到自己的威胁? “说吧,小弟弟,你把姐姐骗过来到底有什么目的?还是你家大人有什么话要你传达给我的?”娜美越想眼睛越亮,一定是了,一定是这小孩背后有人想告诉自己什么东西,派个小孩过来又不会引起别人怀疑,不过会是谁呢?独眼?不不不,他这个人没这么深的心机,有什么就自己了来找我了,娜美否定了这个人,难道是黑鹰?也不对啊。 小叶晨茫然地看着坐在对面一直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话的娜美,从身上拿出一颗娜美没来之前从戒指里面拿出来的散发着幽香的绿色果实。 小叶晨的动作也将娜美从思考中拉了回来,看着眼前让人忍不住咬一口的果子,娜美不禁呆住了,这个正是她苦苦找寻的东西,为了它,自己付出了太多太多。 接着娜美双眼变得无比锐利,冷冷的盯着小叶晨,“说吧,你家大人有什么事要求我做的。” 这次小叶晨反而呆住了,不就是一颗生生果吗?这个漂亮的姐姐怎么就变了副模样,还有,我家大人?除了爷爷就我一个了呀。小叶晨茫然的看着娜美,完全听不懂娜美说的是什么,而这时候,平复下内心激动的娜美看着小叶晨的表情也是愣了愣,旋即试探性的问道,“难道你给我这个果子只是想让我替你付传送阵的费用?” 话说出口娜美就后悔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小孩不就发觉这颗果子的重要性了吗。娜美不相信叶晨会连这点都想不明白。 事实也正是如此,小叶晨看到娜美这副表情也知道自己可能亏了,不过没关系,这种果子我多的是,小叶晨豪气的想到。“没错呀,我就是想用这颗果子让姐姐替我出传送的费用。” 听到小叶晨如实的回答,久经人世的娜美也不禁红了一下脸,这个小孩给自己带来了这么重要的东西,自己先前还那么多猜测。 “行,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咱们现在就走。”娜美站起身来豪气的拍拍胸脯,让那两颗伟岸的存在不禁抖了抖。旋即看见小叶晨的视线停留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点不妥,不禁又红了红脸。不过小叶晨却动也不动的看着娜美,然后居然又从桌下拿出一颗和先前一模一样的果子,“姐姐,一颗生生果虽然可以去掉你脸上的疤痕,可是也会留下一点瑕疵,有了这一颗,就彻底完美了。” 娜美呆了一下,长长的吸了口气,旋即深深的看了一眼小叶晨,“说吧,你要什么?” 小叶晨伸出了两根手指头,对着娜美比了比,然后说道,“200金币,除了传送费之外,再给我200金币。”听到小叶晨说话,娜美飞快的弯腰将桌子上的生生果拿走,“没问题,就是再加100都没问题。” 看到娜美这个样子,小叶晨就知道自己又说便宜了,不过自己多的是,不在乎这一个两个的。 跟着娜美一路走到传送阵旁,因为传送阵使用代价太大,所以要凑够100个人才能出发,所以小叶晨和娜美在传送阵一旁等待着。 看到时不时有人朝他们的方向看过来,小叶晨不禁疑惑的看向娜美,“姐姐,你在这个地方是不是很出名啊?怎么那么多人都看着我们。” 娜美听到小叶晨说话,也不禁自豪的微微一笑,“那是,姐姐我在这儿很有名的。” “哦~?”小叶晨歪了歪头,“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娜美,”娜美笑吟吟的说道,其实自从拿到两颗生生果之后她一直笑吟吟的,只不过脸上的疤痕让她看起来很狰狞罢了。 “你呢?小弟弟,”娜美问道。 “叶晨。” “哦,不错的名字,”娜美说道,然后双手伸向自己的脖子后面,解下来什么东西,递到小叶晨的面前,“小叶晨,姐姐也不占你便宜,那两颗生生果对姐姐来说很重要,不是多少金币就能买到的,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到的,我也不会去问,这是一个C级的水系能量宝石,有一个水之屏障,可以抵挡C级以下的攻击10次,你收着,我们就两清了。” 小叶晨看着娜美拿过来的项链,看着上面一颗拇指大小的红色宝石,脑海里却满是娜美从那雪白沟壑中取出来的样子。都有点忽略娜美说的话了,索性叶晨的听力不错,小叶晨笑着摇了摇头,看到娜美一脸真诚的模样,“姐姐不用客气,那种果实我家多的是。”然后就不再说话,闭着眼睛,就好像睡着了一般。 而娜美去呆呆的看着小叶晨好一会儿,在犹豫是不是要给小叶晨普及一下C级能量宝石的珍稀时,又想到他说的我家多的是,不禁也摇了摇头。 “行,就当我欠小叶晨你一个人情吧,以后如果有事情要姐姐帮忙,姐姐一定不会推辞。” 娜美话音刚落,就有侍者来提醒小叶晨,说人数已到齐,传送阵马上就要启动了,让小叶晨马上过去。听到侍者的话,小叶晨洒脱的对着娜美摇了摇手说再见,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至于娜美所承诺的人情,娜美也不知道小叶晨听没听到。娜美也只能对着传送阵中的叶晨挥了挥手,然后看着他慢慢消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