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十七章 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办事处

第十七章 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办事处

3337 2018-07-09 10:47:44
何必行觉得自己不用说,在场隶属特事局十三处的大佬们肯定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果然,沈默然在他走到窗台前站定之后,就毫不留情地把以高磊为首的兄弟单位的警官们全都赶了出去。连这间屋子的所有权单位,福利院的所有工作人员也被于沁和张茂客客气气地请到了外头的院子里。 “你们怎么看?”关上门,沈默言问在场的另外三人。 于沁皱着眉:“这里留下的信息太少,我怕不一定能追踪到。” 张茂说:“看来咱们之前的判断是对的,那个孩子不简单。咱们要是早点过来就好了,说不定可以抓到他。” 可问题是,他们连对手是谁,长什么样子,有什么目的都还一点不知道。 沈默言说:“不管是什么,我们一定要抓到它。不然滨海会出大乱子。” 张茂皱着眉,中指推了推眼镜:“咱们在川中花了多大的代价才勉强消弥掉那些鬼东西,想不到还是有漏网之鱼蹿来了滨海这么远的地方。” 沈默言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它们在暗,我们在明,中华这么大,全面封锁是很难做到的。”说这话的时候,沈默言的表情很凝重,眉头也深锁着,似乎被什么重重压着一样。 不过他日常的表情也跟这差不离,只有特别熟悉他的身边人,才能感受到沈处难得外放一回的焦躁。 何必行举起右手:“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好像能看到那边有什么东西在发亮。” 他站在窗户边探出上半身,弯着手在窗台底下掏了掏。 “摸到了。”他伸出手,掌心正中,是一颗黑色的,仿佛能把世间所有光亮都吸进去的小小圆球。比王茹的那颗还要小一点,大概一颗绿豆大小,如果不是何必行的眼光异于常人,还真的没办法发现它。 于沁叫了一声:“你怎么能用手直接拿!” 何必行才想起来,先前沈默言拿这黑球也是隔着一幅看起来很牛逼的手套。而于沁拿自己“地听”的本事去探查黑球的时候,也是根本没有直接碰过一下。 “有毒?”何必行傻了。 你们之前怎么不说! 啊啊啊啊,我要死了!我才二十三岁,人生才刚刚开了个小头儿,还没女朋友,没老婆,没生娃,我不想现在就英年早逝啊! 沈默言十分淡定地从何必行手里把小黑球拿起来,也不知道他塞到了什么地方。 “放心,那只是固化的能量体,你不会死。” 为什么听他这么说,反而更担心了呢? “怪不得我没感受到能量波动。”于沁说,“看来我过来的时候,这里的能量已经固化了。” 何必行开车抵达时,已是王茹伤人自戕的两小时后,那时候范阿姨和安安也早就出事了。 “所以这里当时最少有两个入魔的人。一个是王茹,另一个就是趁乱把孩子抢走的。”张茂说。 “入魔?”何必行看着沈默言,说好的讲科学,信科学呢?转眼就变成了龙8国际pt娱乐官网魔幻片? “这只是我们内部的一种说法。”于沁对小萌新解释,“有些生命体是以人类目前难以想像的方式存在的。普通人无法感知,但一旦出现,对普通人的影响极大,甚至能改变一些人体结构和特性,控制他们的情绪和思想。一旦被侵入和寄生,这个人就已经不是人,而成为它们寄生的皮囊。我们称这种现象,叫‘入魔’。” “你入职后,会有专门培训,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何必行愣愣点头。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叫起来:“不对啊!” “那个王茹,不对,是入魔的东西,是被小黑……”他指了指还蹲在沈默言肩膀上舔爪子的小猫,“呃,阿玄咬破了,那些黑气被它吞到肚子里然而凝结成的。也就是说,这黑气得有人把那个什么魔的皮囊打破释放出黑气才会凝结成那种固化的能量球。” 何必行问道:“那么,既然这里发现了能量球,是不是说明当时那个抢了孩子的魔也受了伤?还被人用某种手段固化了散逸能量,落在了窗外?” 在场的另三人互相看了看,并没有一个人回答何必行的问题。 “走吧,先回办事处。”张茂揽住了何必行的肩头。 “可是那孩子要怎么办?”何必行被张茂拖着走,不死心地频频回头。 “走吧,早就被带到别的地方去了。你现在留在这儿也没用。” “可是我们要现在离开了,就更加找不到了啊!” “走吧。”沈默言伸手,拽住何必行衣领,把一米八的小伙儿拎小鸡崽儿似的拎出了房门。 何必行的车已经被小刘开走了,高磊和任秋还在福利院门口站着,眼睁睁看着沈默言直接把何必行拖到了一辆改装过的路虎旁,打开车门把他扔了进去。张茂是自来熟,以前跟高磊也有过一面之缘,他笑嘻嘻跟高磊打了个招呼,跟自来熟的张茂一比,于沁就矜持多了,目不斜视上了车。 任秋没见过这阵仗,不过她是在所里见过沈默言和张茂的,知道这是小何将来的领导和同事。 “他怎么了?”高磊看着何必行扒着后车窗玻璃,一边拍一边叫着什么,有些疑惑地问身边的任秋,“犯错误了?” “你才犯错误呢。”任秋赏他一记白眼儿,“咱们所的小何那是从来没犯过错误的。”她原只是下意识地为自家小弟撑腰,可是仔细这么一琢磨,小何来所里快一年了,还真没犯过错。自从他来,所里破案率高了不少,还及时阻止了好几起意外或是恶性事件,堪称长阳所头号吉祥物。 高磊想想自己隐约从别的地方听来的关于沈处长的二三事,又觉得他对未来同事的粗暴简单好像也不是特别难理解。毕竟蛮符合他高冷严苛的人设嘛。 所以他非但没上前为何必行解围,或是去问个为什么,是不是需要人民警察帮忙之类的,反而笑容可掬,对着车窗里的何必行挥了挥手。 能进特事局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虽然现在还看不出这位小同志到底哪里与众不同了,但每年报考特事局的精兵强将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最后能得到编制进去的人数不会超过两个巴掌,而这两个巴掌的精英里,能进到特事局十三处的十不存一二。 高磊没参加过特事局十三处的招考,不过有听说过考试的竞争已然激烈到了残酷的地步,往年还曾经有好几个考生在应急事件处理的考核中没命的。他是想象不出在这和平年代,还有哪个国家部门的公务员考试还要拿生命去考的,啧啧。 但这位小哥能不走正常渠道,直接被十三处相中,从基层直接选拔调动进去,这就耐人寻味了。 不是家里有大佬,靠山梆梆硬,硬到没朋友。 就是天赋异禀,斗破苍穹,做事能力吊到不行。 再怎么看,这位小何同志都不像后者。 所以,跟他打好关系是必要的,先结个善缘,指不定哪天就能带他装逼带他飞得更高啊。高磊的人生理想是当官,理想当然是越大越好。 至于沈处的粗暴态度——哦,更好理解。没有经验的萌萌新,又是关系户从后门塞进来的,不来点下马威怎么树立领导权威?这也是成长路上爱的磨砺嘛!他自己就很擅长。 硕大的路虎飞一样开走了,车顶上蹲着一只威风凛凛的小黑猫。眼神不好的远远看见,会以为车主非主流,把车标给顶到脑门上了。 上时,身小力单的小细胳膊何必行正蹲在车里思考人生。 一众大粗腿除了开车的,两位领导都在闭目养神。 张茂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一个人,开起车来特别狂野,拐弯都不带减速的。何必行在车里左摇右晃,从来不晕车的人生生被晃出了头晕目眩想呕吐的状态。 等车停下来,沈默言头一个下车,于沁还好心推了何必行一把:“小何,咱们到了。” “啊?哦!”何必行晕晕乎乎下来,俩腿都有点打飘,扶着车子站着,口吐魂烟。 今天我又顽强活下来了! 咦?为什么是“又”? 小黑从车顶跳下来,轻盈落在何必行肩上,毛茸茸的脑袋在他下巴那儿蹭了蹭,发出柔软而娇憨的叫声。 何必行顿时满血复活,撸着猫泪流满面。 不枉我给你买进口的猫粮,还让你爬我的床。 总算没白疼。 不过清醒过来这一瞬,何必行又想起小黑把一屋子黑烟给吸到肚子里的那场景。他忙把猫掐着,把它毛茸茸的黑脸正对着自己,郑重无比地教育它:“小黑啊,以后你想吃啥我给你买啥,可千万别再乱吃外头的东西。那玩意儿黑漆抹乌的,又没口感又没营养,你乱吞到肚子里,万一中毒了怎么办?我都不知道要拿什么药来救你!” 张茂顺口接了一句:“放心吧,这猫百毒不侵,这天底下就没它不能吃的东西,好养活!” 何必行正色,瞪了张茂一眼,又苦口婆心劝小黑:“我说小黑,就算不会中毒,万一消化不良拉肚子也不好啊。听粑粑的话,以后别再吞那些黑不溜秋的玩意儿了啊,我一会就给你买香喷喷的小鱼干吃。” 小黑被他掐着,两条腿软面条一样耷拉着,不过尾巴却摇得欢,明显对何必行关于小鱼干的许诺相当满意,看在小鱼干的面上,就不计较这个胆大包天的人类自称粑粑占它便宜的事了。 一人一猫(单方面)达成共识,何必行心满意足把猫抱在怀里,跟上于沁的步伐,走进了传说中十三处驻滨海办事处—— 何必行:“???” 握草,我是谁?我在哪儿?我来这儿做什么? 谁来告诉我,为什么滨海办事处这么一个国家安全部门下属的正规办事机构会在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办公? 这也太特么——接地气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