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四十章 总觉得自己要凉凉怎么破?

第四十章 总觉得自己要凉凉怎么破?

3211 2018-07-09 10:54:56
      柏树当时的表情和语气反复出现在何必行的梦里,清晰,深刻,让他身上像压了万吨的负重,气都喘不上来。    再次从梦魇中惊醒,才发现小黑蜷着身体压在他胸口睡得正香。    怪不得他在梦里都快喘不上气来。    是真·无法呼吸了啊!    晨曦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屋子里。窄而明亮的光束将屋内的浮尘映得闪闪发光。佛祖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些在空中静静飘浮着的尘埃里,是否也存在着一个完整的世界,世界里也有着亿万种生灵在繁衍生息,重复着一个又一个轮回吗?    何必行将小臂搭在额前,歪着头出神地看着那束阳光,胸口依旧沉重,可那沉甸甸的重量和隔着薄薄的衣服传递过来比人体高一些温度让他觉得特别安心。    所以,柏树说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细思恐极,所以,干脆就不要思了吧。    胸口上的毛团动了动,何必行低头一看,小黑的毛脸压在前爪上,亮晶晶的眼睛正盯着他。    “早啊。”何必行把猫抱起来,在它脑袋上揉了揉,“睡得好吗?”    小黑眨了眨眼睛。    “我睡得不好。”何必行把猫举到面前,四目相对,“你是没自己的窝吗?以后不要再压在我胸口上,你太重了,差点没把我压死。”    小黑扭头:“哼。”老子这么苗条修长身材绝佳的猫,轻盈如风,怎么可能压到你!明明是你太弱了。    何必行把小黑放下来,找了衣服穿上。    拉开房门,正见到谢微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个盘子。    “哥,来吃饭。”她放下盘子,蹲下来又摸了摸黑猫,“嘿,小黑,要不要吃牛肉?我找到一包牛肉干哟,味道很不错哒,你一定会喜欢。”    “那种调味太重了,猫吃了不好。”何必行叼着牙刷一嘴的白沫从洗手间探出头,“柜子里有牛肉味儿的猫粮,给它吃那个就行了。”    小黑不满地对他呲了呲牙,它就要吃牛肉干,猫粮早吃腻了。老子的肠胃又岂是你们这些愚蠢的两脚兽可比。别说口味重点的牛肉干,就算是在眼镜王蛇的毒液里浸过三天的它也能照吞不误。    谢微抱着猫直乐:“小黑好像能听懂你的话哎,你家猫可太聪明了,太人性了,敲可爱的。怎么都一点不像你啊!”    “禁止人生攻击啊。”何必行抹了把脸,把衬衫最上头的扣子扣上,“你上哪儿找像我这么聪明的哥?小黑这是像我,必须的。”    少年的声音立刻在他脑海响起:“呵~呵~”    何必行眉毛一挑,送给小黑一个警告的眼神。    桌上放着一杯牛奶,一块三明治,一个煎蛋。虽然简单,但味道不错。谢微这种小学霸,学什么都快,而且小姑工作忙,她都是自己照顾自己,手艺还真不赖。    “你不吃?”何必行嘴里塞得满满的,指了指谢微面前空荡荡的桌子。    “小一说要带我去吃早茶,”谢微拍了拍肚子,“我得留着点肚子。”    “对了,哥,今天跟我们一起去玩不?”    “不了。”何必行摇了摇头,“今天还有事儿,你跟着郝壹一去,路上注意点儿安全,一定要跟紧了。还有别轻信路上的陌生人,不要跟陌生人走,有事情就找我,找不到我就找警察……”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谢微崩溃,“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唠叨个没完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有啊,昨天的事不许你跟我妈说,听到没有,要是敢告诉她,我们就割袍断义,我再不认你这个哥哥啊!”    小姑性子急,脾气暴,要被她知道她宝贝女儿被人拐走差点卖到乡下给人当老婆,小姑能立刻放下手上的事飞过来把谢微抓回去关禁闭。谢微想要周游华夏的计划也就要就此夭折了。    “这么大的事,怎么可以不说。”何必行小声说。    谢微立刻眯起眼睛,一脸凶狠地瞪着他。    “呐,钥匙,出去记得锁门。”何必行把杯子里的牛奶喝完,“我带小黑出去溜达两圈儿。昨天的事没下回啊,不是每次都能那么巧我就在附近的。社会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单纯,你一个小女生,凡事多注意点,这世上可没后悔药吃。”    “行了行了。”谢微翻了个白眼,“吃一堑长一智,我会小心的。”    “走了。”何必行俯身把小黑捞起抱在怀里,踏出了房门。    清晨的空气好,小公园里已经聚了不少老年人,也能看见一些穿着运动服,戴着耳机晨跑的年轻人。    像他这样一大早抱着猫出来溜达的倒真少见。    公园门口聚了好些早点摊子,热腾腾的蒸汽里米面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不时有上班族在这里停下脚步,要块手抓饼,或是来套煎饼果子,再配碗豆浆或是酸辣汤坐在细窄的长凳上补充一早上的能量。    安静又喧闹,一边是车水马龙人流如织,一边是翠叶鸟鸣安静宁馨,仿佛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却又和谐地交融在一起。    几个穿着白绸练功服的老人在树林边上,各自占了一棵树,靠,撞,击,打,练着不知哪里学来的功夫,全神贯注,自得其乐。    还有两个老太太踮着脚,抱着树枝,“嘿嘿哈嘿”地使劲向下拉,也不知道是在拉伸她们的身体,还是想把儿臂粗的树枝给生生撅折了。    何必行似乎都能听到那几棵不幸被挑中的树发出的痛苦呻吟。    走到树林深处,那棵完全枯死的树突兀地立在林中,昨天柏树弄出来的两个树墩子已经不见了,地上趴伏着一层枯黄的藤枝,树叶,死气沉沉。    何必行抱着猫站在树前,看着树干上那枚清晰的拳印。    他缓缓伸出自己的拳头,放进那个深入树心的凹痕,完美嵌入。    这么硬的树干,他到底是爆了什么样的seed,才能一拳捶出这么深的坑啊。    何必行闭上眼,沉下心,感受着这片昨晚显得十分诡异的树林。令人毛骨悚然的危机感已经彻底消失,这里的空气,土壤,水份,都很正常。好像随着那晚他的一拳击出,这里的异常波动就完全消失了。    他这一拳怎么能这么厉害?    何必行心里又震惊又有点小窃喜。    直到他发现那棵枯死的树下有一点新绿出现。    那是一棵幼小稚嫩的树苗,植物学技能从未点亮过的学渣何必行同学当然认不出这是什么树的树苗,但他下意识地就认为这是一棵柏树。    谁叫昨天晚上柏大佬就在这棵树边上给他现场表演过一幕让他大开眼界的木系异能呢,这也许就是当时大佬留下来的印迹,就好像人们到了名胜古迹总喜欢手欠地留下“某某到此一游!”之类的标记。也好像狗狗们总喜欢这边蹭蹭那边蹭蹭,再抬起一条腿,留下自己的味道表示地盘所有权一样。    这里大概也是被柏大佬划定成自己的势力范围了吧。    何必行摸了摸树苗上细嫩青绿的小树叶。树苗轻轻颤动着,树叶温柔地刮过他的指腹,好像在跟他撒娇。    就像个懵懂的小孩子,可爱。    “小黑,我带你去我的新工作地点看看吧。”何必行挠了挠猫下巴,跟他商量,“虽然主任给我放了三天假,可是我心里总是不太踏实。”    他像是对猫说,更像是自言自语:“我觉得吧,突然之间就不认识这个世界了,什么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什么都不懂,俩眼一抹黑的。你说沈处为什么会挑上我进十三处?我也没觉得我哪里厉害啊,怎么突然之间感觉自己就可以拯救全世界了呢?这个感觉不大好,很不好。以我多年看龙8官网的经验来讲,我完全没有主角命格,顶多是个跑龙套的,如果就这么突然自觉有了主角的使命,那多半很快就会凉了。”    黑猫趴在他怀里,长长的尾巴翘了翘,熟练地在他手腕上绕了一圈。    “所以我得尽快充实自己,尽快提高自己的能力,以避免太早就凉了。”何必行撸着猫,叹着气,“我多年轻啊,还有大把好时光可以虚掷,我可不想早早就凉了。”    他想了想,加了一句:“我都还没谈女朋友呢,多亏!”    小黑完全不明白何必行怎么会突然间就有了自己快要凉了的觉悟。它连着三天每晚上趁着何必行睡成死猪样的时候给他灌输能量,已经相当辛苦。它都五六十年没这么勤快干过活了。它舔了舔自己的小毛爪子,目光幽深,表情严肃,从何必行怀里探出头,看着眼前充满烟火气的世界。    羊杂汤,香喷喷的羊杂汤,它已经闻着味儿了!    要吃!o ωo!!    何必行觉得很奇怪,自从知道小黑能跟自己对话,他就发现每次小黑跟他说过大段的话之后,总会惜墨如金地过两天,好像它说一次话要耗费的能量超大的,说一天话得攒两天。    这孩子也挺不容易的。    以后自己要对它再好点儿。    小黑这么活泼爱热闹的,不能说话多受罪啊。    “喵~”羊杂汤,羊杂汤,小爷我要吃羊杂汤。    何必行很神奇地get到小黑的要求,带着它喝了一大碗浓浓的羊杂汤。凉不凉的,反正也不会就在今天,这世间,唯小黑与美食不可辜负啊!    羊杂被他挑出来放在碟子里,撒点胡椒,加点麻酱,小黑埋着头,胡子上都沾上了酱汁,吃得那叫个适意。    坐在对面一桌的女孩子情不自禁拿出手机,对着小黑来了段秒拍视频,转脸就发到了网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