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三章 新世界的大门……

第三章 新世界的大门……

2428 2017-11-20 11:59:09
    严格来说,何必行同志是个开朗乐观,活泼外向的新世纪阳光青年。这点从他“中老年妇女之友”的美誉中就可略见一斑。    但是,面对领导,他总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表情是严肃的,风貌是严整的,连领导讲个笑话都难以拨动他脸上绷紧的神经。以至于所长总是私下和指导员抱怨,你说我是不是长得哪儿有问题?怎么小何对着我总是一脸的苦大仇深呢?    现在他的车后座就坐着一位领导,从省厅下来的,肯定比他们所长要高几级。年纪大概是所长的对折,相貌大概是所长的N次方——然而小何警官依旧是见领导就“从心”。从上了车,他脸上的肌肉就没松下来过。    可惜后头这位沈领导一点不像他们所长那么随和,就算你不说话,也能没话找话,从关心你的工作,到关心你的思想进步,进而兴致勃勃关心你的个人生活,比如介绍他家侄女,外甥女,同事女儿跟你处个对象之类的。    沈帅哥的脸绷得比何必行还紧,害得何必行更紧张了。    好在他开车技术还行,就算手心都有点出汗,一部车还是开得四平八稳,严格按照交规走。    离长阳路所还有两条街的距离,何必行突然猛踩刹车。    “吱……”轮胎发出垂死般的尖叫,身体的惯性让沈默言差点一头撞到驾驶座的椅背上。    “怎么了?”领导问。    何必行后背绷得很紧,双眼盯着前方,手心里汗冒得更厉害。    “好像不对劲。”他没回头,自然也就没看到沈领导眼里冒的精光,而是直接拉上手刹,松了安全带,打开车门,“我去前头看看。”    因为比原计划接到人的时间晚了半个多小时,何必行走的是条捷径。这条不怎么宽的小巷子直接穿过去,可以少绕一大圈。以前这条路上挤满了路边摊,相向而来的车辆错个车身都难,所以就算距离近,一般人也不会走这条路。可是最近这片要拆迁,大部分居民已经拿着拆迁款搬走了,只留了几个钉子户还坚守阵地。这条路就此畅通。    正是早高峰的时候,就算这条路比较窄,还是会有赶时间的车主从这条道上走的。    可是眼前,清晨阳光也照不进来的巷子里,空空荡荡,除了满眼的“拆”字涂满两边的院墙,别说车了,连个野猫的影子也看不见。    何必行头皮发炸,又是那种不好的预感,前方有什么特别危险的东西潜服着,身体每个毛孔都在警告他,不要向前,不要向前,不要向前!    “发现什么了?”    何必行心脏差点被吓出来,回过头,看见年轻的上级领导双手潇洒地插在裤兜里,墨镜挂在前胸的口袋上,正眯着一双丹凤眼向前头瞧。    “这条路前头可能不通。”何必行犹豫了一下,按照他的性格,碰到这种情况,他一般会往前走走看看,说不定有什么事他能搭把手。可是车上不止他自己,他还要把领导送回所里。于是他决定先送人,等把人送到了,他再回头过来这儿转转。    “不通?”沈默言看了他一眼,然后迈开大长腿,自顾自向前走。    “等等!”何必行赶上,“所长还在等您,我先送您过去。”    沈默言说:“没事,我走过去看看,你开车在后头跟着。”说着他手一抛,车钥匙划了个抛物线落在了何必行的手里。    何必行不明白为什么领导会突然起了兴致要下车步行,他也不能拉着人家说根据他的直觉,前头可能有危险。摘了警帽抓抓头,他无奈地吐出一口气,快速跟着沈默言跑向前。    走出不到二十米,前头的路断了。路面突兀地向下陷了好大一块,阳光被两边的高墙遮挡,加上四周拆了小半,到处都是零乱的砖头,水泥板,也影响视线,如果不是走过来,还真不太好发现。如果刚刚何必行没有紧急踩刹车,而是一路向前开,这会指不定他们就要连人带车翻到沟里去了。    沈默言在坑边蹲下来,伸出手指在坑边的水泥断面上摸了摸,回头看了看何必行。    何必行站在他身后,看着眼前的坑半张着嘴巴:“这是……坑人啊。”    “嗯,就是个坑。”沈默言站起来,拍了拍手,“得拦一下,免得有人中招。”说着摸出手机来,“……”。    何必行正在拨电话,半天没声音。    “咦,没信号?这儿怎么会没信号?”    沈默言把手机塞回兜里,直接到边上搬砖头,在离坑边十五米远的地方叠了个标志。    “等我们回去我就联系路政,让他们派人过来把坑填填。”    沈默言对何必行的话不置可否,只是吸了吸鼻子,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小心。”    不用你提醒啊,我心里的不安已经越来越强烈了呢!何警官手指动了动,可惜没有带配枪。    他们沉默向前方走,鼻翼间传来的血腥气越来越浓烈。    “唰……”什么东西游过草丛的声音,然而这儿并没有草丛,有的只是凌乱的碎砖和空荡荡的楼房院墙。    “嘻嘻……”银铃般的笑声在耳边倏尔响起,何必行循声望去,在不远处的墙头上,一个少女正歪着头看着他们。肌肤如雪,长发飘逸,看着约摸十五六岁的样子,五官精致清秀,虽然称不上是大美女,却也有别样的娇憨可爱。    沈默言面色微变,向后退了两步,突然跃身而起,身形如箭向那堵院墙冲去,口中还叫道:“小何快躲起来。”    何必行根本没等他语音落下来,人已经冲向另一旁,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    刚刚他站立的地方,一条红影闪电一样射过来,碎石四溅,水泥的地面被砸出一个不小的洞。    何必行躲开之时,眼睛就瞧向那里,隐约看到那是一条分叉的舌头。    他骇然抬头,见到那个清秀的少女双眼金黄,中间一条竖瞳,嘴巴直咧到耳根,蛇信一样的长舌半露在外头。    “妈呀!”他一声惨叫,刚站起来又趴下去了。    那少女收回了舌头,微微调整方位,正打算再给他来一下,突然舌头一疼,吐出一半的舌头被人抓住了。她一声怒叫,舌头上渗出黄绿色的粘液,滴在地上发出“嗞嗞”的声响,地面,砖头,水泥,只要是被那粘液溅到的地方都升起了一团灰色的烟雾,这粘液不知腐蚀性有多强,几乎是瞬息间,地面上已经多出无数个焦黑的孔洞。    可是那只手始终稳稳地抓住舌头,好像那可以腐蚀钢铁的毒液对他的手没有丝毫影响。    那只手一卷一拉,那少女发出凄厉的尖叫,半只舌头已经被生生扯断扔到了地上。一条铁灰色的长影出现在少女的身后,“唰”的一声当空劈下。沈默言从墙头跃下,那少女的脑袋也随即从墙头消失。隔着院墙,何必行听到不绝于耳,震耳欲聋的声音,好像有十台推土机正同时进行强力拆迁作业。    他想过去帮忙,可是腿软啊,根本挪不动步子。    这一刻,警校优秀毕业生,学生党员,坚定的无神论者何必行警官脑海中只有一个问题。    这特么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谢小茶 谢小茶
终于发新书了,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比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