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二十九章 我好像见到了不得了的大佬

第二十九章 我好像见到了不得了的大佬

3060 2018-07-09 10:49:59
“应该早到了,等我问问。”张茂拿起了手机。 “好像那边出了点状况。”只说了几句,张茂就一脸郑重地对何必行说,“人都往摇光去了。你先在这儿守着,你没道行,过去也只是碍事的份。”说完转身就要走,迈出去两步,又回头伸手,“阿玄给我,它能帮的上忙。对了,你就站在这儿,千万别走开啊,一不小心你就会走丢的!” 何必行:“啊?” 然后张茂就把他的猫拐走了。 “等等,你先告诉我这儿是哪儿啊?” 张茂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天枢星位。记着别乱跑啊,跑丢了我可不负责任的啊!” 天枢?摇光? 何必行默默打开手机,开始搜索。 哦,北斗七星啊。 一个在这头,一个在那头……啧啧。 虽然被丢下一个人,但看张茂那样儿,估计那头事情小不了。想想那什么美女蛇啊,鬼娃娃啊,还有被魔气支配改造的什么傀人……他还是老老实实在这儿等着比较好。 不能帮上忙不是什么令人羞愧的事儿,但要是过去拖了同事们的后腿,他就罪过大了。 挑块草地坐下,背倚着大树,头顶是穿透叶隙投下的斑驳阳光,微风拂面,草木清香,坐着坐着,何必行头一歪,睡着了。 他睁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黑了。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了风声,也闻不到草木的香气。 背后的大树硬梆梆的,靠了这么久,有点腰酸背疼。 何必行站起身,目光投向不远处的那根巨大定龙桩。 黑暗中,那根柱子外层浮着一层柔和的光芒。何必行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太确定这光芒是它自己本身发出来的,还是他的眼睛又开始自说自话给他超出正常状况的加戏。 他低头揉了揉眼睛。 再抬头时,依稀在定龙桩的旁边看到了一个身影。 一袭白色的长衫,束腰宽袖。长长的头发束在脑后,那极富特色的奶奶灰发色,让他想起了那天在小区的海棠树下站着的身影。竹青色的唐装,漂亮到不像话的下巴和嘴唇。 虽然只是一眼留下的印象,可那印象实在太深刻,想忘也忘不了啊。 “哎,哎!”他下意识想叫住那个人,脚下已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两步。 他想看清楚那个人的模样,想看看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到底是男是女,想弄清楚,为什么见到这个人,他心里就会有种隐隐的悸动,那种亲切感和熟悉感,来得莫名其妙,完全不讲道理。 他是真的不认得啊。 这么有特色的人类,怎么可能会记不得呢? 这样想着,何必行提速向那边跑去。 明明只有十来步的距离,可是他怎么也跑不过去。 用尽了洪荒之力,他两条腿都快悠成风火轮了,可跟那根定龙桩,永远差着那么十几步远的距离。好像两处间隔着一层看不见的膜,分成了两处不同的世界。 “喂,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何必行终于停下来,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粗气。 他的体能很好的,可是没跟几步就累成了狗。他直觉自己的处境应该不平常。这诡异的无力感,别是他这会还在做梦呢吧。 刚想着是不是在做梦,眼前一黑,那根定龙桩已经不见了。 而后他就听到一个带笑的声音:“哟,你也来啦。” 是男人,一个年轻的男人的声音。 何必行吐了一口气,他可以肯定,这个男人就是那个长着一头奶奶灰长毛的人。 原来真是个男人啊。 也说不上来心里是遗憾啊,是惊讶啊,是安心啊,还是什么。 “是啊,我来了,你是谁啊?”何必行伸出手摸了摸,什么也没摸着。 “在这儿呢。”他肩膀上被人戳了一下。 回过头,明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那个人的身影却是清晰无比地显现在自己眼前。 何必行看着那张脸,半天回不过神来。 “回头帮我跟小沈说一声,这儿出不了大岔子。不过有些收尾的事还是要麻烦他弄一下。”奶奶灰长毛对他眨了眨眼睛,“那我走了啊,谢谢你帮我照顾阿玄,我看它挺喜欢你的,以后就让他跟着你吧。回头见!”他笑着对何必行挥了挥手,然后身形就像突然崩裂的琉璃,化为无数闪着微光的星屑,直接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卧槽!”何必行吓得大叫一声,向后一跳。 身子一栽,他这回是真的醒了。 依旧是蓝天碧草,绿树浓荫。定龙桩安静地耸立在离他十几步远的地方,周围被圈水泥栏杆围着。龙首向下,张爪欲飞,巨大而突起的龙睛却好像时刻盯在自己的身上。 不过这时日头已转向西方,光线变得有些黯淡。吹在身上的风都有点凉飕飕的了。 何必行没急着起来,而是背倚着大树,目光深沉地直视着那根粗壮的定龙桩出神。 不知从哪里传来悠远洪亮的钟声,穿越空间,穿越时间,穿越人的肉体,一声声,好像直接响在人的灵魂之中,可以解除一切负面状态。 耳边渐渐嘈杂,目光所及之处,有数个人影正向他这边走来。 当先的那位,一身黑色的长风衣,双手插在裤兜里,表情冷漠,目光寒冽,仿如高岭之花,不可碰触,又像块千年的寒冰,吐口气就能把人给冻成冰块。 跟在他身后的女子,是干练的办事处老大,火锅店老板,未来自己的顶头上司。 另一边,则是一脸斯文的年轻人,正低头跟个身材矮小的好像未成年少女的姑娘说着话。 除了这四位他都认识,跟着这四人身后的那六七个光头他就不熟了。 何必行赶紧从地上跳起来,刚站稳,一只黑猫闪电一样扑到了他怀里,在他身上嗅了嗅,然后直接跳到了他头上,扒着他头发,变成了一顶黑色的猫帽子。 “小黑你下来,好重!”何必行手忙脚乱去拽黑猫,可是又不敢使劲,生怕小祖宗发怒把爪子弹出来给他脑袋上划两道。 沈默言一行人走到近前时,小何警官和黑猫斗得正欢,顶着一头乱毛的小何同志看起来跟精英骨干这四个字相去甚远。感恩寺的大师们刚才还听于主任介绍说滨海办事处来了个新同事,刚报到就立功,心里还在猜想这是哪个世家名门出来历练的子弟…… 接着就看到了正跟小猫玩得不亦乐乎,目测心理年纪也就十岁的小年轻。 他的身上完全感受不到一点能量的波动,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嘛。 怪不得被张茂丢在这儿没让他过去帮忙。说不定过去了还得他们分神看顾他,要是再不小心入了魔,那就麻烦了。 还好还好,善哉善哉,阿弥陀佛。 就在这一瞬间,何必行同志被不少人鄙视了,他还茫茫然站在那里,一脸无辜等着领导下达下一步指令。 黑猫从他身上跳到沈默言的肩膀头,歪着脑袋看自己爪子给何必行新做的造型。 那撮呆毛好有型,相当合适他呢,喵。 沈默言依旧保持着他的高冷人设,没有开口,只是从肩上把猫抓下来抱在怀里,然后沉默地看着他。 精干的于主任也只是简单做了下介绍,这几位是感恩寺驻守高僧xx、xx和xx大师,这位是我们新来的同事小何。 连全名都没说。 xx大师们单掌竖于胸前,礼貌地对小何同志点了点头,然后转脸对沈默言道谢,阿弥陀佛了一大堆,那亲热劲,推崇劲,直叫何必行有种错觉。 好像沈处长才是他们感恩寺供的佛一样。 正这样想,突然就听里头年纪最大的老和尚说了一声:“沈施主于我佛门也是夙世有缘,过几日澄观上师就要出关了,不如您过来跟他见一见?其实入佛门也不一定要出家的,您想继续留着公职也好,也无需落发,我佛宗一脉的功法,资源,未必就比公门所能提供的少……blablablabla……” 这是,在拉沈默言入佛门当和尚? 何必行听着那老和尚口若悬河积极推销,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张茂伸手一拉,拽着他就走,后头谌乘也跟着一溜小跑。何必行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沈默言那张隐隐发黑的脸,都来不及听到他要怎么应对人家的热情邀约。 说十分感动,然而拒绝? 穿过竹林,迈过一道月亮门,何必行仿佛从被隔绝的世界脱身而出。 还没等他深吸一口沾满世俗的污浊空气,就见眼前一花,一道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他身前。 酷酷的墨镜,黑色的长风衣,插在裤兜里的双手。 他们沈处长已经脱身回来了。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答应那群老和尚。相像了一下沈默言剃光头发穿上僧袍的样子,意外觉得有点喜感,何必行在他身后极其不厚道地笑了起来。 沈默言好像身后长了眼睛,偏偏在这时候回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何必行立刻板起脸,一脸正直,昂首挺胸。 沈默言的目光从上到下扫了他一遍,眉头一挑,对他说了一句:“刚刚见到了谁?” 何必行刚要开口,却被他挥手打断:“回去再对我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