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三十五章 报告上级,我好像觉醒了特别牛逼的能力

第三十五章 报告上级,我好像觉醒了特别牛逼的能力

3190 2018-07-09 10:53:18
      被正义力量冲刷全身的郝壹一同学揪着那人的衣领子,口沫横飞,逼问李国强的去向。何必行手机响了,那是交警指挥中心监控室里坐镇的同事打来的。    “李国强那辆车在经四路和纬一路交叉路口出现,应该是打算从花园口收费站离开滨海出城往西去,我们已经通知花园口收费站务必要把这辆车拦下来。你放心吧。”    “谢了,过两天请你喝酒啊学长。”来报信的是他在警校比他高三届的学长,他刚入校时还跟这位学长一起打过篮球来着,球场上一起挥散过汗水和激情的感情自然比一般同学要来得深厚许多。    收起手机,郝壹一那边的唾沫也喷的差不多了。    “哥,他说那个李国强在泗水县还有一个废品仓库,就在离市区六十公里的西南边儿,说不定这会他去那头了。”郝壹一两眼冒着光,搓着手凑到何必行身边。自从上回被何必行救了,他就特别崇拜这位警察哥哥,金子受了重伤,维持不了人形,住在他家里,原本的大哥靠不上了,他就自动把何必行当成了大哥。    要说郝壹一的神经也是够粗的,一般人要有他那样的经历,早就怀疑世界怀疑人生了,他却还是大大咧咧活得自由自在的。当然,就算他想把他的离奇经历说给人家听,一来人家不会信,二来他也说不出。不知为什么,只要是想说起那天的事,他的嘴巴就像被502胶水粘住了,根本张不开。    反正他知道何必行跟他金子哥差不多厉害就行。    金子哥有老柏撑腰,他何哥也有个沈处长做靠山呢。    更何况何必行还是体制内的,是执法部门的有执照的公务员,靠起来心里这不更踏实了。    “我带几个小弟现在赶过去把那小子堵住怎么样?”    “你有车吗?”何必行问。    这个,他一个混社会的,还真没车,而且他今年还没满十八,就算有车也办不到车证啊。    不过没关系,这点小事根本难不倒他这个将来注定会立于世界之巅的男人。郝壹一打个响指,立刻有个小弟推来一辆特别拉风的机车。哑光的黑漆,金色的飞龙纹,低调又酷炫,是他独特的风格。    “我骑这个去!”郝壹一用力拍了拍他心爱的机车座垫,豪气满怀。    何必行:“……”    如果他没记错,摩托车也是要考驾照的。少年哦,未成年的你,这是无证驾驶你知道吗?    何警官板着一张脸,从郝壹一的手里拿过了钥匙,长腿一偏,已经跨坐了上去。    “哥,怎么样?我这车帅吧!”郝壹一兴奋又得意地炫着他的爱车。    “嗯。”何必行打着火,感受了一下强劲的动力,“不错,谢谢了啊,等我抓着人就把车还你。”    “啥?”    不等郝壹一反应,油门一拧,黑色的机车已经箭一样蹿了出去。    “啊啊!我的车!”身后留下少年痛苦的呐喊声,一手揪着头发,另一只尔康手向前伸出,在阳光下定格成一副让人看了就觉得心疼无比的画面。    从谢微被人塞进后备箱到何必行获得李国强车子的定位,其实前后不过就差了十分钟左右。经四路纬一路的交叉口离火车站并不算远。    做为重要的交通枢纽,火车站附近的车流量一向很大,要说李国强的小金杯能在十分钟内跑到那里已经算是速度很快的了。    何必行并没有把希望都压在花园口收费站的拦截上。从火车站到花园口收费站还有四十多公里呢,谁知道这辆车中途会不会换条道走。说不定现在向西,过会又往北跑了。而且谢微此刻情况会是什么样?有没有受伤?她可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万一那帮畜牲中途停车把她怎么样了,那可不是要毁了她一辈子?    机车飞一样在车流中穿来穿去,何必行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在飙车技能上这么有天赋。不过身为一个合格的执法者,他在心急火燎的情况下,还是努力注意不违反交通规则。    可是去他妈的规则,车子太忒么多,红灯太忒么长,这么多车,他要怎么把那辆小金杯给截下来啊!    又一个超长的红灯前,何必行停下车,无比懊恼地用力捶了一下车把。    时间耽误一分钟,苗苗就多一分危险。    他的胸口像是沸腾的茶壶,扑噜扑噜地向外喷出大量的蒸汽,无声的啸叫让他的双眼发红。越来越焦躁的情绪有如实质化的黑雾将他周身笼罩起来。    如果有人能透过头盔看见他的眼睛,一定会发现他原本棕褐色的瞳仁此时已经被不时闪烁的幽蓝光芒染成了蓝色。神秘,冰冷,充满了难以言说的危险。    世界的外形再次在他的视野中变形。    斑斓的世界褪去了五光十色,还原成只有黑白两种色调的以线条构筑的奇异模型。道路,车辆,四周的大厦瞬间向他眼前扑来,然后奔向他的身后。    最后停留在他视野中的,只剩下一个长方形的物体,在偏后方,蓝色的光点于黑白色的世界中显得格外刺目。    几乎是一瞬间,何必行已经知道,这个光点代表的就是此刻他最渴望见到的那个人——谢微。    从蓝色光点上,射出一根蓝色的光线,快速地前行,弯折,再前行,最后停下来,指着他现在所停留的方向。    何必行沉浸在这个奇异的世界里,不用翻说明书就能明白这个由单调的黑白色块组成的世界里,每一个点线面所代表的真实意义。    刺耳喧嚣的喇叭声把他从对新世界体悟的沉思中唤醒。    红灯已经变绿,而他的机车堵在路口已经超过六十秒,激起了身后广大被堵司机的强烈愤慨。    从后视镜上,他甚至能看见身后那辆车的司机伸出窗外愤怒挥舞的拳头。    何必行一拧油门,身子向一侧倾斜,马力强劲的机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突然横过来,打了个弯窜进了旁边一条狭窄的,不太有人经过的小巷。    ……    离开纬一路十公里左右的一个省道旁的加油站外头停着一辆有点破的面包车。车头一侧的后视镜是拿铁丝绑在车窗外的,特别敷衍。驾驶室的车门大敞着,一个中年人站在车旁正抽着烟。    滨海是国际化大龙8国际pt娱乐官网,很难想像在市区里还有这么一块老旧,偏僻,处处透着暮色的地方。    这里几乎看不到什么年轻人和儿童,来来往往的都是些留守着老宅的老人。    这里的年轻人大都带着家人去真正繁华的闹市区里工作生活了。只有这一片类似城中村的地方,因为城市规划和土地商业化的进程还没顾得上,所以保持了与周围格格不入的风景。    抽烟的中年人个子不高,有一身腱子肉,袖子半卷着,露出胳膊上发青的纹身。他状似悠闲地抽烟,一双眼睛却透过淡薄的烟雾不时扫过四周,像只伏于暗处警惕又危险的豹子。    另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从小加油站的公共厕所里出来,一边走一边系着裤腰带。    他凑到纹身男人的身边,接住了对方抛给他的一支烟,美美地抽了两口。    “强哥,这回的货可真好。”他的目光飘向车后,舔了舔嘴唇,“又鲜嫩又水灵,那俩老货总算搞到个像点样的货了。”他咽了口唾沫,低声问,“强哥,这么好的货,直接就卖到山里给那些不知香臭的泥腿子也太亏了。不如……”    “不如怎么样?”李国强弹了弹烟灰。    “嘿嘿,”那男人猥琐地笑了两声,搓了搓裤裆,“这儿都素了好几天了,不如拿她开开荤,咱们爽一发再走?反正那些人只是要个能生蛋的媳妇,有没有被破过壳他们懂个屁。”    李国强“啪”地一下扇在对方后脑勺上:“妈的,你小子迟早死在女人肚皮上。这个是订好的货,不是鸡能随便让你上。破没破过壳价钱差得大发了,够你特么上十回鸡的。这次的货不错,老子得找个好地方卖个好价钱。”他幽幽地说,“最后一票了,得了钱就收手。”    那男人一惊:“怎么了啊强哥,怎么能最后一票呢?这个来钱多快啊!”    “快有个屁用。”李国强吐了个口唾沫,“咱们得换个地方弄。”    男人想了想,恍然:“那丫头说她哥是警察,你是怕警察找上咱们?不能,咱们做得天衣无缝,人一转手,警察有屁用,怎么都找不上咱们。”    “那也要换了,咱们在这儿已经弄了五六次货,条子最近查得紧,等拿了钱,你先回乡下玩半年,我也把这边收拾收拾,该卖卖了,咱换个城市再干。”    “哎哎,好勒,听哥的。”虽然有点舍不得,但男人知道李国强胆大心细,心黑手狠,想着先离开阵子,自己到了乡下也不是不能再干几票,也就同意了。    “看好了啊,别叫她半道醒了弄出动静来。”李国强用力深吸一口,然后把剩下的烟屁股扔到地上踩灭了,“还有你安眠药用量别太大了。上回那女人药物过敏,直接死在半道上,可让我亏了不少钱。”    “放心,您放心。”    两人说着话,再次上了车,准备出发。    远处传来改装机车特有的轰鸣声,一辆黑色机车如道闪电飙了过来。    “卧槽,这得上一百六了吧,这些小年轻真会玩,都不要命的。”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吐槽。    而他话音还没落,那辆车一个漂移,已经横在了面包车的车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