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二十六章 那天,我大概只是做了个梦

第二十六章 那天,我大概只是做了个梦

3561 2018-07-09 10:49:01
当时,离晕迷的郝壹一最近的是何必行。 很多年后,当何必行从十三处毕业,成为特事局的大佬之一时,他曾数次想起当时的一幕。 想为当时年少热血,连想都没想就直接合身扑在郝壹一身上,想去为他挡那一鞭子的自己点个赞。 虽然那时候的自己连只弱鸡都称不上,最多只是一颗能孵出弱鸡的蛋,对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完全不了解,也没有应对的手段,但他当时奋不顾身,毫不犹豫地保护普通市民的勇敢行为,还是给当时十三处的处长沈默言和后来成为特事局副局长之一的柏树同志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在此后他的职业生涯中,没少受这两位大佬的提携和恩惠。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当时,他扑过去完全只是身体本能反应,反射神经超强的身体完全没跟大脑做事先的请示并得到大脑的批准就擅自行动,把他置于了不可知不可控的危险境地当中。 尽管还在当人形照明灯的老柏同志及时调动资源,把另一只手也变成了灯泡,并具现出个绿色的光罩子,想把这两只完全不能战斗的弱鸡保护起来。 只是那黑气扑过来太快,老柏同志之前冲上去太快,离着有点儿远,这要想后发先至就有点儿困难。 就算他再有本事,绿光保护罩撑起来的时候,还是有些黑气钻进了何必行的身体。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意识沉入黑暗,五感皆被封闭,他好像是行走在一个不分上下,没有远近的空间里,只有行走的本能支配着他,让他走啊走啊走啊,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 最后因为疲劳过度——而恢复了意识。 眼前一片刺目的白色,让习惯了黑暗的眼睛因为疼痛而流出生理性的泪水。还以为自己从个黑空间跳到了白空间,依旧是个没有方向感时间感的无尽囚笼,却因为鼻翼传来的消毒水味被拉回了人间。 这里是……医院? 何必行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白光散开,视线重新聚焦,看清了白色墙壁上微微泛黄的污渍,窗口浅蓝色的窗帘,还有头顶的明亮的荧光灯管。 “醒了!”耳边响起的声音似远又似近,声线听起来有几分熟悉。 何必行转过头,看见谌乘那张被刘海遮住的半张脸。瓷白的皮肤,小巧的下颌线,形状超级漂亮的嘴唇。虽然看不清上半张脸,但绝对是个少见的美人儿。 见到何必行把脸转过来,眼睛盯着她看,谌乘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害怕,从头到脚散发着名为惊惶失措的气息,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吭哧半天,突然说一声:“我去叫人。”然后转身就跑了。 何必行尔康手,他本来还想问问自己这是在哪儿,出了什么事儿,沈处,老柏和那个叫“好一一”这么个奇怪名字的家伙都还好吧……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脚步声。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一涌而入把他围上,掰手腕的,扒眼皮的,捏大腿的,甚至还有卷了袖子给他搭脉的。 何必行吓得浑身僵硬,汗毛起立。 “散散,散散,都散散!”白大褂们被扒开,人群中露出张茂那张痞帅痞帅的脸。 “哟,小何同志,重返人间了哈,欢迎回来啊!” 何必行:“……” “行了,没事,神魂稳固得很,可以滚出院给别人腾病床了。”说话的是给何必行搭脉的白大褂。他看起来很年轻,明明像个还在读医学院的实习大夫,脸上那跩得二五八万的模样却好像是悬壶济世的千古神医,连头上一根头发丝都在睥睨天下的恃才傲物。 刚才扒着何必行眼皮的一个白大褂搓着手,一脸谄笑:“秦主任,您看这次的样本还挺难得的,要不把他转到我那科去?” 捏何必行大腿的白大褂挤过来:“秦主任,老李那儿技术水平太落后了,把样本放他那儿没用,不如给我们。” 何必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直给张茂使眼色。 张茂笑嘻嘻地在一旁看热闹,一点也不急。 年轻的秦主任推了推眼镜:“胡闹什么!他是十三处的员工,沈默言的手下。有本事你们把他切片看看?” “沈默言”这三个字好像极具杀伤力。刚才还挤在何必行身边,想着把他切巴切巴各人分几块回去研究的白大褂们“呼啦”如退潮一般都躲到了秦主任身后。 “好了,帮他办出院手续。”秦主任扯下病床前挂着的病历板,从口袋里摸出支钢笔,“唰唰”龙飞凤舞写了几个字,就把板拍在了张茂胸口,“快点儿带他走,我不敢保证我的人能不能经受得起考验,你们沈处长的威名有效期说不定只有一个小时,或者二十分钟。” “好好好,谢谢秦主任啊。”张茂笑眯眯地把板拿着,回头对一直缩在他身后的谌乘说,“小谌同志,我们小何就托你照顾啦。我现在去帮他办出院手续,你听着刚刚秦主任的话了吧,要特别小心这些位,别叫他们有机会靠近,把小何给带走啊。” 谌乘声音弱弱的:“他们只是在开玩笑,张茂你别担心啊。” 说着,又看了一眼何必行,怯生生地安慰他:“你别怕啊,他们只是跟你开玩笑。” 我真的一点也不觉得他们是在开玩笑!何必行现在浑身还僵着呢。总觉得一会张茂和那个秦主任一走,自己就有点性命堪忧。 谌乘想了想,又说:“你你别怕,有我保护你。” 姐姐,你的保护真的一点也不能让人安心下来啊。 谌乘走到病床边站定,突然张开嘴,一团白色的雾气从她嘴里喷出来,把何必行连着这张病床包裹起来,包得严严实实,好像一颗洁白的大茧。 何必行:“……” 张茂:“……” 秦主任:“……” 大茧里,谌乘的声音传出来:“张茂你快点儿去啊!” 张茂拉开房门,拔足狂奔而去。 秦主任摇摇头,站起身也要走。一回头,见那些白大褂们还围在那儿盯着白茧看,脸上又露出好奇、兴奋和跃跃欲试的表情。 “你们别都作死啊。”秦主任提醒道,“滨海办事处的谌大师是蜃妖血脉,六品境界,她的蜃气沾上了可是很难清除干净的。” “好……漂亮……”躺在床上的何必行已经完全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也完全不care外头会发生什么了。 那层包裹着他的大茧内部流光溢彩,闪动着梦幻般的光芒。那里头仿佛有万千世界,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独特的吸引力。何必行从来没感觉过这么舒服。全身轻飘飘的,感受不到地心引力,身体的每个细胞都浸在自由自在的空气当中。 他的意识飘啊飘啊,好像已经脱离了肉体的束缚,以一往无前的态势一头扎进了那个无数光点构筑的世界里。 外头的那群白大褂看着白色雾气里影影绰绰的人影,就觉得心里好像有无数小爪子挠着痒痒,明明知道那里危险,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总想浪一波,去碰碰这个极端难得一见的六品蜃妖的蜃气。 “我们在秦主任在啊。”其中一个白大褂捏着自己的小手手,眼巴巴盯着那只纯由雾气构成却很有实质感的大茧,“就算咱们中了蜃气,他应该也有办法把我们拉出来的,是吧。” “是啊是啊,这世上就没有秦主任治不了的病,救不了的命。”另一个白大褂点头附和,同样伸出了自己洪荒之力也控制不了的作死之心。 “然而刚刚秦主任才警告过,叫咱们不要作死。”这位显然性格比较谨慎,也更加细心。 “如果他说了不要作死,我们还继续作死,他绝对会眼看着我们去死。”这位的声音有点发颤,大概是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惨痛记忆。 “是啊是啊,我看还是算了吧。这个样本虽然不错,但也不是以后就遇不到的。我们还是不要太浪。” 叽叽喳喳声中,堵在门前的白大褂们渐渐散去了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仍然心存一线希望。 蜃气维持是很费能量的,他们以前研究过的资料显示,拥有二品境界的蜃妖开启蜃境大概只能维持三十秒……六品的话,说不定也就只能顶上半小时。 半小时后,估计她就没力气了。 我们还是可以抢点时间把这个小可爱拖走做几个试验的。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们只关注于谌乘能将蜃境撑几十分钟,却没注意另一个人已经去办出院有续了。 办出院手续有多快? 如果是在一个普通的医院,从头跑到尾,交费,签字,领单据啥的,说不定要半小时或是更长的时间。 然而这里并不是间普通的医院。好吧,或许医生护士都还是普通人,来来往往看小病小痛的消费者也是普通人,但能入住这幢病房,接受特殊医疗服务的病人和主治医生,都相当的不普通。 手续办起来也——特别的快。 不到十分钟,张茂已经神清气爽地站在了这间独立病房前。 对着那帮还在流口水的白大褂甩了甩手里又轻又薄的一张纸。 “出院证明!我们小何出院了哦,不是你们的病人了哦,请你们让让哈,我们要回去上班了。” 白大褂们一脸的失望,齐声“切”!然后毫不留恋地一哄而散。 “小谌,我回来了。” 白色的雾气涌动,一瞬间便被谌乘全吸回了肚子里。 娇小玲珑的滨海办事处科员,六品蜃妖谌乘摸了一把头发,站在病床前:“好……好的。” “他这是怎么了?”张茂看着安静躺在床上的何必行。小伙子面色红润,闭着眼,唇角露出一丝微笑,显得安静又从容。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睡着了?”谌乘摇头,声音里充满了困惑。“我的蜃境影响到了他。可是以前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只有闯入蜃境,碰到蜃气的人才会受到影响。” 张茂眉毛一抬,笑着说:“没事没事,他可能体质有点特殊,对你的蜃境比较敏感吧。睡一觉就好。” 谌乘为难地看着床上的何必行:“可是,他睡得这么香,我们要怎么把他弄出去呢?” 张茂向后退了半步:“别想我背他啊。他这么大个子,一定很沉。” 谌乘点点头:“是的,你一定背不动他。不然就我来背吧。” 张茂看看谌乘那娇小的体型,如果她来背,何必行的两条腿大概就只能在地上拖行了吧。 “还,还是我来吧……”倒霉!早知道就换方如晦那个傻大个儿来了。   
谢小茶 谢小茶
大年初一,给大家拜个年,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团圆,吉祥安康,幸福美满!狗年财旺福旺运道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