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十六章 突然消失的真·娃娃

第十六章 突然消失的真·娃娃

2919 2018-07-09 10:47:32
于沁说:“小何是吗?我今天才收到你的个人资料,还没来得及看就被张茂拖过来帮忙了。我叫于沁,《沁园村·雪》的那个沁,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多多关照啊。” 何必行立刻立正:“于主任您客气了,我叫何必行,言必行,行必果那个必行。我还什么都不懂,以后就跟着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于沁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没忍住:“不是言必信,行必果吗?你是叫何必信,还是何必行啊?” 张茂在何必行身后“噗哧”一声笑了,抬手搭上何必行瞬间僵硬的肩膀对于沁说:“于姐,你还是这么认真,这么多年了,强迫症怎么也好不了了?” 于沁看何必行一脸的尴尬,当下也有点不好意思:“我就随便说说,其实差不多的。” 一直沉默的沈处长突然开口:“不一样,一个出自《礼记》,一个出自《论语》。” 这下尴尬的换成了于主任。《论语》她是看过,可《礼记》这种东西谁会去研究啊。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美少女战士,天天忙着降妖除魔,拯救苍生,谁有空去读那些故纸堆?能读过《论语》,知道个言必信已经傲视粥粥群雌了好吗! 沈处长真是个移动的冰雪制造机。原本正在致力于融洽未来同事及上下级关系的两个人顿时觉得四周的空气温度都降了下来,话题都结了冰,这还叫人怎么愉快地聊下去? 关键时刻,还是张茂挺身而出转移了话题:“咱们要不要在这儿四处转转?那些来自普通部门的同志很可能会遗漏什么线索。” 何必行点头。 比如刚刚攻击他的女鬼,高磊手底下的人就没有一个能看得见的。这院里要是再多几个,不,不用多,多一个王茹那样的女鬼就要翻天了。 “感觉不到能量变化。”于沁说,“从方才我接收到的信息来看,这间福利院应该只有一个变异的能量源。” 何必行插嘴问道:“可是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我见到的那个鬼是王茹。”他顿了顿,“是鬼对吧?明明尸体已经送走了,可是我见到的那个女人长得跟王茹一模一样。”就算不一样,被猫咬一口就漏气的,怎么都不会是正常的人类。 “福利院送来的资料上显示,这个女孩子很平凡,温柔和善,又特别喜欢小孩子。怎么会突然就拿刀杀人了?而且任姐,就是我所里的同事,她的力气很大的,格斗术也很强。可是当时她和好几个福利院的工作人员一起上都压不住王茹。她身高只有一米六,体重54公斤,接道理讲,不应该会有这么大力气。” 沈默言双手插在裤兜里,听着何必行转述的任秋说的话,眉头微微一蹙:“你方才说,她是在你同事送过来一个孩子的第二天突然发狂的?” “那个孩子呢?” “我不知道啊。”何必行摇头,“不过我知道这孩子小名叫安安,原来是我辖区里。他父母吵架要自杀,差点炸了一幢楼,现在两个人都被监管就医,孩子我同事带了一晚上,就送到这边的‘儿童之家’了。” “白鹭花园!”张茂脱口而出。 “对对,就是那个小区,我们还在那儿见过。”何必行点头。 “七号楼第十层。”张茂又说。 “是啊是啊,你怎么知道?” 张茂看了一眼沈默言,后者默然点了点头。 “那个孩子现在在哪儿?” 何必行突然反应过来,忙说:“我现在就去叫人问。”说完撒腿就往外跑。 高磊的刑警队还没完全收工,何必行抓到一个警官就问:“儿童之家有个新收进来的孩子,十个月大,小名安安,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那警官也是刚才进来交接的一员,认识何必行,知道他们现在接手了这个案子,所以也相当配合。 “我带你找院长问一下。”他带着何必行轻车熟路找到儿童之家的负责人,向她问起安安。 负责人对这个新来的孩子印象深刻,这孩子长得实在太可爱了,雪白粉嫩又爱笑,整个儿童之家的老师和工作人员都很喜欢他。 因为王茹发狂,伤到了几个大人和孩子,现在儿童之家的孩子们都统一安置在福利院的一间大保育房里。四十多岁的女负责人亲自带着何必行去找安安,可是竟然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儿童之家的孩子并不多,七八岁的大孩子都是跟着院里的大孩子们一起上学的,像安安这种还在吃奶的娃娃身边必须有大人看着。问来问去,终于找到个工作人员提供了条线索。 当时王茹发狂,她们忙着转移孩子们,王茹负责的三个孩子是由一位姓范的阿姨帮忙带的。其他两个孩子都在,只有安安和范阿姨一起失踪了。 整个福利院都快炸锅了。 先头王茹发狂杀人把大家吓得不轻。可是警察到场得很及时,四面封锁不许进出。范阿姨抱着个十个月的奶娃娃这是多大的目标啊,怎么可能会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失踪? 整个福利院的工作人员都被动员起来里里外外地找,可是这一大一小两个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任秋听说安安也失踪的消息,整个人都毛了。 虽然只带过这孩子两个晚上,也曾经被哭闹不休的孩子折腾得一夜未眠,可她真心喜欢这孩子,甚至还想着等以后他父母想通了回家了,自己怎么着也要赖个干妈当当,有事没事去看看小家伙呢。 “会不会是那个范阿姨把安安拐跑了?” “不能。范阿姨不是那样的人!”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对任秋的猜测予以斩钉截铁的否认,并对她这种张口就乱猜的莽撞表示了十分不满。 “范阿姨可喜欢小孩子了,还是本地人,家里两个女儿都嫁了人,生活很富足。她到我们这边领的那点工资都不够每个月她给孩子们买的零食和玩具的。”一边的小姑娘已经急出了眼泪,“范阿姨一定是出事了,她怎么都不会扔下孩子自己走的。” “对不起啊,对不起啊,我不是成心的。”任秋手忙脚乱去安慰那个快崩溃的小姑娘。 高磊手底下的刑警已经全部出动去找人了,可是福利院就这么点大,除非人出了院子进了山里,否则不可能这么多人连个人影子也摸不到。 不多时,连警犬也调来了。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拿了安安的衣服和范阿姨的外套来给警犬闻,可是闻了味道的警犬就只在院子里打转,连之前安安所在的那间屋子都不敢进。 两只黑背都夹着尾巴,口中“呜呜”低叫,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让它们从心底生出畏惧来。 沈默言走进屋里,四下看了看。 屋里陈设很简单,收拾得很干净整洁。小床上是掀开的小花被子,床边立着一个还剩了点奶水的奶瓶。 “何必行,你过来。”沈默言招手。 何必行从人群后挤过来,站到了他身边。 “你看看,能看出什么?” 何必行往四周扫扫,没看到什么。 “仔细看。”沈默言在他耳边轻声道,“思想放空,精神力集中,用你的心去看。” 心脏它没长眼睛,能看到什么? 不过在沈默言的指导下,何必行深吸了两口气,果然静下心来,先是死死盯着那张小床,慢慢的,四周的声音好像不知不觉被抽离了,何必行仿佛可以看见屋子里那些看不见的浮尘缓缓运动的轨迹。那种感觉跟刚才时间停滞时有点类似,却也有些不同。 那些浮尘微微发光,屋里的一切都闪动着微光。可爱的小床,实木打的圆角柜子,摆放衣物玩具的塑料收纳箱都变成了半透明的,这个世界里的东西都化为各种线条和简单的图形投映在何必行的眼中。 这种感觉相当奇妙,仿佛脱离了肉身,浮在半空里,窥视着世界的真实。 何必行感觉过了很久很久,自己差点沉迷在这里面直到天长地久。但实际上,他被沈默言一巴掌唤回神时,分针的指针也才刚刚移动一格而已。 他微微喘着气,目光与沈默言似乎能洞悉一切的眼睛一触即分。他没有时间去体味和惊叹刚刚自己沉浸的神奇世界,而是大步走向窗口。 在那里,刚刚线条构造而成的世界里留下了一个女人的轮廓。 何必行走上前,窗台上有几点微不可察的黑色小点,像是普通的污渍。他没有伸手去摸,只是默默地看着,心里发沉。 那位同事口中所说的,喜欢孩子,无私奉献的范阿姨,很可能跟王茹一样,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   
谢小茶 谢小茶
新的一年快到了,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