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二十八章 你们看到的全是高仿

第二十八章 你们看到的全是高仿

3093 2018-07-09 10:49:48
最后何必行还是成功把小黑从张茂手里抢回来,然后跟他一起去了老山。 老山这些年开发得十分成熟。进山的公路修得平坦笔直,路标方向牌一个不少,靠近感恩寺的路边已经形成有规模的观光旅游购物街。 眼见着快到五月下旬,六月初是高考,中旬是中考,都是决定考生们未来命运的关键考试。望子成龙的父母们除了拼命给孩子们花钱报各种冲刺班,请各种私教外,更有不少人把希望寄托在了虚无缥缈的运气和神佛身上。每年这时候,是感恩寺旺季的旺季。 张茂的车是下午快两点左右到的,在山脚转悠半天,愣是找不到一个停车位。 最后他只好随便找个地方把车停了,熄火下车,准备带着何必行步行进山。 何必行下了车,盯着他停车的地方看了看,憋半天还是没憋住:“张哥你这是违停啊!” 张茂斜他一眼:“不然你让我停哪儿去?没事没事,一张罚单,回头我打个电话就消了。” “你不能这样吧,你也算是执法人员,怎么能知法犯法呢……”何必行嘴里叨叨着,已经被张茂推着后背给推上了山。 张茂是修行的人,何必行是警校优秀毕业生,体力也强过一般人,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脚下生风一样,“嗖嗖嗖”越过摩肩接踵的游客,挤到了感恩寺前。 感恩寺门前有一棵高大的梧桐树,树上挂满了祈愿牌,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红色的木牌堆积在一起,把枝条都坠弯了。这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患者,一眼就能给看病发了。 树下两边是两排风格一致,形制规范的露天摊点,贩卖各种旅游景点常见的纪念品。 有感恩寺特产茶点——步步登糕、状元豆、金榜猪蹄啥的。 还有各种带着感恩寺标记的钥匙扣,帽子,扇子啥的。 不过生意最好的,还是打着感恩寺特许独家经营的卖符摊,对外售卖各种护身符,逢考必过符,金榜题名符什么的。一帮中年男女你推我搡伸着胳膊,挥舞着钞票在人群里厮杀,只为抢到那几张机器印刷出来的黄纸。 然后一帮神情或懵懂或不屑或无聊或紧张的少年男女就站在圈外,目光茫然地看着父母亢奋的冲杀。 来滨海近一年,何必行还没来过感恩寺,这样热闹的场面自然也是头回见着,当下便有些震惊了。 “符箓不是道家的东西吗?感恩寺是佛门的吧,佛门也有这玩意儿?” 张茂给他比了个赞,然而何必行的话被挤在他身旁的一个游客听着了之后,立刻就收到一个鄙视的目光。 “切,没文化了吧。《西游记》里齐天大圣是被什么压在五指山下的?佛祖的镇山符啊。谁说符就只有道士会画了?感恩寺的求学符可灵着了,小兄弟你不懂可不要瞎说,小心被他们听见了揍你。” 张茂的脸抽了抽。 符箓是正经的道家手段,佛教哪来的符!压住孙悟空的那也不是符啊,是佛家六字真言,不是符箓啊。 但眼前是无数疯颠了的父母信众,他也不好在人家山门前宣讲道教真义与佛宗区别吧,这不是自己找揍嘛。 于是一拉还想跟人辩两句的何必行,快速挤出人群,继续艰难向山门进发。 感恩寺里人山人海,香烟缭绕,PM2.5绝对破千。 嗅觉灵敏的小黑早把脑袋钻到何必行的怀里,一个劲儿催他快快快,快点离开这鬼地方。 等两人挤出正殿,拐到人流量少了许多的偏殿,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你说沈处他们是怎么挤进来的啊。”何必行看着拥挤的人潮心有余悸。 “他不用从正门挤,”张茂也是小脸惨白,一头的汗,喘着气说,“他走特殊通道进去,感恩寺有人在里头接他。” 两人对视了一眼,深深觉得阶级差别真是万恶,领导享受特权这招真太特么贱了。 感恩寺张茂也没来过两回,不知道他有什么独特的认路方法,带着何必行左穿右绕的,周围的人越来越少,不过多时身边除了偶尔有身着僧衣的和尚,就再看不到别的游客了。 青砖黛瓦,梵音入耳,眼前竹林丛丛,竹叶沙沙声入耳,天高云淡,让人心境为之平和。 在离他们百步远之处,可以看到一根两人高直径约一米的柱子,外皮是水泥雕出来的层云,云中若隐若现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怒目虬髯,作挣扎欲飞状。不用说,就是那根传说中用来定住老山老脉的神奇定龙桩了。 据说山中这样的水泥为皮,钢筋为骨的定龙桩共有七根,是按七星北斗方位打下的。虽然近几年也有人想突破老山禁空令悄悄航拍个感恩寺全景,但据说每次无人机飞到离感恩寺还有段距离时就出故障。就连滨海建市六十周年时,市政府牵头拍滨海市全貌图时,关于老山那段十分头疼。最后只能拔高航拍高度,避过那段总出问题的地段,自然也就没人能俯瞰一下感恩寺,看到这七根定龙桩的全景了。 “听说这几根桩子是感恩寺一景,经常有人慕名过来看的,怎么这儿一个游客也见不着?”何必行跟在张茂的身后向前走,一边走一边发出疑问。 “哦,给人看的柱子都是后来仿制的,在很远的另一头呢。”张茂嘴一咧,亮出一口白牙,“真的定龙桩怎么可能给人参观?万一哪个手欠的家伙破坏了上头的禁制可怎么得了!” 何必行:“……” “禁制是什么?” 张茂:“呵呵,你以后就知道了,其实也没那么复杂,就是使用特殊手法绘制出的固定能量转流封闭回路。也别担心啊,禁制也不是一般人能破坏的了的,不过你知道,这人多了嘛总容易出点啥意外状况。”他顿了顿,接着又说,“你不知道,每个人的基因里都有古早基因片断遗留,虽然自然觉醒的机率在千万分之几,但有些时候,这些基因片断也有被意外开启的机会。这种事情谁都说不准的。” 何必行:“……?” 张茂说:“你就看咱们刚才进来时见到的那么人吧,一路过来,好有个四五千人了,这里头有觉醒可能的就超过一百。” 何必行:“……!” “如果这时候突然天降个霹雳把他们劈一遍,说不定这一百人里头就能觉醒个三四十。再如果定龙桩被破坏了,封印的能量溢出,说不定这一百个里能有九十个觉醒能力。如果扩散到整个滨海……啧啧,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可怕,可怕。” 何必行举手:“觉醒不是好事吗?为什么要阻止?” 张茂白了他一眼:“哪来那么多好事!自然觉醒者是天赋异禀,肉体与精神力能形成和谐统一。而外物刺激下的基因锁开启,异能力觉醒,只会因为肉体无法承受巨大的能量突破而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要么是远古的兽性本能占据上峰,将人变成只知杀戮的怪物,就像你们在金粉世家见过的那些傀人。要么就是肉体直接崩溃,魂飞烟灭。当然了,这两种情况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一个字——死。你懂?” 何必行想起了在金粉世家里那股有如实质并且会自行攻击的黑气,还有那副膨胀变形,狰狞扭曲的面孔,不禁打了个寒战。 “到了。”张茂停下脚步。 他们离着那根定龙桩只有不到十步的距离。离得近了,这根定龙桩带给人的感觉更加震撼。只是站在它的面前抬起头,都觉得自己身上沉重的压迫感。巨大的龙身上片片金鳞在阳光下闪着光芒,那突出的龙眼仿佛就盯着自己,带着千般万种复杂的情绪。沉重,威严,暴戾,平静,痛苦,欢愉。 何必行仰着头,与那只明明头爪向上,却偏偏有一双向下凝望的龙目的飞龙对视着。不知为何,就觉得双腿发软,只想跪下唱《征服》。 “别盯着看。”张茂伸手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记,“龙目上有精神攻击的阵法,看久了会引发幻觉,小心变成精神病。” “啊。”何必行回过神,扭头问他,“为什么要在龙眼睛上弄那种阵法?万一有不明真相的群众闯进来中招怎么办?” “这里戒备森严,真正的普通人是进不来的。能进来的只有咱们这样的相关工作人员,或是修为深厚的人。”张茂双手插裤兜里,笑嘻嘻地说,“相关工作人员都是受过培训的,当然知道哪些地方不能看,哪些地方不能碰。如果不是内部人员,未经许可闯到这里的大能嘛……”张茂呵呵笑了几声,那隐藏的含意十分明显。 有本事悄悄进来又动定龙桩的肯定不怀好意,整你没商量。 有本事悄悄进来没动定龙桩的有可能只是误闯或是好奇,熊孩子被抓到了也是活该要被揍一顿的。 何必行紧张地抱紧了猫,那像他这种没本事的又没受过培训的相关工作人员,岂不是也有点点危险? “沈处和于主任呢?他们不在这儿吗?”何必行盯着定龙桩外围着的一圈半人高的水泥隔档,紧张而不失礼貌地问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