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二章上级领导为什么也这么帅?

第二章上级领导为什么也这么帅?

2134 2018-07-09 10:46:38
五月中的清晨五点半。    滨海市火车站。    ——今天早上意外有点冷呢!    以上是警服笔挺,腰板也笔挺的小何警官的内心独白。    他手里没举牌子也没拿纸,小伙子肩宽腰细,制服一上身,看着甭提多精神。虽然时间还早,天也刚蒙擦擦地透出点白来,但滨海市作为沿海开放大城市,全国金融和商务中心城市,又是高铁的中枢站,这个时候,车站里依旧人来人往一点儿不冷清。    他是五点二十准时到达高铁出站口的,十分钟里,他已经听到了三次小小的尖叫声,还有若干次闪光灯的洗礼。    当然,也礼貌地拒绝了两位青春少女互换微信的请求,并与三位可爱活泼的姑娘来了一发合影。    穿上这身帅气的制服,果然人的帅气值也会唰唰升好几个点。帅气的小何警官对着姑娘举起的自拍杆露出了雪白的八颗牙。    又是一波人潮从出站口的检票闸机前涌出来。何必行抬腕看表,应该差不多是这个时间了。    所长神秘兮兮的,既不说名字,也不给照片,要求他只要穿上制服站在门口,人家自然就会认出他。    车站是人流集散地,人流量大,突发事件多,隐患也多,自然是公共安全部门重点布置和照顾的对象。虽然现在时间还早,但何必行过来的一路上,已经看到了七八位同行巡视的身影。当然,还有更多同事穿着便装在人群里时刻关注着。    同样的一身制服,就算他看起来更年轻帅气一点,上头来的领导也未必一眼就能认出他来吧。    这样想着,何必行往前又蹭了蹭,力图让自己的形象更加高大醒目一些。    正伸直了脖子往人群里看,突然身后一阵喧哗。何必行回头一看,两个姑娘一左一右拽着一个染了一头黄毛的青年,一个在叫“抓小偷”,一个死死抱着那青年的腰,腾出一只手在掏青年的兜。    门口接人的,门里出来的都涌在一起看热闹,堵在门口的人挤不出去,只能扯着嗓子叫前头的人让开,    看热闹的人虽多,但没人上前去帮那两个小姑娘。何必行眼神好,已经认出这其中一个姑娘是之前跟他合拍过照片的,想过去帮忙,却被两边人夹着,一时挤不过去。    就在这会儿,已经有三个穿着嘻哈风,耳朵上串着五六只耳环的青年挤了过去,呈包围之势,将那二女一男给围了起来。    何必行暗道一声不好,这一看就是有同伙的,两个娇弱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四个大小伙子的对手!    果然,这三个人上去就连拉带拽,把两个小姑娘给拖开了,其中一个姑娘留了一头乌黑的长发,就被一个小年轻在手掌上卷了几道子向后拉,那姑娘惨叫着哭出声来。    何必行急了,用力分开人群,高声叫道:“警察,你们别动!”    也不知是他这声“警察”给人们添了勇气,还是这几个小伙子行事太嚣张,欺负人家小姑娘欺负得过份了。人群中叫骂声渐起,几个大老爷们卷了袖子冲上前来。    那几个小伙子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管闲事的,发一声喊,把那俩倒霉姑娘往冲过来的人身上一推,自己撒起脚就跑。不过车站人太多了,落在后头的两个青年人被人追上,摁在地上就是一顿好打。    追过来的何必行本来是想见义勇为阻止小偷行凶的,结果最后反而变成阻止围观群众把小偷给活活打死。    心累。    车站派出所的同事赶过来,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两个小子带走,那俩小子见着人民警察出现,高兴的什么似的,连哭带爬,恨不得抱着两位警官的腿叫爸爸。    等何必行跟同事们交待完事情经过,把小偷交接完了……    坏了,他要接的人呢?    何必行绕着出站口转了五圈,也没见着一个行迹可疑的人,分外沮丧地坐在了不远处的花坛边上。    天光已经大亮,车站的人比刚才还要多。站边卖早点的摊子上白烟袅袅,新出锅的油条,热腾腾的豆浆,还有照顾甜咸党不同的自助式豆腐脑……何必行觉得肚子有点饿。    没有接到领导,回去一定会被所长批。何必行拿下头上的警帽在手里翻来翻去。    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挨训。    正想起来去买早点,耳边传来细微的,此起彼伏的女生尖叫……小何警官茫然地抬起头。    就看见,一个青年人从出站口出来了。    腰细腿长,黑色的长风衣,锃亮的小牛皮鞋。    何必行工作时间穿警服,非工作时间就是街头三十块的T恤加牛仔裤,从来不知流行啊,品牌之类的为何物。脑子里就缺这根弦。考上大学到现在,他交往过的女朋友都只跟他处了不到两个月就挥手拜拜了。    你也就剩这张脸可以看看了——这是上个女友跟他分手时,摸着他的腮帮子特别忧郁说出来的分手词。    但就算没有审美,不懂潮流,屌丝直男品味的何警官还是能看出来这位帅哥从头到脚这身行头的价值不斐。    估计得花他小半年的工资……    然后帅哥手臂一抬,看了一下腕表……    很好,两年工资估计也买不起。    何警官表情淡定地去早点铺子前买了两根油条,一杯豆浆。    “咔嚓!”焦脆的油条带着股浓烈的豆油香气,让何必行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何必行同志!”    “我是。”何警官转过身,迎面对上一只大大的蛤蟆镜。    帅哥摘了眼睛,微微上挑的丹凤眼,单眼皮,但丝毫不减分,让他原本显得过于俊秀的五官瞬时添了一股子凌利迫人的气势。    “你好,我从省厅过来。我叫沈默言。”帅哥笑了笑,向他伸出一只手,“你以后的上司!”    刚捏过油条的手指头上还油渍麻花的,何必行手忙脚乱也没能找到一张纸巾,还是旁边的早点铺子老板娘看不下去了,从案头摸了一叠纸巾给他。    “您您您好,沈领导,我是长阳路派出所民警何必行,您叫我小何就行。”一只手提着油条和豆浆,另一只手与领导僵硬地握了握,小何警官那一瞬间有种流泪的冲动。    不是应该错过了吗?    不是要回去挨骂的吗?    为什么突然会冒出一个领导来?    为什么他能一眼就认出自己?    不对,为什么上级领导也会这么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