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十一章 到处都特么是坑啊

第十一章 到处都特么是坑啊

2785 2018-07-09 10:46:09
何必行清早醒来,精神百倍。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一觉到天亮的,可是又隐隐觉得自己应该是做了一个梦。 可是梦见了什么,他完全没有印象。 那应该,也许,可能,是个很美妙的,很清新的,很让人沉醉的美梦。 否则他醒来的时候不会觉得阳光是这么明媚,空气是这么清新,心情是这么愉悦! 说到空气清新……何必行鼻子耸了耸,这是什么味儿? 哦,明媚清新的焦糊味儿。 焦糊味儿?何必行又耸了耸鼻子。 不对啊,他还没做早餐呢,厨房里怎么会飘过来这么大的味道? 匆匆套上条长裤,何必行磕磕绊绊往厨房里冲。 就看到灶上的平底锅正在冒黑烟,里头一坨黑乎乎的东西已经烧成了焦炭。平底锅边上是碎蛋壳。一只黑猫傻乎乎地蹲在灶台上,惊恐中又带着委屈,看着冒烟的锅。 “欧卖糕!” 何必行冲上去,先关火,后移锅,再把抽油烟机打开,窗子推开到最大…… 然后一扭头,跟蹲在流理台上的疑犯大眼对大眼。 “小黑,这是你干的?” 嫌疑犯歪着头,萌萌地拖长了音,回答他一声:“喵——” 辛苦打扫完犯罪现场,又弄了早饭给自己和饿得喵喵叫围着自己打转的猫,何必行想了又想,还是把小黑揣在怀里带着一起去上班了。 至于上午差点变成火灾现场的厨房和差点烧报废的煎锅,何必行毫无心理障碍地甩锅给了小黑。 一只猫怎么会开煤气灶? 一只猫怎么用爪子打鸡蛋? 一只猫为什么会用平底锅来煎鸡蛋? 这些都不是问题。 据他昨天得到的最新情报,这只小黑猫可是特事局副局长的心肝小宝贝。 那是他未来上司的上司,说不定还要再加一个上司养的。 想想看,他的上司可以徒手KO一条两吨重的美女蛇,他未来的同事可以挥手之间就把一堆小山样的东西变没,上司的上司说不定还会御剑飞行,剑破苍穹呢。养一只有灵性的,会自己做饭的小宠物又怎么了? 而且还差点烧了他的房子。 连蛋也煎不好的宠物,做饭技能点加的不够啊。要不然,以后他每天回家都有热汤热饭,多美! 小何警官的神经不得不说相当强韧,不过两个晚上,他就已经淡定地接受了身边发生的这些一点不科学的事。 不知该为他点根蜡,还是道声可喜可贺。 刷了辆单车,小何警官一路唱着歌向工作单位进发。 经过小公园的时候,他果然瞄到了那位自称北玄派掌宗逍遥子的老道长,不见了前天的狼狈,依旧仙风道骨,一派老神仙架势站在门口东张西望。 何必行头一低,脚蹬得飞快,“唰”的一下从老道长眼前窜过去。 小黑从他怀里探出小脑袋,小风吹动它的胡须,它的眼睛亮晶晶的,冲着道长的方向发出了一声带着些困惑的“喵”。 从他住处到派出所不过十来分钟的车程,何必行一路飞窜,觉得今天的单车特别好骑,顺畅,轻松,反应灵敏,好像变成了他身体一部分似的,骑起来特别带劲儿,生生把辆自行车骑出了超跑的感觉。 一会在这辆车上做个记号,以后优先挑这辆车。何警官暗锉锉下了这么个不大有公德心的决定。 “嘎吱!”一个急停,何必行的长腿撑在地上,一伸脖子,忍不住骂了一声,“我勒个擦,又坑?” 车轮前,是一条不算太宽的沟,也不知是哪个缺德部门夜里干的。 沟是不宽,也就差不多四五十公分,人可以轻轻松松迈过去,汽车开过去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但对自行车来说,却是个杀器。车轮子一卡,百分百要栽跟头啊。这坑边上还都是些尖锐的碎石块儿,骑车的人摔下去,碰到哪儿都是个头破血流的下场。 何必行支上脚撑,拿脚把边上堆的石头全踢坑里去,也不过勉强填了一小半儿。 路边煎饼摊老板娘抬头看见他,还热情地挥了挥手:“小何警官,要不要来个煎饼果子?” 何必行摇摇手:“不了,谢谢啊,我吃过早饭了。” “对了,”他指指脚下的坑,“这儿怎么有个坑啊?有没有人受伤啊?” 老板娘头伸了伸:“噢哟,真的咧,真有个坑!”正好摊上才走了一波上班族,老板娘有闲,她走过来看了看,“不对啊,刚刚还没有的。这条路人来人往这么多,要有这么条大沟,肯定要摔人的。” 这儿算是老城区,年轻人多,年纪大的没事做的人也多。要摔着个人,这里分分钟就要被看热闹的围堵起来,哪能这么清静。 “我五点钟就来摆摊子了,”老板娘好奇地看了又看,咂咂嘴,“老奇怪了,这条路一直好好的呀,老多人骑车过去了,没有一个摔到的。这坑是哪能出现的?” 何必行心里抖了抖。 幸亏他突然心生警觉把车停下了,不然就照他这骑行速度,摔着了就不会轻。 早点摊又来了一波客人,老板娘跑回去做生意。离着不远,何必行听得真真儿的,那老板娘在说前头这条突然出现的沟,说的越来越神秘,越来越灵异。 终于有个眼镜精英男听不下去说了一句:“不就是地面沉降嘛。这附近在挖地铁,影响到地质结构了,老正常了。阿姨,勿要放嘎许多辣。” 何必行打了个电话,从路边搬了个塑料隔离桩放在沟前做个提醒,这才继续蹬车去上班。 到了所里,没见到一向第一个来所里上班的任秋,拉着小刘问了一句,才知道她今天请假去儿童之家看小宝宝去了。 “这么喜欢小孩子,自己生一个嘛好了,天天想着别人家娃娃。”小刘低声嘀咕。 何必行掏掏耳朵,觉得自己听力太好也是件麻烦事儿。 “大张!”看见一个同事,何必行赶紧跑过去,“对了,咱们这周边是不是在建地铁啊?” “地铁十三号线啊,都在建三年了,”大张撇撇嘴,“你这都不知道?” 何必行傻笑,他本来就不是滨海人,大学毕业分到滨海还不到一年,每天早出晚归,就在边辖区里转,周末不是宅就是游戏,连繁华热闹的滨海市都没怎么逛过,哪有闲心去关注滨海那早就被挖空了的地下,和宛如迷宫一样的地铁线路啊。 “都十三号线啊,我的乖乖。” “什么十三号线啊,”大张说,“十五号线都建好了。可就是活见鬼了,这个十三号线都建了整整三年了,听说进展不好,原来预定今年可以开通的,但是嘛,现在推了又推,谁都说不好这条线到底啥辰光能建成通车了。”他左右看看没什么人,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你不晓得,这条线可诡异了。每年都要出事情的,年年死人。” “死人?” “对啊,就是各种事故,反正邪性得很。老辈人都说这条线是经过重明桥的。重明桥那块你不知道吧,解放前就是个大乱葬岗。”大张打住了,给了他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现在已经把工期预定到后年了。不过就算推了两年,我看也玄。” 何必行想起今天早上突然出现的坑,想了想大张的鬼祟说,和眼镜男的地面沉降说,还是觉得后者的说法更加靠谱。 不过今天是他在所里工作的最后一天,还是不要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好好把剩下的工作跟小刘交接完吧。 然后晚上请大家出去吃顿山城火锅。 为自己近一年的工作写下圆满完美的句号。 何必行抱着小黑,打算先把猫放到内勤妹子那里,请她照看一会。 突然看到大张和小刘从两头冲过来,一个戴警帽,一个扣风纪扣。小刘一把抓住何必行:“快快快,任姐那里出事了。” “啊?”她不是在儿童之家看孩子吗?那边能出什么事? “快点去。”小刘可是陪着任秋一起照看过孩子的,对那个粉嫩的小宝贝儿印象相当深刻。“任姐刚刚打电话过来,她在电话里都哭了。” 哭了,大姐头样的任秋会哭着求援?何必行打了个激灵,反手拽着小刘冲下了楼。 怀里的小黑猫头探出来一下,又缩了回去,重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团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