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三十八章 大佬们都喜欢吓人

第三十八章 大佬们都喜欢吓人

3596 2018-07-09 10:54:43
      小树林里一片寂静,他的声音仿佛投入一片泥泞,半点回声也没有。    不止没有回声,连那林子里的风拂树叶,唧唧虫鸣也听不到了。成片成片浓得化不开的阴影里,仿佛蹲踞着怪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蹦出来将人一口吞噬。    方才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何必行停下了脚步,并转了个身。他异于常人的敏锐直觉救了他一命。就在他的身后,不过一步远的地方,几片尖利的骨刺隐在不多的落叶之中,刺尖在黑暗中闪着幽幽的蓝绿色诡光。    这种阴暗粘腻,让人觉得心头发毛的场景其实并不怎么吓人,但带给人心理上的压力还是相当沉重的。换个心理素质差点儿的,只怕此时已经尖叫着夺路而逃,下回再也不敢到小树林溜弯了。    可是何必行不一样。    真实视野这玩意儿他也没用过两回,但自从觉醒,就仿佛融入了他的本能,时时刻刻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就自动激发出来。    被黑暗浸染九成的树林在他眼中清晰无比。每棵树的位置,形状,甚至每片叶子上的纤细脉络都在他的视界里一览无余。    刚刚被他忽视的那几根尖刺,此时也十分突兀地在黑白色的视界里被标上了鲜艳的蓝绿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何必行向后退了两步,离那危险的东西又离远了点。    可是心头那种被人恶意窥视的感觉没有半点减轻。    寂静无声的夜空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虫声,又像是人声,好像正有无数的人交头接耳,传达着某种信息,无法辨识,但令人心生烦闷。    那些窸窸窣窣从似有若无到渐渐嘈杂,好像有几百个小人在争吵,混杂在一起叫人头疼。    慢慢的,那些纷杂的声音统合在了一起,明明是听不懂的音频,但神奇的是何必行的耳朵居然自带了翻译功能。他明白了这些杂音的意思。    “过来,过来我们这里,快点过来。”那声音从模糊到清晰,从絮絮到朗朗,哪怕何必行把耳朵捂住也没用,那些声音就像是平空出现在他的脑袋里,像个勾子不住把他的脑子往外勾,又像有人套了他的脚,捆了他的身体,一点一点把他往林子深处拽。    “妈的,吵死了!”何必行大喊一声,这突如其来的大叫让四周的杂音蓦然停顿,之后叽叽喳喳闹得更响。    “声音真是太难听了!”何必行身体僵硬,好像哪里都不听他的指挥。他费力把头抬起来,双目中电光流窜,整只眼睛已经分不清瞳仁眼白,全都被蓝色的电光覆盖,“闭嘴!”    随着这声劈金裂帛般的大叫,那些声音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竟然全都安静下来。    身体再次回到自己的掌控之中,重新获得自由行动能力的他突然向前猛冲了几步,单手握拳,对准一根树干狠狠一拳击了下去。    震荡自树干内部传到树根,又以大地为介质传向更远的地方。    好像被凝固在树脂中的这块小树林发出“咔咔”的声响,一阵风吹过,林间窜出四五只黑影,“扑啦啦”挥动着翅膀扑向满是星子的天空。    树叶沙沙,虫声唧唧,那一切的异状都消弥无踪。    何必行缓缓吐出一口气,站在地上怔了一会,慢慢后退了几步,看看那棵树,又看看自己发红的拳头,紧抿着双唇,然后飞快地转身跑了出去。    在他离开不久,原先他所站立的地面如浪涌一样起伏了数下,那棵被他拳击过的树快速萎顿下来,浓翠蔽荫的树叶快速由绿转黄,然后簌簌落下,将地面辅上了一层金黄。树皮失去光泽和水份,干枯开裂。不到一分钟的样子,原先绿意盎然的一棵大树就完全失去了生机。    一根绿色的藤蔓从枯死的大树上如蛇一样灵活地滑落下来,一头钻在落叶下方。一只手突然出现在它的上方,将它捏起来。    藤蔓扭动着,似有生命一般发出无声的尖叫。    那只手一紧,被他握在手上的那部份绿藤也像那棵大树一样变得干枯,从他手上握着的那部份开始,一寸寸变成木屑落于地面。    “怎么样,我看中的这个小子还不错吧。”清亮的声音带着笑意在他身后响起。    “别废话了,我都快被烦死了。”把手里残留的灰屑吹掉,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帅大叔扒了扒自己的头发,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支皱皱巴巴的香烟,迎风一晃,烟头处就亮起了红光。    “想不到这里居然也会生出木精来,”他深深吸了一口,红光在幽暗的林中一亮而后暗了下来。    “你特么别笑了,”他弹了弹烟灰说,“这里能量状况越来越不对劲。木精这玩意儿可是很难生成的,这只虽然是个低级货,可一般人也很难对付。这家伙只有本能没有灵智,天生爱追逐血肉,放任不管可是要出大事的。而且你也看到了,它甚至有了迷惑的能力。”    “我知道。”月光终于透过林中的枝梢洒下来,一个穿着唐装的长发少年蹲在地上,伸手从落叶里拔出两根十多公分长的藤刺。藤刺外表光滑,刺尖锋利,通体蓝绿色,带着一股草木的香气,但香气中又隐隐带着点腥味。    “这东西不错,收起来以后给阿玄尝尝。”他回过头,银灰色束成马尾的长发反射着月光,让还在抱怨的男人晃到了眼睛。    “卧槽,你真是什么玩意儿都敢喂你家那只猫。”把没剩多少的烟头扔到地上踩熄,他上前走了两步,“小白,你跟我说句实话,你那边是不是出问题了?”    被叫小白的少年站起身,长长伸了个懒腰。月光将他的面容显露出来,完美得让人简直无法呼吸。眉梢眼角带着与他外貌相当的稚气,可是幽深的眼神却又透出见惯岁月的沧桑。    这位国家最神秘部门里最神秘的大领导有着与他身份极为相称的神秘出身和年纪,与坐镇滨海的柏老妖相交多年。连柏树都不太清楚这位的来头。    “黄泉的结界松动了。”小白把藤刺在手里抛了抛,那长长的尖刺便不翼而飞,他语气淡漠,“虽然我们已经尽力补救,但还是对亚欧板块的能量层产生影响。你也知道滨海的地理位置,老山那儿还有个棘手的龙脉在,若不是定龙桩还在发挥效用,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这么轻松?这里长出的木精会只有这么点本事?”    柏树张大了嘴巴,无比震惊:“不会吧,这才多少年?还不到一千八百年,黄泉的结界就松动了?你们这做的是什么结界啊!豆腐渣工程吧!”    白局长翻了个白眼:“你特么坐着说话不腰疼。黄泉结界能撑一千八百年已经很牛逼了好吗!要换你上,八百年都撑不住。”    “切!”柏树回赠一枚鄙视的眼神。    “少哔哔,你行你上。”白局长不太高兴,“总之滨海有你在,好好看着,别叫这儿出了乱子。我过几天要去东瀛跑一趟。那儿正好在板块缝隙,受到的影响肯定比这边大。伊势宫发了几回求援信,他们快顶不住了。”    “哦。”柏树挠挠脸,“我看他们网上安全手段比咱们强多了。我在网上可一点没瞧出来他们那里出乱子了。”    “你只会看那里出产的爱情动作片,哪会关心那个小岛上发生的其他事?”少年冷笑了一声,“行了,我走了。记得帮我看着点那个小家伙,可别叫他死了。他要是出什么事儿,老子把你树根烧了。”    柏树嘴角抽了抽:“你快滚吧。”    白局长轻笑了一声,走进一片阴影,身形如水波般晃了晃,转眼就不见了。    柏树重新摸出一根烟叼在嘴上,抬头望着从叶缝里透出来的月光,微微皱眉:“真特么麻烦。”    ……    何必行跑回家,心脏还在扑腾扑腾地乱跳。    谢微刚把锅碗洗完,小黑则懒洋洋趴在沙发上看电视。    “哥,你回来啦。”谢微拿毛巾擦干手,坐到小黑旁边,把猫抱到腿上,“对了,我明天跟小一出去玩儿,就不回来吃饭了。你有没有什么要买的东西,我给你带啊。”    何必行满头满脑还是在小树林里看到的那些玩意儿,也没在意谢微的话,只随便答了一声:“随便吧,我没什么想要的。”然后心事重重往自己屋里走。    经过沙发时,小黑突然从谢微怀里跳出来,一下子蹦到何必行身上,爪子扒拉两下就已经跳上他的肩头。    “我的衣服!”新换的衬衫袖子上被猫的利爪划出两条裂口。    “哈哈哈哈。”谢微还没心没肺地说,“我说哥你都买的啥衣服,质量也太差了吧。”    何必行一把将小黑从肩膀上抓下来,单手拎着小黑的后脖子,气哼哼地进了屋。    “再皮揍你啊!”把猫扔到了床上,何必行一边脱衣服一边语出威胁。    “你身上有味儿。”少年的声音又在何必行脑海里响起来,“闻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是不是给我带外卖了?快拿出来拿出来别想瞒我。我知道你是想给我惊喜,不过没用的,小爷鼻子灵,你藏什么都瞒不过我。”    黑猫熟练把前爪揣在身下,黄澄澄的眼睛直盯着他,不时伸出舌头舔着猫嘴,一脸期待。    “没啊,”何必行一头雾水,把身上兜全翻过来,“我没点外卖,就送郝壹一下个楼,来回不过十分钟,上哪儿点外卖去。”    黑猫“噌”地跳起,绕着何必行打了两个转,鼻子嗅了又嗅:“身上这味还没散,说,你藏哪儿去了?”    猫头歪着,金灿灿的眼瞪着,明明是在发狠看着却依旧很萌。    何必行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欠,上来就在猫头上呼噜了一把:“真没藏什么,就是在小区边那个公园里遇到了点怪事儿,可能在那儿沾的味道吧。”    想想自家(?)这只猫,口味不是一般,牙口也相当厉害,不管什么它都敢往肚子里咽,何必行估摸着,他在林子里见到的那棵怪树可能就是小黑的目标,也就释然了。    “那里让人觉得毛毛的,不是个好地方。”何警官摸了摸下巴,看着眼珠子锃亮的猫,“不知道里头没有什么更厉害的东西,不然我就带你去看看了。”    “去啊去啊去啊!”小黑竖着尾巴,兴奋地直“喵喵”,“快带小爷去,这味儿我想起来了,六十年前老子吃过,很难找的。”    “六十年前?”何必行一把将猫拎起,往怀里一揣,笑话它说,“都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满六个月,还六十年哩,难道你是只猫妖吗?”    说话间,自己一噎。    都会说话了,还不算猫妖?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