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三十七章 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类啊喵!

第三十七章 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类啊喵!

3728 2018-04-23 11:50:15
  第三十七章 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类啊喵!    黑猫懒洋洋地看着这只外来喵,金色的瞳仁里依稀可见自觉处于高位者的傲慢和冷漠,虽然一只爪子这时还落在二脚兽的手上,被逼摆出令人感觉羞耻的姿势,但完全不会影响它的“我是大魔王”的气场全开。    对峙般地对视了不到十秒钟,黄猫退下阵来,淡定地舔了舔爪子,把视线移开。    请注意,是退下阵,而不是败下阵来。    说不定黄猫觉得自己作为修炼多年的资深老妖,对面前这只后辈的挑衅犯不着太较真。    “好啦好啦,你高兴就好吧。”这一刻,何必行仿佛看到有一行字幕从黄猫毛茸茸的脸上闪动滑行而过。    不知道小黑有没有读懂对面猫脸上无奈又纵容的放任表情,反正它现在是满意的,全身都沉浸在本喵才是家主,你等都要拜伏于本喵膝下之类令它愉悦的气氛中。    当着谢微的面前,何必行有很多话都不好跟郝壹一说,只能对他使了个眼色,叫他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什么东西不能乱说。    然而他的一片真心发射的信号完全没有被对面明显神思不属的少年接受到。    面容清秀的少年身上已经再也找不到半点社会气息,他端坐在凳子上,规规矩矩地把双手放在膝盖上,加上一双亮晶晶看起来很单纯的眼睛,和一脸的腼腆羞涩气,看起来就是邻家特别乖巧的高中生,多半还是在学校里属于学霸的那类。    何必行顺着他的目光在谢微的脸上停驻两秒,然后脸上肌肉抽动两下,咬着牙把郝壹一拉起来,听着亲切实则咬牙切齿地说:“我也不太会做菜,所以准备了火锅。走,小郝,跟我去厨房把菜都端出来。”    “好的,哥,我来了,哥。”郝壹一点头如捣蒜,特别乖地跟在他身后进了厨房。    一进厨房,何必行就把门一拉,盯着他说:“喂小子,别打我妹主意哈!你比她还小呢!不是,不是这事。我是说,你那猫怎么回事?你不会认了只猫当大哥吧。上次叫我们去救人,其实是救只猫?”    郝壹一一脸茫然:“啊?”    “啊什么啊!离我妹远点儿,她还没到能谈恋爱的年纪呢。”    郝壹一有点脸红:“哦!”    “哦个屁。”何必行面色狰狞捏着拳头,“听着没。我妹可是将来会有大成就的人,不能把宝贵的学习时光浪费在毫无意义的早恋上头,你明白不?”    郝壹一懵懂:“我就是觉得小姐姐好好看,没没没想那啥。”    “真的?”    郝壹一举手:“真的,她全身都在发光啊,像女神一样,就像以前我金子哥,让人见了就想跪拜。女神哎,完全不想跟她谈恋爱的。”    何必行眼一眯,什么,我这么好的妹妹,你居然一点想追求的意愿也没有?眼瞎了吗?    郝壹一打了个寒战,立刻补了一句:“因为我完全配不上她啊,只要能让我在她身边膜拜就好。”    这小子,对危险的敏感度很强,求生欲望相当强烈嘛。    何必行冷哼了一声,正要放下撑在郝壹一耳边的手,就听门外谢微叫了一声:“哇!壁咚!”    明明被关上的门,不知被谁拉开一条缝,从上到下,露出三颗脑袋,谢微,小黑,金子。    谢微的眼睛在闪光,小黑一脸不屑,金子……则是一脸震惊。    别问他是怎么从一只猫脸上看出来震惊的表情的。    何必行快速把手缩回来,愤怒面向这一人两猫:“谢苗苗,你又乱看了什么书!”    谢微:“哈哈哈哈哈哈哈。”    何必行脑子里则凭空冒出一个少年的声音:“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类啊喵!”    郝壹一则伸手对着黄猫叫得凄惨:“等等金子哥,你听我解释,我没有,我不是,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啊,我最爱的永远是你啊!”    妈的智障,这么会工夫就戏精上身了。    女神被郝壹一唱作俱佳的表演逗得前仰后合,笑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受到女神的鼓励,郝壹一演得更加来劲。    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干活的何必行松了一口气,被这么一闹,原本还藏在谢微眼底的那些恐惧和阴影终于被一扫而空。    他那个爱笑的,开朗的,小甜饼一样可爱的妹妹又好好回来了。    十八岁的女孩子和十七岁的少年很容易聊到一起去,尽管两人以前的圈子天差地别,人生经历也相去甚远,但年轻人天马行空的想法和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大概只有同龄人之间能得到充分的理解和尊重吧。哪怕是只比谢微大了五岁的何必行,也不大能跟得上他们谈话的节奏。    让他又有点想把郝壹一拽出来揍一顿的冲动。    而两只猫,一个窝在谢微怀里,一只静静地趴在郝壹一膝盖上,竟没一只可让何必行撸。    他只能垂头丧气地负责收拾碗筷厨房,等全都收拾干净出来,时间已经不早了。    郝壹一眼巴巴看着他,露出一副想留宿的表情。    “你看看,我这儿哪还有地方!”何必行特别冷酷残忍地予以坚决拒绝,“走了走了,再不走直接把你扔出去啊。”    谢微对郝壹一摇了摇手:“小一下次再来玩啊!对了,我明天想去滨海市区转转,你有没有空给我当导游?”    太有空了啊!郝壹一立刻原地满血复活:“我是滨海活地图,你明天想几点出发啊?要不明天我先带你去逛城隍庙吧,那边可热闹了,女孩子们都喜欢!”    何必行忍无可忍,把郝壹一拎了出去。    天气热起来了,这时候其实也不算太晚,小区里有不少中老年人身姿矫健地溜弯儿,随身携带的小音响播着节奏强烈的神曲,让人不知不觉就跟上节奏,挺起胸甩起胳膊一起雄纠纠气昂昂地走了起来。    走了两步,便有正走得热火朝天的大爷大妈们对他们投以遇见革命战友式的热情微笑,郝壹一打了个战,从莫名其妙就被带起的节奏里清醒过来。    额滴娘,这比广场舞还魔性。    走出小区,何必行直接领他到离小区不远的那个对外免费开放的小公园里。    公园里自然也有不少人,但比起小区和街道的灯火通明,这里还是有不少被黑暗统治的小角落的。    比如说东南角那片小树林。    白天是谈情说爱灰常有情调的情侣圣地,到了夜里,黑灯瞎火,这里就阴风乱窜,让人毛骨悚然,根本不会有什么人没事进林子乱窜。    非常适合做点不能被别人看见,或是被别人听去的勾当。    何必行发现,自从他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另一种世界构造,这里的黑暗对他就完全不起作用。那些藏在暗处张牙舞爪的树枝,清楚明白地映在他的视网膜上,一点也不阴森恐怖。    难得的是有颗大心脏的郝壹一,也许是社会混多了,在这种充满悬疑恐怖气氛的场所,居然没半点害怕的样子。    何必行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他来找老柏求救的时候,会那么积极地为他们带路,甚至毫无犹豫地跟着走进那个被魔气占据的酒吧了。    这丫字典里可能压根就没“害怕”这俩字儿。    “我只是不怕黑,但碰到可怕的人或事,我还是会害怕的。”郝壹一辩解道,“我又不是断绝七情六欲的神仙,该有的情绪我全有,真的。”    其实我并不care啊,管你怕不怕,谢谢!    “好吧,先说说你这猫……你金子哥的事儿。”何必行指了指郝壹一怀里抱着的黄猫,“你原先说金子是你大哥。那个,你大哥他一直就是这个模样的?”    郝壹一摇头:“不是。他不是被怪物抓走了嘛,受了很重的伤,没办法维持人形,才会变成这样。”说着,他轻轻摸了摸猫头,黄猫意志消沉,连个猫叫也没给他回应,看起来很受打击。    何必行恍惚记起,沈默言曾经说过他们救回来的那个人元气大伤,修为尽散,被老柏带走了……他应该没听错,当时沈默言说的是“人”,不是猫!    “你就真信了,人会变成猫?”何必行看着那只猫,手指动了动,一想到这只黄皮猫原来是个人,还是给人当大哥的汉子,诱人的毛球都变得黯淡了呢。    “神仙大叔说的,它就是我金子哥,我跟它说什么话它都懂的,只是不会说话而已。”郝壹一摸了摸猫头,脸上有庆幸也有些怅惘,“神仙大叔说,金子哥能保条命下来就算不错了,就算拿全部修为去换,维持不了人形,也比被魔气浸染,失去理智狂乱而死来的强。再说,它只是修为没了,但根基还在,只要这世界上灵气不灭,它再修炼个百八十年的,自然能变回来。”    百八十年,到时候也不知道你这小子还在不在这世上。    “所以你早知道你那金子哥是个妖怪不是人类?”    “我哪能知道啊。”郝壹一摇头,“我又不是神仙。不过我想金子哥既然那么厉害,就肯定不是一般人啊。你看,原来它是只猫,还是大妖呢,简直酷毙了。”    黄猫对郝壹一的兴奋十分不悦,尾巴一翘,从他怀里跳出来,三两下扒着一棵树,挑了根枝枝趴了上去。    “你有没有想过你以后要怎么办?你才十七岁,就这么一直混下去了?”能碰着这么个神经比烟囱还粗的家伙也算难得,而且看起来也有几分小聪明,早早混社会太可惜了。    “习惯了。”郝壹一无所谓地说,“我上初中的时候我爸妈出车祸走了,家里亲戚没人肯收养我,我这情况又不符合条件进孤儿院。肇事司机跑路了一直没抓到,保险公司又不肯赔钱,我那时候肋骨断了三根,在医院躺了半年,把家里那点积蓄都花光了。不出来找点事做,饭都吃不上,索性就退学了。”    何必行沉默了半天,没想到这成天乐乐呵呵的小子身世竟然这么惨,怪可怜的。    “没关系,我现在过得挺好啊,而且后头又遇到了金子哥,也学了不少本事。”郝壹一得意洋洋地说,“我现在收入也不比外头那些白领精英差,还过得比他们还自在呢。”    “那也总归要多读点书。”    “哎呀哥你就别劝啦,我也不是读书那块料,在外头混两年,以前那点东西早还给老师了,想捡都捡不回来。”郝壹一嘻嘻哈哈的一点不在意,“那我先走了啊,明天我再过来带苗苗姐出去玩儿。你放心,我把她当姐看,一定好好保卫姐的安全!”说着他还煞有介事地立正行个军礼。月光下还带着几分稚气的脸上,是让人看了就忍不住会心软的笑容。    像只调皮的小猫。    何必行伸手在他脑袋顶上揉了揉:“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哎!”郝壹一眼睛一亮,痛快地应了一声,回头把黄猫招呼下来,开开心心地跑了。    何必行看着他消失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往回走,一片枯叶悠悠地飘在他脚下,发出一声细微的脆响,被碾作几块。    “谁?”他猛地回过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