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三十六章 等等,你在说啥?

第三十六章 等等,你在说啥?

3820 2018-04-19 14:46:46
  第三十六章 等等,你在说啥?    车上的骑手穿着一件白衬衫,下头一条牛仔裤,除了一只黑色头盔,全身上下没一件是飙车党的装备。当他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李国强心头一悸,感觉到了莫名的危险,而他身边的那个男人还在骂:“这特么的怎么挡老子车前头了,会不会停车啊。找揍呢是吧。”    头盔被那个骑手摘下来,露出一张年轻而英俊的脸。明明看起来十分阳光讨喜的长相,却偏偏冷得能冻出冰碴子来。他站在车头,耀眼的阳光遮盖住他双瞳里不时流窜过的蓝色光芒。    “喂,你挡道儿了,快特么让开!”男人按了按喇叭,把头伸出车窗对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喊着。    青年突然动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手已经抓住了他头顶寸把长的短发。    妈呀,这小子是怎么过来的?比他刚才飙的机车还快啊,卧槽脑袋好疼。男人张大着嘴,还没来得及反抗,车门已经被人从外头拉开,自己也被一把拖出了驾驶室。    “你也下来。”何必行指着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中年人,眯起了眼睛,“李国强!”    “你谁啊你。”李国强心里发虚,可是面上依旧强横,他弯了弯胳膊,露出自己强壮的肱二头肌,示威似地看着他,“小子,想惹事得看看对象是谁,老子可不是好惹的。是谁支使你过来找麻烦的?给了你多少钱?别有钱拿没命花啊。”一边说着,一边他从座位底下摸出一把锃亮的闪着寒光的西瓜刀,拿手比了个割喉的动作,特别狠特别霸道。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在他比出那个极富威胁性的警告动作之后,他就觉得眼前一花,握着西瓜刀的手腕被人一把抓住,腕骨发出咔咔的声音好像分分钟就要碎掉。    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高亢的,声带差点撕裂的惨叫,就已经被人从车上拖了下来。    “MMP!”他的愤怒无处发泄,只能握着快断的手腕在满是灰尘的地上打了两个滚。    跟他做着相同动作的,是他的同伴,只不过这位是捂着头皮在滚。    虽然这里来往的行人和车辆并不多,但还是有的。两个大男人在地上打滚的样子实在有点辣眼睛,有几辆停在这儿加油休息带上厕所的大货车旁,正聊着天的司机大哥们就围了过来。    “咋了咋了?”    方才他们聊天聊正嗨,并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这就一转脸的工夫嘿,两个大男人就在地上打起滚来了,多奇怪啊。    他们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长得就一脸正气的青年走到了小面包的后面,手一拽,把车门给拉开了。    后头堆着好几袋子化肥,堆得歪七扭八,非常挑战强迫症患者的忍耐度。    其中一个特别大的化肥袋子看起来跟别的不一样。    那年轻人两手一抱,把化肥袋子抱下来,解开上头打的结,从里头变出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来。    “咝……”    “卧槽!”    “大变活人啊!”    几位司机老大哥嘴里的香烟都掉地上了,看了还在打滚的两个男人,再看看被年轻人抱在怀里好像沉沉睡去的漂亮少女。    这一刻,有着多年社会经验的老大哥们全都来了精神,几乎是同时间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绑架啊!”其中一个看起来已经年过半百的老师傅嘿地一跺脚,冲上前把捂着头顶的男人抹肩头拢二臂反剪着双手脸朝下摁在了地上。    另一个年纪轻点儿的还在劝:“老王啊,你别急着,这都还不清楚是啥事儿呢,万一你帮忙抓错了人可咋整。”    老王师傅“呸”了一声:“哪能有错,这俩长得就不像个好鸟。哪有把大姑娘塞麻袋里运走的?肯定是绑架犯没跑。快点着小蔡,把你裤腰带解下来,我得把他手给捆了。”    何必行摸摸谢微的额头,听着她的呼吸,知道她只是被迷晕了,再看看她身上的衣服还算齐整,没由地松了一口气。看着那边老师傅已经捆起一个,另一个虽然还没被绑着,但他四周围了三个司机,想跑也没地跑,就把谢微扶到车上躺着,伸手摸出警官证给他们看了看。    “谢谢各位热心市民,这两人涉嫌拐卖妇女,还请大家帮忙看着,我的同事马上就会赶到。”说着赶紧打电话通知事件进展,叫刑警队那边派车过来把嫌疑犯给带走。    “我说的吧,这俩就不是好货。”绑人的老王师傅一脸明察秋毫的得意洋洋,“那小年轻看着就一脸正气,果然是个警察哩。妈的老拐子最不是东西,那么好的姑娘被他们拐卖了,一辈子都得毁了。”    “可不,缺老德了。”另一个司机说,“我老家就有个邻居,家里三岁的娃被人拐了,那一家子忒惨,都散了架了。那娃是在他奶奶手上丢的,他奶奶直接就投了河,当妈的都疯了,拐一个娃直接要了两条命啊,缺德啊,太缺德了。”    听着这话,一个司机上前就狠踢了李国强一脚:“要我说,这些没人性的玩意儿就该枪毙得了,抓着一个毙一个。”    李国强算是明白了,这个出手特别狠的青年应该就是这个姑娘口中当警察的哥,那可真是下死手啊!    说好的文明执法呢?    可是看着那几个围着他的司机越来越不善的眼神,他哆嗦了一下,还是冲着何必行喊了一声:“警察同志,你可别叫他们打我啊!”    “呸!”老王一口浓痰吐到他脸上。    “啊!”惨叫声中,不知是谁又在他腰上踹了一黑脚。    过了不到二十分钟,警车和救护车一起到达现场。李国强和他同伙被铐上警车,还在昏睡中的谢微被抬上救护车。带队的警官居然和何必行认识,大老远就冲他打招呼。    何必行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位警官他在老山下的孤儿院里见过啊,是高队长的下属。    “感谢感谢!”带队的警官热情洋溢地握着何必行的手,“多亏你拦下他们,可帮了我们大忙了。”    “您太客气了。”    其实就算没有在这里拦下车,以滨海先进周密的道路监控系控,抓住李国强的行踪也是早晚的事。毕竟他的车辆信息都是全的,监控网覆盖又几乎没死角,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是陷在蛛网里的昆虫,根本逃不出天眼的追踪。    不过早抓到和晚抓到可能造成的后果和带来的影响差得就大了。    对何必行来说,尽早救出谢微才能让她的安全得到保障。而对刑警队来说,节省下来的大量资源也能更有效地运用到别的案件上。    火车站附近频发的妇女失踪案给市队带来的压力也是很大的,省厅的领导都下了批文指示要尽快破案。谁也没想到何必行来火车站接个妹妹就把幕后黑手给一起揪出来了。    好给力!    高队长应该能松口气了。    又再三感谢过在场见义勇为的司机同志们之后,有专人做了笔录,又约了何必行明天到市局刑警大队再做笔录,就让他陪着谢微去医院就诊了。    谢微只是被喂了安眠药,她年轻,身体底子好,药的剂量也不大,在医院里用了药,观察了两小时就可以回家了。    经过这番生死关口的谢微就像朵蔫了的太阳花,整个人都萎了,看得何必行心疼得要命。    那对骗人的老夫妻一直由郝壹一带人看着,直到刑警队来人把他们带走。谢微的手机,背包和拉杆箱一样没少,完璧归赵。    还了机车,何必行喊郝壹一晚点到家里吃饭做为答谢。    就谢微现在受惊过度的精神状态,大概也没办法带出去吃饭了。何必行想了想,把妹妹安顿好,就自己跑去旁边的超市买了一堆食材,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明明说好只是去接妹妹,结果一去不回,猫粮都没补充,这让留守儿童小黑大爷十分不爽。    又看着自己的两脚兽忙前忙后忙着伺候他带来的另一只两脚兽,竟然对猫大爷不闻不问,更让小黑愤火中烧,伸出爪子在鞋柜上泄愤似地狠狠抓出了好几道。    等何必行从超市拎着大包小包回来,他才想起小黑来,正要去给小黑主子请安谢罪,却发现已经缓过劲来的谢微正在撸猫。    小黑肚皮朝上,整只猫没骨头似地躺在谢微的大腿上,长长的尾巴甩过来甩过去,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一脸说不出的舒爽,妥妥的大爷。    何必行:“……”    小黑:“喵喵喵~”小姐姐腿真软,小姐姐手真柔,比何必行那个大老粗撸得舒服多了喵。    何必行摸出了特地补给小黑主子买的一包酥炸小黄鱼。    你高兴就好。    然后到厨房里忙活。    外头夜幕初降,滨海市华灯闪烁,东方的不夜城展现出她媚人的另一面。    门铃声响起,何必行甩着手上的水过去开门。    门外郝壹一拎着一袋子苹果,笑得有点腼腆,完全没有日间那副流里流气的混混大哥样,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十七岁高中生。    “进来吧,还带什么东西啊。”    “嘿嘿,我还带了个人来,哥你不会介意吧。”    “人?在哪儿?”郝壹一身后空空荡荡,哪来的人?    “这儿呢。”郝壹一把苹果交到何必行手上,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抱出一只黄色的……猫。    等等,猫?怎么又是猫?    何必行心里嫌弃,身体却诚实地动了起来,直接伸爪子在黄猫背上撸了一把。    温热,柔软,顺滑,哦哦哦,怎么会有这么好撸的猫?    何必行的双眼“biubiubiu”地放光,这样可爱又迷人的猫,就算带来一打他也完全不会有意见啊。    “金子哥,醒醒,他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哟,他叫何必行,是个警察,我跟你说过的。”郝壹一在猫下巴上挠了两下,那只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蓝色的猫瞳望向何必行。    “哥,认识一下,这是我金子哥。”清爽的少年站在门外,对何必行绽出毫无心机的笑容。    “啪!”何必行家的门在他面前无情地关上。    少年的笑容僵在脸上,过了一会他才低头看着怀里的猫:“怎么回事啊金子哥,他不会以为我在跟他开玩笑吧。”    黄猫“喵~”叫了一声,轻轻舔了舔他的手背。    少年还在怀疑着人生,刚刚关上的门再次被拉开。    何必行面色不大好地让开一边:“先进来再说。”    少年懵懵懂懂进了屋,见到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怀里抱着一只黑猫正好奇地打量着他。    “你是我哥的朋友?”    “轰”!天外的流星猛地撞向了银河系。星河崩塌,万物湮灭,世界顿成虚无。    少年的眼中就只剩下了眼前这抹亮色。    他张着嘴,状若痴呆。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小姐姐呢?    笑得这么温柔又灿烂。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他苦苦思索着这人生最关键的三大问题,直到指间传来疼痛感。    怀里的黄猫咬着他的手指,蓝色的猫瞳里满是被人忽视的愤怒。    “哦,金子哥,你快松口,好疼!”    “你的猫吗?看起来蛮可爱的。这是我家小黑,是不是特别帅?来小黑,跟这个小朋友也打声招呼吧!”漂亮小姐姐举起一只黑色的猫爪,冲着黄猫招了招。    黄猫的蓝眼对着黑猫的金瞳,不由得后背一僵,尾巴上的毛都乍开了。  
谢小茶 谢小茶
捧脸~~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