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二十四章 大神,您缺不缺徒弟?

第二十四章 大神,您缺不缺徒弟?

3325 2018-02-07 00:49:40
第二十四章 大神,您缺不缺徒弟? 老柏翻了个白眼,对何必行的兴趣大减。 一个普通人而已,大概将来也就是特事局里做技术或是搞后勤的人。干到退休时直接更换记忆高高兴兴回家里养老就好。虽然也是不可缺少的存在,但可替代性太强。沈默言到是表现出来对这个小警察有些不同之处,但目前来看,他还真没看出这个小年轻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走了走了。”自称千年老妖的老柏同志一抹刘海,雄纠纠气昂昂迈步往院门走。 走了两步,他突然停下来,口中“咦?”了一声。 “这时候,怎么会有人找我?”他看看沈默言,再瞅瞅何必行,“你们没同事跟着过来吧。” “没有。”何必行老老实实地摇头。 “哦。”老柏一推门,已经迈步跨了出去。 穿过一层有如实质但完全看不见的膜,何必行抱着小黑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巷子外。可是这里跟之前进门的地方看起来好像不一样。 小黑的尾巴绕上他的手腕,毛茸茸,热乎乎的,好像给他带了只黑色的护腕。 在离他们不远的拐角处,何必行看见了那个败落凋敝却打扫得很干净的老神龛,一个小青年手里捧着香,嘴里念念有辞,不过一双眼睛东张西望的,看起来实在不虔诚。 “嘿,小子,你找我有事儿?”明明穿着齐整的看起来像是高订的昂贵西装,看起来人模狗样的精英男,可老柏走过去的姿势让人硬是能看出他趿着大拖鞋,漫不经心的惫懒样。 那小青年大概也没想到,自己按着说明请出来的大神会是这么副打扮,傻乎乎捧着香看着他,下巴都快垂地上了。 “这香你哪儿买的?加那么多泥,啧啧,什么味儿,臭死了。”老柏抽出他手里的香,一万个嫌弃,随手扔在了路边。 “哎!”那小青年回过神,忙跑过去,从角落里把断成几截子的香捡起来,兜里摸出个塑料袋把断香扔进去。“别乱丢啊,这儿这么干净,弄脏了多不好。” 真没想到,这个染了一头金毛,外表看起来像混混一样的小青年这么有公德心啊。 何必行往他脸上看了看。 这小子一头黄毛,穿个长袖T恤,牛仔裤上满是破洞,手腕上叮了哐啷戴了一手的金属镯子,走到马路上去让人瞅瞅,十个里得有八个说他是不良。但他的面孔出其年轻,看着顶多十五六岁,唇红齿白的很有点卖相。幸亏这小子没学人家穿鼻环唇环,再沿耳廓打上十几个耳洞,总算没浪费了他这张清纯可爱的小脸蛋。 简单说,虽然穿着打扮略有点非主流,但一看脸,还是挺能刷好感度的。 “你谁啊?”老柏在看到这张脸后,语气也意外地放软了点,“谁叫你来的?” 那小青年看着老柏,神情有些紧张,这个人跟他听过的那位大神形象差别很大,该不会请错了人?要么就是被人冒充了? 清纯的外表下,小青年有颗极度爱脑补的心。 “您是?” “哟,先问我?”老柏不客气地指了指神龛里那尊面目模糊不清的神像,“好吧,就当我什么也没问。你有事直接对它说去,我走了啊。”说着,摇摇晃晃经过小青年的身边,作势要走。 “等等,等等!”看他要走,小青年有点急了,一把拽住他,“你认不认识金子?” 老柏脚步一顿,回过头问了一声:“你说谁?” “金金……金子哥。就是在老火车站闸关区那片儿混的金哥。” 老柏一把揪住他:“你知道金子在哪儿?” 小青年咽了口唾沫:“那您是金子哥说的那位大哥不?” 老柏松开他,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手指一弹,嘴里已经叼了一根:“我是柏树。” “呼——”小青年吐出一口气,腿有点儿发软,“白老大,我是金子哥收的小弟,我叫郝壹一。金子哥说如果他出事了就来这边找这个神龛,给神龛上香,然后在心里叫您的名字,您就会出来……我昨天就来了,可是怎么也请不到你。今天不死心,又来试了一回。” “等等,你叫什么不重要啊,你说你昨天来了?我怎么不知道?”老柏皱着眉,“还有,我姓柏,木白柏,不是你的白老大。” “一样,一样。”郝壹一连连点头,“差不多,差不多。” “我昨天买的电子香,这不是怕空气污染吗,您也知道像咱们滨海这种大城市,光污染,尾气污染啥的老厉害了,你说对咱们生存环境影响多大啊!我想着能环保点是一点,pm2.5太高了不好啊,所以我特地去买了电子香……结果找不到您。我只好今天一大早去城隍庙那头现买的香,环保少烟型,十块钱三根…… 对了大神,金子哥就说你喜欢闻香火味,香火味儿是啥味儿?您老喜欢哪种香?有品牌吗?还是要特供型的?哪儿能买到?要不以后我天天给您带两把?” “闭嘴。”这个郝壹一,就跟总赖在枝头的小麻雀儿一样,叽叽喳喳吵得人头疼。说半天话都说不到点子上。 “我问你,金子在哪儿?” “啊!”郝壹一捂着嘴,拿眼睛盯着老柏,发射意念眼波。 “槽,说话啊。” “您叫我闭嘴。”郝壹一觉得自己特别委屈。 “闭,说话。”老柏差点又拿“闭嘴”两个字去糊这傻小子的脸。 “是是。”郝壹一立刻说,“就前些天,金子哥跟我说,他好像打听到了一点三哥的消息,说是要去摸摸底。我说这事太危险了,万一你要是跟三哥一样也不见了可怎么办?金子哥不肯听啊,说三哥对他有恩,他无论如何也要把三哥找出来。还说如果他真出事儿了,就叫我到这儿来找白……柏老大,他说三哥也是老大的小弟,如果他也出事了,就说明三哥是真出意外了,柏老大您可以不救他,但一定要把三哥救回来……” 老柏的面色有点绿,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何必行想起来他在院子里说的,有六个小辈失踪,其中一个就在火车站那边镇场子,这个郝壹一说的什么三哥想必就是老柏说的那个后辈了。 老柏抽出已经吸了一半的烟扔到地上,拿脚狠狠碾了碾:“他在哪儿出事的?你不会不知道吧,带我过去。” “哎好!”郝壹一精神大震,却是先蹲下去,把那根烟头捡起来放进了手里的塑料兜里。 老柏:“……” “我亲眼见着的,他被两个人架进平良大街那儿的金粉世家了,一夜没出来。之后再怎么也联系不上他。”郝壹一在前头带路,“我们出这条街坐189路,在人民广场换836路,下来再走700米就到了。” 老柏站住了:“平良大街?” “对对,就是那儿。” “离着火车站挺远的啊。” “是啊。”郝壹一点头,“离这儿也挺远,咱们抓紧点,争取一个半小时内到达。” “嗯。”老柏伸手在街边一堵墙上按了一下,“走这边,抄近路。” 郝壹一走在他前头,没看到他在墙上的动作,听到他说走近路,不假思索回过头:“老大您知道有近路啊,太好了,其实我这个人晕公交车,你都不知道我过来找您坐车可受罪了。我这两天基本都没吃什么东西,可是没法子啊,金子哥是我哥,我不能扔着他不管啊……啊?啊!” 身体已经完全没到墙壁里的老柏不耐烦听他罗嗦,从墙里一伸手,已经把人给拖了进去。 沈默言双手插兜,跟在后头走了进去。 何必行抱着小黑,也无比淡定地紧跟着他冲着墙撞去。 …… “卧勒个去!哇噢!酷!”何必行刚穿过墙,耳边就传来巨大的噪音。 郝壹一整个人像疯魔了一样,在原地拼命蹦跶,“老大,你老牛逼了啊!额滴妈,太神了,太特么神了!卧槽,这不就像那个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吗?你怎么办到的?哈哈哈哈!老大你其实是哈利小子吧。” “什么乱七八糟。”老柏嘴里又叼了根烟,用力一吸,烟头就亮了起来。 “怪不得金子哥说你是大神呢。真·大神!你会魔法吗?不对,咱们是东方人,不玩西方魔法系那套,那一定是仙术。老大,大神,您缺不缺徒弟?收我当徒弟吧,我以后一定好好孝顺你。” 老柏伸手一推,正拍在郝壹一的嘴上,那张嘴就好像被透明胶带给封上了,郝壹一面目扭曲,挤眉弄眼,还用上手去掰,也张不开他那张闲不住的嘴。 四人从这条僻静的,人迹罕至,有点阴暗潮湿的巷口穿出去,迎面是条跟芳华路有几分相似的街道。 说是大街吧,但街道并不宽。两边种了四排梧桐树。已是春末,绿荫如盖,修剪过的枝桠横向伸展,在街道中心的上空交错,阳光只能透过叶片之间的缝隙投射下来,柏油路面上到处是被分割得支离破碎的阳光。微风吹来,地上的光斑随之晃动着,落在街边一排排花坛上,色泽鲜艳,光影层次分明,看起来就像一幅宁馨午后的油画。 与芳华街不同的是,两侧的店铺多是各种酒吧,这时候没几家开门营业,路上也几乎看不到行人。整条街就像在午睡的美人,安静的让人不忍心打扰。 而芳华街这时候正是喝下午茶逛街的黄金时间,街上行走的人们已成为街道里不可或缺的一道风景。 被禁言了的郝壹一同学带着老柏他们七绕八拐,不一会已经离开了光鲜亮丽的街道前面,进了一条与平良大街平行的小街道。 高大的墙挡住了阳光,墙头上拉着高压电线,乱七八糟用水泥糊了一墙头的碎玻璃茬。 “就是这里,金粉世家酒吧的后门!”郝壹一用真诚的目光加凌乱的手势这么比划。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