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四十一章 息肌(一)

第四十一章 息肌(一)

4355 2018-05-15 17:00:34
  第四十一章 息肌(一)    羊杂汤还没吃完,小店里婷婷袅袅进来个穿着入时的苗条姑娘。人家瘦是归瘦,小蛮腰一掐掐儿,但胸是胸,屁股是屁股,不看脸,光看身材,绝对火爆勾人。    顿时就吸引了小店里总共四张桌子七个客人的全部视线。    还在各种拍猫的妹子立刻移情别恋,把手机对准了新进来的小姐姐。    小姐姐眼神一扫,挑了个空位坐下,她对面是个目测体重二百加的胖哥哥,大概是没想到这么勾人的小姐姐竟然会坐到自己对面,小胖哥脸一下子红了,还有点手足无措,一边吸溜羊肉汤,一边偷偷拿眼去瞄人家小姐姐傲人的胸口。    小姐姐化着浓妆,看不出年纪,长睫毛,火焰红唇,标准网红脸,对小胖哥说:“好久不见啊,阿肥。”    小胖哥一脸懵逼,这个小姐姐谁啊?他以前认识?要是认识死都不会忘啊,为什么在他贫瘠的记忆里完全没有这位的存在呢?    小姐姐探身过去,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个字。    小胖哥差点跳起来掀了桌子,要不是小姐姐大胸压着,那碗羊肉汤十之八九就要掀到他自己头上去了。    “不可能!你怎么瘦的?这才几天?”    小姐姐跷着长腿,一撩头发,得意洋洋地说:“这是秘密。”    何必行看了看小姐姐,眉头微微一皱。这个女人身上有股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但具体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那张脸抹着厚厚的粉,但何必行还是能清楚看到她脸上那浓郁的青黑之气。    说句难听点的,就像是他在警校时曾经看过的快腐烂的尸体。    小黑也有点不安,长长的尾巴绕在他的手腕上,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走吧。”何必行吃不下去了,把钱留在桌上,抱起小黑就走。    经过小姐姐那桌时,正见到她从身上挎的小包里摸出个没有标签的小白塑料瓶,从里头小心翼翼倒出一颗黄豆大的黑色药丸。    “很贵的,一颗要六百块,谁叫咱们是发小呢,送你一颗尝尝,试试。”小姐姐热情地说,“你要吃了有效果就打电话给我,我收你个进价。你看我这样,以前二百二呢,现在就九十三,只吃了一个疗程,十颗。你说你上哪儿找这么好的事儿?外头那些骗子收你万儿八千的,还不许吃这吃那的,天天健身累成狗,能减这么多吗?哪天一停又会反弹,你看我,停药半个月了,一点儿都没反弹。”    小胖哥将信将疑地把黑色小药丸接过来,捏在手上看了看:“就这么小一个玩意儿要六百块?姐你别欺负我读书少没见识啊。”    “你懂个屁,这可是高科技萃取的生物精华素。赵飞燕你知道不?她吃的那个息肌丸你知道不?这就是那个息肌丸的古配方经过还原,现代技术复原出来的,六百块只是进价,你知道外头卖多少钱?三千一颗你都有价无市买不到!”    小姐姐还在吹,小胖哥手上的黑色药丸突然不见了。    “哎!”小姐姐一回头,看见个身高腿长的帅哥,怀里抱着只毛皮顺亮的黑猫,另一只手拿着她的药,对着光皱着眉,一脸的严肃。    本来还要发火的,但帅哥颜实在太正,让人看了心脏就会扑腾扑腾乱跳。小姐姐眼睛发亮,胸口不由得又向上挺了挺:“哥哥,这药是我的,你身材这么棒,用不着,还我呗。”    “这药你哪儿来的?”何必行问。    “你管我哪儿来的。”小姐姐一脸警惕,“你看着也眉眼周正的,怎么学人家抢东西呢,还我。”    “你这药来历不明啊,有生产厂家,药准字,药品销售许可吗?药品食品监督局有备案吗?”何必行把猫放下,从兜里摸出电话。    “卧槽,你谁啊你,脸够大的,你管得着吗!”小姐姐怒了,一拍桌子,“快点的,把药还我,不然我叫警察了啊。”    何必行淡定拨通了电话:“任姐,是我,小何啊。对,这儿有个卖假药的。嗯,是啊,她包里……”他眼睛一眯,隔着人家包包看了眼,“包里有十来瓶,一瓶大约十颗,一颗卖六百。对数额巨大,可以立案。”    小姐姐懵了。她一把捂住自己的包。    这家伙有透视眼吗?怎么会知道自己包里装了十二瓶药的?    还有,这家伙报警了?    小姐姐见机快,药也不要了,抓着包就要溜。    何必行也没拦她,小黑往他肩膀上一跳,他双手插兜,慢慢跟着往外走。    “哎!”那胖胖的小哥从头到尾就是懵逼脸,完全不清楚自己遇见了什么,将会发生什么,又错过了什么。    “药不能乱吃啊,”何必行在迈出店门的时候回头对他意味深长说了一句,“特别是这种来历不明,效果立竿见影的,多半不是好货。你都不知道里头是啥成份就吃下去,说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妈啊,好可怕!    小胖哥打了个颤,不知为什么就觉得浑身发冷,好想去上个厕所。    一直在拍小姐姐的姑娘拍下了全程,浑身舒爽。    今天运气真好。    先是拍到萌萌的小猫,再是拍到身材爆好的小姐姐,然后就是长腿帅哥一波怼卖假药的小姐姐。    激动,吃鸡,视频发发发。    世界在何必行的眼前渐渐褪了颜色,只剩下黑白双色的单调线条和色块,还有一个蓝色的亮点,正在他的世界里快速移动。    蓝色的线引导着他选择最短的最方便的路径,在二十分钟后,何必行拦在了那个浓妆女人的面前。    世界重新回复色彩,从那个世界脱离出来的时候,何必行有一瞬间的失神。    这种挣脱的感觉也说不上好还是不好,只是觉得身体和灵魂有一瞬间的分离结合,忽忽悠悠的让人觉得很奇怪。    “你这人干嘛跟着我。”浓妆小姐姐抱着包,挡在自己的胸口前,警惕地目光好像在看着一个拦路劫色的色狼。    “我觉得你需要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身体。”何必行对她伸出手,“你包里的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建议你交出来,我会交给专业机构对它进行分析。你别担心,我是警察。”    呸,别以为你是警察老娘就会怕你。小姐姐直起腰,拎了拎快滑掉下去的衣襟,眉毛一挑说:“我说小同志,这药是我自己吃的,你管天管地管违法犯罪还能管我吃什么药啊。”    “我是说真的,你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哈,你是警察不?你文明执法不?你不会知法犯法,抢我的东西吧,我告诉你甭管我哪儿买来的,这就是我的私人财物,是受法律保护的哦!”    何必行:“……”    他要怎么跟这个小姐姐说,她脸上的死气比刚才更重了呢?    “这个……”    看他要说话,她立刻打断:“你是想说我要卖药给那个胖子吗?我收钱了吗?我就是送他一颗吃吃,我又没跟他收钱,我们之间不是买卖关系,你不能说我卖假药,你有证据吗?我可以告你诽谤哦。快起开,我要回家了!”    “喵~”伴着一声娇娇嫩嫩的猫叫,一道黑影闪电般从她面前窜过,她手里那只真皮包包被划了一道大口子,白色小塑料瓶哗啦啦滚了一地。    小姐姐吓得大叫了一声,就见帅哥怀里的猫蹲在一只瓶子前,爪子灵活拧开了瓶盖。    拧开了瓶盖!    拧!    然后它倒出黑色小药丸,爪子一抛,几千块的药都进了黑猫肚子。    对峙的两人都是一怔,随后在这条偏僻的小巷子里响起了撕心裂肺,直冲云霄的惨叫声。    “死猫,还我的神药啊啊啊啊啊啊啊!”    “呃……”小黑打了个嗝,淡淡的黑气从它嘴里飘出来,被它一爪子又摁了回去。    何必行的脸比小黑的毛脸还黑,一手揪住它的后脖领子:“你又乱吃东西!快吐出来吐出来吐出来!”    小黑四肢耷拉着拖得老长,随着他甩,挑衅似地拿舌头舔了舔嘴。    “我的息肌丸啊!”浓妆的小姐姐一边哭一边抢救散落一地的小瓶瓶,心疼得无以复加。    “六千块啊!”她的心疼得都抽抽了,好不容易弄来这点货,结果十二分之一喂了猫,钱是小事,呸呸呸,不是小事,但更重要的是她进不到货了啊!心碎,蓝瘦,香菇。    把滚一地的小瓶子捡起来,数了数,然后小姐姐发狂地拽住何必行。    “你的猫吃了我的药,一颗六百,十颗六千,拿钱!”    “不管不管,是你的猫,你就要负起责任来!”    “熊孩子闯祸还有家人兜底呢,你的猫犯的错,你特么不赔要谁赔?”    “别想耍赖,不赔钱?老娘分分钟把你曝光到各大网络社交平台去!怕了吧,就问你怕不怕?六千是药钱,再给一万精神损失费,不能少一分钱!不然你就等着被人肉,被停职,被下岗!!”    何必行左躲右闪,避开血红大嘴里喷出来的唾沫星子。    “噗噗噗……”小黑蹲在地上,吐出十颗黑色的小球球,跟刚才吞下去的那几颗药丸长得一模一样,拿爪子扒拉到成一小堆,对着还在发狂的女人萌萌叫了一声“喵~”    “哦哦哦。”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真是太奇妙了啊!小姐姐立刻松手,扑到小黑面前,双膝跪地,也不嫌弃猫的口水,就把十颗小药丸收了起来。    “哦哦哦,我的小可爱。”药丸子看起来无论是形状还是色泽都完美无缺,没有被消化过的痕迹。小姐姐喜极而泣,“哦哦,你这小捣蛋,怎么可以随便拿人家的宝贝儿玩?吓死本宝宝了!”    然后瞬间变脸,对着何必行说:“精神损失费,一万,一个子儿也不能少!”    何必行:“……”    小黑事不关己地拿后爪挠着耳朵,何必行手机响起来。    “南溪路13号旁边那个小巷子,对我就在这儿。”    三分钟后,任秋带着小刘风风火火出现在他们面前。    小刘看见何必行十分开心,离老远就跟他挥手。小姐姐跟何必行纠缠到现在,发型也乱了,裙子也有点皱了,脸上的妆容都被她又哭又笑弄花了,眼底下洇着两团乌青,女神范儿早已跌落尘埃。    “警察同志,你们来得正好!”蓬头垢面的小姐姐见到警察如同走失孩童见到了亲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扑过来,“我要投诉,这个人知法犯法,打劫我的财物!对了,你警官证呢?该不会你是冒充警察的吧!”    小姐姐回过头,在警察同志看不到的角度对何必行拿口型威胁——私了还是公了?    何必行摸出证件在她面前晃了晃,那意思,你觉得我会私了吗?    小钱钱长着翅膀飞走了,小姐姐感到内心无比失望。    “我的包包被他的猫划破了,香奈尔当季新款,三万九千八,掏钱!”小姐姐又把包包举到面前。    任秋“嗤”的一笑:“就这还三万九千八?我淘宝三十九块八给你弄个来你信不信?连个高仿都不是,低仿也搭不上边,张口就想讹钱啊小妹妹。”    妈蛋,竟然还有识货的警察。    小姐姐抓着包包,不甘心地说:“我买它可花了一百三十八,三十九块哪能买到这么好的包。”    “哦,原来是一百三十八啊。”任秋一耸肩,“我也没买过,就这么随口说一说。”    好气!    小姐姐觉得肺都要炸了,为什么这年头当警察的一个比一个社会……唔唔唔……小姐姐双膝跪了地。    何必行脸色一变。    “快叫救护车。”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浓妆的女人脸上现出惊骇已极的表情,她想举起手,整个身体却在一瞬间化为青白色的一堆灰,真的就一瞬间,多眨几次眼就看不见的那种。    地上散落着女人身上的衣服,耳环,鞋和划坏了的包包,那么大一个活人,顷刻间就在三名警察的眼前消失了。    “扑嗵!”沉重倒地声在何必行身后响起,他回过头,看见小刘惨白着一张脸,人已经被吓晕过去。    任秋脸色也极度不好,但大姐大毕竟是大姐姐,关键时候她还是能撑得住的。    “得得得得通通通知所里……”镇定的大姐大差点握不住手里的电话,脸上淡定冷漠,身体却快抖成了个筛子。    何必行无奈地接过任秋的手机,摸出自己的手机,给于沁打了个电话:“于主任吗?我这里发生了一起特殊事件,对,紧急。您看看能派几个同事过来看看吗?可能还要跟相关单位交接一下。嗯,我发个定位给您。”    任秋一把抓住了何必行的手:“小何,扶我到墙边上,我得靠靠。”    “行。”    何必行已经有点后悔了,自己已经离开长阳所了,怎么办事还是老思路呢。    这种事,明显就不是一般的派出所能解决的,应该第一时间就通知滨海办事处才对。    还是想想一会要怎么给任姐和小刘做心理疏导吧。    惯性思维真是害死人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