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三十四章 你们摊上大事儿了!

第三十四章 你们摊上大事儿了!

3769 2018-04-11 10:20:35
  第三十四章 你们摊上大事儿了!    “娘哎!”老太吓得大叫一声,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去。    她揉了揉眼,这里偏僻的很,很少能见到人,刚刚明明空空的路上,就这么突然冒出个人来,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她没吓出个心肌梗塞已经是她心脏够坚强的了。    她就觉得身子轻飘飘的好像飞起来了,然后老骨头一疼,刚飘起来就被重重按到了巷子口那堵满是涂鸦的墙上。    老头子反应慢点儿,等听到老太婆那声杀猪一样的惨叫,才看到不知何时冒出来个人,把他家老婆子掐着脖子按在了墙上。老婆子一双大脚,脏兮兮的脚趾头从脚上的破洞露出来,离地得有三十公分,还在死命挣扎。    老头“嗷”一嗓子,丢下拉杆箱,冲上来就打那人的后背。    “杀人啦,有人要杀我的老婆子啊!救命啊,没王法啦,快点来救命啊!”    老头子沙哑漏风的声音尖厉,直冲云霄,与他瘦弱佝偻的身形完全不相称。    “闭嘴!”    这老头子干了几十年农活,也只是长得老相,其实力气还蛮大的,但是他一拳一拳砸在那人背上,就像砸在一块钢板上,非但没能让他松开手,反倒把自己手砸得生疼。    那人回过头,一双眼睛幽幽闪着蓝光,竟然不像是个真人。    那老头子被他一瞪,身体仿佛被什么捆着,动弹不得,内心里满是恐惧,嘴巴张了又张,竟然发不出声音来。    那人从快被掐得没气的老太婆手里一把抽出谢微的手机,目光幽深,终于松开手。    老太婆跌倒在地上,靠在墙边,嗓子火辣辣的疼,但总算能呼吸了,顿时眼泪鼻涕糊了满脸,盘腿把身子一正,手拍着膝盖就号上了。    还号得有腔有调,抑扬顿挫。    “你们把那女孩子弄到哪儿去了?”    刚刚差点掐死她的人好像平静了下来,那声音听起来清朗纯净,咬字清晰标准,音色非常好听。老太太的号哭声顿了顿,抬起脸终于看清了那人的脸。    剑眉英目,身形高大,有一张特别正气,非常端正的脸。只是一双眼睛还带着些幽蓝色的光芒,看的有些瘆人。    她本来以为自己遇到了个劫匪,但没想到人家上来就问刚刚才被她卖掉的女孩子,她眼珠子转转,想到刚刚那姑娘说的要跟她哥哥会面,她哥哥是个警察之类的话。心里大叫了声糟糕。    眼前这个非常英俊,身体倍儿棒的小年轻不会就是那丫头的哥哥吧。    还特么是个警察。    她怎么这么倒霉,正撞到人家手里去了。    她清清嗓子,看了看还傻乎乎杵在人家身后,动都不敢动一下的老头,心里骂了几句,才一脸迷糊地说:“啥女娃娃啊……啊,刚刚是有个女娃娃,说要带我们吃饭,可是把我们带到这儿之后又说肚子疼,把东西交给我俩看着就走了。”她胡乱往身后指,“就那里头有个茅房,你去那儿找。”    “她手机在你这儿。”何必行扬了扬手里的粉色手机,水钻在阳光下反射出璀璨的光芒,“你们把她弄到哪儿去了?”    “什么我们弄哪儿,她上茅房啦。再说你是谁啊,你刚刚还弄伤我了,哎哟,我的脖子哎,我的胸口哎,完了完了,我喘不上来气儿。”老太太就势一倒,手还往老头那儿伸了伸,“老不死的东西,快来扶着我点儿,我不行了,要死了,叫他掏八百,不,掏一千五医药费来。”    老头子战战兢兢站在那里,却是动也不敢动。    刚刚何必行看他的那一眼,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双眼睛,是带着蓝色的,毫无感情,冷冰冰的,他就被看了一眼,浑身的血都要凉了。    这个,这个,这个看着不像是个人啊。    难不成自己是被什么妖怪给盯上了,要被吸精血?    老头子脑子里乱糟糟搅成一团,并没有接收到老婆子传过来的暗号。    何必行却伸手一把将那老太拎了起来:“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他冷冷盯着那张满是褶子的脸,“身份证拿出来,老子能查到你祖宗八代。我妹妹如果出了一点事,我一根根捏碎你的老骨头。”    这声凶悍气十足的威胁让老太太打了个寒战,她放声叫起来:“可了不得啦,警察打人啦,警察欺负老人啊,没王法,没天理啊!”    这里虽然偏僻,但也会有零星的人经过,她这么放开嗓子一喊,果真就有人影往这边走。    这样的老无赖,说真的,何必行来滨海快一年了,也颇是遇到过几次。若是平常,他说不定还要顾忌一下执法公务人员的正面形象,可现在苗苗被这俩老货诓得不见人影,他要手慢点儿说不定就再找不到人了,哪里还管得上那么多。    反正他今天也没穿制服。    她说是警察就是警察了?    他不知道自己双眼一眯,眼中流窜过一道蓝光的样子有多骇人,反正老太看见了之后就如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突然就没声儿了,她抖了两抖,胯下就湿了,一股骚味儿弥漫开来。    “说,我妹在哪儿?”何必行见她两眼发直,嘴唇直哆嗦,一把甩开她,手一拽,将老头子拎过来,“我数一二三,再不说,我直接把你们带走,拐卖人口是重罪。”那老头一脸茫然,显然没并把拐卖人口和重罪往自己身上套一套。    何必行顿了顿,凑近了他身边,压低了嗓子:“要枪毙的。”    老头子被吓得一个激灵。    他就是想多挣俩钱,给儿子盖新房子,再买个儿媳妇,从来没觉得卖几个丫头是什么罪。老大媳妇生的那几个小丫头片子不也是养几天就卖掉了嘛,他们那儿家家户户都是这样,能有门路把没用的丫头卖出去的都要被邻居羡慕死,咋进了城就不能卖了,还要吃枪子儿?老太婆可没跟他这么说过啊。    他的腿筛糠一样抖了抖,被前头一双蓝眼睛带来的沉重压迫和恐惧感终于让他说了实话。    “就前头,他六叔给带走了。”老头子颤着声儿说,“他有车,车上装的是化肥,他把那女娃娃装化肥里带走的。刚走不一会儿。”    “什么车?什么颜色?车牌号多少?”    “白的,说是面包车,车号多少我不知道。”老头哆嗦着说,“车上那门边儿有个镜子是坏的。”    “杀千刀的货,你瞎咧咧啥!”那老太婆不知怎么的来了精神,从地上爬起来,低头就往何必行身上撞,“这小警察冤枉我们,我们根本没看到他啥妹子。老头子,跟他拼了,他不敢拿我们怎么样的,老娘我有心脏病,他要是弄死了我,他也得吃官司挨枪子儿!”    越来越多的人靠近了,有些经过的路人带着一脸惊奇望向这边,有几个明显是当地混混的,互相使着眼色往这里凑过来。    火车站鱼龙混杂,来往车辆又多,就靠老头子给的这点线索,想找出装着谢微的车实在太困难了。只要多耽搁一刻,再想找回人来就如海底捞针一样。苗苗又是个女孩子,真被带出城了,会遇到什么事都难说。    何必行已经快要急疯了,他此时真的能深刻体会到那些亲人被拐卖,明明知道在一个城市却无从找起的那股绝望和疯狂。    “咦,何警官!”    他的脑子里像有什么东西一下一下猛烈地敲击着,眼睛慢慢再次变了颜色。就在这时,远远传来一声充满活力和生气的叫声,将他一下从某种待爆发状态里再度拉了回来。    何必行抬起眼,看到一群年纪不大的嘻哈风少年跑过来,一颗顶着金毛的脑袋在阳光下不灵不灵闪着光,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惊喜。    认识,不算熟人的熟人。    曾经跟他们一起去救人,然后被自己救了一命的不良少年郝壹一。    “何警官,你怎么上这儿来了?”郝壹一带着一帮小弟冲过来,一眼瞧见那两个被制住的老头老太,不觉精神一振,“是不是来抓罪犯的?就这俩老货?要不要我帮着收拾收拾?”说着,他卷起袖子,对着那俩老货嘴一歪眼一斜,露出个十足十的流氓暴力嘴脸,“妈的,你们敢来这儿犯事儿,也不打听打听这火车站是特么谁的地盘!”    一群不良少年在他身后大声鼓嘈:“对对,不给一哥面子就是不给金子哥面子,特么找抽呢。一哥快抽丫老脸。”    何必行心里一动。    这火车站是金子的地盘,郝壹一成天带着他这帮兄弟在这儿混,说不定能帮得上忙。    “小郝,真有事要你帮忙。”何必行招招手,郝壹一立刻屁颠屁颠跑过去,“是这样。”    他把谢微被这两人骗拐的事一说,又说了老头招的那辆车的情况,郝壹一一听火冒三丈。    “卧槽,这么狂,竟然敢在滨海拐卖妇女儿童。”郝壹一一声怪叫,“收拾丫的。”    “等等,现在重要的是我要把人找回来,这个什么六叔和车你有线索没有?”    郝壹一立刻把小伙伴们召集在一起。    过了一会,有个小年轻举手:“我好像知道,那边铜雀胡同十六号有家收废品的,里头有个人行六,都听人叫他六哥。是有辆白色的金杯,车上坑坑洼洼的,右边倒车镜撞掉了还一直没补上。”    “那个人邪性的很,看人眼神都不对。”这小年轻说,“不过听说手头很宽裕,在滨海有三套房。”    “什么邪性,那个老六我知道,就是个斗鸡眼儿。”另一个小年轻说,“他一看就不是走正道儿的,又凶又狠,一般咱们不惹他。”    何必行立刻抓住那小年轻:“他在哪儿?带我过去。”    “走走走,一起去。”郝壹一点了几个人留下,叫他们看着这两个老头老太,不叫他们趁乱溜掉,然后带着小弟一马当先给何必行带路。    铜雀胡同十六号离这儿并不远,何必行赶到时,废品站里就只有四个人在打扑克,见门口涌过来十几号人,以为是谁来砸场子,直接扔了手里的牌就手就把桌子底下藏着的铜管,西瓜刀擒在了手里。    “警察!”何必行也不啰嗦,摸出警官证在几人面前一晃,“李国强人在哪里?”    在赶过来的路上,何必行已经拿手机向车站派出所报了案,因为都是同事,他还叫人直接查了铜雀路十六号主人的姓名及名下的车辆及车牌号,还真是辆白色金杯。    一听何必行报案,那边相当重视,立刻调派周围民警过来支援。    火车站一向是城市管理压力最重的地方。近来这儿已经发生好几起单身女子走失事件,一直没破案,市局的压力也很大,直接派了一个工作组过来。目前已经有些线索指向这个废品收购站,但还一直没有重大的突破。    今天直接被人抓了现行,怎么能不叫人激动!    何必行可等不到援军过来,直接上前揪住一个人的领子:“李国强现在在哪儿?”    那人没想到警察办案会带这么一大帮子混混过来,一时有点搞不清状况,下意识地问:“他出去了啊,怎么了?出啥事儿了?”    郝壹一叫道:“出啥事儿?你们这儿摊上大事儿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