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四十三章 息肌(三)

第四十三章 息肌(三)

3384 2018-05-28 10:15:50
  第四十三章 息肌(三)    在何必行对面坐着的四位同僚,从左往右数,三男一女,年纪看起来都不算大。穿着统一黑色制服,衣领上别着一朵小巧精致的银色百合标徽。最左边这位看着三十多,眉目间透着股子风流劲儿,梳个大背,抹了发蜡,苍蝇落上去都得滑劈叉。靠他坐着的是位女士,一头短发,目光犀利,长得很端正英气,让他见了就感觉十分亲切,这气质,跟他家任大姐有的一拼。靠右的两位年纪要轻一些,一个板着脸冷得像块冰,另一个保持笑容春光灿烂,气质可谓南辕北辙,但五官几乎一模一样,分明是对双胞胎。    左边这位叫郎清,帅气大姐叫笪佶,双胞胎兄弟一个叫向左,一个叫向右。    讲真的,除了年纪大点的郎先生名字还算正常点,另三位的名字听起来总觉得怪怪的。    笪姓不多见,但这么配合地取了个“佶”,她爸妈真的一点不担心女儿会被人当成狐狸精吗?    何必行嘴上说着“前辈好”,“姐姐好”,但正直的脸已经将他的心思都摆在了面前这些其实都活成精的高手前。    笪佶眉毛一挑,双眸锐利地看着何必行:“怎么,是不是觉得很失望,叫妲己的人长得不像狐狸?”    何必行:“……”    笪佶对他一笑,脸上突然生出灰黑色的长毛,嘴巴向前突出变成长吻,还能看见裂到耳侧的嘴里几颗闪着寒光的巨大的獠牙。    “啊!”    何必行猛地跳起来,差点把桌子掀翻。再看着对面时,依旧是一张英气逼人的脸,哪有突出的吻部和灰黑色的长毛啊!    难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何必行揉揉眼睛,对面不知是叫向左还是向右的已经趴在桌子上笑得快岔气了。    本来窝在何必行腿上窝得舒舒服服的小黑没有防备就被甩在地上,气得尾巴毛全都炸开,一个飞扑冲上桌,抬起前爪毫不客气对着笪佶就扇了过去。    笪佶反应也是够快的,两腿一蹬,皮椅子向后滑了半米远,把小黑的巴掌躲过去了。    小黑愤怒地“喵”了一声,那意思何必行大概能领会得,“小样,你还敢躲!”这样的。    不等何必行叫它,它像道黑色闪电冲向笪佶,一人一猫在会议室一追一躲,动作都特别快,身体又轻盈,何必行只能看到一大一小两道黑影高速移动,都移动出来了幻影的效果。    开会呢,现在是在严肃认真地开会呢!    不是在过家家,不是你们玩闹的时间啊!    就算是脾气好,资历浅的何必行同志,面对在神圣办公场所打闹的混乱情况也要发火了。    郎清支着腮帮子看热闹,向右趴在桌上还乐个不停,谌乘头发太长看不清表情,于文光则是稳稳坐着一脸的无力加无奈。性情比较稳重的向左四下看看,知道这时候大概只有自己能制止,一推桌子站起来。    “笪佶,别闹了,快坐下来,像个什么样子!”    “怪我喽?”笪佶的声音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有本事你叫他那猫别盯着我挠啊。”    向左知道这只炸毛的猫不寻常,但他并不知道这只猫原来的主人是谁。或许是听说过,但没敢往那上头想。看着小黑还不依不饶追着笪佶跑,不由得看向何必行。    “小何,你看……能不能让你家猫先消消气停一下?”    何必行只觉得眼晕。    两个黑影速度太快,屋里留下太多残影。他心里有点不大高兴,并不是对小黑。    自己刚刚被笪佶吓了一跳,一时忘了膝上趴着的小黑,又把它吓到了。    不过他觉得小黑胆子那么肥,应该不会因为自己跳一下就惊到,十之八九还是因为自己被笪佶欺负所以心里不爽,在为他讨公道。    小黑真会心疼人,这么招人疼的猫,如果白局能一直把小黑寄养在他手里就好了啊!    何必行眼前全是“唰唰唰”闪来闪去的黑影,心里有些烦躁,怎么还不停下来呢?好了小黑,别气了,快过来让我摸一把,刚才是我不小心,以后一定注意啊!    向左看着何必行站在桌边,双手撑着桌面,头微微抬起,一双眼睛散了焦,可是时不时有一道蓝色的弧光闪过。    笪佶是个人来疯,不,确切说,是个猫来疯。她觉得猫这种动物很萌,但有时候又很讨厌。她最喜欢把猫逗得炸毛,越是喜欢的猫越爱逗,就喜欢它们那种怎么生气怎么挠都奈何不了她的样子。但这只黑猫太不寻常了,速度和力量都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她的体质特殊,行动速度在办事处能排进前三,但她明明已经用尽了力气,还是无法摆脱它。而且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自己被那只小猫爪子挠一下,后果可能会十分严重。    本来只是想逗一下人,谁知道会惹毛了猫?本来想顺应本性戏弄一样小猫,谁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骑虎难下的局面?    笪佶已经很后悔了。    她想停下来,可是那双爪子就在她身后明晃晃地亮着,略为松懈一下,就很有可能受伤。    所以她不能停,只希望新来的同事能叫住自己家的猫,让她松口气能喘一喘。    然后她听到何必行轻轻叫了一声:“小黑,回来。”    她循声低头,看见了一双被幽蓝色的光完全遮盖住的眼睛。    一片蓝色,可是细细看又仿佛能看到里头浩瀚的星空,那些或明或暗的星光连成一片,密密麻麻没有终界。浩淼,深邃又苍茫,突然出现的陌生力量让她的心颤了颤,浑身的毛发都被激得立起来,好像是林中的小兽被森林之王的双眼盯着,身体本能的惧怕,本能的臣服,本能地在那一瞬间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叭叽!”    笪佶狼狈地摔到了地上,身体扭出奇怪的姿势,可见这一下摔得有多狠。    何必行吓了一跳。    他只是因为看不清太快的动作而下意识使用了自己的真实视界,在捕捉到小黑的身影后就招呼了一声,怎么就把笪佶给吓得从天花板上掉下来了呢?    不过,她怎么会从天花板上掉下来?跑得这么快,就可以脱离地心引力了吗?    小黑轻盈地落在笪佶的头上,爪子在人家一头靓丽的短发上踩了又踩,扯了又扯,这才甩着尾巴跳回何必行的怀里,趾高气昂地俯视着她。    笪佶气得快哭了。    但在新人面前,她得绷住,御姐精英人设不能轻易崩。    精英御姐扭了扭脖子,把角度诡异地贴在地上的四肢撑起来,轻轻甩了甩,歪扭的关节恢复了原样。她理了理头发,清咳了一声,面无表情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这回看得清清楚楚,何必行无法再将其归咎于幻觉。    所以,刚刚那张变形的长毛兽脸,说不定就是前辈的真实面貌?    张茂说的那种带着特殊基因片断的妖族,他终于又见到了一个呢!    想想那层长长的,柔软蓬松的毛,想想那灰黑色,闪动着优雅又华贵气场的色泽,何必行胸口涌出来的怒气就像被针刺破的气球,“噗噗”两下就放没了。而现在,他的小心脏扑腾扑腾跳得可欢,看向笪佶的目光都带上了一份热切。    前辈,可以变回原型让我看看吗?    灰狼?灰狐狸?还是灰狗狗?    什么都行,撸……不是,顺毛的时候,那手感一定超棒!    笪佶绷着一张脸,可是放在桌下的指尖还在微微颤抖,她看向何必行时,目光中原本的漫不经心和不以为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惊讶和狐疑。    这人什么来头?    在坐的领导终于不再装自己不存在,敲敲桌面,于沁对何必行说:“来,小于,把今天的事从头到尾给大家捋一遍。”    何必行正襟危坐,非常严肃认真地把今天他在羊杂汤馆子里见到这个化灰姑娘的前前后后全都说了一遍,连两人之间的对话,也一个字也没漏。    等他说完,于文光摸出贴着标签的塑料袋,袋里装着一只塑料小瓶,正是那姑娘拿来装药丸的瓶子。    “我们正在对里头的药丸进行成分分析。”于文光推了推眼镜,“目前检测出来的成分主要是玉米淀粉,硬脂酸镁和少量甜味剂。”    “这东西拿到一般的研究所检测,结果就是吃不死人也吃不出什么毛病的淀粉丸子。”他把手里的塑料袋摇了摇,里头的小药丸互相撞击着发出清脆的声响。    “但是我们在里头检测到了少量异能量。”于文光掐着小指头,比了比,“就一点点,以固态方式混杂在药丸里头,没有特殊的仪器,压根查不出来。”    何必行突然想起在老山孤儿院里,小黑吞下去的黑气又吐出来的能量晶体。    于沁的表情很凝重:“这是我们找到的第一个目击者,很幸运,他也是我们的同事,能够给于冷静客观且较为全面的描述。小何刚刚提到,这个受害者已经停用了半个月的药丸,可见这个东西在滨海出现已经有段日子了。”她顿了顿,“究竟有多少人服用过这药丸,是如何生产,扩散,传播的,我们现在还没有头绪。”    她看了看何必行,推了一个文件夹给他:“但目前我们监测到,滨海市这三天里报失踪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二十,我怀疑,这里头有很大一部分……”她敲了敲桌子,“可能就像那位受害者一样,再也找不回来了。”    何必行想起自己从人贩子手里抢回来的谢微,后脊背发凉,额上也出了汗。    “湛乘,你和市局对一下,查查最近一个月报失踪的情况。”    “文光,你看看能不能追溯原料产地和来源。”    “阿左阿右,你们去问问北区,那里有没有这种药丸出现。”    于沁看着何必行:“小何,你就从那个受害者的身份下手,查一查她最近的往来情况吧。”    于沁干净利落地布置好任务,说了一声“解散”。    何必行抱着猫走出会议室时还有点懵。    “小黑,我怎么觉得,我好像被调进了刑警队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