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四十二章 息肌(二)

第四十二章 息肌(二)

3407 2018-05-23 10:08:57
   第四十二章 息肌(二)    于沁来得很快,任秋才扶墙扶了半小时,于沁带着人已经到达了现场。    长长刘海遮住眼睛的谌乘害羞地站在何必行面前,身材娇小,声音低低地跟他打了声招呼。    萌!    何必行连忙行礼:“您好,谌老师。”    谌乘更害羞了,不过因为那声“老师”看起来心情却很好,对他摆了摆手,便过去帮同事忙。    于沁走到他身边,抽出一根女士烟,问他:“介意吗?”    何必行赶紧摇头。    于沁点着了烟,深深吸了一口,她的眼圈有点发青,可以看出深深的疲惫来。    “于主任,您身体不舒服?”    “不是,就这两天,事情比较多,没空睡觉有点头疼。”于沁揉了揉太阳穴,“对了,你妹妹怎么样?我听说出了点事,她差点被人拐卖了?”    “您消息可真灵通。”何必行讪笑两声,“她就是太善良太单纯了,结果被两个老年人给骗了。还好我及时赶到,要不然我都没脸去见我小姑。”    “嗯,还是要注意,提高警惕啊。不是老年人变坏了,而是坏人老了……”于沁看着还围着那里收集信息的下属们,把烟头捻熄了,对何必行说:“行了,叫她玩两天就可以了,赶紧送你妹妹回她自己家去。最近滨海不太安全。”她看了看何必行,“她是你亲表妹吧。”    “嗯,我姑姑的女儿,亲的。”何必行点头。    “你的血脉比较,那什么……”于沁拿着烟头的手在空中划了个意义不明的圈,含混地说,“容易被人盯上,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越快越好。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上班?”    “现在就可以。”何必行立正,“我随时待命。不过,您说滨海最近不安全是什么意思?”    于沁没理他:“走,过去看看。”    何必行给了任秋一个安抚的眼神,跟上了于沁。    任秋墙也不扶了,双眼发亮看着于沁的背影,女神!    缓过劲来的小刘靠坐在墙下,手里拿着警帽,有气无力地喊她:“姐,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怎么晕了?”    “没出息!”任秋狠狠教训他,“你是个警察,为人民服务知道吗?有困难有危险的时候老百姓最先想起的是谁?是我们警察。你胆儿就这么小?你是见着血了还是见着伤了?直接翻眼就厥。丢份儿,丢面儿,咱长阳所全所上下的面子都被你小子给丢没了。你还是个男人不?是个男人不?男人不?”    小刘被她训得抱头讨饶:“我错了,我不对,我不够男人。可是姐,那也太瘆人了,直接就这么化成一堆灰,连个中间过程都没有,这比见血见伤更吓人啊姐。这不科学啊,没法解释啊,咱们回所里连出警报告都没法写啊姐!”    其实他更想问的是,这么吓人的场面,姐你就不怕?你还是个女人吗?    任秋大概是想像了一下化灰的中间过程,浑身猛地打个激灵,抬头就拍小刘的脑袋:“还中间过程,中间过程你大妈!”    “二位同事,来,拍个取证照片。”身上挂着工作牌的青年温和地对他们说,手里捧着一架看起来有点古老的照相机,机顶上的独立闪光灯跟相机都差不多大小了。    “好。”任秋下意识整了整警帽和警服,把小刘从地上扶起来,两个人并排站着,露出端正的微笑。    “啪!”镁光灯的亮白光芒支配了他们的整个视野。    过了好一会,任秋收起了脸上的微笑,有些迟疑地看着小刘:“咱们怎么到这儿了?你接的警吗?快看看,在哪儿?什么情况?”    小刘一脸懵逼,上上下下摸了一通:“我的出警记录单呢?草,忘在所里了。”    任秋老实不客气地照他脑门就糊了一巴掌:“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也能忘了带啊,你怎么不把你自己个儿也忘带了算了,啊?哎玛,我这脑子也晕晕乎乎的,咱是接了警过来的吗?”    小刘茫然了片刻,摇了摇头:“我也不记得了……像喝酒喝断片儿了似的……哎?那边好多人……”    “小何!”任秋顺着小刘的手一眼瞧见了便装的何必行,热情地上前招呼:“嗨这么巧,我和小刘出来巡个逻也能碰着你。忙什么呢啊这是?这围这么多人,出啥事儿了?”    戴着白手套的温和青年已经把地上最后一堆灰扫进了带冰块的证物箱,将搭扣一扣,对着于沁点点头:“头儿,都弄干净了。”    于沁双手插兜,看着还在对着周围环境拍照片存证的手下一扬下巴:“收队。”    “谁啊这是?”任秋看着于沁双眼发光,“好帅气,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她?”    嗯,见过,不久前,才在老山有过一面之缘啊姐!    “我新单位的领导。”何必行见她和小刘这样,估计是被办事处的同事拿什么黑科技给洗了脑。刚才那姑娘瞬间化灰的样子太骇人,无法用科学解释,这样清一下记忆对她们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新世界的大门在曾经的同事面前打开又关上,谢绝入内的态度让何必行安心了些。    地上成灰的姑娘丢下的衣服包包啥的都被封存带走,巷子口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好像之前发生的那一幕只是他的幻觉。    如果真是幻觉就好了,那么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觉查出何必行低落的心情,小黑跳进他怀里,长长的尾巴勾着他的手腕,发出柔软的叫声,仿佛在安慰他一样。    于沁扶着车门,回头问何必行:“要一起回去看看吗?”    何必行回过神,忙点头,又对任秋挥了挥手,便登上于沁的车,扬长而去。    任秋站在那里,神色茫然,过了好一会,才抓着小刘说:“走吧走吧,咱们也回去了。”她抬手看看腕表,“都这个点儿了?今天食堂有糖醋排骨,再不回去,肯定又要被那些小妖精们抢光了。”    于沁的车上除了司机和她,还坐着个年轻的小伙子,胸前挂着个造型古朴的相机,对他笑着伸出手:“你好,我是于文光,办事处鉴识科技术科员。”    何必行单手托住猫,赶紧伸手跟人家一握:“您好您好,我叫何必行,刚入职,您叫我小何就行。”    于沁回头对他说:“小于是我堂侄子,比你小五岁,你叫他小于就行。”    何必行:“……”    于文光笑眯眯地看着他,面容端正,看起来蛮成熟的,怎么看也不像只有十八岁的少年啊。    “您……你才十八?”    “是啊。”于文光拍了拍身上的相机,“不过我是专业的,您不用担心。”    我特么完全不是在担心这个啊,十八岁不是应该还在上学吗?看你一脸学霸相,不在大学漂亮明亮的校园里如饥似渴地吸引知识,再谈个漂亮的女朋友在阳光下恋爱,跑来办事处做什么鉴识科的技术员啊!    大概何必行的脸太直,就算没说出来,那一脸的难言神色也将他的心理活动出卖得淋漓尽致。    于是于主任的堂侄子,成年脸少年身的于文光同志耐心跟他解释:“我十三岁考入中央警官高等学院,十六岁硕士毕业后分配到特事局进行特训,半年后调到滨海市正式上岗,我真的很专业的。”    果然是学霸。    何必行不想和你讲话,并向你扔出一只小黑。    再次进入办事处,宽阔如体育馆一样的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好像比他上回来要多一点儿。于沁把他交给谌乘,自己不知去忙什么了。    容易害羞的谌乘老师把何必行带到一间会议室,给他倒了杯咖啡,又抱来半米高的培训资料让他自学,然后就红着小脸甩着辫子“蹬蹬”跑没影儿了。    何必行坐在皮质椅子上,空旷的会议室装修风格很高冷,似乎充满着高科技元素,看着面前分成两叠子的培训资料,他一瞬间有种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的三段式疑问。    小黑跳在桌子上,黑色玻璃台面四周镶了一圈真皮,柔软而有弹性,淡化了整间会议室的冷硬风格,小黑趴下来,弹出爪子在上面轻轻刮了刮,嗯,手感不错。    “别乱刮!”何必行手忙脚乱把它抱下来,“这张桌子一看就很贵,你把桌子挠花了我赔都赔不起。”    小黑白了他一眼,不过看何必行这一副穷酸相,可能真的很缺钱花,不由得有点想小白了。如果是小白在,他说不定一高兴就买上二三十张同样的桌子给它挠着玩儿。    还是等下次从小白那里随便摸张卡给何必行好了。    看在他对自己还算尽心尽力,这几天伺候得也不错的份儿上。    小黑甩甩尾巴,窝在何必行的腿上,把自己团了团,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打盹。    何必行摸起最上面一份资料开始看。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会议室门推开,于沁打头,后面跟着五六个人,除了湛乘和于文光,其他的他一个也不认识。    “来,开个会。”于沁坐在何必行旁边,六个下属一字排开坐在他的对面。    看起来好像是他们俩面试官,正在对六个应聘者进行统一面试招考。    何必行背后汗毛“唰”地立起,抱起还在呼呼大睡的猫就跑到了对面边上,小心翼翼地坐下。    求生欲相当强烈。    于沁无语地看着他:“你们干什么?都给我严肃点儿。”    对面的人笑起来,你推我搡,于文光和谌乘乖乖拿起笔记本,坐到了于沁的边上。    “小何你也过来。”于沁对他招招手,又指指堆在原地被他翻过一小部分的培训资料。    何必行再次战战兢兢抱着猫坐回原位。    “好了,现在来说说案情。小何,你是第一个发现的,把事情的经过,还有所有的细节都说一下。”    何必行站起身,准备汇报,被身边的于文光给拽了下去:“别紧张。”他小声说,“我们现在算是同一个专业组的,互相交流现在掌握的线索。以后你就习惯了。”    “对了,小何是新调进来的同事,还在培训期,你们这些前辈先做个自我介绍。别乱说话,有个前辈的样子!”主任发话。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