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十三章 一个娃娃引发的血案

第十三章 一个娃娃引发的血案

3025 2018-07-09 10:46:59
何必行话音还未落,小黑已经迈着优雅的猫步走进了小楼。 这是一幢三层高的楼,外表用鲜亮的色彩绘出大块大块的几何图形,向东一面的墙上绘着半面墙的一丛向日葵,背景是蓝天,白云,咧嘴笑的太阳娃娃还有一道糖果色调的彩虹。可爱,甜美又温暖。 小黑直接上楼,转个弯,进了二楼的某个房间。 那个房间四面墙也是打的天蓝的底色,色彩鲜艳的卡通海洋动物,水草,礁石,组成了一个富有童趣的海底世界。地上铺着地垫,一边围着一个小小的滑梯,滑梯边是各种塑料或是毛绒材质的玩偶。 这是孩子们的游戏间。 何必行在窗口看见的那个女孩子就坐在窗口的卡通桌子上,低着头,默默哭泣。 这姑娘看起来也就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年轻得很。身上套了件粉色的罩褂,头发束了个马尾,五官端正,低垂在身前的手里还攥着个毛线编的娃娃。 看起来就是个福利院的普通工作人员,正在为院里发生过的惨事而伤心。 再正常不过。 可是何必行觉得眼前的这副画面有种奇特的别扭感。 无论是这个眉目端正,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女孩子,还是她手上攥着的这个毛线娃娃,都让人见了之后脊背的汗毛会“唰”一下集体立正的惊悚感。 何必行心里颤了一下,忍不住后撤一步,靠在了门框上。 仿佛这个女孩会像前两天他才见过的那条美女蛇一样,突然就从个清秀小妹变成个狰狞的怪物。 小黑就站在他的身前,身体弓着,毛炸着,嗓子里“呼噜噜”的声音像是在威胁对手。 那个女孩子依旧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不住地抽噎。 而她手上的毛线娃娃却慢慢转过头,它的脸上眼睛的部位明明是两颗黑白色的钮扣,可是何必行却觉得那两只钮扣眼像是活过来一样,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娃娃没嘴,只是拿红色的毛线在头上缝了一条线。 可是那只娃娃却发出了稚嫩的声音:“咦,你们看得见我吗?” 何必行后背的汗“唰”的一声全下来了。 玛蛋,老子前面儿才见过美女蛇,这立马就来了个鬼娃娃啊。 人家都是转角遇见爱,或是乞丐。 只有他,转角遇见了一个会说话的鬼娃娃。 那个娃娃的头慢慢歪了歪,嘴上缝着的红线从何必行的角度看,似乎正在诡异地笑。 “嘿,帅哥,你叫什么?过来陪我说会话吧。” 那声音像是用变声器发出来的一样,尖尖细细像小孩子,却又过份的尖锐,像是有人拿着指甲在玻璃上划过,听起来别扭又恶心。 何必行既没有好奇心,又没有作死嗜好。他绷着脸,慢慢地,一步步向后退。可是他在退,小黑却不退。它摇着尾巴蹲在何必行的前方,随着那只娃娃歪头的角度而歪着脑袋。 娃娃歪头让人感觉诡异又恶心。 可是小黑歪头只会让人从心底感觉——萌。 不不不,现在不是萌猫的时候!何必行甩甩头,向前窜一步,弯腰伸手就要把小黑强行带走。 可是在他迈出步子的一瞬间,危险的预感再次从心底爆发,他几乎完全依靠本能一头扑倒在地上,扭腰拧胯在原地打了个滚。还没等他感慨最近在地上打滚的次数多了一点,就见那只娃娃的钮扣眼睛突然亮起,两道白光从那里射出来,直接打到他刚刚站着的地方。 在小楼门前出声拦阻他的中年警官恰于此时跟着何必行的脚步走进来,边走还在说:“小同志,快点把猫抱走,我们这儿还在办案,你说你也是咱们一个系统……” 何必行想出声提醒,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娃娃慢慢抬头,它的钮扣眼里发出的光直接扫到了那个中年警官的两条腿上。 “怎么回……”警官进屋的时候,正看见何必行倒在地上,半撑起身子一脸惊骇地看向自己。他家的那只黑猫则弓着腰,浑身的毛都炸着,向着空空荡荡的窗口咆哮。 然后他胸口一疼,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强制性地从他胸口拽了出去,再然后就是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警官什么也看不到,可是何必行看得清清楚楚的。 那两道光打在警官身上时,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上飘了出来。那是形状不定的某种虚影,模模糊糊,像团雾气,又像团烟尘。那上面似乎有点点的微弱光芒闪动着,然后“倏”地一下,投向了那只娃娃。 何必行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下意识觉得那是相当重要,相当珍贵的东西。 倒下的警官看上去有四十多岁,两鬓略略有些斑白。他无声无息地倒在地上,两只眼睛还睁得大大的,嘴巴微张,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来不及说。 不知为什么,何必行的血液沸腾起来。 不仅仅因为人是倒在自己面前的,不仅仅是因为倒下的人刚刚还在跟他说话。 那是他的同行,是敬业守职的警察,是他从小最向往,最崇拜的人。 他小时候曾被人拐卖到千里之外的小山村,吃了不知多少苦。来救他的就是两个年轻的警官。他们来救何必行的时候被村里人抓住,差点被打死。可是就是在那种时候,两个人还死死护着年幼的他,一直挺到后援到来。 其中一个警官肋骨被打断了两根,另一个被打断了一只手臂和一条腿。 可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其中一个人还嘴角带着血沫笑着安慰他,让他别怕。 这也是他后来立志考警校当警察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啊!”何必行看着倒在地上的那张脸,不知怎的,跟十几年前那张护在自己身前,被打得嘴里吐血,还回头示意同伴把他带远点,再带远点的那个年轻警察的脸重合起来。 他疯了一样冲向了窗边,心里升里强烈的愿望,要把那娃娃从警官身体抢走的东西给夺回来。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滞下来,周遭的一切都像是被封于琥珀中的虫蚋,凝固住了。 白色的光芒固化在空气中,一点点黯淡下来,那团虚影停在娃娃身前只有几厘米的地方,被何必行一把捞到了手里。 他完全没有觉查到这一刻他所在的这间屋子里发生的奇异变化,只有一个念头,要把东西还给人家。 可是要怎么还? “小黑?”他下意识地去看自己在这里唯一的同伴,不会说话的黑猫。 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同伴此时正高高跃起,像只精美的雕刻,尾巴完全蓬开,张着嘴,露出尖利的牙,前伸的爪子弹出了尖尖的利爪……就这样悬在空中,动也不动。 何必行差点被吓晕过去。 可就在他心神一松的时候,停滞的时间又流动起来,原本停在半空中的黑猫身形如电,已经蹿到那个少女的面前,一爪子把她手里攥着的娃娃拍到了旁边的墙上。 娃娃在墙上弹了一下,跌落在地上,面朝下,不动了。 那少女终于动了,她抬起头,眼睛血红,直勾勾地盯着猫。明明没有张嘴,却发出了和鬼娃娃一模一样的声音。 “还给我,还给我,快点还给我。” 何必行后退一步,被倒地的警官的小腿绊了一跤,手一松,那团虚影正好随着他手掌拍落的地方直接被他拍回了警官的胸口。 “啊,对不起,对不起!”何必行下意识地道歉,却发现身后的警官原本铁青的脸色有了一丝红晕,胸口也有了起伏。 握草,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做了什么? 何必行一个激灵,刚爬起来,又坐了回去。 可是这位警官刚刚一脸的死气已经消失了,也就是说,自己无意间把人给救回来了? 阿弥陀佛,无量天尊,上帝保佑。 等他再回头关注战场时,差点没被小黑给吓死。 小黑这么点大的小猫,竟然把人家一个大姑娘给扑倒在地,后爪蹬着人家的奶,前爪卡着人家锁骨,直接张嘴咬住了那姑娘的喉咙。 何必行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凶残的猫! “小黑!”何必行大叫了一声,想让猫把人放开先,自己顺手从那警官腰上摸了一副手铐出来,想把人先给铐上。 可是再下一瞬,何必行僵立在了原地。 那个姑娘就像是个充气的气球,被黑猫咬破了一个口子,黑气从她喉咙口冲出来,发出“嗞嗞”的声音,她的手脚身体快速瘪下去,而那些冲破皮囊想要四处逃窜的黑气被小黑张口一吸,全给吸到了肚子里。 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地上只剩下一件粉色的制式工作服,连头发丝都没留下一根来。 何必行懵了,他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很好,这次连工作服也没有了,只有小黑懒洋洋地在伸懒腰,一边发出娇滴滴的“喵”,一边拿前爪洗脸。 何必行好不容易重新粘起来的三观再次碎了一地,然而他此时此地,冲出口的也只有一句怒吼。 “小黑!你特么别乱吃东西!会拉肚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