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二十三章 为老不尊老妖树

第二十三章 为老不尊老妖树

2670 2018-07-09 10:48:29
这似乎是个相当沉重的话题。在老柏说出这句话之后,整个院子里的空气都好像被什么压缩过,让人胸口发闷。 安静,让人心慌的安静。 何必行抱着猫,张惶失措地左顾右盼,想了半天也挤不出一点可以缓和气氛的话。 不然说个小笑话? 可是突然张口就来个笑话会不会太突兀了点? 很尴尬的。 却听见沈默言轻轻“嗯”了一声。 随着这一声,好像凝固的世界被打成了碎片,微风再次吹动,院子里落下了细碎绵密,闪着微光的星屑。 老柏一直瘫坐着的腰终于直起来,有些僵硬地扭了扭:“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别再想着了。” 沈默言目光微动,看着老柏:“你知道,时光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义。十年,也不过是弹指一瞬。” 何必行十分镇定地坐在那里,手里不时撸一小把猫。 小黑喉底发出“呼噜噜”的声音,眼睛眯成一条缝,在何必行怀里软成一滩,十分享受。 “说是这样说啦。”老柏低声嘀咕着,“其实十年也够发生很多事了。” “别说废话。”沈默言说。 “好吧,最近一年来,滨海地面上是有些不大对劲。”老柏说,“你知道的,地球上的资源过度开采,我们的前辈辛苦调和维持的大平衡已经岌岌可危,特别是近百年来,灵气已经极度篑乏,几乎找不到可供修行之处。” 何必行立记想到一句话——建国后不许成精。 然后被自己想到的这句话逗笑起来。 不过那两位大佬似乎根本没在意他在干什么,依旧用着一本正经的语气和腔调说着在何必行耳中听来一点也不正经的话。 “可是近一年,有些地方出现了小范围灵气聚集的现象,不知是从哪里泄漏出来的。”老柏说,“我这把子年纪了,也犯不着去跟小辈们抢资源,所以也没去仔细探究过。” 何必行竖起耳朵,从两人的只字片语中理出点头绪来。 大概是说老柏是滨海地区的大佬,这附近所有的小辈都罩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现在小辈们都有了可以提升能力的渠道,非常开心地各自找地方修炼去了。本来大佬没太在意,可是最近一个月,他开始发觉有些不太对劲。以前常常登门有事没事都要找来聊两句或是拜拜他的小辈们很多都不见了。 “我们这种人,有时候闭个关或是外出一趟,十年八年不联系也算正常,”老柏说,“开始我也没在意。可是前几天,我一个小辈寄放在我这里的一件符器突然消散。我才觉得不对,再一查,这一年里,莫明消失的这些孩子已经有六个。” 老柏一脸郑重:“我正想找你们滨海地区的同事帮忙查一查,没想到你就亲自来滨海了。” “你也该出来走动走动了。”沈默言皱着眉,“我来滨海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一只魅弗。” “魅弗?!”老柏一脸震惊,“这种上古的怪物怎么会出现在滨海?不是都绝种了吗?” “不知道。”沈默言摇头,“当时我刚从火车站出来,坐着小何的车,”沈默言一指在一旁当壁炉的何必行,“他也看见了。” “卧槽。”老柏骂了一声,“一定是刚过来就被你给灭了,不然我不可能不知道。” “吃了七个人。”沈默言说。 老柏有些心虚。 “应该到滨海不到半天。”沈默言接着说,“正好那一片也是拆迁区,人少,不然害的人会更多。” 沈默言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可老柏听在耳中,总觉得他那过于平静的声音里包含了不少对他失职的指责和失望。 当然,失望这种情绪沈默言这种感情缺失的人类估计是很难酝酿出来的。 基本属于老柏的脑补。 他特别老实地承认:“是我的错。我大意了。” “我觉得跟你没关系。”沈默言摇了摇头,“自从定龙桩打下去,除了老山封印,当年的几位局长和你一起在滨海方圆百里布了结界,妖气进入滨海境内,你不可能一无所知。但若它是本地催生而出的妖物呢?” 老柏倒吸了一口凉气,嘴角抽了抽,好半天才吐出一口气来:“不能吧。” 沈默言没说话,过了一会儿,老柏才补了一句:“火车站那块儿,原先是我一个小弟看着的……” 沈默言点了点头。 那个小弟自然就是无端失踪的六个人或妖其中之一了。 老柏再也坐不住了,他站起身,在院子里来回打转,最后站在了那棵老桧柏前面,像是下定了决心:“我得出去转转,不能再固守着这一处了。”说着,他把手贴在了树身上。 那一刻,何必行仿佛听到了从地底传来的深深的叹息声。树身和老柏的身上浮现出一层明亮的绿光。何必行知道自己感知异于常人,能看到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这绿光不知道是不是如此,也就他这个有点特别的普通人才能看到。 绿光越来越盛,何必行眯起眼睛,老柏和老树的轮廓在光芒中渐渐模糊,等他再重新找回视觉时,庭院中那棵特别显眼的老桧柏已经不见了,老柏也不见了,原地站着的,是个穿着墨绿色三件套西装,戴着一副眼镜,头发一丝不乱的社会精英。 何必行揉了揉眼睛,那个邋遢大叔转眼变成斯文败类,竟然还在对他抛媚眼! 简直辣眼睛! “树,树……”何必行指着庭院正中那个巨大的深坑,结结巴巴地问。 老柏单手插兜,施展邪魅一笑:“乖,叫哥哥就好,我看起来也没比你大几岁,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叔叔。” 叔你的头!老子问的是那棵树。 “哟,你不知道?”老柏对沈默言送去一个不认同的眼神,“你们领导真是太没责任心了,到我的地盘竟然还不把我真实的身份告诉你。” “来来,过来这边,我跟你讲。”老柏笑眯眯对何必行招手,何必行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腿,迷迷糊糊就凑了过去。 “我呢,跟那棵树是二位一体。懂?” 不懂。 “唔,解释起来很困难哈,反正以你现在掌握的知识是很难让你理解的。比如基因的传承,共享和异变啦,维度能量投影啦……哦,看你这一脸的蠢样!说了你也听不懂。哥整个你能理解的说法好了。”老柏露出一口白牙,笑得眼都眯成了一条缝。 “你就当我是个柏树精好了。我的本身呢是那棵千年老柏,我是柏树修成的人身。怎么样,是不是一下子就能理解了?” 老柏看着何必行那张受到了极大惊吓的脸,笑得前仰后合,难以自抑:“说真的,你们十三处很久没有进过这么可爱的新人了。你们那帮子小年轻,见了我不是喊打喊杀,就是前辈长前辈短的套近乎,还没有一个会吓到僵硬呢。哦也不是没有。上回有你们一个特事局搞后勤的小伙子来,结果吓晕了,差点没死过去。对了,那家伙后来怎么样了?” “退出了,封了他的记忆,回老家做普通公务员去了。”沈默言看了一眼老柏搭在何必行肩上的手,“别吓他了!他刚入职,还没有受过培训。” 老柏果然松开手,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不会吧,都是见过魅弗的人……”他突然眉毛一抬,伸手抓住了何必行的手腕,“不是修行世家出来的?以前没受过训?”好像这会他才见到了何必行身上的警服一样,啧啧了半天,“你原来是做什么的?警察?” 何必行点头:“长阳路派出所实习民警。” “卧槽!”老柏一脸震惊看向沈默言,“这种人你竟然直接收进十三处?竟然还直接带到我面前来?他是个什么来头?很牛逼的那种?总不会是你们上头哪位大佬的后辈过来镀金的吧。” 沈默言看了一眼何必行,平静地吐出两个字:“你猜!”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