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十四章 管事的总是最后到场的那个

第十四章 管事的总是最后到场的那个

3371 2018-07-09 10:47:13
这间屋子里发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听到声音的警官们冲过来时,只听到了何必行对黑猫的那句怒吼。 再然后,就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老李。 在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同样穿着警服的年轻警察手里还挥着老李的手铐时,几乎所有到场的人不约而同从腰后拔出了自己的佩枪,有志一同地把枪口对准了何必行。 何必行回头,就见到五支黑洞洞的枪口,差点吓尿,连忙举高双手:“别误会,我也是警察。” 一个警官小心翼翼蹲下去,伸手搭在老李的颈动脉上,松了一口气,对周围的同事点了点头。 没事,有气,还活着。 “你哪个单位的?这种地方怎么能乱闯?”看到对面的小警察颤颤巍巍举起了警徽,看起来领头的一位收起了枪,一脸严肃地看着何必行。 “谁同意你进来的?没一点组织性纪律性吗?老李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想问啊,可是我能问谁? 何必行指了指地上依稀还留下的一点点人形印迹,心中怀着一点点微弱的期待:“你们,看得见不?” 看得见什么? 我们什么也没看见! 握草,难道那鬼娃娃说的就真的是字面意思,就我能看得见她们? 对,鬼娃娃!何必行往墙边走了两步,从地上把那只娃娃捡起来:“你们能看得见这个不?” 神经病! 对面最年轻的一个小警察已经收起了枪,嘴里嘟囔了一句。 “小同志,把手里的玩偶放下去,这是待查物证之一。”领头的警官皱了皱眉头,对眼前这个神经兮兮的同行很有意见。“把你的单位说一下,叫你们单位领导过来领人。” 然而何必行没有注意这十分关键的最后一句话,而是把娃娃翻了个儿,正面对着自己。 依旧是毛线编的小娃娃,大大的眼睛是黑白色的有机玻璃钮扣,嘴巴是红色毛线缝出来的,上下两瓣,微微张着,似乎是在笑。而非之前那条扭曲丑陋的一条红线。 不怎么漂亮,但是丑萌丑萌的,一点方才的阴暗诡异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也没有。 就是个普通到极致的娃娃。 何必行如果有尾巴,一定会跟刚刚的小黑一样,全要炸开了。 虽然收起了手中的枪,但是仍旧保持着一脸警觉的警官们就看见刚刚还蹲在地上舔爪子的黑猫身体一弓一弹,已经轻轻巧巧落在了何必行的肩膀上。 “喵~”小黑打了个哈欠,露出一嘴尖牙。 何必行手里握着毛线娃娃,心里拔凉拔凉的,如果此刻能将他二次元化,便可以看见正有一个幽灵状的小人儿从他嘴里吐出来。 不止身体,连灵魂都要被掏空了。 救护车就在楼下,连打120都省了,就这么会工夫,已经有医生带着担架冲上了楼。 老李被抬下去,他的同事们手头还有工作没办法跟过去,只能再三跟医生确认老李没有生命危险。 高磊是跟医生一道上来的,任秋跟在他身后。他们上来时,高磊去看老李,任秋则走到何必行身边。 “喂,你这是怎么了?跟见了鬼似的。”任秋看老李被抬上担架时,眼皮还动了动,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拿手肘捣了捣何必行的腰:“嘿,怎么回事?” 没什么,就是见了一个鬼。 “这是什么?”何必行摇摇手里的娃娃。 “破娃娃。”任秋眉头皱了皱,“这么丑!” 呵呵。何必行又指了指地上残留的人形浅痕:“看得见不?” “啥玩意儿?”任秋看了半天,“你想让我看啥?” 很好,她也看不见。 何必行面无表情,把娃娃放到了临窗的桌上:“什么也没有。姐,那我先回去了,小刘他们还在楼底下等我呢。回头你要有什么事要我们帮忙的,只管吱一声,我们立马就过来。” “哎,你等等,小何,你这神神叨叨的是怎么回事儿?”任秋一把抓住他,上下打量了半天,“我怎么觉着你有点儿不对劲?” 老李被抬下去了,高磊走过来,接着任秋的话头:“对啊,怎么回事?为什么老李会昏倒在地上?你手里怎么拿着他的手铐?这儿出了什么事?” 我也想知道这儿出了什么事啊,可问题是我说出来你们谁会信啊。 何必行感觉自己被世界的恶意糊了一脸,然而他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 “猫进来了。”他指了指自己肩上的小黑,小黑歪着头,一脸无辜地“喵”了一声。 “我跟着进来,然后那位警官也跟着进来了。”他停顿了片刻,再次将目光投向那块越来越浅,快要消失的痕迹,“嗯,然后他就倒下来了,他手铐也不知没放好还是怎么的,正好掉到我脚边上,我就给捡起来。之后的事正如你们所见。” “就这样?” 简单,明了,没有一点跌宕起伏。 听起来很合理,然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高磊双眉紧蹙,做过多年刑警的他直觉面前的这个小警察没说实话。可是就这么间小屋子,情况一览无余,老李又的确只是昏过去,身上没有一点伤痕,这个小警察就算想瞒什么,他又有什么可瞒呢? 他双眉一扬,果断说:“行,一会你跟我一起回局里,先做个笔录。” 啥?任秋先不干了:“小何只是过来看看我的情况,什么事也没做,为什么要笔录?” 高磊看看她:“你也是做警察的,不会连这点规范也不懂吧,还要我跟你解释?” 任秋回头拍了拍何必行:“姐陪你,反正我回头也要做份笔录,正好,一起了。” 何必行看了看窗前的那张桌子,地上的痕迹已经浅淡得近乎看不见了。 “对了,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刚刚在外头看到,”他拿手指比划了一下,“还有孩子出事了?” 任秋目光黯了黯,点头说:“我今天早上过来,本来还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园里有两个年轻工作人员吵架,其中一个突然冲到厨房拿了刀出来乱砍。”她顿了顿,“我从后头赶过来的时候,她砍伤了好几个人。嘴里乱喊乱叫的,力气大的要命,根本按不住。” 任秋在所里一向以武力值超高闻名,就连何必行这样从警校毕业的,单打独斗也不是她的对手。一个普通的福利院工作人员她竟然压制不住,这事是挺打击她的。 “我和好几个人一起压着她,谁知道她回手就把刀插进自己心脏里,”任秋打了个寒战,现在那个场景回忆起来都叫她脊梁骨发凉,“太突然了,我根本来不及阻止她,当时就断气了。”任秋叹了一声,“漂漂亮亮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小姑娘?”何必行本来以为让任秋也没辙的行凶者是个膀阔腰圆的汉子,没想到是个姑娘。 “对啊,叫王茹,那天送小宝过来时,就是交到她手上的,文文静静,秀秀气气,看着挺友善柔弱的一姑娘,听说是幼师刚毕业的,比你年纪还小。” 何必行倒吸一口凉气,拿手在脑后比了比:“头发这么长?” 任秋点了点头。 “左眼下面,就这儿,有块小疤?” “对啊,怎么,你认识她?” 何止认识,刚刚自己肩膀上这只猫才把人家咬漏气儿。 原来自己真的见鬼了。 高磊拿出手机,里头有他新拍的王茹在员工档案里留下的照片。文静清秀的一张脸,笑得很甜。 何必行看着那张照片,很难将这里头那双清澈的眼睛和刚刚那双血红的阴冷的眼睛对上号。 但是五官特征明显,的确就是刚刚那个拿着鬼娃娃的女人。 高磊一直在观察何必行的反应,见他看到照片时,瞳孔收缩的样子,已经确定这个小警察认识王茹了。 “走,跟我回局里。”他不动声色收了手机,单手搭在何必行没猫的那边肩膀,不容拒绝地往外拉人。 何必行心里喊糟,他是真的不认识这个叫王茹的姑娘,但是这事吧,要他怎么跟人解释?总不能说他能看见鬼,而这个鬼就是那个死得透透的姑娘吧。 被高磊拉走时,何必行回头,一脸绝望:“任姐!” 任秋对他挥手:“没事,回头我帮你跟所长解释一下。” 何必行还没被拉出屋子,高磊脚步一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那个人。 黑风衣,墨镜插在上衣兜里,目光冷冽,一脸的生人勿近。 “高队长。” 高磊手一松,两脚一磕,抬手敬了个礼:“沈处,您怎么来了?” 沈默言的目光在何必行脸上扫了扫,他肩上的小黑尾巴绕在何必行的脖子上,对沈默言细细地叫了一声。 “这里的案子交给我们,”沈默言摸出一张折得方方正正的纸,递给高磊,“何必行是我处的见习人员,留下来,配合调查。” 怪不得任秋说这小警察已经名草有主,原来是进了特事局。 高磊意味深长地看了何必行一眼,却是干脆利落没打半个顿,仔细看了纸上的内容,说:“我马上叫人把前头理出来的线索交过来。” 沈默言点了点头,高磊转身就走。 任秋看看何必行,又看看沈默言,突然觉得空气很沉重,让她呼吸都有点不顺畅。 “那什么,我也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脚底抹油,溜了。 沈默言没有再看何必行,而是从衣兜里摸出双薄如蝉翼的手套戴上。这双手套何必行可眼熟了,那可是美女蛇的毒液也腐蚀不了的神物。 “那东西是你干掉的?”沈默言直接走到窗前,拿起了娃娃,然后将它装到了证物袋里。 “不是我,”何必行下意识地否认,并将锅完美扣在小黑头上,“是小黑,它把那东西给吞到肚子里了。” 小黑愤怒于小伙伴毫无犹豫地出卖,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 沈默言蹲在了那个已经很难看出端倪的人形痕迹前,伸手摸了摸,捻了捻手指:“确认消灭。” 何必行张着嘴:“……” 太好了,原来你看得到!   
谢小茶 谢小茶
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