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一点不科学  >  第四十五章 息肌(五)

第四十五章 息肌(五)

4279 2018-07-09 10:56:12
      外送小哥小迟坐在奇石嶙峋的海岸边,鼻翼间是充满海腥气味的风,耳畔则是海浪不停冲撞岩石的怒吼。    这里离开城市中心有些距离,虽然也在海边,但没有金黄的沙滩,没有多彩的贝壳,只有奇怪而丑陋的岩石和因为突然凹进的狭窄水道而显得特别凶猛的海浪,所以平常压根不会有人到这里来。    人间的世界繁华绚丽让人喜欢,可这里带着腥味的海风和海水的声音显然更让他感到放松和愉悦。    小迟坐了一会儿,终于站起身,把外套脱了,仔细地叠好,放在高处的岩石上。黑暗中,他的身体似乎有微弱的莹光,流畅的肌肉线条和漂亮的人鱼线如果被人看到,一定会引发欣羡的尖叫声。    他赤着脚,走下岩石海滩,感受着海水拍打在脚面上的微微刺痒。    舒服极了。    他活动了几下身体,嘴角带着微笑,一直向前走,打算到海里痛痛快快地游两圈。    海水淹没到他的膝盖时,他突然停了下来。    远处漆黑的海面上,泛起一线银白色的微光。    这样的黑暗会影响人类的视觉,但对他的影响微忽其微。    他眯起眼,胸口涌起强烈的震动。扑腾,扑腾,扑腾,心脏不安份地跳动着,仿佛下一刻就会从他坚逾钢铁的胸口蹦出来。    那道银线的速度很快,只是几个呼吸间,便已经来到他的近前。    银色的光芒消失了,从幽暗的海面上,浮起一个身披长发的女子身影。    小迟蹲下身,看着她慢慢靠近自己,并撩起湿漉漉如海藻一般的长发。    白晳的皮肤,近乎完美的五官,还有一双带着妖异光彩的墨绿色眼眸。    银色的鱼尾跃出海面,“啪”的一下,溅起巨大的水花。    “啊,原来是你啊。”小迟拨弄着海水,对着少女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果然是你。”    谌乘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歪着头看他:“这里水很浅,而且离岸边不远,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说话?”    “哦,也对。”小迟伸了个懒腰,“只不过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的生物,一时之间有点不知所措。”他说着不怎么真心的话,身体向前一扑,整个人已经浸入海水中。    他没有像谌乘一样变身,以很正常地姿态游离海岸,只是他这个速度实在快得匪夷所思,就算十个奥运游泳冠军也追不上他。一直到了远离海岸的深海海域,他才停下来。不用动手动脚,就能自如地停在水面上,好奇地和谌乘对视。    “你是什么品种?”他看着谌乘那条漂亮的银色鱼尾,“我们都知道,这世上其实根本没有人鱼这种生物。”    谌乘点头:“我是谌龙。”她顿了顿,加了两个字,“混血。”    “哦。”小迟恍然,“怪不得我看不出来。我以为谌龙已经灭绝了一千五百年了,没想到还有血脉留下。谌龙血脉那样强大,你就算身上有人类的血脉,应该也被压制的差不多了吧。”    谌乘沉默了一会摇摇头说:“不,我的谌龙血脉很弱。所以我还算是人类。”    “那么,你呢?”    小迟笑了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啊!”    他沉入水下,打了个滚。    身上浮起蓝色的鳞片,整个身体拉长。    谌乘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要带自己游得那么远,一直游到了深海才停下对话。因为那个浅而短的海岸根本放不下他化形后的身躯。    巨大的头部比谌乘整条鱼身都要大,庞大的蓝色身躯在水下蜿蜒,不知伸出多远。    它的眼睛如湛蓝的海水,清澈,纯净,带着好奇和善意。明明有着那样骇人的体型,却不会让人有压迫和恐惧感。    谌乘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它颌边的长须上,它怕痒似的笑起来。    那笑声如雷霆轰然作响,身躯的抖动也造成了一波波更高的浪向四周扩散。    蓝光闪过,那只能在传说中存在的巨大身躯也随着光芒的消散而消失,在谌乘对面的,又是那个笑得一脸阳光,看起来年纪不大的人类青年。    “我无力维持这样的状态太久。”他对谌乘说,“但我知道,这样的形态才是我真正的样子。”    “像龙,但又不是。”    “是吧,我也这样觉得。”小迟点头,“可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我开始有记忆的时候,就在那边岩石下醒过来,只有这么小。”他比划了一下,“大概就是个不满周岁的婴儿吧。后来我被人捡起来,送到了福利院。我也曾经被人类收养过,但后来我的养父出了意外,我又回去了。我是在那里长大的,上了学,找了工作。”    谌乘心念微动:“是老山那边的儿童福利院吗?”    “对啊。”小迟笑着说,“里面的阿姨和老师都很喜欢我呢,我现在都能叫的出她们的名字。”    谌乘点点头。    “我今天看到你,觉得很亲切。”他看着谌乘,“你也跟我一样,来自海里吗?你可真厉害。我一直很想当个警察,可是现在只能给人送外卖。你是怎么做到的?能教教我吗?”    谌乘:“……”    ……    ……    何必行赶回办事处,跟于沁报备了一下,又等了一会,才等到专案组的其他成员回来。    他把资料都复印好了,分发给同事们。    “这案子不太好办啊。”精英笪佶有些烦躁地说,“我在档案室翻了不少卷宗,没有找到类似的案件。以前虽然也有魔族作乱的记载,但像这种死了就剩撮灰的几乎没有。”    于沁点头:“因为受害者会在这世上消失的无踪无影,而且消失的速度极快,很难找到目击者,所以我们目前对到底有多少,有哪些受害者还无法确定。”    何必行把一张清单推到了会议室正中:“我在市局查阅了近一年的失踪人口登记和他们调查的记录。除去已查明去向和有下落线索的,一共三十四人。”    “可这三十四人也未必都跟这次的案件相关。”    “是的,”何必行说,“我调阅了这些人的照片和最后出现在市政交通监控中的图像。结合这次案件受害人服用药丸的目的,发现其中五人有异常情况。”    这五个被何必行挑出来的人有个颇为明显的特点。    档案里的照片都显示出他们过于充沛的营养摄入和良好的能量吸收。无一例外,都是胖子。所差的,不过是胖的程度。放在照片旁边的,是交通监控系统里留下的最后的印迹,几乎都变了个人,也真难为高磊他们是怎么把这样完全不同的仿佛来自两个世界的人归拢进一个档案的。    “这么明显的变化,身边的人不可能没有反应。”于沁敲着桌子,“刑警大队那边的业务水平堪忧啊。”    高大队长如果在场,一定会为自己和队员们鸣冤叫屈。    “也不能怪他们。”好在何必行同志还是比较公正的,他为刑警队的同志们做了一番辩解,“这几个人都是宅属性,而且都是独身,与周围的邻居什么的没什么交往。而且从走访案卷的记录来看,他们在失踪前一周都还是很正常的,之后就没怎么出现在人前。听说吃东西啥的都是叫外卖。就这几张监控还是难得出门时被拍下来的。”    郎清翻着桌上的相片,啧啧有声:“看着都完全是两个人了,他们怎么能从监控里找出来?这眼力,够可以的啊。”    何必行好心提示:“有人脸识别系统。虽然胖瘦变化很大,但面骨和五官结构是不会变的。”    机器有时候比人眼效率多了。    说真的,就算他有真实视界这样牛逼的能力,想在清晰度不怎么样的监控录相里找出这些与原先的胖子形象差别极大的目标也是相当困难的好吧。    于主任点点头,问何必行:“好吧,这个线索很重要,我们可以重点查这五个人。小何,叫你查的那个受害人情况怎么样?”    何必行摸了摸鼻子,从案卷最底下摸出一张纸。    刘美美,女,现年二十六岁,无业,是个曾经称霸整条街的太妹大姐,辉煌的时候手下有过三四十名小弟,过得相当风光。    她的父母是做生意的,小时候没空管她,大了更是管不了她,对这么个叛逆期奇长的女儿无计可施,只好睁只眼闭只眼当自己生了只棒锤,除了补贴她生活费,便不闻不问了。    至于她的生活来源,除了父母时不时给她卡上打的钱,再就是靠她名下两套小公寓收的房租,日子过得还挺滋润。    “就这些?”于沁点点纸面上不足半页的信息。    何必行略心虚:“暂时这些,还有些社会关系的情况没整理出来,我打算明天到她住处去看看。”    于沁看了他一眼,又瞄了瞄谌乘托他带来的厚厚那叠资料。    “好吧,顺便把这五个人的情况也一起摸一遍。”    从办事处出来时,月上中天,夜景灯光依旧,不过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已经少了很多。    时间太晚了,他怕谢微在家里等急了,索性打了个车回去。    家里静悄悄的,小黑窝在他怀里睡得正香,屋里飘散着香辣小龙虾的香气。何必行眉头一松,眼睛弯了起来。还是苗苗贴心,记得他好这口,还给他带了。    谢微从卧室里伸出脑袋,非常不满:“这都几点了?你还知道回来啊!”    “有点工作上的事儿。”何必行把小黑团了团,塞到谢微的怀里,“苗苗帮我把它放回窝里去。”    “哟哟哟~”又软又暖的团子抱着手感别提多美了,谢微对何必行晚归的怨气立刻烟消云散,开开心心抱着小宝贝说,“你们家小黑真乖,人家的猫都是越夜越精神,就我们小黑,早睡早起跟个宝宝似的。”    小黑耳朵动了动,又往谢微怀里窝了窝。    何必行洗手出来剥虾子吃,这时候的虾子壳还有点软,肉也不怎么饱满,但汁水香浓,肉嫩弹牙,味道依旧很棒哒。    “小黑乖啊,姐姐带你去睡觉,别理我哥那只夜猫子了,你以后跟着我吧。我给你留了两斤虾,都是剥了壳的,明天早上姐姐喂你!”    何必行看到小黑的耳朵在动,也不知道是因为龙虾对它没有吸引力还是它真的困了,它居然面对满屋子浓郁的香气不为所动,睡死了一样窝在谢微的怀里。    “苗苗,你什么时候走?”    安置好小黑,谢微打着哈欠刚出来就听到她哥一点不委婉的问话。    “干嘛?要赶我走?”谢微哈欠打到一半给吞回去,别提多难受了,睁圆了眼睛瞪他,“我才来了两天!你就要赶我走?”    “不是,”何必行赶紧解释,“你看我这不新换了单位,工作很忙嘛。现在手上有新案子,估摸最近都不可能早回来了,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这儿我也不放心啊。要不我给小姑打个电话,你还是先回去吧。”    “我不。”谢微坐在他对面,嘟着嘴说,“我难得出来一趟,干嘛这么快就走啊。你要工作忙就忙去啊,反正还有郝壹一在,他可以陪我啊。”    “不是,他跟你不合适。你看,他年纪还小,又没有个正经工作,你们混在一起真不合适……”何必行感觉自己就像个操心的老父亲正在苦口婆心规劝自己有早恋意图的小女儿……    “啊?”谢微一脸茫然:“他年纪小跟没工作怎么了?我也没工作啊,我年纪也不大啊。”    “你有学上,他早早就混社会了你懂?”    “你瞎说啥啊。”学霸上线,秒懂了她哥的意思,气得脸都红了,“我跟郝壹一才认识几天啊,我们就是谈得来的朋友,普通朋友。我说你们大人们的思想也太那啥了,男女就不能做朋友了?说几句话,一起出去逛个街就是要处对象了?哥你今年多大?二十四了?还是四十二了?”    老父亲何必行木然:“我才二十三,谢谢。”    “得了,”谢微对于平白给她哥添一岁完全不care,“你太让我失望了哥,你这脑子里都装着什么龌蹉的东西,真是淫者见淫!”    等等,我只不过是好意思提醒一下,希望你交友略谨慎点,并没有你说的那种意思啊。    而且你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小姑娘,为什么张口闭口能把那个“银”字说得这么顺滑有质感呐,嗯?    何必行想捂额,可惜满手香辣小龙虾的油汁,只能扎着手,看着与他小姑相貌气势极为相似的妹妹对他“biubiubiu”地甩着眼刀。    “好吧,我跟你说实话。”何必行投降,“滨海最近不太安全,我又分身乏术,抽不空陪你,所以现在你最好先回家,等我这边安定下来,随你玩多久都行,ok?”    “不ok!”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