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44章 大龄男青年

第44章 大龄男青年

2948 2017-12-18 11:45:54
胡天用一手杂牌来梭哈,毫无疑问,这一次他又输了。 “不玩了不玩了!今天牌风实在是不顺!” 胡天嘴里嚷嚷着,从赌桌前站了起来:“来了一晚上了,基本就没赢过,真他娘的扫兴!小弟我先走了,回去找个地方乐呵乐呵,冲冲喜去!老哥你们几个慢慢玩!” 胡天作势要走,胖子“八面佛”叫住了他:“兄弟,可别忘了钱的事情,你要是忘了,恐怕会闹的大家都不愉快!” 胡天转过身,尽心尽力的做好自己的退场表演:“佛哥,这话让你说的,我能差你这二百来万?明天我就让人给你送来!” 胡天扬言要走,林森和刘耀辉继续充当着小弟,紧跟着胡天,出了大厅。 “我还以为这家赌场能有多高端呢,也就是野鸡水平。别说是和拉斯维加斯比不了,就是和新加坡的云顶世界相比,也差了好几个档次!” 看着走廊里没人,刘耀辉终于憋不住了,小声的吐槽道。 看到林森和胡天一起看着他,刘耀辉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就是偶尔手痒了,才去新加坡玩一玩,逼近他们那儿是合法的,离咱们又近。” 林森和胡天两人听的暗暗叹气,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人家手痒了,就直接去新加坡过瘾了。这就跟之前那个港台明星,寂寞了就坐飞机去巴黎的广场喂鸽子一样。网络上流行的那句话果然有几分道理,有钱人的生活,真的是为所欲为! 看到三人出来,一直在走廊里等候的服务员赶紧迎了上来:“三位这是要走了?我马上联系船送你们。” 说着,这家伙从腰间拿出一只黑色的对讲机,低声吩咐了几句。 在上船的时候,林森就暗中注意到,船上应该是有某种屏蔽设备,自己的手机在登船的那一刻起,就突然没有了信号。看来不仅是上船的赌客,这些船上的工作人员,也同样要使用特殊的设备,进行无线电交流。 “几位,到甲板上吧,船马上就来了。今天的风不大,几位还可以看看夜景。” 服务生引领着几位来到了甲板之上,没一会儿的功夫,海面上传来了引擎的轰鸣声,一艘快船破开平静的水面,驶向了大船。 来接他们的,还是之前的那位纹身哥,这家伙也不说话,和大船的登船梯对接之后,只是对着几人招招手,示意他们可以上船了。 几人上了船,和纹身哥打了个招呼,纷纷入座。 纹身哥仍旧保持那么一副酷死人不偿命的状态,一边调转船头,一边冷冷的说道:“几位,看你们喜笑颜开的模样,今天是没少赢钱吧?” 胡天嘿嘿一乐:“赢啥钱呀,不仅没赢,还欠了一屁股债!” 纹身哥瞥了胡天几眼,又不说话了。 看纹身哥的模样,应该是没见过输了钱,还能这么开心的赌客了。 胡天和林森确实很开心,不仅是因为他们输的钱不是自己的,更因为他们终于可以收网了! 纹身哥载着几人,回到了海运公园岸边。几人刚一跳上案,纹身哥就不声不响的开了船,逐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纹身哥虽然走了,可是几人害怕周围还有眼线,这会儿也不敢多说话。一直回到了车上,胡天指挥刘耀辉赶紧开车,这才开口叫道:“妈的!果然就是他们!那个叫做八面佛的胖子,就算不是老板,也绝对和赌场有着很深的关联,抓那老小子,肯定是没有错的!” 这货说话的时候好像蹦豆一样快,显然憋了这一路,差点儿把他憋死了。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给队长,队长准得高兴坏了!” 胡天一边说,一边摸出了电话,拨通了电话号码。 为了让林森也听的清楚,胡天特意按下了免提键。电话的忙音响了好久,对方才接了电话。仅仅一个“喂”字,就听得出邱健清的不情愿态度。 “胡天呀,我现在不太方便,有什么事情,明天上班再说!” 胡天都没来得及开口,电话另一边的邱健清就支吾了一声,看样子,是准备结束通话。 看到这架势,胡天只能以一副近乎嘶喊的模式吼道:“别挂电话呀队长!我们查到那家地下赌场了!我和森哥刚刚踩点回来!” 能够感觉到,听了这话,邱健清的态度明显不一样了。这家伙沉默了好长时间,这才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行,我知道了。你们赶紧赶回局里,咱们在局里碰头。” 也不知邱健清此刻正在什么地方,他说话的时候,还伴随着阵阵悠扬的西洋音乐。 挂了电话,胡天透过后视镜,对刘耀辉一使眼色:“你都听到了吧!队长让咱们到局里见他!” “知道了领导!” 刘耀辉又是敬了一个汉奸礼。 几人回了市局,刘耀辉很自觉的跟着两位刑警,一起进了办公大楼,在刑侦办公室里,等着邱健清。 邱健清那老小子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几人是从c县赶回市区的,可就算这样,他们还是比邱健清早到了。邱健清也不知道再忙些什么,几人等的话都快要谢了,这家伙还是迟迟不漏面。 “队长今天是怎么了?往常他可一贯都很准时的呀?” 林森心说怪了,往常从来都是邱健清等他们,还从来没有过需要等队长的时候。 林森只不过有心无意的这么一说,作为资深迷弟的刘耀辉,就赶紧为自己的偶像推脱:“邱队长肯定有什么正经事!而且这会儿正好是交通的晚高峰,邱队长很可能是赌在路上了!” 胡天早就等的不耐烦,这货从刚才起,就一直嚷嚷着要给队长打个电话,好好的催一催那老货。不过他也只是嚷嚷,却一直都没有行动。 这会儿听到刘耀辉这么说,胡天一声冷哼:“队长当然是有事情了,而且还是有大事儿!” 看这模样,林森觉得胡天是知道什么:“怎么。你知道队长在忙什么?” 胡天不屑的耸了耸肩膀,仿佛还没有从“富家大少”的设定中完全走出来:“那有什么难的。像队长这样的单身大龄男青年,好不容易有一天休假了,你觉得他会干什么?再结合刚才电话里的音乐声,这一切不是很明显的嘛!” 被他这么一说,林森也马上的反应了过来:“你的意思是……队长在相亲?” 胡天双手一摊:“这不是明摆着嘛!队长接电话的时候,明显是在一家有钢琴伴奏的高档餐厅里,咱们队长属于别人喝他一口凉水都心疼的主儿,要不是为了相亲,那能去这种高端餐厅?” 林森一阵好笑,队长邱健清虽然算不上大方,但是也绝对没有胡天说的那么不堪。胡天在背后对邱健清无情吐槽,可一旦见了面,这家伙又表现的比谁都亲,一口一个师哥叫着,都让人头皮发麻。 事实证明,中国人就是不抗念叨,几人正说着,刑侦办公室的门,猛然被人推开了。 来刑侦办公室胆敢不事先敲门的,整个警局有一个算一个,可能也就只有邱健清这么一个了。 在这一瞬间,胡天的态度就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变,这货刚才还咧着嘴牢骚不断,可是看到了邱健清,这货居然摆出一副喜出望外的嘴脸:“师兄,你来啦!” 邱健清没有答话,只是冷哼了一声,风风火火的来到自己的老板桌旁,一屁股坐下:“你们最好能告诉我点儿有意义的信息,不然的话……” 邱健清冷着脸想要说几句狠话,可惜这家伙不然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今天邱健清并没有船警服,而是穿了身光鲜的西服,头发也特意的打理过,身上还带着一股浓郁的男士香水的味道。除了脸上那只硕大的墨镜,这家伙从头到脚,几乎是焕然一新。 果然和两人的推测一样,邱健清这是相亲去了! 邱健清看了看林森和胡天,最后将目光移到了刘耀辉的身上:“你怎么在这儿?刑侦办公室属于我们的办公区域,您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咨询的话,可以到接待室去……” 邱健清今天就好像是吃了枪药一般,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带着一股火气,这会儿又准备把邪火撒在刘耀辉的身上。 胡天赶紧站起了身,来到了邱健清的老板桌旁,满脸堆笑的说道:“队长,这一次多亏了刘先生了!他为了帮咱们破案,往里砸了好几百万!” 说着,胡天贴在邱健清的耳朵上,将情况大概的复述了一遍。 听说在赌场输的钱,都是刘耀辉出的,邱健清的态度马上就发生了改变:“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感谢刘先生为警局做出的贡献,我代表警局,对你表示感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