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27章 巨人观

第27章 巨人观

3087 2017-12-05 16:50:18
听杜文涛絮絮叨叨的说了这么长时间的“灵异事件”,林森的心中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些想笑。杜文涛所说的,其实就是医学上经常提到的巨人观现象。人的生命过程终止之后,寄生在人体内的腐败细菌,因为失去了人体免疫系统的控制,会以惊人的速度疯狂的滋长繁殖。这些疯狂滋长的细菌,会在人体内形成大量的腐败气体,从而将整个尸体肿胀膨大成巨人,这也就是医学上常说的巨人观现象。一般来说,春秋季死亡3至7天,夏季2至3天,这种现象就会在尸体上逐步呈现。杜文涛口中的无头巨人,显然就是一具已经初步腐烂、肿胀膨大的尸体。因为其体内有大量的腐败气体和微生物,在接触水后,因为压强的关系,原本已经肿胀到极限的人体皮肤,再也承受不了多余的压力,破裂开了,使得腐败气体从尸体中溢出,从而导致尸体在水中抖动,看起来就好像是活过来一般。林森在美国的时候,没少接触这类巨人观状态的尸体,对于这种情况,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对于巨人观这个名词,刑侦队的各位,都不陌生,被林森这么一指点,也全都醒悟了过来。然而作为门外汉子,杜文涛却不明所以:“巨人观?这么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巨人?”林森一阵无语,只能三眼两语的给杜文涛解释了一下,巨人观的名词解释,和形成的原因。“您口中的灵异事件,其实就是一场乌龙。您看到的,就是两位涉案人员的抛尸场景!只不过他们向水中投掷的,是已经开始腐败的巨人观状态的尸体。”林森一边说,一边对英宁打了个手势,让对方把笔直递给他:“至于您看到的那艘怪船,我认为只是一艘形状跟比较怪异的充气艇。犯罪嫌疑人可能是看中的饮马湖偏僻的地形,所以才使用充气艇来到湖中央,在这里进行抛尸。”林森一边说着话,手上也没闲着,三两下的功夫,就画出了整个饮马湖的大致轮廓:“您能帮我标注一下,那天晚上,您垂钓的地点吗?”杜文涛接过纸笔,略加思索,就将纸上画出个圈,标明自己的目击地点。他伸手要将纸笔递还给林森,林森却并没有伸手去接。“您能不能再标注一下,湖中比较适合垂钓的位置?应该有几个地方,是特别容易钓到大鱼的吧?”面对林森的这个要求,杜文涛仍旧照办,他在纸上又画了几个圈。林森将这张画着简易地图的纸,递给了邱健清,还没来得及说话,邱健清就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他的意思。“杜先生,徐先生,很感谢你们协助警方查案。目前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这是我的名片,二位如果想起了什么,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邱健清还是老套路,掏出了名片,递给了二人,示意他们如果想起了什么,随时可以联系他。临走的时候,邱健清还特意回过头,跟徐勇说了一句:“目前来看,您提供的这条信息,对我们帮助很大,但是否是有用的信息,还需要进一步的检验。关于奖励的问题,您先不要着急。”可能是当着杜文涛的面,徐勇显得特别有觉悟:“邱队长,您这么说就没有意思了。我这是为了帮助警察同志破案,才提供给你们找个信息的。提钱可就没有意思了。”刑侦队的诸位也不愿意跟徐勇浪费时间,和二人打了个招呼,就起身告辞。邱健清领着众人,上了警车,却不着急让郑东开车。这家伙从兜里掏出林森涂鸦的那张纸:“湖里的尸体,很可能不止一具。郑东,你马上联系局里,找捕捞人员。这些画圈的位置,可能都是弃尸地点!”林森在后排的座位上暗暗点头,心说怪不得邱健清不让他说话,原来自己想到的,邱健清早就已经想到。之前林森就已经注意到了,饮马湖的面积并不大,又是一个堰塞湖,并没有明河注入。这样以来,注定湖内的养分会很有限。但是徐勇和杜文涛的信息反馈,去和这种常识性问题有着很大的不同,两人都说饮马湖内渔钓资源丰富,是垂钓的绝佳地点。这绝对是不符合常理的。饮马湖中的大鱼这么多,只能又一个解释,长期以来,一直有人向水中投放养料,支撑鱼群的存货与生长。而这个“养料”,就是犯罪嫌疑投入水中的尸体!杜文涛等钓友们发现的几个适合垂钓的位置,鱼群格外的大,说明养料更加的充足,很有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的抛尸地点。邱健清正是想到了这些,才故意拦着林森,不让他多说半个字。如果让徐勇和杜文涛知道,他们津津乐道的大鱼,竟然是吃尸体长大的,这两个家伙恐怕会受到不小的冲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邱健清及时的拦住了林森。“妈的……吃尸体长大的鱼……太恶心了,我以后再也不吃鱼了!”郑东听两人这一说,立马苦着脸,做干呕状态。今天早些时候,这家伙还在办公室里吹嘘,自己跟电视烹饪节目学了一道私房菜,“双人抬鸭绿江鲤鱼”,昨天晚上,郑东一人就造了一条大鲤鱼。这会儿听了邱健清和林森的话,难免会产生不好的联想。胡天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用话去刺激郑东:“郑队,你说这饮马湖的鲤鱼,吃起来会不会有一股肉味?我之前听说过,安徽有一道名菜,叫做鱼吃羊,就是把羊肉馅酿入鱼肚子里,再如果烹制。这样炖出的鱼,会有一股羊肉的鲜香味道。我估计饮马湖的大鱼,做出来也会有一种肉味。”郑东皱着眉毛抿着嘴,仿佛随时要吐出来,这家伙从车内后视镜中,对着胡天做了一个竖中指的动作。郑东玩闹够了,这才给局里打了一个电话,让局里帮忙联系人手,准备到湖中打捞尸体。S市本身不是临海的城市,周边又没有什么大江大河,所以本身并没有类似捞尸队这样的编制。短时间内,市局的领导没法找到合适的人手。市局的领导们废了不小的劲儿,这才联系了一支市里的浅潜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说动了这支浅潜队,来帮市局的忙。邱健清等人在车里等到天都快要黑了,这一只浅潜队终于姗姗来迟。之前市局领导在电话里已经特别的关照过了,市局废了不少的劲儿,才联系到了帮手,这只浅潜队属于业余的娱乐性质,都是由浅潜爱好者们组成的。据说这支浅潜队里,有不少都是当地企业家,能找到他们帮忙,实属不易。市局的领导们反复提醒邱健清等人,一定要注意态度。如果这只浅潜队撂挑子了,短时间内,真的找不到合适的人手了。邱健清听说找来的打捞帮手,居然是有钱人组成的业余组织,本身也挺不乐意。邱健清知道,这帮有钱人毛病最多,干活不怎么样,说道倒是不少。可是话又说回来,玩潜水的,肯定都是社会精英。对于寻常人来说,玩潜水,基本就是烧钱的代名词。那一套潜水设配,可能就要几万块钱,再加上平时的培训钱、场地钱,全都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能玩起这个的,基本都是企业老板,或者公司的高管。让这帮家伙帮忙打捞尸体,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调度的。邱健清之前也没少接触这帮所谓的社会精英,从他过往的经历来看,最不配合警方工作的,恰恰就是这帮人。自从接了市局领导的电话,邱健清的话锋突然一转,由分析案情,变为了吐槽大会。一个劲儿的给队员们科普,自己在之前的办案中,那帮所谓的精英阶层,是如何给刑侦工作添乱的。邱健清正喷泻着不满情绪,一阵引擎轰鸣声响起,迎面驶来了一只车队。打头的车辆缓缓减速,还对着警车闪了几下车灯,显然,这就是浅潜队的车辆。看到车队来到近前,邱健清瞬间结束了磨磨唧唧的牢骚,一把推开了车门。浅潜队成员们开来的车队还没有停稳,邱健清就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我是刑侦队的队长,我叫邱健清。感谢几位在百忙之中,来帮我们这个忙。我代表市局,对各位表示感谢!”车内的刑侦队成员们一阵无语。邱健清刚才还拼命吐槽所谓的“精英阶层”,这会儿见了面,态度瞬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让人猝不及防。大嘴巴胡天嘲讽起自己的师兄,也同样丝毫不留情面:“为什么人家能当队长,咱们就只能当队员?看看这翻脸比脱裤子还快的功力!邱队长不去学川剧变脸,真的是可惜了!”林森心中暗自腹诽,胡天这货其实跟队长一个德行。胡天这话,也只敢背着邱健清说,当着邱健清的面,他也只剩下溜须拍马了。从这一点来说,这两个家伙还真的是亲师兄弟。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