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47章 硬骨头

第47章 硬骨头

2983 2017-12-20 10:36:00
虽然还没有审讯赌场的唯一负责人胡金波,但是邱健清等人从赌场员工的口中,都得到了相同的说法,胡金波的手下,有一个专门充当侩子手的瘸子。 瘸子很少在船上来往,但是却很听胡金波的话,算得上胡金波的忠犬。赌场员工们不止一次听胡金波吹嘘过,瘸子特别的听自己的话,就算是让他杀人,他也不会有一点儿含糊的。 再结合长久以来的坊间传闻,但凡敢欠赌场高利贷不还的,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赌场的员工们认为,就是那个瘸子,杀害了一批欠钱不还的老赖,由此杀鸡给猴看,让剩下的人,乖乖的还上高利贷。 赌场员工们的说法,和几人再经典集团办公楼的监控录像中掌握的情况,基本上吻合。 胡金波那家伙不是一般的狡猾,对于自己的员工,也同样藏着遮着。赌场的从业人员虽然都或多或少的听过一些传闻,但是谁都没有办法确认,这些传闻究竟是真还是假。 胖子胡金波的鼻梁骨被郑东打折了,在经过简单的包扎治疗之后,伤势暂时稳定了下来。但是自从来到警局之后,这家伙就开始闭着嘴巴装哑巴,审讯工作没有任何的进展。 之前胡天自告奋勇,想要胡金波这块硬骨头,审讯胡金波的任务,被他强行的揽到了自己的怀里。然而这货逞能了半天,却没能有任何的进展,这会儿只能又放下了姿态,跟队长取经。 “队长,这小子什么也不说,怎么办?我都给他敬了好几根烟啦!结果这货烟没少抽,话是一个字都不说!咱们接下里,跟他一点点儿磨时间?” 在审讯工作方面,林森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外行。然而听到胡天的说法,林森已经意识到,这个科班出身的家伙,在审讯方面,和自己几乎是一样的稚嫩。 胡天给受训人员敬烟的做法,多半是跟国产刑侦电视剧学的!在十多年前,国产的刑侦电视剧,曾经火透了半边天。那些刑侦电视剧,不仅收获了极高的收视率,更是尽到了为老百姓们普法宣法,促进法制建设的任务。 但是从影视剧作品的角度来看,这类刑侦剧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过度的模板化。在电视剧中,警方在审讯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往往会给犯罪嫌疑人敬烟。而犯罪嫌疑人在接了烟之后,往往都会边抽烟边招供。 胡天显然是将这类刑侦电视剧当作了教学案例,居然真的给胡金波敬烟! 邱健清也是被胡天搞的哭笑不得:“你敬烟有什么用?关键的问题,是想办法击溃他的心理防线!只有他的心理防线击溃了,才能放弃抵抗,跟咱们坦白!” 胡天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摆出一副领导说什么,都是对的”的姿态:“是是是,队长教育的是。我是实在没招啦,这一次恐怕还得您老人家亲自出马。” 邱健清没好气的看了这个蠢货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对胡天一摆手,让这个蠢货在前面带路。 胡天撒欢一般领着邱健清和其他的队员们,来到了审讯室。除了刑侦队的几人,市局的其他干警们,显然也早就习惯了邱健清的小动作,邱健清对着两位干警一打响指,两人就马上心领神会,去将胡金波带了回来。 才一两天的功夫,肥头大耳的胡金波,就没有了之前的神气,这家伙鼻子上打着绷带,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和之前油头粉面的扮相,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胡金波充分的发挥了滚刀肉的性格,来到审讯室之后,都不用伸手的干警招呼,自己就做到了审讯椅上,显然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胡天偷偷对邱健清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队长来主持工作,邱健清从口袋里掏出了那盒平时难得一见的和天下香烟,抽出一根,点着了火:“胡金波,特色旅游规划公司的老板,绰号八面佛,浪淘金地下赌场的经营者,我说的都对吧?” 邱健清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拉开了话匣子。和胡天所说的一样,胡金波入座之后,就仿佛高僧入定一般,低垂眼脸,跟邱健清没有任何的互动。 胡天对邱健清耸了耸肩膀,示意自己遇到的都是这种情况。 如今所有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邱健清的身上,大家都想要看看,邱健清所说“击垮对方的心理防线”,到底是如何实际操作的。 邱健清一边眯着抽烟,一边盯着胡金波,等一根烟差不多要抽完了,这货才缓缓的开了口:“怎么样,来一根?” 幸亏刑侦队的几人都不带眼镜,不然的话,必然会被邱健清的这话搞的大跌眼镜。 邱健清之前还对胡天的做法嗤之以鼻,大肆批判这种刑侦电视剧中,常见的“敬烟”梗。没想到换做了他自己,这货也是同样的套路! 邱健清本人倒是一点儿都不觉得尴尬,这货又将那盒和天下揣回到了口袋了,悠悠的叹了口气,将烟头熄灭:“你自己应该也知道吧,光开设地下赌场,涉案金额巨大这一点,就已经够判死刑了。更别说,你身上还背着多条人命!” 林森本来是想跟邱健清学学审讯技巧的,这会儿甚至都准备好了笔记本做笔记,谁料邱健清一开口,就和他在书本上学到的,大相近庭。 一般来说,在审讯过程中,审讯人应该模糊犯罪人的量刑,并且以此为关键点,给犯罪嫌疑人减刑的希望,由此让他痛快的交代案情。 这一点在审讯工作中,算得上是基础操作,作为警界老油子的邱健清,不可能不知道。 可是这一次邱健清却选择反其道行之,上来就先强调,胡金波犯下的,是死罪。在这样的情况下,林森实在是想不到,他还能如何的说服胡金波,去配合自己的工作。 胡金波虽然还是那副半低着头的姿态,然而他的眼皮却不可自控的挑了挑,显然对于这个问题,他内心里还是很关心的。 “你是不是以为,如果配合警方认罪服法的话,我会帮你做减刑申请?我可以告诉你,你的量刑,几乎一定会是死刑,立即执行,甚至都没有缓行的可能。” 听了邱健清的话,胡金波的喉头耸动了一下,仿佛是在咽口水。看来胡金波表面上装的滚刀肉一般的混不吝,但实际上,还是关心自己的生死问题的。 刑侦队的队员们也全都看盯着邱健清,搞不清楚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申请减刑,明明是对犯罪嫌疑人诱惑力最大的条件,可是邱健清上来就说不能减刑,基本上断了胡金波的念想。 胡金波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了邱健清,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一瞬间,林森分明能够感受到,在胡金波的眼睛里,流露着浓浓的求生欲望。 “当然,你如果真的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尝试性的给你做减刑申请。不过结果恐怕不会太乐观。不过我如果一直帮你做减刑申请的话,虽然量刑上不能有任何的改变,但是因为需要反复审核,差不多可以拖个一年半载的。” 邱健清兜兜转转,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以胡金波的罪行,在量刑上,几乎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一定是死刑立即执行。在这一问题上,邱健清并没有选择去欺骗胡金波,来让他乖乖认罪。邱健清使用了一种反向的操作方式,先是给胡金波灌输观念,让他知道,这一次自己一定是在劫难逃。在这之后,在提出自己的条件,可以想办法,帮胡金波拖个一年半载的。 林森这一次真的是学到了,邱健清居然如此巧妙的利用了胡金波的求生欲。这会儿胡金波虽然仍旧没有开口,但是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家伙的情绪,发生了不小的波动。 邱健清并不着急,这货双手抱胸,脸上含笑地看着胡金波,过了相当长的时间,这家伙才重新开口说道:“怎么?还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也不勉强你,挑你能说的说。” 林森再一次变得纳闷起来,不知道邱健清怎么突然又来了这么一句。 在十多年前,国内警方的审讯室里,就有这样一行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在审讯工作中,警方从来都是要求受讯人坦白交代的,林森还是第一次遇到让犯罪嫌疑人“挑能说的说”的! 也不知道邱健清这一次又是利用了胡金波的什么心理,胡金波还偏偏吃他这一套!胡金波吞咽了一口口水,终于开了口:“警官先生,你究竟想知道什么。” 胡金波的嗓音沙哑低沉,再也没有了往日“八面佛”的神采。 “先说说那艘船,和你的地下赌场吧。” 胡金波终于开始配合,邱健清马上开始引导话题,让对方跟着自己的思路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